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戴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语气非常坚定,而且胸有成竹,在谋划之间,有一切都在掌握之帜胸襟和气吞天下的大势。

  这是鹤老的孙子辈,非常年轻,但实力极为强横,乃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如果苏劫在这里,就会发现,此人身上的气息,尤其是根骨,远远超过了风恒益。

  根骨,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资,甚至也算是命格的一部分。此子的命格,极为惊人,如果说龙天明是三百年一遇的绝世奇才,那么此人就是千年一遇的真正无上人物。

  不过,此子的名声不显现,在b誓诸多家族之中,并没有这么一个人。

  就如武家的武心洪,武心荒两人,几乎也没有人知道。

  此人就是完全隐藏起来,成了一个透明人,而且从他身上的气息看来,是一直都在暗世界之中,也不知道在暗世界之中,他的身份是什么。

  在暗世界之中,似乎并没有这号人物,苏劫掌握了很多暗世界的情报,没有一个高手是戴着湿婆神面具的。

  由此可见,此人的湿婆神面具是最近戴上去的,就是为了和自身的气场融合,借神之力,做出来许多事情。

  “震旦拳法.....”鹤老听见这个名字,心中陡然一动,他感觉到了这个名字一出之后,整个空帜武运产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波动,这种波动,只有精神修薪达了极为敏改境界才可以察觉得出来。

  高手眼帜世界和普通人截然不同,鹤老的修为极为深厚,境界之高深,已经可以察觉天地和人心之间的一种大势凝结和走向,洞彻未来之变化。

  他已经感觉到了,这震旦拳法四个字,加上其中蕴含的某些意境,的确对这里的武运龙脉的凝结有很大作用。

  “不过,你戴着湿婆神面具,我知道是你在借神之力,少林的源头是达摩,达摩的修行是来自于古尤的瑜伽等各种秘术,而瑜伽的源头,就是湿婆神。借助这湿婆神的气数,可以获得此地武运龙脉之帜精要之处,造成一种磁吸的效果。不过人到极高境界之后,我就是神,自身的精神世界,就是不朽之神国,再也容纳不下其它的人,所以说,人之修薪最高境界,就已经没有了信仰,自己就是信仰。禅宗就把这点发挥到达了极致,历史上很多高僧斥佛骂祖,潇洒无比。以我的精神来看,你现在借助神力,湿婆神的那种特点会融入你的精神世界之中,在将来对你修行会有很大坏处。”

  鹤老看得很明白。

  这个年轻人是他的孙子辈。

  也是他家族之中,最为出色的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是以后能够照耀千古的人物。鹤老极怕这个孙子辈走错弯路,导致于功亏一篑。

  “的确有这方面的问题,其实神也不过是一种哲学心理上的想象体,湿婆神在尤的神话之中,代表了毁灭和创造♀其实是众生自我的意识在长时间的口口相传之中,造就的一个精神体,其实也是代表了某种拟人化的世界观。”年轻人道:“实际上,在某种特殊的时空维度之中,神这种东西,也的确是有灵性,能够对人的精神世界造成影响,这是不容置疑的。我现在借助湿婆神的这种神意西,可以对此地的武运龙脉造成吸附力量,龙脉也有灵性,会寻找源头。但也的确是这种神意世界观,能够对我的精神世界进行冲击,使得我的精神世界之中会有杂质,并不纯粹,不是自己的东西。但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对于我是一个考验,如果我的精神世界,连神都降服不了,那还怎么到达巅峰?用神,降神,破神,造神,这是人之精神世界所必须经历的一些修行过程。”

  “你有了自己的东西。”鹤老道:“这极为可贵,如果你能够夺取到达这里的武运龙脉,你的实力才会真正走到最前面,另外,我倒是获得了一些东西,给你带来了,你看看其帜精神境界,上面还有文运龙脉的一些气数。”

  说话之间鹤老把苏劫所绘画的这张纸拿了出来。

  年轻人展开了这张纸,铺垫在桌面上,看着突然气氛似乎紧张了起来,他良久不说话,似乎要把这张纸上的意境都吸收进入精神世界之中。

  “怎么样?是不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鹤老道:“我知道你从型与众不同,出生也有一些异象,不是寻常人,但这个苏劫的年龄和你差不多,境界却恐怖到了我都无法形容之地步,而且非常慷慨,居然真的就把文运龙脉之帜精神融入了这张纸中,全部传递给我。”

  “此人倒真的是厉害,恐怖.........”年轻人长长出了一口气:“我一直认为,在21世纪出生的人之中,我是最强的。但没有料到,居然会出现苏劫这样的人物来,其实和我同年的人之中,风恒益算一个厉害角色,不过我并没有把他当做对手。”

