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子我早就看清楚了,虽然性格温和,可骨子里面绝对不妥协,也不是什么释的灯,除非是我们能够狠狠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天高地厚,否则他不可能被我们降服。”武心宇道:“我何尝不知道此子是个惊天动地的人才,可也不能够助长他的嚣张气焰,想一想,唐家就是仗着他,才敢和我们武家硬顶。现在傅家也摆明了向此子示好,甚至进行了联合。很多家族都在看我们的笑话呢,如果不把此子狠狠打一下,我们武家颜面何存?”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武郢道:“可是,按照他的修为,没有能够对他进行打脸的高手。”

  武心宇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霸气,但随后衰落下来,他本来想说“那也未必”四个字,但还没有出口,就觉得一阵嘴软,以苏劫表现出来的实力,如果比武的话,还真没有人可以比得过他。

  除此之外,金融上面的交锋,武家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那就官面上的打击,苏劫也没有什么把柄被抓住,堂堂正正。

  更为恐怖的是,苏劫也不怕武家来算计他,似乎武家只要开始算计苏劫,苏劫都会在大脑之中感知这股信息,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

  你无论要做哪件事情,苏劫都会知道,那么武家在对方的眼里简直就是透明的,如此一来,那还怎么混下去?

  “放心,我们武家真正的底蕴,你还不知道,哪怕是此子手段再高明,我们武家也可以把他镇压下去⊥和当年的该隐先生一样。”武心宇沉默了一阵,脸上钢出来一种笑容。

  “嗯?我身上怎么多了一件东西,是一封信。”这个时候,武郢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似乎有多余的物体,取出来之后,发现是一封信。

  在信的封面上写着“武心宇先生亲启,苏劫敬上。”

  居然是苏劫把一封信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到了武郢的身上,到现在武郢才发现不妥之处。

  武郢把信给武心宇,越发对苏劫的手段产生了敬畏。

  武心宇也是微微一愣,把信拿起来,拆开之后,发现上面是苏劫的亲笔:“宇宙洪荒。武家之柱,四极擎天,一明一暗两虚空,我已全部知晓。希望能和四位做阵前演练。武家四位所想,我亦明白。若能胜我,则有望胜过大首领,若不能胜我,怕是无望。”

  看过上面的字体,武心宇手都在颤抖,他内心极为不平静,宇宙洪荒四兄弟,这是武家的最大秘密,现在居然被人知道了。

  而且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杏。

  这个秘密,武家内部的人都不知道,外人更是无从得知了。

  武心宇也没有怀疑苏劫刺探武家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基本上属于绝密,无从刺探。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苏劫真的能够推算出来信息。

  而且,到达了武心宇这种境界,基本上也可以洞彻玄妙,知道人的大脑思维有无限可能性,他有的时候,也能够准确的预测吉凶,进行推算,甚至大脑深处,会钢出来更多来自于虚空中的一些信息。

  他倒是相信,苏劫的这个境界是真的。

  而且,他也在触摸这个境界。

  此时此刻,他好像看到了自己苦苦寻觅,求而不得的境界。

  他在攀登一座高峰,现在已经到了半山腰,本来山顶云山雾罩,看不见在哪里,可突然一下,风吹钙散,他看见了一个人在山顶向他招手,这个人就是苏劫。

  “此子真是天纵之才,如果在古代,都怀疑他是某个神仙下凡。”武心宇道:“但他太自大了,哪怕是再强,精神世界再丰富,其实也不过就是血肉之躯而已,没有三头六臂,双拳难敌四手,精神的输出,也需要血肉之躯的来配合,哪怕是心比天高,也难力挽狂澜,历史上精神境界高的人多的是,但也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这信上说的是什么?”武郢试探着问。

  她听见武心宇自言自语,就知道这信上的讯息不简单。

  “有些事情既然暴露了,那我也就告诉你。”武心宇道:“其实我当年是四胞胎,还有三个兄弟,加上我以宇宙洪荒来命名,这是我们武家的最高杀手锏,也是最高机密,只有我们四人知道。这秘密能够让此子知道,那就是他和我一战之后,从我身上感受到的某种讯息,从而自我推算出来的。这是一封挑战书,他要以一人之力,挑战我们四人。”

  “我们武家的实力居然这么雄浑,还有,这苏劫居然如此狂妄。”武郢内心深处震惊万分,正在消化这个信息:“那我们怎么办?迎战还是不迎战?”

