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浑身上下书卷气的青年,就是唐云签的哥哥唐云昊。

  他气质温文尔雅,全身的书卷气极其浓烈,就好像是一个文人书生,手无缚籍力的样子,只有偶尔从他的双眼之中可以看出来有视天下英雄如无物的傲气。

  他对于唐云签新交的朋友也不是很在意,随口一问之后,再把话题转到了另外一方面:“石家那边通过一些渠道把消息传给了我们唐家,说你的这个新朋友居然威胁石源,警告石源不要靠近你,否则就会曝光他的一些丑闻。你可要注意一点,石家的能量也自不小。而且你这朋友用如此下三滥手段,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良角色。”

  “有这样的事情?”唐云签一愣,随后想起来苏劫倒是说过:“事情搞定了。”

  原来是这么一个搞定法?

  不过唐云签想了想:“石源有什么丑闻?如果他没有丑闻,苏劫也无法对他曝光吧?行得正坐得稳的≡然就不怕影子斜。”

  “家里有钱有势,人又长得帅气,哪里没有个风流的时候。”唐云昊更不在意。

  “石源我还真看不上。”唐云签道:“还有,你的这个话我不认同,我要找的男人绝对要一心一意对我,不能够有任何的花花肠子。哥,莫非你也支持这个石源?”

  “那倒不是。”唐云昊摆摆手:“石源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配不上你。我的这个意思是让你心一些,现在世道险恶,人心叵测,有些人看起来完美,实际上包藏祸心。我是怕你上当而已。既然你新认识这个苏劫能够使出这么手段来,为什么不防备着他?我爸和刘石是好朋友,你也认识,还帮他家做过园林设计,对于他的女婿温霆怎么看?”

  “温霆?”唐云签似乎见过几面:“这个人堪称完美,真正的精英,虽然出生贫寒,可靠着自己的打拼也是亿万身家,做事更是滴水不漏,任何企业项目到达他的手中都能够风生水起,我还没有看过这么完美的人,当然,苏劫除外。”

  “此人包藏祸心。”唐云昊道:“刘石在前些时候秘密找我们老爸,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希望我们唐家帮他一把对付他的这个女婿。”

  “是吗?”唐云签道:“这是他们自己家里的事情,我们唐家插手进去不是很好吧。再说了,温霆不是还没有和他女儿结婚么?如果真的有事直接开除就是了。另外我倒是知道,温霆完成了一件重大的收购,现在整个商业圈称他为奇才。”

  “你对商业上的事情这么关心?莫非是想经商?”唐云昊道:“我们唐家有规矩,世世代代不能够做生意,我们只搞学术,艺术,慈善。你别坏了规矩。”

  “其实现在搞什么都是商业。”唐云签道:“老爸年轻的时候资质了那么多的人,那些人现在都有了大出息,回老爸,其实现在也是一种投资,只是投资人而已。吕不韦当年投资王子嬴政,也是当做一门生意,奇货可居这个词也是那时候发明出来的。”

  “好了,这些都不说。现在有一些麻烦,石家对于我们有微词,不太友好。而你的这个朋友苏劫我敢肯定的说也有鬼。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觉得这次老爸的寿宴还是不要请他好一些,因为石家也会来,到时候发生冲突怎么办?”唐云昊道。

  “苏劫不是这种人,他也没有什么祸心。”唐云签道:“他的成就将来会超越老爸,远远超越我们唐家,老爸一辈子投资了那么多的人,我只要投资一个,就可以完全超过他所有,这苏劫就是我投资的对象。温霆固然厉害,可比起苏劫来差远了。”

  “云签,你不是开玩笑吧。”唐云昊脸色微变:“成就超过老爸?远远超过我们唐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刘石也是老爸帮助过的人之一,难道你认为他可以超过刘石?”

  “反正你看着就是了。”唐云签和苏劫接触了几个月时间,每一次接触,她都觉得苏劫这个人已经不属于她所认识的范围。

  也就是说,哪怕是老爸唐南山,她可以看出来深浅,可苏劫,她看不出来。

  唐云签的眼光见识非同猩,远远超过了她本身的功夫,“哥,你是没有亲眼见过此人,如果你见过之后,就会和我一样了。”

  唐云昊的见识也极深,唐云签不相信他看不出来一些端倪。

  实际上,唐家个个都是精英。

  唐家的人,衣食无忧,每个人进行的都是精英教育。整个唐家以艺术兴家,家中的每个人都要学琴棋书画,各种学科,同时做慈善。

  家族有很大的慈善基金。

  刘石的发家也曾经被唐南山帮助过。

  刘石最早创业过程中,是获得了张晋川老爸张易先的支持,不过张易先在刘石成了气候之后就退出了。

  后来刘石又经过了无数次的磨难和劫数,才成长为今天的商业巨头,好几次差点翻船,不过刘石也是有运气,每次在大难临头的时候,都会遇到贵人相助。其中唐南山就在关键时候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帮了他一把。

