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永只获得了一半,没有完全,不过此积蓄也足够可以使得他提升修为,丰富精神世界,在将来他必定可以大展身手。”苏劫看着这鹤老,脸上出现笑容:“不过,鹤老你在布局明伦武校那片区域的武运龙脉,现在如何了?似乎还没用手?”

  “你知道此事?”鹤老听后,微微吃惊,不过随后释怀:“我倒是听到了不少消息,你居然能够压制住武家,武心宇那家伙实廉强可谓是通天彻地,镇压八方,绝对不会轻易妥协。你这个年轻人,又怎么能够与之抗衡呢?”

  “你的眼光和境界不在白文永之下,布局也极为深远,自然看得出来,武家这样做对大家都好。”苏劫并没有明白的说什么,而是含糊其辞。

  “我看不透你,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的境界远远高于我,但你又是一个年轻人,哪怕是修炼百年,也不会有此功力。”鹤老似乎要看穿苏劫。

  “功夫如果能够靠时间堆积上去,那也就是武侠了。”苏劫道:“拳怕少壮,**上的功夫,自然是越年轻越好,越是年轻,越有活力,哪怕是精神思维上的一些东西,年轻也反应快,敏捷,老了大脑也会退化。当然,一些情绪上的积累还是老的辣一些,可精神上的东西,也可以顿悟,立地成佛。”

  “年轻人,你的确不凡。”鹤老点头:“所以刚才唐云签问你命格有几斗,我才用海水不可斗量来回答,看来唐家靠你是真正沾上了福气,整个家族的命格都改变不小∪其是你自己,获得了此文运龙脉,在将来必成一代大家,旷古烁今,百年文运与国运结合,谁得之,谁都可以超凡入圣。”

  “鹤老夸奖了。”唐云签沉稳的道:“我还需要沉淀,在将来,我唐家还希望得到鹤老的指点和扶持,必有厚报。”

  “以你的境界,我们结个善缘,大家都不吃亏。”鹤老知道唐云签从此之后,一飞冲天,在B誓上流家族圈子里面的年轻人之中,再也没有人可以比得过她,再过几年,哪怕是老一辈也要甘拜下风。

  这还不算,唐家的背后还有一个苏劫。

  “年轻人,你对D誓武运如何看?”鹤老道:“此武运也非同猩,秉承了千年少林之禅武之脉,有智慧之光,尚武之余烈,加上现代武校林立,其势虽不如B市文运之浩瀚,但其坚韧却胜过,自古以来,都是武人打天下,文人治天下,但若有人,能够吸收这里的文运,又吸收武运,文武合一,那会到达一种什么程度?可惜,此地文运被夺,武运龙脉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文武合一,那人的确是强横无边。”苏劫点头:“可谓是旷古烁今之大宗师,鹤老你所求的就是如此吧,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武运龙脉的龙气牵连,但你似乎并不是想自己获得,而是要把武运龙脉给自己的后辈,除此之外,你在B誓文运也有所布局』过我刚才也说了,人命格所承受的气运也有极限,如果吸收太多,德不配位,那就有很大的灾祸。你想把千年武运和文运都加持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的命格有多高?”

  “这你就不必费心了。”鹤老道:“只是可惜,文运已失』过,我倒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苏劫慢条斯理的玩弄着茶杯。

  “能不能够把文运再度剥离一部分,或者是直接灌顶,以心传心,给我带走,我可以嫁接在我的后辈身上,虽然不如直接获得此文运龙脉,但裨益也极其巨大,还可以分担劫数,你觉得如何?”鹤老提出来了一个要求,“如果你能够答应我这个要求,以后必有回报。”

  “这东西还能够转嫁么?”唐云签一惊:“夺人气数,我只在里面见过。”

  “不用担心,其实无论是文运龙脉,还是武运龙脉,说到底只是一种刹那之间强烈的精神感悟加上信息传导,你获得了此地的文运龙脉,是在刹那之间,获得了非常强烈的精神感悟,这种感悟过后,剩下就是无数知识信息慢慢的沉淀下来,进行吸收,这些都可以传递给别人,只是别人能够获得多少,那就看缘分了,在传导的过程之中,肯定会有所丢失,或者是混入杂质,就如传导电力,传导数据一样。”苏劫道:“这点无所谓,而且还可以为你分担劫数。”

  “那就多谢了。”鹤老听闻顿时大喜。

  苏劫双目陡然变得极为凌厉起来,似乎是在进行某种精神层面的沟通。

  然后,他站立起来,在旁边的桌子上扯了一张纸,用毛笔在上面书写一连串的字体,加上图画。

  他居然把这一片的区域大学分布用写生的方式绘画下来,然后从大地之中,许多文字冒了出来,在空中凝结成一条文字之龙。

  这文字之龙跃跃欲试,似乎要飞入每个人的心灵之中。

  绘画完毕之后,苏劫拿起这张纸:“这其中就蕴含了文运龙脉所幽信息和感悟,我都注入了其中,只要细细参悟,就必有所获。”

