“温霆,看来你是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阴谋诡计的。”苏劫眯着眼睛道。

  “我老老实实工作,哪里有什么阴谋诡计,你一来就针对我,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吧。”温霆道:“我现在正是蹿收购关键时期,你的姐姐又在昊宇集团做产品开发,你用是昊宇集团的商业间谍也不好说。”

  “我算是看到了贼喊做贼。”苏劫丝毫没有把温霆的反咬一口放在心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温霆极难对付,想要抓到他的破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温霆,你说这次收购计划,全部都靠你把风宇轩和风谦藏的违法证据拿到手了。现在就请你把这些证据拿出来。”

  “不好意思,证据是作为商业交换。”温霆道:“他们在收购合同上签字的同时,我就把证据还给他们了。我们合道集团只管收购,不管他们违法的事情,他们违法,自然有法律来制裁他们。”

  “这么说,我还真的是拿你没有一点办法了?”苏劫脸上出现笑容,似乎又找到了什么好的办法让温霆屈服。

  “我本来就没有任何问题,倒是你身上疑点重重。”温霆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还有麻烦你叫保安把这里打扫干净,这里的破坏损失费用,我会上报给董事会,在你的工资之中扣除。”

  “离开?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今天不把他们违法的证据交出来的话,那只怕我们还要打上几场。”苏劫在这件事情上是占据优势的:“而且,我还会天天来这里。”

  他反正在合道集团之中也就是临时客串下保镖,就不怕把事情闹大,而温霆要在这里扎根,最后慢慢吞掉这巨无霸集团,对于他来说最怕就是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可收拾。

  他需要的是和风细雨的渗透,最好什么动静都没有,一步步掌握人心,爬上高位。

  苏劫就看准了这点。

  如果暗斗,苏劫在集团内根本不占优势,可明面上斗争,温霆的一些行为就可以无限放大。不怕找不出破绽来。

  “看来你这条疯狗是摇我不放了?”温霆的脸色有了一丝阴沉,他也看出来苏劫的用意,就是把事情闹大,再闹大,哪怕是人驹知都不怕。

  “我承认你很深沉,算计深刻,而且找不出任何破绽来,但你想要的东西太大,图谋的计划太过深远,在这过程中,你必定要畏首畏尾,不是我对手。”苏劫敲击了下桌子:“现在我是占据了优势,大约你心中也明白。不如我们坐下来就谈一谈事情。我可以不阻扰你的计划,可你必须要给我想要的东西。”

  “你离开不离开?”温霆不理会苏劫的谈判:“不离开,我就请你离开了。”

  “这家伙不上当。”苏劫刚才是试探温霆,如果这个顾忌自己把事情闹大,那么就会口气松动,和自己坐下来谈一谈,苏劫就可以从他的身上窥视到提丰训练营的许多秘密,甚至还有可能知道自己姐姐的动向,但温霆还是滴水不漏。

  “看来,你是一点都不怕我把事情闹大?”苏劫看见温霆油盐不进,也很难找到破绽。

  “事情闹大,对于我来说损失不大,对于你来说,损失更大。这件收购的方案,风家满意,合道集团也满意,双方满意自然就会水到渠成,你如果搅黄了,风家是你的敌人,合道也会是你的敌人。另外,你不是说了,你姐姐在风家工作么?如果风家知道你把这件事情搅黄了,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温霆语气之中已经有了森然的寒意。

  苏劫从其中听懂了某些意思。

  他手掌一动,全身蓄力,五指呈勾,就要再次出手。

  这次出手,他决哆尽全力:“温霆,我倒是要看看,你在提丰训练营训练了这么多年,真正的杀手锏是什么。风恒益在娘胎里面就开始练功。你现在是三十岁,比他多了十二年功力,用会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

  蹬!蹬!蹬!

  此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苏劫把力量停下来,没有再动手。

  办公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刘石的女儿刘小过。

  她一进来就看见满屋狼藉,很显然是苏劫和温霆交手过了,顿时她满脸怒意,直接指责苏劫:“你这是在干什么?故意捣乱么?赶快给我出去,不要影响投资并购部的工作。”

  “刘小过女士,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所以我请你出去。”苏劫对刘小过很不客气:“我负责你父亲的安保问题,你父亲在日本遭到了袭击,我怀疑这件事情和温霆有关系。所以要调查一下,调查的结果也证明了这点。”

  “苏劫,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拿出证据来,不然我告你诽谤。”刘小过肯定要维护自己的未婚夫。

