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凶残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霸气无双的人?看来我的疡没有错误。”茅文这个时候,是远远的站立在苏劫身后,他也是善于算计之人,知道这些人物的厉害,当看见苏劫一拳之下,破灭万法的那种气势,使得他的心灵深处被彻底触动了。

  “在将来,我一定要成为像他这样的人,什么阴谋诡计,什么操纵大势,什么善于算计,什么趋吉避凶,什么风水禁忌,都是假的。什么智慧无双,大势席卷,我只是一个拳头,打得你连妈妈都不认识你♀才是我所想要的啊..............”

  茅文下定决心,要成为苏劫这样的人。

  “茅老头,我说了↓非大首领亲自来,否则谁都无法阻止他,你们还拿他的亲人做威胁,这不是找死么?”彭连山看得十分痛快,他走到了桌子前面,把四副古画都收起来,“这可谓是物归原主了,但我们彭家的秘术已经被你们茅家偷学了去,按照江湖规矩,偷学功夫是要斩掉手脚的。我也就不做得这么绝,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但也要废掉武功。”

  说话之间,彭连山看向了茅心。

  茅心是茅家最杰出的年轻一辈,现在终于突破境界,到达了活死人之地步,以后振兴茅家有望,如果被废掉,茅家怕是一蹶不振。

  彭连山知道,茅心才是茅老头的死穴。

  但茅老头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彭连山,比起算计和智慧你还是差了一些,你们彭家的老底子我比你还清楚,你如果动了茅心一下,我保证你们整个彭家村鸡犬不留。当然,话又说出来,论起生死搏杀,你还未必就真杀得了茅心。你的境界是高不错,可你毕竟是个乡下练拳的,虽说中途随着张洪青进入了暗世界,但也就是和雇佣兵打了几次,看到了枪炮,杀过一些虾兵蟹将而已,自以为历练得差不多了,实际上还差得远。你的内心深处自认为和张洪青一个级别,但他要杀你易如反掌,哪怕是三个你,他杀你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你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如果真正动起手来,茅心绝对可以对你造成致命的伤害,你如果不信,可以试试。”

  彭连山听见这话,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却是杀意大盛。

  其实他也知道,如果单纯说功夫境界,自己就算不如张洪青,也相差不远,如果纯粹比试功夫,拳脚推手,那还能够和张洪青一战,但生死搏杀,自己死得很快。

  苏劫也这样认为的。

  但彭连山不相信,茅心这个小辈也能够伤害到自己。

  “你们走吧。”就在他刚刚要动手的时候,苏劫开口了。

  “怎么?就这么放过他们?”彭连山倒是疑惑了。

  “他投鼠忌器而已。”茅老头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这里是国内,法制社会,他也不能够做得太过分,他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住了而已』过苏劫,你要搞清楚,这里是我的家里,我们茅家的产业,你闯入其中,行凶伤人。伤的还是国际友人,你犯法了知道么。”

  “我是说让你们速速出国,离开这里。”苏劫道:“茅老头,你们等人做的一些事情,身份经不起查,你们真的以为国内官方没有高人么?惊动了他们,你们怕是脱不了身。还有一点就是,当年该隐先生来到国内都吃了大亏,导致于受到更大伤害,如果没有他的那次受伤,你们的大首领也不可能有今日。你以为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实际上,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比你算计深刻的高人。”

  “当年的事情,我比你更加清楚。”茅老头道:“修子,你获得的信息少得可怜,根本就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脑子里面所想的,我都知道。”苏劫曳:“时代在变,倚老卖老这一套已经行不通了,在精神和修心世界之中,年龄积累其实没有意义,古代的圣人他所知道的知识也未必会比得上现在的一个效生。你来到这里图谋,实际上是为了即将凝聚的武运龙脉,那我问你,这龙脉究竟是什么?如何获得?”

  “杏焉敢问大道?”茅老头脸色始终不动,他以为苏劫在套他的话。

  苏劫又笑了,看着茅老头道:“气运就如空帜水汽,随风飘荡,居无定所,也没有形体。但如果遇到了特定的环境,或是暖湿气流,或是空帜尘埃,这些水汽就会渐渐凝聚,化为雨水掉落下来,从而有了形体。或者是早晨的雾气,遇到了物体,就会在物体上面凝结成了露水。其实武运龙脉也是如此,此地的武风盛行,千年不衰,尚武之风在这片大地上飘荡,到达今天,越来越浓烈,有凝结的趋势。但谁也无法预测,这尚武之风在哪里凝结。你擅长茅山术,也无可奈何,只有在这里守株待兔,妄自算计,布置地笼,想鱼儿钻入你的笼中。但现在其实这尚武之风凝结成的精神力量已经开始如露水凝结,但究竟在哪里,你还是看不出来吧。”