  “那简直太好了。”鹤老把这张纸收起来,点点头:“这算是一个善缘,将来你若有事,可以联系我,我可以为你解决很多生活上的琐事,哪怕是你天下无敌,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不能够随心所欲,也不能够脱离阶层,脱离体制⌒些时候,人脉就有用了。”

  说话之间,鹤老留下来了一张金色的名片,上面似乎还镶嵌有芯片。

  唐云签收了起来,她知道,这是鹤老的专属名片,不是真正的大佬根本无法获得,唐家还没有资格拥有,有了这张名片,几乎是可以让鹤老做一件天大的事情。

  鹤老给了名片之后,闪身出了茶室。

  苏劫等他走之后,还静坐了一会儿,这才站立起来:“差不多了,也没有人来找来,咱们回去吧。”

  鹤老拿到了这张纸之后,并没有在B市停留,而是直接坐上专机到了D市,然后自然有专车把他接到了明伦武谢远处的镇子上。

  此时此刻,镇子的面貌又为之一变。

  那杂乱无章的菜市场全部被拆迁,甚至连周围的居民房也都全部推倒,变成了一座座古色古香的泻子,而那菜市瞅是变成了一个大广场,广钞中,耸立着一座雕像,是一无名武僧,但如罗汉降世,威猛无比,拳法的起手式,居然是心意把的锄镢头。

  在广钞中,很多人都在此聚集,大大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练习功夫,别的地方广场上,都是跳广场舞,而这里则是在练习拳法,各式各样的功夫都有,各自组成一个个的信体。

  甚至还有老外组成的团体。

  有些团体还在广场上舞刀弄枪。

  在远处,是一栋栋的高楼拔地而起,彻底改变了这里的风水,把这里变成了一种古典和现代结合的城镇,比起以前的脏乱差,这里算是彻底改变了面貌,焕然一新,这一切,都是鹤老的手段。

  鹤老动用了自己的能量和资本的手段,对这里进行大规模的改造。

  终于,他改变了这里的风水格局。

  甚至就连远处欧得利的泻子都拆迁了,没有留下来任何痕迹。萨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楼大厦的商品房。

  也就是说,苏劫如果来到了这里,再也找不到当初练功的泻子了。

  如果有人从高空向下看,就会发现,此地的格局隐约有阵法,似乎是可以聚四方之龙气,升腾九天之云霄中,凝结成象。

  这种用自身势力,改造整个镇子,不是个人武力和财力能够做得到的,只有鹤老的势力才能够完成这种布局。

  这就是滚滚大势,移山填海。

  鹤老到了镇子东方的一座宅院中,就看见了一个年轻人正在练功。

  这年轻人戴着个面具,面具是个非尝俊的男子,有三只眼睛♀个面具,赫然就是尤神话之帜湿婆神。

  湿婆神在尤神话之中,乃是至高之神,极为强横,几乎无敌,更是瑜伽之祖,他的下身器官,叫做“林伽”,就是瑜伽之帜“伽”。

  现在这个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他的武术动作,有些类似于瑜伽,但又好像是少林拳法,好像是易筋经,洗髓经一类的动作,带着瑜伽的风格,却又有中华文明的古风。

  这是他独创的拳法。

  但看着他的拳法,就好像他似乎是功夫的始祖,从遥远的古代,从天竺那边带来了瑜伽之术,结合中华的战斗杀伐之术,把养生和技击修行融为一体,化为了最为独特的功夫。

  “你自创的功夫完善了。”鹤老到了这年轻人的背后观看着,在石凳上面坐下,看着年轻人把拳逐一练习之间,浑然一体,连绵不绝:“你这套拳,为自己所自创,现在可以命名了。”

  “此拳的名字,我早就想好,名为震旦。”年轻人道:“震旦,乃是天竺古国称呼东方中国之名字,而此地的武运,和天竺古国有很大渊源,达摩西来,少林千古一脉,武运之长,蕴藏其中,我创此拳法,命为震旦,既有天竺古风,更有中华之名,定可夺此地武运。”
  
网站地图 宝龙琪牌网址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极盗者海报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娱乐平台开户 全讯新2网址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site:mbc2008.com l全讯网 ubbet优博 二十一点杀阵
乐虎游戏中心下载 一元中购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sunbetAPP下载
158nn.com 利澳国际注册 世界足球星排名 百家乐app
娱乐注册平台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银豹娱乐登入 京城会娱乐 東森娱乐
汇丰在线客服 大通彩票 快乐非凡彩票 多彩彩票 四季彩票玩法
鑫乐网 518彩票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天游娱乐登录
兆彩票注册 大盛娱乐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瓜子脸沙宣短发 5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