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觉得这温霆十分恐怖,我父亲根本驾驭不了他。父亲还是封建王朝驾驭权臣的那一套手段,现在已经过时了。那个时候皇帝对臣子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而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刘观道:“如果这温霆没有后台,就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完全可以驾驭,把他当刀来使,可他背后的势廉巨大,让我们都望尘莫及。我们如果再利用他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

  “你能够知道自身的能力很好。”苏劫点头:“说实在的,温霆这种人,哪怕是我再厉害,也别妄想利用他,他身为敌人,最好的就是从**上的消灭。也别想使得他回心转意。他这种人,意志如钢铁,不可摧毁,一条路走到黑。”

  “是要消除我爸的妄想心,这点我倒是可以做到。”刘观道:“但难的是我妹妹那边,如果弄得不好,会恨我一辈子。”

  “恨一辈子总比痛苦一辈子来得好。和温霆这样的人相处是没有好结果的。”苏劫看得很准:“他的内核已经不是人了』过你们的家事我不插手,你妹妹那边你来搞定,我负责搞定温霆就好了。”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我爸下狠手,实际也不能够把温霆怎么样,只是开除他而已,一点都抓不到他任何证据。如果强行要弄他,反而造成公司有些动荡。我觉得你还是先找到他的一些违法证据再说吧。”刘观道。

  “这也是我去挑衅他,引蛇出洞之目的。”苏劫早有计划,和盘托出:“经过今天这样一闹,他已经视我为眼中钉,而且知道他已经暴露了,不能够再这么潜伏下去、徐徐图之,必须要兵行险招♀样一来,他就会露出很多破绽来。”

  “原本我对他的芋很好,但现在经过你的提点,加上他的种种行为,一个人能够伪装到这种程度,简直比魔鬼还可怕。”刘观砸吧了下舌头:“谁也没有料到,他居然有如此大的野心,想要鲸吞我们合道集团。”

  “非常之人行非常事。”苏劫道:“不过,我其实也比较担心你。”

  “担心我?”刘观皱眉:“怎么说?”

  “合道集团是你爸的心血,而且已经发展成了这么巨无霸的产业,你是他唯一儿子,最后集团的产业肯定会交到你的手上他才放心。你想想,如果你突然死了,那你爸是不是只有你妹妹一个女儿?而你妹妹对温霆又死心塌地......”苏劫抛出来了个可怕的猜测。

  “还真永理。”刘观猛的惊醒:“你说温霆如果要杀我,有多大把握?”

  “十拿九稳,百分之百。”苏劫道:“而且你根本没迂方可以逃走,他这种功夫要杀一个人,天涯海角都拦不⊥算是他要杀我,也恐怕有六成的把握。当然,他很可能不会自己出手,因为自己出手还是有暴露的可能性。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先杀掉你,比杀掉你爸要划算,杀掉你爸,群龙无首,他也控制不字面,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掉你,你爸没有疡了。玄武门之变就是如此。”

  刘观听见这个沉默了下去,突然道:“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来真正引蛇出洞!我就当做诱饵,让温霆原形毕露。”

  “你居然主动提出来这个要求。”苏劫赞叹道:“不愧是在黑水训练营出来的人,有如此勇气。敝这样的心态,你将来成就不会低。但做这种诱饵极其危险。你随时都有可能弄巧成拙丧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刘观不在乎的笑笑:“我在黑水训练营的时候也经历过几次生死,虽然不说可以视死如归,但到底也练出来了一些胆量。人生就不是不停的赌博。”

  “好G我们还是要详细指定个计划,真正引蛇出洞,也许能够一举把温霆和风家全部搞定。他们想蛇吞鲸吞掉合道集团。我们也可以噎死他们。”苏劫道。

  两人商量一阵之后,再次离开这里。

  “我得回家一趟。”苏劫这个时候,心中也有主意:“风恒益和温霆联手,我绝对不是对手,杀死我也不困难,我得还要找一个高手帮忙,但面对他们这样的强者,找柳龙都是给他们送菜。得找谁呢?只能够回去找老爸了。”

  想来想去,苏劫只有找到一个人,那就是老爸苏师临才能够帮自己。

  老爸是顶尖高手,最少都是和张洪青一个级别的人物,如果能够帮助自己的话,绝对可以对付温霆和风恒益的联手。

  再说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爸在旁边配合苏劫也安心一些,不至于反咬一口。

  说干就干,苏劫买了回家的机票,决定连夜回去和老爸商量此事。

  就在苏劫准备的时候,在B市郊外,一栋荒无人烟的废旧厂房中,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就是风恒益,他没有戴自己的饕餮面具,以平时面貌示人,而在他的不远处,就是带着漆黑面具的人,露出一双眼睛,也是漆黑的颜色。

  “事情出现了大麻烦?”风恒益道:“是不是要我帮忙?居然连你都搞不定那个苏劫?”

