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重蹈覆辙 晶球一转生死通

  苏劫的水晶球手段,到了现在这个境界,一旦施展开,就有无比惊艳之感,哪怕是不愿意看的人,目光都会投射过来。

  一旦投射到了水晶球上,就再也无法离开了。

  水晶球在苏劫的掌中,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转动之间,突然轻轻跳跃起来,在空中摆动了一下,然后落下,这次却不是“鲤鱼跃龙门”,而好像是某种金蝉脱壳,破茧成蝶,变成了另外一种生命形态。

  苏劫手劲一翻,这水晶球好像沉浮不定,起起伏伏,如一位孤苦之人在茫苦海深处挣扎,想要跳出苦海,而不得其志。

  突然,水晶球剧烈颤抖起来,宛如一个人在临死时候的痛苦挣扎。

  众人似乎感受到了这种死亡的临近,人人都皱眉起来。

  不过,水晶球剧烈颤抖之后,归于平静,似乎一个人彻底死了。

  但沉默了一会儿,这水晶球似乎慢慢的蠕动,就如在尸体上再次诞生出来了一个全新的生命。

  这个生命冷漠,无情,但渐渐的却又感情丰富起来,但没有多久,又开始剧烈挣扎,直接死亡。再次诞生出来全新的生命。

  众人看得触目惊心,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嘲,那就是一个人,思维不停的死亡,新生,再死亡,再新生⊥如一台电脑,在不停的重装系统,千百次之后,那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么?

  苏劫这套水晶球手法,用的是大首领修炼核心的原理,把龙天明的修炼形态用水晶球的方式表达出来,境界不高的人只会看到手法的奥妙,而境界高深的人,会从其中看到极其恐怖而可怕的生死循环。

  苏劫把这套手法命名为“斩我”。

  自己杀死自己,诞生出来全新的自己。

  他其实在这里表演这套手法,也是在做实验,看看唐南山等境界高深的人看到了这种恐怖的生死循环会出现什么情绪,把这些情绪采集起来,就是极其难得的心理学数据。

  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难得的资粮,是他以后晋升的根基之所在。

  在场无论是唐南山还是傅老,他们的精神修为极高,虽然功夫不怎么样,可在心理学上的层次来说已经属于这个世界上的巅峰。

  苏劫把他们的经验吸收到作为重要科研数据,这是一般的研究机构无法获得的。

  唐南山和傅老看得似乎全身大汗淋漓,别人无法感受到水晶中所表达的斩我意境,但这两个人完全可以理解。

  嗖!

  苏劫的手法一停止,傅老立刻询问:“苏劫,你的这套手法所表达的东西,可是一套修炼功法?”

  “不错。”苏劫点点头。

  “世界上真的有人这样修炼?”唐南山问的话就表明了他真正看懂苏劫的这套水晶球手法之中所表达的意境。

  “没错。”苏劫道。

  “难道你修炼的这套功法?”唐南山再问。

  “那不是,这种修炼另有其人,我只不过是来给诸位展示一下其中的恐怖性而已。”苏劫说话之间,已经把唐南山的心态全部收纳进入了自己意识之中,连同傅老的心思苏劫也都清晰掌握。

  “苏劫,寿宴之后,我们好好聊聊如何?”唐南山看了看四周,发出来邀请。

  “没有问题。您先和诸位聊着。”苏劫把水晶球收起来,和唐云签走了出去。

  “此人得到了傅老和唐南山的重视,很难对付了。他绝对不是那种有点本事就嚣张的愣头青,不能够把他当做小流氓混混来对待。”石中天眼神闪烁,内心深处诞生了一个又一个想法。

  他是希望自己儿子石源和唐云签结合,和唐家联姻,对于石家的生意大有好处。

  石家的运作在国际上是以艺术拍卖为主,实际上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如果拉上唐家,可以洗刷掉很多黑历史,从容转正。

  可是现在,这个希望好像破灭了,看唐云签和苏劫亲密的模样,石中天就知道自己儿子没戏。

  “石家好像对你有了很大的恨意。”唐云签带着苏劫来到了一个锌间里面,这房间很精致,鸟语花香,极其安静,窗外景色也很秀美,大约就是三十平米大小,四周是书架,一个书桌。很显然是某个人安静读书做学问的地方。

  本来今天的寿宴是一些小辈在偏厅中交流,是一次交朋友的好机会。也许某个大生意,某个消息,就能够从这次的聚会之中找到。

  一些富二代的圈子最重视这种聚会和交流。

  不过唐云签知道苏劫不想和这些打交道浪费时间,就带他来到了自己读书的书房中休息,顺便说说话。

  “我感觉到刚才石中天想了许多阴谋来暗算我,但都被他一一否定。”苏劫笑着:“石家是想和你们唐家联姻,认为我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石家脏活太多,迟早要出事,不过他们在圈子里面也有很大影响力,老爸不想得罪他。”唐云签突然问:“对了?温霆说你有女朋友了?真的假的,是海外一个姓张的家族?”

