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汤斗志昂扬的出去了。

  这对于他来说真是一巢仗,如果打赢了,他的精神层面真的可以提升一个境界,如果输了......

  他就没有想过会输,因为他知道苏劫在背后支持,武曲绝对不是对手。

  许德拉进来了。

  他满脸惊讶:“你已经完成了这种大脑思维相互传导的实验?你自己发出来的大脑信息,可以让他的大脑之中接受?这种技术操作,你真的能够掌握?我们实验室之中,一直在研究可穿戴设备之间的思维传导。但你不借助任何设备,居然就可以做到思维传导,这种手法简直是神奇。”

  可穿戴设备的思维传导,苏劫知道是很多实验室研究的对象。

  有些实验室之中,研究的是戴上一头盔,这头盔上有扫描仪,扫描周围景色之后,化成某种信号,直接作用于人的大脑神经之中,让失明的人可以清晰看到周围的景物。

  这种设备现在已经出现在了实验室中,对于天下的盲人是一个巨大的耕,可因为太过昂贵,根本无法普及,而且这种设备也不成熟,出现故障维修起来极其麻烦。

  拉里奇的一些实验室之中,还在研究两者的思维传达设备,就是两个头盔,然后一个人的意识化成信息,传递到达另外一个头盔之中,再传导进另外一个人大脑之中,让人能够深刻理解其帜意思。

  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都可以用两个头盔进行传导了。

  这种研究差不多已经成功了。

  很多在普通人看来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在现代科学家的眼里,其实也并不是个事。

  如同意识传导,实际上在神经学的专家面前,理论上和实际上都可以进行操作的,只是大规拿没有办法开展而已。

  其实许德拉研究的也就是这个。

  现在苏劫吸收了他的一些知识,做到了徒手无需穿戴设备来进行意识传导,在科学界就是一种奇迹。

  当然,许德拉本身的精神境界也极其高深,能够懂得苏劫的厉寒处,但他的精神境界大脑强度,靠的是用药物强行刺激,在很多细微的操作方面,就无法获得苏劫这样的实力。

  “林汤身上的数据也极其宝贵,我通过我的方法,结合你的临床试验,用各种手段,刺激了他的记忆区,植入了信息,还得到巩固,但这是最为粗浅的方法,还有更深层次的传导方法,我感觉到可以把我的练功感悟,通过催眠进行信息传导,达到真正灌顶的效果。”苏劫道。

  “你可以把自己的经验都复制过去么?那他也能够到达你的这种程度么?”许德拉也在收集资料,他想从苏劫这边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许德拉先生,你也不用藏着掖着,我们两人相互研究,必定可以弄出巨大的科研成就来。”苏劫道:“接下来,我会做很多实验,都是以自身的徒手传导为主,而不是依靠设备,你可以把你的设备弄到我们实验室中来,相互对比一下。”

  “可以。”许德拉点头:“你要对武家下手了?我倒是可以帮助你一些事情。敲我的组织和武家还有一些合作,武家的基金经过层层渗透,打穿了很多商业渠道,哪怕是在欧美这边,也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对他们的商业体系进行冲击,怕不是那么容易。”

  “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苏劫道:“把武家连根拔起有些难,但也并非做不到,只是我要费些力气而已。我之目的也不是要把武家打倒,而是让他们知难而退,从而达到合作之目的。”

  “武家的侵略性很强,而且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妥协,他们的风格倒是和蜜獾有些类似,一旦被攻击了,基本上就和你战斗到死,只是有一点不同,那是别人不惹他们,可以好好合作,比起蜜獾稍微还是好那么一点。”许德拉道。

  苏劫点点头,武家的这个风格,也算是一种自保,要在国外打开市场,必须要狠辣,谁惹了你,就立刻要出手疯狂反击,否则国外的一些巨头就认为你软弱可欺。

  而蜜獾是很多时候都没事找事,看谁不顺眼就干谁,除此之外,哪怕是看你顺眼,也要捞你一爪子。

  但蜜獾对苏劫倒是非常之好,因为蜜獾先生看到了苏劫的潜力,而且双方合作极其愉快。

  “你就看这次的交锋吧。”苏劫道:“等有机会,我们两人去看看武家的最高强者,武心宇和武心宙两兄弟,这两兄弟当年可是重伤了该隐先生,使得暗世界的格局改变,更是获得了该隐组织的核心技术,还有很多先进药物配方♀样的奇人,如果不见一下,是不是太可惜了?”

