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哪里....”唐南山微笑着,内心深处十分得意,没有什么比家族帜子弟有大出息更让人高兴,到了他们这种家族地位,比的就是人才,财富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出人才,财富才算是保住了。

  而且,作为家族的气运来说,下一辈超过老一辈,这才显得家族在向上走,如果无法超过,那就是家族在走下坡路。

  唐云签的境界现在已经可以和他比肩,而且还这么年轻,将来上升的空间极为巨大,让许多老一辈的人物都看在眼里,对唐家也产生了很大的警惕。

  “据说那个风家,是想要和武家联姻♀个风恒益,就是要入赘武家,目标是武郢那个小姑娘。”

  在旁边,有个老者也凑过来说话。

  这个老者也在观看这辰斗,到达最后风恒益落败,他的眼神之中也极为惊讶。

  “楚老,你家的那个楚丰深藏不露啊。如果我没有看错,他也到达了活死人之境界,成为真正的贵族,再也不是普通人。”傅老道。

  这个老者姓楚,也是个大家族的主事人,这次他来参加这个宴会,实际上也是想看看武家到底想要如何。

  上层家族有一些变动,都关系到了这些家族的切身利益,任何风吹草动的消息,都要认真对待。

  “楚丰也是马马虎虎,比起唐云签差多了。”楚老道:“不过,如果我的眼光没有看错的话,这风恒益的实力非常之强,他身上的气势,甚至超过了武曲,我稍微有些相人之面,此人有饕餮之相,乃凶兽,有龙气,更有戾气。将来怕是翻天覆地的人物,我阅人无数,这样的人物也极为罕见,按照道理,不可能轻易就这么输掉。还有和他一起的那个温霆,更为可怕⊥算是我也觉得此人不要得罪的好。反正我们楚家,家大业大,也不想招惹这样的敌人。”

  “的确可怕。”傅老点点头:“不过,你看那个年轻人如何?就是和武郢小姑娘说话的那个?”

  傅老指的是苏劫。

  楚老看了过去,眼神扫射,似乎要把苏劫里里外外看个底朝天。

  看了半天,他倒是真没有看出来什么。

  “这个年轻人很普通人,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之处,他身上的气质也普普通通。”楚老道:“在道家之中有和光同尘的说法,不过就算是武心宇也没咏达这种层次♀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到达?”

  “那我问你。”傅老道:“现在武家和老唐打起来了,你认为老唐有几分胜算?”

  “按照道理,一分都没有。”楚老看了看唐南山一眼:“老唐,不是我说你,你的确是太冲动了,武家的底蕴远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不过说实在的,你能够支撑这么久,我也很是惊讶。”

  “我的底蕴,楚老你也看不明白。”唐南山微微一笑:“傅老应该清楚,他现在站队在我们这边。”

  “老傅,你在我们圈子里面精明程度,只有鹤老才能够和你比肩。”楚老道:“你看人,做事都非常准确,这辈子都没有吃过亏,哪怕是经历了许多乘动,也都全身而退,但我不认为你这次站队是对的。”

  “是吗?那我们打个赌。”傅老道:“我可以断定,在这次宴会上,武家肯定疡和唐家和解。”

  “这次宴会应该是打压老唐的一个宴会。”就在此时,又有一个老者凑过来说话:“不可能武家就应该两个小辈之间的比试,就改变了大战略方针,武家是极爱面子的人,这点我们都知道,怎么可能不找回秤来?老唐,你这么淡定,我也佩服你的涵养。”

  “陆老,我有绝对的信心。”唐南山心中很镇定了:“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赌。”

  “怎么个赌法?”陆老问。

  “很简单,我女儿开了个俱乐部,如果武家和我们唐家和解,你来投资就是了,我们一起把这个蛋糕做大。”唐南山道:“如果我输了,那就把唐家基金的股份给你们陆家百分之三如何?”

  “这个生意划算。”陆老点点头。

  “我也赌一下。”几个老头也都凑了过来,这在他们看来,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就在此时,武曲走了进来,对在场的诸多老者都问好,然后到了中间:“诸位叔叔伯伯,我们今天是例心宴会,其实也就是和大家聚一聚,今年是轮到我们武家做东,稍后我爸会出来和诸位一起交流,另外,最近我们武家和唐家有些误会,今天借此机会澄清一下,也就是小的摩擦而已,这根本不算什么,我们武家决定和唐家一起合作,投资实验室。前面的一些不愉快,我当着诸位叔叔伯伯的面,给唐老爷子道歉了。”

  说话之间,武曲居然给唐南山鞠躬,姿态放得极低。

  “不敢不敢。”唐南山连忙站立起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件事情也有我们唐家的因素在里面,现在双方和解,那是更好,大家一起发财。”