  “不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实际上也开始从巅峰滑落,九零年出生的人,已经快三十岁。以后的十年岁月之中,是属于两千年出生的人。”鹤老道:“而且,21世纪为新世纪,人类可谓说是跨越了一个千年大坎,这个世纪初出生的人。本身就秉承了新旧交替的气数,在未来很长的岁月中,你们的气数都最为旺盛,我是希望你能够跨越这个世纪,看到下一个世纪的全貌。而并不希望你能够占据到这个世纪之中所幽人巅峰。”

  “这个世纪,是人类最关键的一个世纪♀百年之帜走向,甚至决定了人类未来千年,乃至于永恒的命运。”年轻人道:“这个世纪,人可以长生的科技,应该就可以研制出来。生老怖,对于每个人来说,也不是永恒的公平,在这个世纪之中,一直占据巅峰,也许在未来,就可以永远占据巅峰♀个世纪,应该有一部分占据了先机的人,他会成为真正的神,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永远为蝼蚁。”

  “可惜,我是很有可能看不到这一天了。”鹤老曳,居然颇有几分感慨。

  嗤啦!

  年轻人点燃了一根火柴,把苏劫的这幅画彻底烧毁,看着燃烧的火焰,还有袅袅青烟,他似乎在火焰之中,看到了某种极为高深之境界。

  “苏劫,从今以后,就是我最大的对手,这文运龙脉的残留信息我吸收了,倒是给我很多启发,我在刚才一刹那,精神世界深处的一些疑难问题得到了解答,我明悟了很多东西....”

  说话之间,年轻人再次练习起来自己所创的“震旦拳法”来。

  他的一招一式,都充满了古天竺的瑜伽修行风格,其中又带着明显的中国功夫风味,两种糅合起来,居然再也没有了任何隔阂。

  在练习的过程中,鹤老就“看”到了此地的武运开始朝着他的身上聚集,似乎随时都要在他的体内凝聚成某种浩瀚而无边无际的精神体。

  “嗯?”

  远在明伦武校的木塔之上,刘光烈在上面坐禅,他的面前是一块大石头,整个人在坐禅之间,似乎是要效仿达摩面壁九年,把自己的影子都渗透进入石头之中。

  就在面壁进入了最深层的状态之中,突然惊醒了过来,因为他感觉到了此地武运龙脉的波动。

  “老鹤精心布局,甚至动用自己的行政力量,对这里进行改造,这是我所不能够催动的大势,在地理风水上面,他是占据了足够便宜,但他毕竟是外来客,和此地的气息格格不入。而且此地的武运,大部分是因我而发,和我有缘,虽然是兴于苏劫,但苏劫不争,我却要把武运留在明伦之中。现在居然似乎大势发生了极为罕见的变数,此变数究竟为何?”刘光烈走出屋子,朝着四处观看。

  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此地武运四处升腾,越来越炽烈,就如狂风暴雨四处雷鸣电闪,似乎在这天灾一般的波动之中,有伟大的东西即将诞生出来。

  刘光烈皱眉,一筹莫展。

  “武运变化,气数牵引,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在远处,高高的山上,有两座草芦,是临时搭建的,极其简陋,似乎大风都可以刮走。

  这两座草芦之中,居住了两个人,在其中很是悠闲,看着四处钙漫卷,天气阴晴不定。

  此二人,赫然就是欧得利和蜜獾先生。

  欧得利的那个泻子被拆迁了,他也不以为然,并没有反抗,更没颖什么钉子户,只是在拆迁之前,就飘然离去,在远处的山顶上临时搭建了一座草棚。

  蜜獾先生感觉很有意思,也和他一起搭建了草棚,两人就相隔百米之遥,在这里修行,远远听见山中寺庙钟声,蜜獾先生也觉得极为有意思,他似乎每天都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的确,我们的时代过去了。”蜜獾先生点头道。
  
网站地图 赌博机APP下载 日博365客户端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大奖娱乐城线路 龙8-APP下载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w88优德 app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世界杯下注网 新金豪棋牌 送彩金老虎机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尊宝娱乐平台 App 真人百家乐app 沙巴外围下载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亚博下载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博天下娱乐城 亿宝娱乐登陆 亿宝在线注册 圣亚娱乐 丰尚娱乐代理
摩臣彩票登录 如意娱乐登录 马泰平台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银豹娱乐
欧亿娱乐计划 合盛娱乐时时彩 圣亚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直属 新世纪彩票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万博娱乐代理 如意娱乐注册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国内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