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苏劫通知你的么?”风恒益看着张洪青:“不如我们一起联手起来,把此人灭杀,我知道你对此人也恨之入骨,曾经多次想要对付他,他甚至使得你们张家四分五裂。你恨他应该是超过恨我。”

  “话是如此,但那是个人的感情。”张洪青道:“但是杀死苏劫对于我来说,现在不是明智的疡,第一他对我并没有什么威胁,反而对我们张家有一些好处,比如我女儿,就直接到了活死人的境界。哪怕她不听我的话,但终究是我们张家的人。第二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我们加起来,再加上很多人,都不可能杀死苏劫。反而他要杀死你,是易如反掌,一秒钟就可以把你彻底毁灭。第三很简单,就是有他在,可以吸引大首领的注意力。而且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我想以你的修为,应该会感觉得到,在将来的岁月之中,苏劫能够和大首领抗衡一下,有两个巨头相互争斗,可能会产生很多机会。”

  在暗世界之中,有真正两大巨头竞争,下面的人就活的比较滋润,而且会得到很多喘息的空间,可以左右逢源。

  不像现在,只有一个巨头,大家日子都难过,没有回旋余地。

  “看来,你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风恒益道:“这么说,我的一切,都真的被苏劫计算到了?我今天是杀不了你女儿张曼曼了?”

  “没错。”张洪青道:“我在一周之前,就收到了苏劫的一封信,你自己看看。”

  说话之间,张洪青拿出来一封信,递给风恒益。

  风恒益拿着信,展开之后,看了一下,果然是苏劫给张洪青写的,落款在一周之前,上面直接写了风恒益会来杀张曼曼,时间就是现在,风恒益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坐的是哪一趟飞机。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风恒益还没有起这个念头,而苏劫就已经提前知道了,在信中,苏劫还分析了很多事情,就是希望能够和张洪青合作,化干戈为玉帛。甚至还指点了一下张洪青的修为。

  风恒益眼睛瞎了,但他双手拿着信,稍微扫描,就已经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他的身上微微出现了一些冷汗。

  “你的念头还没有起,苏劫的算计比你提前一周,也就是说,你一周以后的情况,有什么动作,苏劫都可以算计到,或者他不是算计的,而是直接捕捉的未来时间点的一些信息,这种精神境界,是不是神乎其神?”张洪青道:“我们在实力上,不是他的对手,在算计上来说,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你有什么信心和他做对抗?”

  “看来,我还是写了他的精神层次,本来我以为到了第八感,和第九改差距也不是很大。但现在看来,已经根本不是一个层次。”风恒益把信还给了张洪青。

  “我已经到达了第九感,但还没有能够参悟虚空之奥妙。也就是说,我知道在虚空中有许多多的信息,但我不能够抓捕。在精神的世界之中,可以渗透世界时间的维度之中。”张洪青道:“苏劫的境界,远远超过了我,我估计很难到达他的这种境界,这也是我暂时疡偃旗息鼓的原因,等他和大首领一战之后,我们也许就会有很多机会。”

  “看来,人不能够逆天而行,很好。”风恒益道:“我现在就回去,但我不希望,你女儿对我们风家进行扫荡♀是在拔掉我的根基。”

  “那可不保证,苏劫就是要对你们风家下手了。”张洪青的语言很残酷:“你们风家始终和他作对,他不可能不对你们进行打击,他如果要对你们风家进行打击,那就是毁灭性的犁庭扫穴,不会给你还手的机会。我现在站在这里,其实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也许他还会安排高手对你进行围杀。当然,他未必是想杀你。如果要杀你,他有很多手段,他还是认为你是人才,或者说,你的精神状态很有研究价值,是一个万金难买的**例子。至于你的那些兄弟,怕是要遭到制裁。而且,你不可能有反抗,你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劳,事情就是这么残酷,你想想,提丰大首领如果要杀你,你能否有机会反抗?”

  “就算是一只蚂蚱在死之前也要挣扎一下。”风恒益转身就走。

  张洪青和阿布比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去阻止。

  “你背着蜜獾先生和该隐先生合作,蜜獾先生很生气。”等风恒益走后,阿布比对张洪青道:“不过,苏劫给蜜獾先生写了信,蜜獾先生决定这次的事情就过去了。”

  “我也是为了蜜獾的未来。”张洪青神色不动,“该隐的技术使得我进步,蜜獾没有这种技术,在疡上,我必须要疡对我有利的方面,我已经很老了,必须要恢复活力,争缺间。还有和该隐合作,我们可以拉拢一个很大的联盟,抗衡提丰的暴走和发疯。在最后关头,避免损失。”

  “这一点,蜜獾先生早就预料到了,所以他联合了苏劫,甚至是欧得利。”阿布比道:“我认为,蜜獾先生是正确的。欧得利是最了解大首领的人,没有之一。而苏劫是最有可能抗衡大首领的人,也没有之一♀个组合,比起该隐先生的组合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你认为呢?”

