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龙脉,都是讲究一个机缘,一个因果,一个布局,没有人可以强行掠夺。否则必定反噬精神,适得其反,自古以来有风水福地,但也只有有缘人能够安葬在其中,如果无缘之人,那强行安葬,福气龙脉反而变成孽龙,必损阴德。”

  白文永盯着苏劫,似乎要看穿他的境界。

  白文永的精神境界极其高深,是苏劫看过的国人之中最高的一个,哪怕是刘光烈都不如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修行和参悟。

  但白文永仍旧是无法看穿苏劫。

  “你的内心深处,其实根本不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苏劫道:“虽然你靠这个吃饭,但你的内心非常清楚。不过文运龙脉这些东西,也就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财富,而缘分这东西,实际上是一种契合度而已。也并没有那么神秘⊥如一个学生读书,幽人天生喜欢数学,幽人则是天生喜欢语文。喜欢数学的人,哪怕是上课不认真听讲,也可以考到高分,这也是一种缘分,与生俱来的兴趣♀在心理学上我称之为**型精神契合度。当然,只要人的精神境界到达了一定程度,参悟了真正的无色无空,无为无相,就可以和时空维度,各种大道都完全契合♀就叫做和所有众生,非众生都能结缘,此境界,那就非常之高了。”

  “你能够在刹那之间,和一切种种之众生,乃至于非众生结缘?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境界?就算是佛祖,也是随缘出世,无缘也难度人。”白文永能够听懂苏劫的话,而唐云签哪怕是以现在的境界,也是似懂非懂了。

  白文永也在那一刹那,获得了此地的文运龙脉,他的境界本身就极为高深,一下获得了这种精神力量的加持,融入自己的心灵之中,丰富精神世界,使得他的根基更加雄浑。

  但现在,他看着苏劫,稍微用精神力量来感知,就发现眼前的苏劫,如万世之混沌,可以演化所有。

  不过,他的内心深处,倒是跃跃欲试,因为他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境界和如此强大的人。

  嗖!

  他手指一动,点到了苏劫的眼前,居然是一招武术之中极为毒辣的招数“二龙夺珠”,插人眼睛,有巨大的杀伤力。

  此人功夫简直是无迹可寻,在动手之间,毫无征兆,甚至连感知都没有。

  起码唐云签的感知就没有感觉到白文永的突然出手。

  吧嗒!

  苏劫的手似乎就等在了面前,切入白文永的二指之间,一刀剖入,手都要给白文永斩断。

  白文永吃了一惊,手掌一转,忽的一下,整条手臂没有骨头,好像是章鱼的触手,突然击向了苏劫的太阳穴,这招式变化,浑然天成,掌指如刀,变化莫测,显现出来了极为高明的功夫。

  但苏劫横栏一掌,正好拦截住了白文永的攻势,两人的手掌在前面一交,相互一拍之间,巨力奔涌。

  白文永身躯一退,已经飘飞开来,他的脚下如同风火轮,前后左右移动,根本不需要肌肉和骨骼的做功,好像他的脚下有一股气流在托着他行走,如列子御风,更好像是踩着滑板。

  这个茶室很狭窄,根本容纳不下战斗,但真正的高手讲究“拳打卧牛之地”,哪怕是狭窄的空间之中,也能够闪转腾挪,越是小的地方,越可以显现出来身法的巧妙。

  白文永的这两下闪烁,虽然在狭窄的茶室之中,但给人的感觉他好像是在宽阔的足球场上,空间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任何束缚。

  在化解掉苏劫的力量之后,白文永的拳法再次进攻上来,到了苏劫的腋下,运劲如箭,如锥,而且极其阴冷,是明显的冷箭,暗箭。

  苏劫的腋下一鼓,拳头突然出现在这里,再次和白文永的拳碰撞在一起,两拳一交,白文永再次身躯闪烁,化解力量。

  不过这次就没有那么好用了。

  苏劫手臂一伸,如通背猿猴,摘星拿月,缩千山,跨万水,直接抓住了白文永的肩头,微微一拉扯,白文永又被苏劫带到了面前。

  苏劫的手突然镇出,五指岔开,劈打而下,覆盖了白文永的全身,自上而下。

  这个时候,白文永感觉自己宛如被簸箕罩住的麻雀,怎么都无法飞出去。

  但在瞬间,他的手上寒光一闪,出现了一把小的匕首,切入下苏劫的血肉拳法之中。

  不过,苏劫似乎也预料到了这一点,五指一抓,居然捕捉住了这匕首的轨迹,在匕首刚刚出现的时候,指头就捏住了刀身,突然一甩。

  噗嗤!