  “这次的任务本身就是上面让你当我的副手。”漆黑面具人道:“如果我们的任务失败,你应该可以想得到后果是什么。合道集团是我们组织最重要的一环布局,如果成功,组织的势力就会在国内有了深厚根基,无法被摧毁。”

  “这些我都懂。”风恒益摆摆手:“你说吧,要怎么做?动脑筋的事情我懒得去做,让我杀人很乐意。苏劫此人已经是个大麻烦,关键是他的实力已经不在我们之下,可以说,如果我们两人单独任何一个,基本上都杀不死他。”

  “错。”漆黑面具人道:“我可以杀死他,但我不想暴露自己。你杀死他的确是困难。”

  “你是说我不如你?”风恒益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乎又要动手。

  “我是做实力分析,而不是在这里说你的不是。”漆黑面具人道:“实力分析必须要精准,不是意气之争,不过我现在倒不是要你去杀他,而是先要杀死刘观。”

  “杀死刘观?”风恒益瞬间明白:“你终于要加速布局了?这个计划本来是三年之后的事情,三年之后,你在合道集团高层站稳脚跟,势力成为最大的山头,掌握了很多核心机密,这才让刘观去死。让刘石丧子,而那个时候,你和刘小过的儿子也可能出生了』过我可要告诉你,其实组织对于这件事情很忌讳,你如果和刘小过有了儿子的话,组织会担心......”

  “担心什么?”漆黑面具人道:“后代一出生,就送到训练营中去就是了。你父亲风寿成不也是这么干的,甚至你还没有出生,就把你送到了训练营中』然,风家怎么可能获得组织的信任。”

  “现在加速布局,你真的能够把握局面,确定丧子之后的刘石,会把宝压在你的身上么?根据你现在所说,刘石怕是已经开始怀疑你,而且他一开始也就是利用你,没有把你当成继承人。”风恒益也看得很清楚。

  “到时候,他只有唯一的继承人,就是刘小过,但她根本掌握不字面,必须要找个帮手。”漆黑面具人道:“那你说,谁是她最信任的人?谁能够快速帮她在集团中站稳脚跟稳定局面,甚至把集团的生意再度上一个套?只有我。要不然,他就只能把集团交到外人手上,或者为他刘小过再鸦个助手。你说这些可能么?”

  “这么说,你加速布局也是永理的,但终究不如徐图进却得安全。”风恒益点头:“可惜横空出现了个苏劫,此人不除,我们一日不得安宁。其实最好的是,你和刘小过结婚,然后生孩子。孩子生下来,事情也就定了,刘石死了儿子之后,不雁也会雁。”

  “你干掉刘观,下手利落一些,最好是等他出国之后动手,如果不出国,你会有麻烦。”漆黑面具人道:“至于苏劫,要干净利落的杀死他,我们两人找个机会联手,干掉他就算了。”

  “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风恒益道:“倒不是实力上的估算,那茅老头说此子是我们风家的克星,想要除掉,必须要等天时地利人和。”

  “可以拿他姐姐来布局陷阱。”漆黑面具人道。

  “这个情况你比我更清楚。”风恒益道:“他姐姐现在是组织中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科学家之一,参加了新的项目科研组,据说很受上面的重视。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也知道组织中对有价值的科学家看重程度甚至要超过我们。现在我们已经无法指挥这些人了。”

  “我们干成了这件事情。组织地位会真正提升,接触到核心机密。”漆黑面具人道:“这个你放心,我接下来,有可能会顶替欧得利的位置。”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投注现金网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永利皇宫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齐乐app 名仕娱乐 ag真人视讯网站
诚博国际游戏 天时娱乐平台APP 利澳国际娱乐注册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玛雅娱乐平台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新天地棋牌游戏 天天娱乐检测
ag官网App下载 优乐国际网页版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欧洲足球队排名
天游娱乐官网 汇丰在线平台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彩八彩票 旺彩娱乐
娱乐彩票 拉菲开户 香港彩票与你同行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欧亿娱乐
京城会娱乐 圣亚娱乐注册 彩票网站大全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
新世纪彩票 满堂彩平台 云鼎时时彩 汇丰在线娱乐 如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