  “不是女朋友,但经历过一些生死战斗。她叫做张曼曼,我之所以能够搭上拉里奇这条线,还是全靠她的帮助,现在她在做一个安保运输公司,跨国物流公司,倒做得还算不错。我和张晋川,还有柳龙,都进行了投资,刘石和夏商也准备投资做这个。”苏劫道:“张家在海外居籽经有很多代,走的是帮会路子,和你们唐家的圈子不是一回事。”

  “对了,你那天在明伦武校,遇到的那个绝世高手,叫做张洪青。我看他要杀你,还要你离开他的女儿?张洪青是不是张曼曼的老爸?”唐云签问个不停,这不是她以往的性格。

  “我们苏家和张家是有一些恩怨的。”苏劫并没有明说,只是把张曼曼和张洪青的矛盾说了一下。

  “张家还是那种封建大家庭,还好我们唐家不是这种,我爸连我谈朋友都不管。”唐云签听后感慨道:“不说这个,石家的事情你得心一点,石源没有什么能力,但石中天极其厉害,远不是现在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你放心好了。”苏劫道:“这件事情你们唐家就不要插手了,免得破坏圈子里面的名声,我完全可以把石家连根拔起。”

  “连根拔起?”唐云签听见这个词,开始以为是听错了,但随后确定苏劫的确用的这个词,她知道苏劫为人稳重,绝对不会乱说狠话。

  “反正你看着吧。”苏劫道:“当然,他们如果偃旗息鼓,我也懒得大动干戈。”

  “我发现有一点,你对钱财一点都不感兴趣。傅老要把那串念珠给你,你知不知道那念珠收藏界估值多少钱?”唐云签问。

  “看样子很贵。”苏劫笑了笑:“我那叫做王顺的室友懂古董,我不是很懂。”

  “那就不跟你说了。”唐云签有些气馁,“其实你这种人也不缺钱,本事在身上,哪里都可以获得金钱,反正你是饿不死的。去做水晶球表演都可以赚大钱。”

  “等下还有什么事没有?”苏劫笑了笑:“这次寿宴,你爸似乎也不仅仅是雄会这么简单,怕是要商量什么大事情。”

  “其实也是想看看哪家年轻人还可以,给我相亲多一些参考。”唐云签无奈的道:“我现在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但貌似我爸已经有些急了。”

  苏劫和唐云签在这里聊天,而出去的温霆,则是自己坐车到了一座医院特殊的部中。

  这医院是他自己投资的,其中也有昊宇集团的资本,医疗水平很高,但很少对外开放,只服务一些权贵资本。

  他立刻就开始动手术,经过了几个斜之后,手术已经完成,他躺在病床之上休息,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就在此时,部一动,门开了,一个年轻人,双目无神,好像是瞎子,但却看不出来任何瞎眼的姿态,脚步沉稳,避开一切障碍。

  他就是风恒益。

  双眼是被苏劫刺瞎的,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一进来之后,他似乎“看”到了病床上的温霆,不由得笑了:“你在唐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可惜吧惜,你还是太冲动了,苏劫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自己以为境界提升了,就可以去镇压他,但没有料到,居然输给了他吧,还被他打成这样。”

  “风恒益,你也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温霆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看来我也走上了你的老路,你的失败,我没有吸忍训。”

  “我们两个都是失败者,不过严格的说,我并没有失败。反而是获得了很大好处,你以为我现在看不见了?”风恒益道:“我可以看见你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你的口袋里面有什么东西,甚至是你的肚子里面今天吃了什么,消化成了什么模样。若不是苏劫刺瞎我的双眼,我根本不可能到达这个境界。温霆,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信不信?”
  
网站地图 易胜博 APP下载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王牌国际娱乐 未知 豪博娱乐下载 大三巴国际娱乐
白金娱乐 凤凰娱乐网 亚虎娱乐网页 永利皇宫
财神娱乐场登陆 国际娱乐平台app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爱拼国际娱乐 A8娱乐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太子娱乐
天空彩票 678彩票 华人2娱乐登录 678开奖网 CC娱乐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易购娱乐平台网址 彩票计划亿人 盛大彩票 如意娱乐彩票
彩8娱乐 华人娱乐 易购娱乐1 博天下娱乐场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天游娱乐官网 如意娱乐qq 彩票注册网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