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如此,对于地球本身的意志来说,我们人类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在漫长岁月之中的一种寄生虫而已。”欧得利道。

  “难道地球本身的意志产生了灭绝人类的想法?是人类高速发展,破坏环境,发明了毁天灭地的武器?地球的意志感觉到了危险,产生出来了灭绝人类的想法?”就在这个时候,张曼曼上来发出来了疑问。

  “用不致如此。”苏劫摆摆手,他看得极其深刻:“现在地球环境非常舒适,环境问题哪怕再恶劣十倍,也都谈不上真正的恶劣。在历史上有很多次的大破灭,那才是极其恐怖,比如两亿八千万年前的石炭纪时代,那个时候,地球上植物密布,含氧量是现在的两倍,产生的昆虫个头巨大,因为植物丰富,通过千万年的时间,积累了极其丰厚的煤炭层,在石炭纪末期,煤炭层自燃起来,造成了地球大火,那个时候,整个地球都是火焰,煤炭燃烧的毒气弥漫整个大气层,这种恶劣的状态足足持续了五万年,造成生物大灭绝,那个时候没有人类,纯粹是地球本身发展过度而造成的灾难。所以我觉得人类现在其实对环境也造成不了什么破坏,用是地球周期性的生物大灭绝可能在酝酿过程中,这个过程对于人类来说很漫长,短期来说也许还有上万年,数十万年,不过对于地球来说,几万年的时间就是一天这么短暂,是时候做出某种准备了。至于提丰先生,也许是冥冥之中,契合了这种意志,但绝对不是地球对人类产生了厌恶。”

  苏劫对于天文地理,历史都有很深的涉猎,风水其实是小道,但科学是大道,中国的风水术神乎其神,但实际上有很大局限性,比如哪怕是古代再高明的风水大师,被人传说得好像神人一般的袁天罡李淳风,他们对于地球历史根本不知道,更不知道什么隐生代,显生宙,地球板块运动这些大格局的风水变化。

  只有深刻研究地球变化的历史,无数次生命大爆炸,无数次的生物大灭绝,总结出来规律,才可以观察天地,推算人类命运的走向,探索自身生命进化的秘密,才能够在精神世界之中确立一个基本的宏观面和大局面。

  对于这点,苏劫绝对不会去走弯路。

  他虽然也精通古代的各种典籍,可也只是迸欣赏的态度去了解,绝对不是崇拜古人。

  “你的这个理解思路很正确。”欧得利道:“其实以人类现在的力量,也真正无法对地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过也许生物灭绝大周期用有启动的迹象了离上次的生物大灭绝,还是恐龙时代。这个周期过去了接近一亿年。这个周期启动到达开始灭绝,我们肯定看不到了,也许我们的子子孙孙都看不到,太遥远。不过,你说得不错,启动的时候,这股气数秉承在某些人的身上,他们肯定会显现出来某种非凡的能力。”

  “这只是我们的一个猜测。”苏劫道:“教练,我记得你当初训练之后,要离开这里,给了我一本易经让我去读,我读过之后,发现其中蕴含了最为深刻的道理,那是最初人类有了历史之后,几百年期间,大家对于天地宇宙人文自然的一种认识,读得越深,就越是能够理解其中之变化。不过,这其中的理解也有很大局限性,必须通读之后,再从其中跳出来。”

  “没错,你跳出来得很快。”欧得利点头:“不过,你现在跳入了一个更大的深坑之中,这就是科学的深刻,你从其中跳跃出来,就会看到更广阔的的世界。”

  “也许是这样吧。”苏劫道:“现在的科学,是近几百年人类对于世界宇宙的认识,就如易经一样,是几千年前人类对于宇宙的认识一样。都有局限性。这个我心中一直是很明白的。”

  “我也一直在找提丰先生的气息。”蜜獾先生道:“在我的直觉之中,他的确是来到了这里,但我却又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他是用一种什么办法,居然可以屏蔽我们的思维感官?欧得利,你发现了他没有?你们之间的联系非常深刻,必然有某种思维上的感应。”

