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都有因为精神修炼所导致肉身出现的灵异事件。

  在东方,有坐禅导致肉身不腐,成为金身的高人,也有突然化为了一道彩虹消失不见的“虹化”现象。

  而西方就是“圣痕”现象,甚至得到过官方的承认。

  这种现象一直得不到科学上的真正解释,很多人不相信,也有很多人相信,属于一种未解之谜。

  “目前来说,人的精神修炼到达了极高境界,的确是可以使得**产生种种不可思议之变化。其实第七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只不过什么才算是极高境界,最正确的路子是什么,大家都在探索。从而诞生出来了各种各样的修行方法。”茅老头道:“到底哪种修行方法最好,最能够使得人变得快速强大起来,这就是一个真正的研究课题。比起运动学更加复杂。”

  “我们可以相互交换资料和数据。”许德拉知道,这个茅老头在精神修炼上很有一套,有很多次,茅老头给他的意见,使得他躲避过了多次危险。

  在很多方面,他预知未来,远远不如茅老头。

  茅老头甚至可以预测到他几年时间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所以,他对茅老头十分敬畏,因为此人的精神世界之中,有一股非同寻常的力量,似乎什么都可以算到,什么都事先安排好,哪怕是许德拉知道自己的格斗实力,杀人实力要远远超过这茅老头,但他不知道茅老头安排了一些什么后手,如果自己动手的话,会遭遇到什么不测的事情。

  自从遇到了茅老头之后,许德拉才知道智慧比起实力更为可怕。

  “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许德拉先生,您如果有更深一步的合作意向,可以和我的孙子茅心来谈一谈。”茅老头站起来,也走了出去。

  许德拉目送茅老头离开。

  茅老头离开了这马太院,随后转过几个弯,走了大约几公里的路,就到了河边一座大院子里面。

  这大院子占地很宽,大约有数十亩的样子,好像个度假山庄的民宿,但并不对外营业。

  大院的形状也很奇怪,好像一座小山,连绵起伏,和远处的群山对应,一唱一和,似乎是孝在呼唤大人。

  如此风水格局,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在其中。

  而土地庙就在这个大院的不远处。

  “爷爷,你回来了。”茅心在门口迎接:“和马太院那边谈论了什么事情?那许德拉极为阴险,是暗世界最危险的人物,你不要着了他的什么道才好。”

  “许德拉虽然危险,但他不会把我怎么样,因为我都算计到了,他的心意,想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早就提前布局了很多东西,在我们的深度合作之中,我甚至可以把我们茅家的一些力量渗透进入他的组织之中,通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个马太院的建设,鸠占鹊巢。”茅老头道:“幽时候,智慧可以超过力量。茅心,你要记住,古代的谋士一言可以乱国,一语可以平天下。我们茅山之道,其实就是观察天地,修炼自身,同时搅乱天下大势,借此来磨炼自己之智慧♀些年的岁月之中,我把鬼谷子的学问也融入了我们茅山术里面,相互结合,最终才得出一条让我们茅家兴盛,千秋万世之路。”

  “我知道,你是希望我们茅家幕后操纵大局,渐渐变成类似于该隐组织的那个神秘势力。既不常因果,又可以享受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和资源还有权力。”茅心很明白茅家之目的是什么。

  他口中所说的该隐组织,就是龙面具背后的神秘势力。

  这个势力,极其古老,几乎统治了暗世界千年岁月,现在的很多组织都和他有关系。

  茅心是个年轻人,和张开太差不多年纪,都是二十多岁,但境界极高,只是茅心现在还没咏达活死人之境界,可也是在一个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其中。

  “爷爷,现在风家已经不行了,已经不能够给我们提供庞大的资金,我们茅家接下来是扶持哪个家族?还是帮助风家东山再起?”茅心问:“你在这里修建了大院子,买下地方,究竟在布局什么呢?”

  “风家还有翻身的机会,不过就看他们的应对如何了。但我们茅家不可能把宝压在这上面。”茅老头道。

  “那现在压在彭家身上?”茅心问:“可彭家根基深厚,就算是爆发了,我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风家当年是一穷二白,白手起家,不得不靠我们。而且那彭连山,本身就是个巨头,不在张洪青之下。我父亲也很难和他抗衡。”

  “所以我才让他和马太院合作,让许德拉和他一起,最后驱虎吞狼,两败俱伤,而我们茅家获得最好的机会。”茅老头道:“当然,在这之前,我要你和你父亲,还有我们茅家的人提升实力,占锯里的风水气数。此地武运龙脉即将凝聚,而且这条龙脉秉承千年少林之禅意,更加上武学地运,还有来自西方的气数,合并起来,会产生前所未幽武道气数。茅心,你获得了我茅山术的七八成真传,你说说,这里会产生什么变化?”