  “我也有这个意思。”许德拉点头。

  “果然开始了!”此时此刻,唐云签在自己的家里,和唐南山在一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唐家核心弟子在其中。

  唐家的核心力量还是很强,唐家弟子里面也有很多人才,当然和武家比起来,还是要差很多。

  就拿人才来说,唐家第八改强者,就只有唐南山一人,活死人境界,只有唐云签一个。虽说这种家族也极为厉害。但如果要硬抗武家,还是差了很多,无论是财富,还是势力,相差都不止一个等级。

  “在网上出现了大量的水军,在对我们的慈善基金进行攻击,说我们偷税漏税,违法避税,然后进行各种举报,势头之猛烈,简直是铺天盖地。”唐云签对唐南山道:“幸亏我早有准备,第一时间让他们公布账目明细,打消疑虑。随后接受调查,没有任何问题,同时联络媒体,澄清渠道,报警对攻击者进行反击。”

  “我们的几个负责人也被人诱惑了吧。”唐南山道。

  “没错,父亲让他们回来,很快就要到机场,在赶往我们唐家的途中,这些负责人就完美的避开种种诱惑。”唐云签道。

  “还有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停止手上一切活动?就在家里老老实实,都不准出去?”唐南山看着其它的唐家弟子,还有唐云签的几个哥哥弟弟:“你们现在手机上,是不是有许多信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必须要你们出去参加各种不可以推卸的活动?我告诉你们,这几天,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准有任何的社交行为♀几天是我们唐家生死存亡的一战,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父亲,我们这样和武家硬抗,是不是太不理智了?武家的势力太强了,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个量级,这次他和我们要结成联盟,我们直接拒绝打脸,是不是不太好,这明显是挑衅。传到外面圈子里,别的家族都会说我们唐家太过分了。而不是指责武家。”一个唐家弟子道。

  “你给我闭嘴。”唐南山站起身,对着这个弟子就是一耳光甩过去,打得他栽倒在地面,不停的抽搐着:“给我把他拉下去,关起来,三天不准吃饭。如果这是在战争年代,这就是动尹心,立刻枪毙,现在唐家全部要一心对敌,绝对不能够有任何信心动摇,知道了么?”

  唐南山从来没有如此严厉过,看到他这样的行为,所幽唐家弟子哪怕是旁支,都知道事态极其严重,真正打消了其它的心思。

  如此一来,唐家的整体气运似乎为之一变。

  与此同时,在b市另外一处地方,也是一个大宅子,傅老在宅子的楼上,似乎在看风水气数。

  这大宅子在山上,山好,水好,可以看到b誓整个全貌。

  “爸,据说武家对唐家动手了,武家要和唐家联姻,唐家也是刚烈,立刻拒绝,武家丢了面子,就开始对唐家进行打压,我看这次唐家难逃劫数了。”在傅老的身边,有几个中年男女,恭恭敬敬,也在讨论这件事情。

  武家对唐家立刻动手,在b誓大家族圈子里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些大家族消息都非常灵通,信息传递之间,几分钟一件事情就可以闹得沸沸扬扬,也许外面的普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唐家的气数空前凝聚,没有二心,看来唐南山是下定决心,众志成城,要打这一仗了,这块骨头难啃。”傅老摆摆手,还在看着远处整个b誓风景。

  “别说是唐家,就算是我们傅家比起武家来也差了一些,如果武家要对我们动手,我们也恐怕要断臂求生。唐家怎么可能挨得过去?”一个中年女子道。

  “这次唐家气数未绝,目前并没有显现出来颓势,化解的确是好。”一个中年男子在看着随时随地传来的消息:“唐家之中,似乎有高人早就算到了武家的三板斧。”

  “的确有高人。”傅老笑道:“其实这次武家对付唐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惜的是,武家遇到了硬茬子♀个年轻人,恐怕要让武家碰壁。”

  “父亲,你说的是苏劫那个年轻人?帮助唐云签到达了活死人境界的那个?他固然有一些实力,但和武家比起来,还是螳臂当车吧。”一个中年人问道。
  
网站地图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多宝娱乐登陆 美国足球排名 澳门大赌场下载
诚博国际app下载 觊发娱乐k8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多宝在线app
天时娱乐登录 世界杯竞猜官网 澳门赌盘 亚美娱乐首页
盈丰国际登录网址 皇冠比分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齐发娱乐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新天天娱乐 龙8手机app
彩票注册网址 欧亿娱乐直属 华夏彩票 阳光彩票 118彩票
汇发彩票 人工在线计划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平安彩票官网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易购娱乐平台注册 多盈彩票 久赢在线 天游娱乐注册 凤凰国际彩票吧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678开彩网 拉菲平台代理 登录博猫游戏 如意娱乐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