  而且温霆和她交往以来,一切都是完美,除了出生贫寒之外。但温霆自己身家也极其雄厚,都是凭本事自己赚的,这对于刘小过来也极为看重。

  甚至,在温霆的身上,她都过上了比在家里更好的生活。

  她虽然是超级富二代,但从小到大,刘石限制她花钱,免得她被培养成为纨绔,但温霆不同,什么事都满足她。

  和温霆交往,她感觉出来,温霆根本不是在图她家的钱和财富,相反她自己反而花了温霆很多钱。

  温霆不缺钱,她看过温霆的银行账皇金,就算是现在离开了家族,一辈子也可以过上富豪生活,挥金如土。

  所以每当听人说温霆和她在一起是图谋她家财富的时候,她内心深处都嗤之以鼻。

  苏劫其实也知道刘小过的心思,这种女孩子最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况且温霆此人的确有掩饰能力,比任何高级特工都要厉害得多,如果想要用手段来玩弄一个人,那个人怕是死了都心甘情愿。

  可惜刘小过这种女孩子不知道的是,温霆这种人和风恒益一样,修炼的都是泯灭人性,超越一切,自身为神,众生为羔羊的路子,而不是他这种天人合一,天道中有人道,人道中有天道的中国传统文化修行之路。

  “温霆,以你的实力和身份还有尊严,不至于躲在女人背后吧。”苏劫并没有理会刘小过了,在他看来,和此女扯皮是没有任何意义。

  “小过,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们投资并购俱乐部的进程,我看你有必要给你父亲说一句,把此人解雇了。”温霆没有理会苏劫的激将法。

  “苏劫,你走不走?”刘小过问。

  苏劫只是冷笑了两声:“我早就跟你父亲说过,让他不要你插手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关系到你父亲的安危,还有合道集团的生死存亡,不是你使性子的时候。如果你还在这里叫嚣,那我只能把你扔出去了。”

  对于刘石的女儿,苏劫也没有任何客气。

  在外人看来,苏劫的行为不可理喻,但温霆知道这样的胡搅蛮缠,对他压力极其巨大。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把我扔出去。”刘小过不屑的道。

  这个时候,温霆上前护住了刘小过,对苏劫道:“你对付我没有什么,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你想要碰女朋友一个手指头,那我就杀了你。”

  听了这话,刘小过的目光之中,有些感动。

  苏劫曳。

  此时此刻,办公室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赫然是刘观。

  “哥,你来得正好。”刘小过连忙道:“这人在这里胡闹,我觉得一定要把他赶出公司。”

  “苏劫,这件事情闹大对于我们来说暂时不合算。”刘观对苏劫使了个眼神。

  苏劫沉默了一会儿,“那好,我暂时放弃调查,但这件事也并没有这么简单。温霆,你最好心一些,别让我抓狸尾巴。”

  说话之间,他走出了办公室。

  而刘观紧跟出来。

  两人迅速离开这里,到了公司外面的车上。

  “苏劫,你这次打草惊蛇,有什么效果?”刘观立刻问。

  “当然有效果,我和温霆交手了。”苏劫道:“他的实力非常之强,世上罕有,我可以肯定的说,他受过最为专业的训练,而且训练的时间很长,普通的寒门弟子不可能有这种条件去训练。”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刘观问:“其实现在我们两个都知道温霆有问题,甚至我父亲也知道了,但我这愚蠢的妹妹不知道,还以为真的是生死不渝的爱情,如果我和父亲竭力反对的话,她甚至有可能和我们断绝关系。”

  “的确如此。”苏劫倒是想起来了自己爸妈,当初老妈跟着老爸,许家肯定也竭力反对,可两人还是义无返顾的走到了一起:“我刚才接到了我爸的电话,让我们先缓一缓,让温霆把收购的事情办成之后再说。”

  “你爸还是想借刀,可惜这把刀太锋利了,而且会适得其反。”苏劫道:“他在哪里,我得和他好好谈一谈。”

  “明天他从终南山回来。”刘观道:“我已经知道了我爸的意思,现在公司之中,阻力非常之多。温霆把他们都清除之后,我就可以接手了。”

  “但温霆看得很明白,绝对不会清除他们,反而会和他们暗中达成协议。”苏劫道:“你爸斗不过他。”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凯发k8 app国际娱乐注册 天时娱乐平台
万事博娱乐成 千赢国际官网 铂金城百家乐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新天棋牌官网 盈丰国际网站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老虎机送彩金38 顶级娱乐客服 澳门百汇网站 世界杯下注网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天天中娱乐app 新天地棋牌 美国足球排名
玩家汇注册 聚彩彩票网 丰尚娱乐平台 彩世界平台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腾讯分分彩登录 9w彩票 亿游娱乐 天游娱乐平台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久赢在线 广州万博娱乐 彩八彩票 恒彩网 银豹娱乐
博天下娱乐 彩平台 博猫游戏直属 速8娱乐 88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