  “此地武风盛行,地脉浑厚,千年少林镇压气数,把修禅练武带到了民间,后来因为三千年之变革,这气数破灭,武运虽然消散,却深藏民间和地底,有朝一日,又会生根发芽,所以才诞生出来了刘光烈这样的人物。而明伦武校名扬四海,把大量的老外也吸了过来,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格斗理念和技术动作,这就如火在下面烧,水在上面煮,最后都化为云气,升腾上天空,给了龙所诞生的云。”茅心也是风水大师,年纪虽轻,却深得茅山术真传:“但我看不出来,这条龙脉最后会在哪里诞生,一般来说,水为脉,龙归大海,所以根据这条河流,倒也不是不可能』过也有可能走地脉之暗河,所以刘光烈在明伦武校之中开凿了一口井,井用山镇压,山上有木塔,木塔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经文,就是希望用经文镇住龙脉,留在明伦武校之中。”

  “很好,说的不错,你的风水术已经很高了。可惜境界没有突破,若是能够突破,风水术才能够更进一步,所以我带你来到这里,希望你能够抓捕这条即将凝聚成形的龙脉,纳入自己的精气神之中,有了这种东西作为资粮,你将来的修为会在我之上。茅家就靠你支撑下去,发扬光大。”茅老头道:“另外,我是想获得彭家的秘传,四神通♀门秘术极为厉害,如果你获得之后,加上我辅助训练你,你绝对可以一举突破到达活死人之境界。”

  “彭家的四神通究竟是什么?”茅心也非常好奇。

  “我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茅老头道:“彭家的祠堂里面,收藏了四副古画,这古画之中,就藏着四神通的秘密,据说是彭家的一位祖先高手,到达了极高的境界,和少林的许多高僧一起研究,最后大彻大悟,创出来的修炼之法。如果不是四神通的秘术,彭连山根本不可能修炼到达这种境界。彭家练习的不过是家传功夫而已,传统武术还是有很大的局限性,而张家张洪青是蜜獾的巨头,掌握了尖端的运动学和数据生命科学,两者根本不能够比。”

  “那我就开始布局,从彭家祠堂里面,把古画弄到手。或者是拍照复印。”茅心立刻想出来了很多计策。

  此时此刻,彭连山也走在路上,很快就到了镇子的另外一头。

  这镇子另外一头修建着一个大武馆,虽然远远没有明伦武校的规模,但也占地面积很大,古色古香,上面有四个大字,彭氏通背。

  “这茅老头在图谋我们彭家的四神通,不怀好意。”彭连山看着自家武馆的大门,正要踏入其中,突然脚步停了下来。

  “年轻人,你跟了我一路,现在到了门口,还不出来么?”彭连山道。

  这时候,街角出现了一个人,正是苏劫。

  苏劫面带微笑:“彭连山老师,你好。我叫苏劫。”

  “你就是苏劫?”彭连山上下打量着苏劫,并没有发现任何神奇之处,怎么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是一个不会功夫来到这里旅游的大学生青年。

  “你有心思。”苏劫道:“彭老师,你不是想来见我么?我也不需要你来找我,自己就来见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找你?”彭连山惊讶道,他在出来的时候不过对茅老头说了一句要去找苏劫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不是那么厉害,他都怀疑苏劫是不是在马太院中安装了监控。

  “马太院中我怎么可能装监控。”苏劫还是在微笑:“只不过在你想要找我的时候,我就感应到了,这不过是他心通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彭连山刚才内心深处的确是怀疑苏劫安装监控,但他没有说出来,可苏劫居然立刻就知道了,这让他极为震撼。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明发娱乐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大奖城导航 诚博国际app下载
ag平台app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如意坊app 利来国际官网下载
大奖娱乐 多宝神途手游 澳门赌场永利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盈丰国际网站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大小单双技巧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12博手机网址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鼎尖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 多彩彩票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
必发彩票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天易娱乐登录 亚上彩 金沙彩票首页
天游娱乐返点 品牌博猫游戏 娱乐极彩 新宝二 云顶娱乐app
AT平台 满堂彩官网 拉菲娱乐开户 如意娱乐如何 官方网67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