  于是现在刘石作为回报,投入了很多钱在唐家的慈善基金里面,专门来做好事。

  唐家不做生意,但做慈善,就是让帮助过发达之后的人出钱成立慈善基金,这个基金专门用来帮助更多的人,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唐家信奉的是积德比积财要好得多,而且德厚之后,必有财来。

  若无德,纵然有财也很难守住。

  德为地,财为庄稼。若地气不肥沃,不厚重,自然就不会有庄稼生长。

  “是吗?那我倒是要见见,不过我更担心你,你是一个冷静的人,绝对不会对一个人有如此推崇,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唐云昊道:“你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一个陷入了恋爱之中的少女,智商急剧下降,认为对方就是天,就是神,这对你很不好。”

  “我再说一遍,没有恋爱。”唐云签双目一冷:“我的一切都是理性分析,刘光烈老叔你知道吧,他的看法和我一样。”

  “什么?”听见这话,唐云昊终于动容了。

  刘光烈是和他父亲唐南山齐名的人物。

  如果这样的人都是如此看法,那恐怕他真的要改变一下自己心理了。

  就在唐云签和唐云昊这对兄妹在说话的时候,苏劫也在研究唐家。

  “唐家这个模式真的厉害,不沾因果,犬于人,用之于人。”苏劫把唐家的资料都看了一遍,内心深处极其感叹,居然还有这样的家族。

  他的资料,不是从网上扒拉下来的,而是秦辉给他的。

  网上很少有唐家的资料,哪怕是慈善基金,也不是唐家的名义,甚至这个慈善基金和唐家半点表面上的关系都没有,唐家也没有人去经营这个基金。

  不过,秦辉给的资料十分齐全,里面有复杂的关系网。

  在表面上的身份,唐云签的老爸唐南山是个金石雕刻大师,也擅长书法绘画,有的时候还把自己收藏的字画拍卖出去,捐款给慈善机构。

  “唐家最大的财富是唐老爷子收藏了无数的古董字画。”秦辉在苏劫一旁恭恭敬敬的道:“当年破四旧的时候,无数珍贵文物都变成了废物,但唐老爷子那个时候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反而是暗中收罗了不少,保存下来,转眼十年过去,顿时就变成了巨富。”

  秦辉口中的唐老爷子,是唐云签的爷爷,不过现在已经死了。

  不然现在的唐南山也不过是五十岁,在那个年代,他不过是十岁的孝子,怎么可能有那种眼光?

  不过,唐南山把这笔财富并没有拿去做生意,而是做慈善基金,这就显现出来他的眼光比他老爹还要高明。

  “唐家的人不做生意,只混艺术界,看起来极其清贵,而且这种身份最好和上层打交道。”秦辉道:“如果是生意人,哪怕是刘石,夏商,生意做到了这种程度,可在身份上毕竟上不了台面。”

  “士农工商,我们的传统≡古以来,士为第一。”苏劫虽然年纪不大,可对于历朝历代哪怕是现在的文化氛围都知道得很清楚,因为他熟读历史,甚至把自己都代入了各个年代:“商人地位最低,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唐家不去经商是正确的,他们把家族定义为士族。”

  “最为厉害的是唐南山总是可以看出来谁有潜力,而且在别人最困难的时候去帮忙,专门干雪中送炭的事情,却又不求回报,而是让对方发达之后,投入慈善基金,用来帮助更多的人。”秦辉道:“这种积德,循环之间就如滚雪球,越来越大,而唐家的人脉会越来越广。”

  “唐家在表面上的确看不出来什么势力,可真正的能量爆发出来,却就不是刘石可以比得了的。”苏劫叹了口气:“但这么做,却有祸根。”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原理 l全讯网 天天娱乐app下载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88娱乐网 宝盈娱乐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白金娱乐 亚博体育无法取钱 百老汇娱乐 现金扎金花游戏
天天娱乐app 新天地app登录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足球国家队排行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足球国家队排名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扑克王app怎么样
聚彩网 下载银豹娱乐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伯爵2登录 如意娱乐待遇
拉菲平台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马泰娱乐注册 九号彩票官网 一号彩票
新宝娱乐 天游娱乐彩票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彩票娱乐 银豹娱乐官方
天游娱乐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下彩网和趣彩网 志添彩票 汇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