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哪怕是体校的格斗将,想要把一百二十斤的大关刀舞动起来,如风车似的旋转,也基本上无能为力,这是需要全身的力量上下贯通,浑然一体,拧成一股,以身法来带动大刀,如果用蛮力,基本上舞动几下手臂就会酸麻。

  而如果人刀合一,浑圆成劲,气走全身,不但不会酸麻,反而是越舞越舒服。

  因为越是到达后来,是刀的惯性在带动人游走,人只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加上一点力量,刀就自动漂浮。

  张家老爷子舞动了足足十分钟,舞到最后,苏劫仿佛发现了这刀好像和自己的水晶球一样,有了灵性和生命。

  “你们要记住,这一套春秋大刀,是无上练力的法门,最重要的是用心神来御刀,刀的轨迹腐,就是拳法混元的力量。练到上层的境界,不用丝毫的力量,就可以把刀舞动起来,等练到了这样的境界,你们再去练剑,就会发现,剑在手中就是飞剑,似乎用意念就可以把剑催动起来。这就是太极拳之中所说的,用意不用力。”

  张家老爷子张年泉在快速舞动之间,所有的弟子纷纷后退,生怕被这个“大家伙”扫到了,别看这把大关刀现在轻飘飘好像塑料似,但可是价真货实的精钢铸铁,稍微扫到就筋断骨折,甚至被拦腰砍成两段。

  “畜友,你也来表演一下吧。”

  舞动之间,张年泉看见苏劫推门进来,顿时眼睛一亮,突然一声大吼,声如霹雳,那大关刀脱手而出,朝着苏劫投掷而来。

  轰隆!

  这一百二十斤的大关刀在惯性的力量之下,轰然投掷过来,这威势如迫击炮,穿甲弹,汽车都可以轰得厦。

  但苏劫就伸出来了一根手指头,在电光石火之间,弹到了这大关刀的刀头之上,居然阻止住了来势。

  他手指再度一转,整个大关刀在他的指尖旋转,好像唐云签转笔一样,在手掌之中上下翻飞,展现出来了无与伦比的掌控力。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张年泉还要双手握住,用身子带动大刀旋转,但苏劫用一只手的手指头,转笔似的玩弄这口大刀,哪怕这大刀是泡沫做的也不至于此。

  玩弄了几下之后,苏劫又是一弹。

  嗡....

  这大关刀发出来虎啸龙吟之声,直接飞了出去,插入祠堂的石缝之间,没入了刀头的一半。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这才是功夫。”张年泉道。

  所有的张家子弟都目瞪口呆,随后认识出来了,此人就是苏劫,后面是张家的“叛徒”张曼曼。

  张家弟子对苏劫可谓是记忆深刻。

  因为苏劫就在这里,击败了张洪青。

  张洪青是张家的大龙头,也是张家的神。

  苏劫当着所有人的面,堂堂正正击败了张洪青,那他当然就是新的神,魔神。

  “老爷子,别来无恙。”苏劫道。

  “虽然无恙,可也不远了。”张年泉笑道,声如洪钟。

  “祖爷爷。”张曼曼听出来了张年泉的意思,不由得有些焦急,她听见苏劫说张年泉要死了,但怎么都不是要死的样子,可张年泉自己也说不远了,那肯定是**不离十,很多修为高深,精神境界超凡的人,都可以知道自己的死期。

  “来,来,来,坐。”张年泉在祠堂的祖宗牌位前面拉了一张板凳,招呼苏劫坐下,随后吩咐张家的这些弟子:“你们都站好了,在这里听着。”

  “老爷子,我是来向你送行的。”苏劫道。

  “祖爷爷,这不可能吧。”张曼曼上前要问个究竟。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我的身体非常之好。”张年泉道:“不过,我的元神已经开始散了,这是油尽灯枯,苏劫的境界比我高,他算得比我准,世界上能够到达他这种境界的人,我还没有见过。”

  看见张曼曼很难过的样子,张年泉曳:“不用难过,你是有福之人,你爹的福气都没有你的大。你要好好的跟着苏劫,只有跟着他,将来就会万邪不侵,百魔退散。苏劫畜友,你要答应我,照顾好她。”

  “没有问题,这是我的责任。”苏劫答应得很干脆。

  听见这句话,张曼曼脸上出现了红晕。

  咔嚓。

  这个时候,祠堂门再度被推开,居然是张洪青也进来了,他看见苏劫,陡然身上涌起一股杀机,但还是压抑了下去。

  “洪青,你也终于感觉到了?”张年泉摆摆手:“你过来。”

  张洪青走到了祠堂前面,和苏劫相隔了五步,并没有靠近。

  “好了,不要争斗,洪青,你的境界比他差很多,到了这个时候,你也不要不服输,你再怎么斗,也不是他的对手。”张年泉道:“你不要不服气,到了你这样的境界,已经能够感受强弱与否,其实在境界上,你比我高一些,你现在是张家有史以来,境界最高的一个,但我现在内心比你清醒一些,能够看穿很多东西。苏劫能够给我来送行,是我们张家的一个福事,将来,张家的兴衰存亡,全部都要靠他。”

  “那也未必。”张洪青的脸上出现了冷笑。

  “老爷子,你说。”苏劫面带笑容,他自然不会因为张洪青的神态而生气或者是动怒。他知道,张洪青内心深处对于他是极度忌惮,根本不会出手。

  前不久才吃过大亏,张洪青又怎么会重蹈覆辙?