  “你......”茅老头听见苏劫的这番话,内心深处是真正震撼了。

  其实在刚才,苏劫施展拳法一招击败X先生,茅老头都不是很惊讶,因为他还有很多手段,而且茅老头相信,这个世界上,蛮力是可笑的,行不通的,唯独智慧,可以化解一切。

  但是现在,他从苏劫的话之中感觉到,此子对于气数,龙脉,风水等参悟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

  苏劫说得没错,这里的武运就和空帜水汽一样,到处飘散,遇到了特定的变化,就会凝结,最后落到某个物体之上,汇聚起来,形成河流,这就是龙脉之气。

  茅老头到现在为止,只看到了武运沸腾,就如暴风雨来临之前,他能够感觉到其帜雨水在凝聚。

  只是什么时候下雨,雨量是多少,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测算。

  而看着苏劫的表情,似乎对这个都成竹在胸。

  “那你说说,这龙脉是在哪里凝聚?”茅老头试探着问。

  “此乃天机,你道行不够,不能窥视,就算是告诉你,你也反而会遭到祸害。”苏劫道:“茅老头,我告诉你,此地的武运龙脉,没有你们茅家的份,你们茅家也没有为此地做出贡献,因果缘分上不会有你的,在这里枉费心机,窥视大宝,必遭天谴。速速离去,还可以挽回性命。我们走吧。”

  说话之间,苏劫转身就走。

  他来到这里,就是想看一看茅老头的虚实,现在看到了,此人是真正的老奸巨猾,不可降服,用拳法警告之下以后,他离开之后,通过布局,让茅家获得武运龙脉的计划落空,使得茅家衰落,最后让茅老头彻底认输。

  这是一初数的比拼,而不是拳法的比拼。

  苏劫有信心在术数之道上面击败茅老头,使得他彻底丧试信,因为茅老头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谋划。

  茅老头在提丰集团之中居然是军师的角色,那如果能够将其降服,对于解救自己姐姐出来有很大作用。

  实际上,现在提丰集团的一切,苏劫已经看出来了,以自己的实力来说,也就是一个大首领让他无能为力,其它的都不在话下。

  他转身就走,彭连山和茅文都跟随在后面。

  茅文是下定决心要跟随苏劫,因为他觉得在茅家之中根本无法出人头地。

  苏劫其实也就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的心理活动,出生不好,从熊景待,在家族之中处处受欺,但他心比天高,找净切机会出人头地,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还是不被重用,甚至是暗中防备他打压他。

  这种年轻人,可以接纳培养,最为重要的是,他是个人才。

  “此子在将来,必为茅家的顶梁柱,可惜的是茅老头居然不重用和培养他。”彭连山拿着古画出来之后,看着茅文道:“还有,茅老头说你私闯他家打伤人犯法,他盗窃我家古画,我如果报警他要吃不了兜着走♀四副古画在很早的时候,有人出千万都没有卖。那还是几十年前。”

  “他肯定有万全之策。”苏劫道:“茅老头心机深沉,境界极高,而且能够运用很多手段,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后招,刚才我如果继续动手,他就会用最凌厉的手段反击。”

  “他能够用什么手段反击?”彭连山道。

  “他还藏有一些秘密武器,整个宅子里面暗藏玄机。”苏劫道:“不过我并没有踩踏他的底线,他其实对付我也没有什么把握。接下来最重要的还是龙脉争夺,其实他已经输掉了。”

  “龙脉在哪里?”茅文这个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就算告诉你也无法理解。”苏劫道:“你的身上有些气数,在二十岁之前,就有大成就,而且以后的成就比起茅心要高一些。接受我的训练,一年之内,你可以击败茅心∩为茅家第一人。”
  
网站地图 世界足球队排名 凯发k8娱乐app 亚博app a8娱乐主管
澳门福彩开奖结果 AG官网下载 城博国际app
a8娱乐app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豪博娱乐官方网 天天娱乐手机版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天天娱乐国际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万博体育网
亚博体育用户名 汇宝娱乐平台 AG平台网站 全世界国家队排名
色和尚5777ww五月 一本道高清码v 欧美色色 情色五月天网站 sexinsex论坛
丁香婷婷五月情天 光棍影院电脑 av基地 播播影院 私人影院 欧美色五月
av大片 2018亚洲 欧美 在线av 伊人大香蕉久久网118 色?五月 色和尚5777ww五月在线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 色片 色情综合网 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 色情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