  这匕首飞了出去,直接扎入墙壁上。

  苏劫并没有再进攻,而是道:“这似乎没有什么比要吧。”

  他并不想伤人。

  “厉害。”白文永看着墙壁上的匕首,“你倒是还给我留了面子,我这辈子还没有输过,今天也不算输。”

  他把匕首抽出来,藏在身上,叹息了一口气,“就在刚才,我的境界再度提升,但仍旧不是你的对手。”

  “你的功夫很神奇,但实际上也是搞学术的,和人战斗过,也经历过搏杀,实战经验丰富,但很明显也没有杀心,所以催动不了最强的潜力。”苏劫道:“况且你来,也不是为了和我一分高下,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你这么年轻,就完全看破了胜负名利之心,甚至是心中没有任何争雄的念头,这已经超越了你的生理年龄。”白文永道。

  “那倒也不是,我有争雄的念头,只不过不是在和人一较高下,而是想获得更多的知识,看得更远,能够更多了解人体的极限在哪里,如果把心思放在和人争斗之上,那简直是太浪费时间了。我们所幽一切,都是为了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失去这个目的,那就没有了主心骨。”苏劫道:“若是你有意思,我们可以合作,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也有大谋略,甚至想着我和提丰大首领同归于尽,你出来收拾残局,其实这样想法的人很多,但你想想,提丰大首领是何等人物,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是他要和我一战,也会把一些看热闹的杂鱼全部清理掉,不会给人有渔翁得利的机会,越是有威胁的人,他越是要铲除掉,你肯定也是在他铲除的名单之中了,这毫无疑问。”

  苏劫细细剖析,把白文永的心思也讲了出来。

  白文永听着,倒没有像楚丰那样惊讶,而是笑了:“和你合作的确是可以获得很大好处,但也会首当其冲,你的名字叫做苏劫,你的实林如此之强,每个时代,都有一个劫数的引发点,离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了七八十年,世界太平这么久了,恐怕也难免会有真正的劫数出现,也许这个劫数的关键点就在于你也说不一定。”

  “你把我看的太重了吧。”苏劫道。

  “谁能够想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引发人物,居然是一个青年学生呢?这个毫不起眼的人物,直接就使得世界陷入了动荡之中。而谁又能够想得到,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居然是维亚纳一个下小出租屋之帜画家呢?这个画家还很穷,食不果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运的安排是十分奇妙的。谁又能够想得到,四五年前一个在明伦武校学习的高中生少年,会能够成为撼动暗世界之王提丰集团的人呢?”白文永道:“我虽然不相信那些预言,但为了混口饭吃,我还是深入研究了一些逻辑,幽时候不得不相信命运的奇妙安排,哪怕是再伟大的人物,也要在其诌倒迷离。”

  “说得好。”苏劫点头:“不过,命运的安排固然巧妙,但我们可以抓卒帜轨迹,避免一些大概率性的事件。你说得没错,世界的确是太平很久了,暗流涌动,国际上的各种矛盾冲突也越来越剧烈,全球的经济增长也开始放缓,甚至下滑,科技红利已经开始透支,这样一来,将来大规模的冲突也许不可避免,我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希望在劫数来临之前,科技能够得到突破,以科技的力量提升生产力,使得全球经济再次迎来一波全新的红利,这样矛盾就可以完全化解。”

  “没有用的。”白文永道:“你的想法是好的,思路也正确,的确所幽矛盾都是经济问题,当经济向上走的时候,所幽矛盾都能够被缓和,或者是掩盖起来,当经济下心时候,一切矛盾都会被激化。不过,全世界都指导,科技能够变成经济红利,而且是唯一破局的方法,但没有用,科技的突破实在是太难了,而且幽时候,因为各种野心家,科技反而会把社会矛盾加剧。比如,就算是研制出来了长生不老的药物,肯定只有一部分人能够享受到,而另外的人怎么办?他们心帜唯一公平都被打破,那会发生何等的事情?”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软件 诚博国际-APP下载 白金会娱乐成官网 宝盈娱乐
易发棋牌官网下载 ebet娱乐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l世界足球水平
梦之娱app 凤凰官网手机网 九州城娱乐 龙8手机app网站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扑克王app怎么样
贵族娱乐网站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918真钱斗地主 豪博娱乐网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欧亿娱乐代理 天下彩 秒速赛车网址 天游娱乐
合一彩票 银豹娱乐网 58彩票 亿皇娱乐官网 万博国际娱乐
银豹娱乐 久久彩网 丰尚娱乐 官方一号彩票 天游娱乐奖金
鼎尖娱乐网页 阳光彩票 在线注册 娱乐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 诺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