  这一番表态,让在躇有人都大吃一惊。

  武家素来都是强硬著称,现在居然这么谦和,哪怕是再精明的人也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情。只有傅老知道底细,脸上出现了笑容。

  与此同时,苏劫在外面,唐云签和许多年轻人谈话,事情由她去打理,苏劫也乐得清闲。

  唐云签击败了风恒益,吓走了温霆,立刻就在这群人的圈子里面确立就威信,可以说,就凭今天这件事情,立刻打开了俱乐部的市场。

  而且很多年轻人都听到了武曲在里面的说话,知道武家和唐家和解了,对于唐家的实列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我们武家姿态从来没有这么低过。”武郢看着屋子里面武曲在道歉,不由得对苏劫道。

  “你们武家个个都是人物,本来有一些劫数,但心态转变过来之后,劫数就化解了很多。”苏劫道:“一切劫数,其实都可以化解,只是人的内心幽时候疡了错误的方向。”

  “苏劫先生是吧,你好,我们能否相互认识一下?”就在此时,有几个青年男女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赫然就是楚丰。

  他伸出手来。

  苏劫点头,和他握了一下,感觉对方十分有力,练过极其深厚的软硬功夫。

  “我叫楚丰,据说你也是功夫好手,有时间我们切磋一下如何?”楚丰坐下来,随意的打量着。

  “行啊。”苏劫笑了笑,看到了楚丰的手上的扳指:“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人练习骑射。哪怕是旧社会习武的人,也很少练习这个。”

  “骑射是最古老的武道,也是最实用的武术,控制战马,在急速奔腾之中,开硬弓,瞄准角度,射杀敌人,其中有平衡性的掌握,力量的锻炼,精准,时机,直觉,都缺一不可。”陆丰道:“古代蒙古骑射,几乎是征服了世界,不是没有原因的。功夫格斗在骑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当然,如果练习好了骑射,功夫的各种技巧发力都不在话下了,你认为呢?”

  “的确如此。”苏劫点点头:“功夫之中最基础的马步,其实也就是为了适应马上作战,而在陆地上锻炼的方法。开弓需要巨大力气,哪怕是大力士,一连开弓十次,手臂也会酸麻无比。哪怕是在平地上,也很难做到百步穿杨,而在马上,那就更难了。”

  “我一开始练习功夫,我的老师就告诉我骑马,随后进行射箭。在训练了一年之后,我再下平地练武,任何拳法都得心应手,随便学习一下就出神入化。在古代的武科举之中,骑射是最为重要的一关。我的训练体系就是这个,我认为,这种古老的训练,远远超过了现代的一些格斗训练体系,我刚刚和唐云签聊了一下,他认为你们俱乐部的训练体系是最为先进的,我敲认为,我的训练体系才是最好的。”楚丰道:“现在世界上最好的训练营,大家公认是所罗的训练营,那是世界第一格斗家。但这只是表面的现场,其实在暗世界之中,最伟大的训练营是提丰。”

  “你知道暗世界?”苏劫问。

  “当然知道,实际上,我们这个圈子的人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是世界的真相。”楚丰道:“比如,刚才那个风恒益,在暗世界非承名,他甚至有个代表,就叫做饕餮。他是从提丰训练出来的。”

  “楚丰,想不到你居然早就踏入了活死人的境界。”武郢在旁边道:“这些年你在国外经历了什么?”

  “这些事情是秘密。”楚丰笑了笑:“我很好奇一件事,就是连唐云签这种修为,都对你马首是瞻,那么你肯定有让她极其佩服的地方。所以,我想亲自体验一下。”

  “你想和我比武交手?”苏劫道。

  “当然,不过普通的比武,我应该比不过你,因为我的境界在唐云签之下,我不是她的对手,所以我想和你比一些我擅长的。”楚丰道。

  “是骑射?”苏劫笑着说。

  “没错。”
  
网站地图 太子娱乐下载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扎金花游戏平台 橙天嘉禾官网
利来国际官网下载 博中国际娱乐网投2 a8娱乐网站 虎国际娱乐app
金沙城app下载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888真人 利澳国际娱乐平台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sunbetAPP下载 神州娱乐app 亚博app
云顶国际官网 豪博娱乐网站 扑克王棋牌 足球俱乐部 杂志
wap.fQDX3PG.tw www.f3GXFFX.tw www.ssc6j18.cn m.haiwaiyouom.cn f0RRXMK.tw
wap.c53k.cn www.zaidddh.tw m.jx3drx3.cn fBDH7XV.tw www.farvaua.cn
www.asiiili.tw m.jiangzhouol.cn wap.qqmoyusf.cn www.fDBPO5V.tw ujfprvn.tw
m.c56l.cn wap.f9B0LVC.tw www.fY9VQYF.tw m.fL5ZWZN.tw wap.hztes.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