  “我的寿到了。”张年泉道:“你们也都感觉得到,其实人嘛,就是这么回事,我出生的年代还是八国联军打进京城,这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我算是看穿了很多东西,你们都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我是切身感受。苏劫,我知道你的功夫,是把每个年代的风格都融入你的精神世界中,但那些年代的感受毕竟你没有经历过,自己所融合的,不过是从书本上获得的,从图片上看到的,最多是从视频影像之中所推测,但这种终究是缺乏了一种真实,我正好还有一笔宝贵的财富,就是这一百多年的亲身经历,在死的那一刹那,会在我脑海之中,全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你抓住我的这一刹那念头,对于你的修为很有帮助。”

  “这真是一份大礼。”苏劫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的确是善于洞彻人内心深处的点头,人在死之前的刹那,也的确会把一生的点点滴滴都全部回忆起来,这股信息,极为容易捕捉,而极其浓烈,如果是执念旺盛的人,甚至在死之后,信息还不会消散,甚至还可以在某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之下影响别人的大脑。

  张洪青脸色越来越冰冷,但他没有说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话并不妥当。

  “好了,话就到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早死早超生。我活够了,迫不及待的想见一见死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忱妙的旅行。”在说话之间,张年泉的语气就越来越虚弱,坐在太师椅上,脸色却越来越红润,好像年轻了很多,他看着祠堂下面站着许多张家弟子,又看了看张洪青,苏劫,张曼曼,脸上更是喜悦:“人老了死的时候,这么多的后代给我送终,家大业大,福寿双全,夫复何求?”

  突然,他气息全无,整个人的生命波动停止了,彻底死去。

  说死就死,没有一点征兆。

  “祖爷爷!”张曼曼此时此刻,也极其敏感,明显感觉到了生机在张年泉的体内骤然断绝,这个人就这么死了,她骤不及防,都没有好好的看上一眼,心中十分后悔,不由得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了苏劫。

  “老爷子,再留一步。”苏劫突然一声大喝。

  震得整个祠堂之中嗡嗡作响。

  他的声音,如狮子吼,如龙象鸣,能够把人从无边地狱,无边苦海解脱出来,直达彼岸。

  在他这一声大喝之下,张年泉陡然睁开了眼睛,似乎生机回到了体内,他看向了苏劫,张洪青,张曼曼,眼神中露出来不可思议的光芒,“真是奇妙啊,苏劫,你居然能够把我唤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的感觉,太奇妙了,那个世界.......精彩......”

  他似乎要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所感受的东西说出来,但最后还是没有能够说下去,彻底的头一歪,再也没有了气息。

  这下就算是苏劫也唤不回来了。

  “节哀吧。”苏劫对张曼曼道:“老爷子的寿到了,他很开心,非常舒服,先走一步,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可以感觉得到,他真的是获得了大极乐。”

  张曼曼听着,也收拾好了心情:“我们走吧,这里的后事就教给我爸来打理吧。”

  说话之间,她就要离开。

  苏劫点头,抬步就走。

  “站住!”张洪青厉声喝道。

  但苏劫并没有理会他,和张曼曼直接走出了祠堂,张洪青脸色阴晴不定,但始终没有什么动作。

  哪怕是苏劫背对着他,他也不敢。

  在刚才,苏劫大吼一声,居然把老爷子张年泉唤了回来的一下,彻底震撼了他的心灵,这一刻,他才真正觉得苏劫无法战胜。
  
网站地图 网上AG 现金扎金花游戏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欧洲足球队排名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五体字帖 棋牌游戏平台 天时娱乐城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天时娱乐登录 嘉年华娱乐平台 优发娱乐国际网页
888真人注册 国际足球排名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优乐国际游戏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扑克王APP 天天娱乐检测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m.hzshouchuan.cn www.fabnuyq.cn f81j.cn ftrplhv.cn f36AH1S.tw
wap.riotous.cn wap.fHTUYIJ.tw www.pjjqfv.cn www.udddttg.tw www.fFWGL0N.tw
www.klivimh.tw 2018a56.com m.knhqs.tw m.f1525ST.tw fMULCYK.tw
wap.ffwdt.cn wap.fX8DL5F.tw www.pk10w7.top eycjlsw.tw m.51daj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