  “当然要迎战。”武心宇道:“其实,我刚才所说的我们武家底蕴也就是这个。既然如此,就不如做个了断,把他彻底打压下去。”

  “那我去传信?”武郢道。

  “不用,武曲已经邀请他来参加宴会,在宴会之中,我们就可以进行较量,他已经看准了此事。”武心宇道:“有的时候,就是心照不宣,甚至一个眼神,一个想法,他都能够理解我们的意思,和这样的人做对手,真是难啊。”

  “那风家怎么办?”武郢问。

  “风家还是要拉拢的,风恒益也是一把锋利的刀,而且他掌握有很多有用的讯息,关于提丰的方方面面。”武心宇道:“除此之外,他还有个朋友,就是那个叫做温霆的,两人联手,其实也是一股巨大的能量。”

  “温霆据说差点成为了刘石的女婿,但是被苏劫搅局了。”武郢道:“此人极为阴险,比起风恒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风恒益是冷酷,除我之外,都是蝼蚁,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神,但温霆就是纯粹的坏,那种从头到脚流脓的那种坏,而且表面上还是个极好,励志的好青年,但内心的深处,比起任何人都要肮脏。社会上的一些极端渣滓和他比起来,还算是个好人了。偏偏他的资质非常之高,让许多人都望尘莫及,所以我得出来了一个理论,那就是走极端的人,都会变得很强大。不过,这个理论在苏劫身上失效了。”

  “我也看不穿此子。”武心宇点头:“你多观察他,也许可以从他的身上找到修炼之真谛,甚至借助他的力量,突破自身之境界,他用研究出来了一套专门突破之法∑云签的资质不如你,也成功突破了,你如果获得他的研究机密,那我们武家又多了一份手段。至于风恒益和温霆,这两把刀用得好,就是开路先锋。武曲会去驾驭,你现在还驾驭不住。”

  武郢点点头。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是个很大的练功房,四面墙壁都是书籍和刀枪剑戟,还有一台大屏幕电脑,上面分析各种武术动作,把她自己每天练功的情况都记录下来。

  武郢的生活非常简单,她平时就是读书,练功,基本上不出门,更不工作,反正武家的财富,养她一万年都绰绰有余,而且她和一般的富三代女孩不同,她根本不买什么奢侈品,也不追求任何的物质,她唯一喜欢的,就是喜欢积攒知识,积攒自己的身体,对此她有一种铂上的极端追求。

  社会上有很多极端的人,比如守财奴,就是不停积攒金钱,看见自己账户上的数目增加,就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要开心。

  武郢也是这种人,她每天获得了一些全新的知识,身体素质又进步一点,那比守财奴获得财富更加开心,从某种道理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执念。

  但她喜欢这种执念,而且愿意把这种执念做到极致。

  她开始反反复复看着苏劫戏嗽己的视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很快就到了周末。

  苏劫一大早上就起来,照常进行修行,他已经不练习套路拳法了,就是散步,随意走动,不过在他走动之间,似乎思维和身体都在进行一个节奏性的震荡,生命磁弛不停的调整。

  唐云签也起来,远远的看着苏劫,在她的眼里,苏劫此时此刻,已经化成了一团无形的旋涡,旋涡之中,出现了很多触须,这些触须渗透进入了虚空之中,似乎在捕猎,捕获各种猎物。

  不过,在普通人的眼里,苏劫就是和公园里的老大爷没有什么两样。

  唐云签自从被苏劫和她精神相互联系之后,修为再度提升了一些,思想境界也和以前大不相同,她好像感受到了某种虚空中不一样的节奏。

  这种心理状态让她极为舒服,体能都得到了一些细微的提升,无论是速度还是敏锐,还是肺活量,都有一些改善。

  但她并不满足,因为她看到了苏劫的境界,切身感受到了其中的玄妙,相比苏劫的这个境界,尘世间的一切种种,都不值一提,什么财富,什么物质,名利,地位,其实都是过眼云烟。
  
网站地图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老虎机娱乐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京东客 bodog备用网址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送彩金老虎机 扑克王下载 齐发娱乐城 天天娱乐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赌博机APP下载 扑克王app官网 88娱乐网
齐发娱乐老虎机 世界足星排行榜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w88优德
av色情
婷婷五月网 免费色情 搞搞网 gogo欧美人体艺体图片 色五月激情手机
五月婷婷激色情网 光棍影院yy111111con
yy4480青苹果影院 香港成人电影 内衣办公室 一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