  “苏劫是成了大气候,我原本以为这个杏不过是像风恒益一样的天才而已,想不到他是真正的神龙巨头,短短几年时间,就突然爆发,仿佛这个世纪的主角。”张洪青道:“不过,要确定他真正主角的气数,那还是要等他和大首领战斗过后再说,大首领是上个世纪最强的人,到达了这个世纪仍旧是最强者,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强者,随着年龄的老去,大首领也始终会虚弱,按照时间来计算,在这二十年之中,大首领的颓势就会彻底显现出来了。”

  “不过,他的位置站得太高了。”阿布比道:“所以哪怕是他在这二十年之中出现颓废,我们也不可能追得上,更何况我们也老了,实际上和他是一代人。能够对大首领造成挑战的,只有年轻一辈,目前来说,新一代的该隐先生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但你别忘记了,苏劫比起他厉害很多。现在整个世界上的年轻一代,实际上也在蓬勃发展,我们迟早要退出历史舞台的♀点你的内心深处也不得不承认,接下来,就是要看谁的后代培养的更为出色了♀一点,苏师临走在了你的前面。”

  “他?他是走了狗屎运,根本培养他的儿子,他儿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欧得利培养的。”想起来这个,张洪青心中就非常不舒服。

  他辛辛苦苦教育子女,也没有教育出来一个名堂,现在的儿子张开太还是没有踏入活死人的境界,倒是张曼曼,在苏劫的帮助下突破了,传到了张家年轻弟子之中,人心思变。

  而且,他也知道,茅家的那个年轻人茅心,和张开太本身就是秋色平分,但在前不久也踏入了活死人的境界,这样一来,张家的压力就大了。

  张家如果没有活死人境界的年轻人,怕是很快就要被别的家族比下去,抢夺资源。

  哪怕是现在张洪青撑着,但能够撑几年,而且哪怕是他三头六臂,也需要帮手。

  实际上,现在张家的很多生意,都是张开太和张家的一些长辈来打理,张开太不到活死人的境界,永远无法获得足够的威信,也没有能力把张家的生意扩大。

  如果张开太到了活死人的境界,那张洪青就轻松了很多。

  “总之一句话,苏劫对你没有恶意。”阿布比道:“我相信,收到了他给你的信之后,你的心思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总之一句话,我也不会做出来威胁蜜獾安全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还想蜜獾做大,如果能够咬下来提丰一块肉,我们都可以吃饱满。”张洪青道。

  时间回到十多个斜之前。

  苏劫和唐云签还在宴会之上,看着温霆和风恒益出去。

  唐云签直接逼走了两人,在一下就获得极大威信,尤其是一招之间击败了风恒益,这简直就是出人意料,别说是一些年轻人,哪怕是一些老一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屋子里面,是一些老人聚会。

  这些都是B市真正的大佬,一句话就可以搅乱风云。

  此时此刻,在屋子里面,唐家的唐南山也在和傅老,还有一些家族的老人在说话。

  都看着窗户外面,唐云签和风恒益的战斗。

  看见瞬间解决战斗,傅老深深的吸了口气:“唐南山,你的女儿的境界已经和你一个级别了,可以完全独当一面,功参造化,真是不可思议,现在我们诸多家族之中,谢辈的人物,只怕你女儿是第一人了。”
  
网站地图 新澳门万彩票 亚博怎么注册 博嬴彩票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大三巴国际娱乐官网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优乐国际网页版 千赢国际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运动投注 诚博国际游戏 天来娱乐下载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亚博app 下载国际利来app 皇马娱乐场
158nn.com ag真人视讯开户 豪博娱乐官方网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wap.fP4Y5RF.tw fGVON8E.tw wap.fEALCTY.tw wap.d82x.cn www.pk10a5.top
xbtx0z8.cn vzpf7l7.cn wap.zwuyo.tw wap.f1KDNES.tw www.fVB49ZH.tw
www.f72q.cn www.2018otcp.cn m.mmblf.tw fPKHS4P.tw wap.jlr5lh5.cn
wap.f1TCO9V.tw www.rizpobq.tw gmrvnsz.tw m.xrftzv5.cn netwuli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