  “实际上,我也发现不了他。”欧得利曳:“我之所以搭建草棚居宗这里,一半是为了观察这里的气数变化,另外一半也是为了发现提丰先生的气数。能够抓的气数,那才是能够真正和他平起平坐,在思维境界上面和他并驾齐驱,现在我们发现不了他,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境界比他还相差一线。所以苏劫,我希望你能够发现他的踪迹。”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苏劫盘膝坐下来,深深呼吸,把自己的直觉凝聚到极点。

  刚才他和欧得利讨论地球历史,生物灭绝大周期,实际上也是在讨论提丰大首领之所以变得那么强大的原因。

  一个人的强大,必然有原因。剖析深层次的原因之后,剥茧抽丝,就可以吸收到一些经验,使得自己也变得那么强大。

  苏劫洞悉了大首领一些秘密,现在开始用直觉感应,搜寻。

  他的思维扩散出去,就如太阳之光,照耀整片大地之上,就连目光企及不到之处也探索到了,相互感应,更多细微的地方都被他的思维所波及,反馈到达他的直觉之中。

  他就这么静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天变成黑夜,黑夜又变成白天,他始终没有动,足足坐了三十多个斜。

  在这期间,张曼曼也在安静的等待着他。

  苏劫在这其中,自身的精神世界无限扩张,把这片土地全部笼罩之后,不停的用思维去筛查,一遍一遍,永不停歇,似乎是在锤炼某种最为锋锐的精气神。

  这也是一种锻炼。是精神层面上最高层次的锻炼。

  苏劫运转到了极限,思维闪烁,似乎要耗均有的元气,真正的“殚精竭虑”。

  突然之间,张曼曼看到了苏劫两鬓的头发居然开始变灰,然后变白,虽然很细微,但和以前苏劫的头发油光发亮截然不同。

  这是脑力消耗过甚的原因。

  伍子胥过韶关一夜白头,就是心理压力过大,导致于气血败坏。这样极其损伤寿命。

  看到苏劫也这样,张曼曼想要上前阻止,但被欧得利阻拦住。

  “这点小的损耗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只是稍微用了一些精力,其实连透支都不算。”欧得利道:“身体素质到了他这样的地步,很多常人认为损失很大的行为,其实都是新。”

  嗡......

  苏劫的呼吸一变,似乎带着金属震荡的铿锵之声,又如闷雷在翻滚。

  在苏劫的体内,似乎有许多刀剑相互震荡,要破体而出,又在他的丹田深处,气流酝酿爆发,阴阳激荡,似乎有雷鸣在孕育。

  刀阶鸣。

  这是他的内外结合,体能激发,呼吸吞吐所能够到达的一种异象。

  突然,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一道影子一闪而过,这个影子好像又,好像又没有。这就是蛛丝马迹。

  这个影子只是一闪而过,随时又消失在苏劫的精神世界感赢中,可苏劫毕竟发现了他,惊鸿一瞥之间,苏劫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你抓住了他的一丝痕迹。”欧得利心领神会。

  “嗯。”苏劫点点头,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吃了点东西,喝了一些水,躺下来休息了两个斜。

  张曼曼惊讶的发现,苏劫本来微微发白的两鬓居然恢复了正常颜色。

  这简直就是普通人不能够理解的奇迹。

  “头发从白变黑没有什么,全部是人的精气来主导。”欧得利道:“这个不用惊讶,其实就人来说,人的身体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因为我们对人体的控制权限实在是太低了,如果把人体比如一台电脑,那我们本身的这个意识,只是一个拥有最低权限的操作员而已,你想想,对于普通人来说,头发变白了,我们不能够控制身体自动变黑,牙齿掉了,我们也无法让牙齿重新生长出来,个子矮了也无法自我控制长高。甚至有的时候,都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够自我主导喜怒哀乐。这其实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就好像是你的账户下面有一大笔资金,所有权是你的,但你每天只能够花费很少一部分。苏劫现在对身体的操作权限已经提升了很多。但离真正掌控自己的身体,还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对身体的操作权限?”张曼曼听见欧得利的说法,似乎对修行再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没错,我这些天和蜜獾先生一直在探讨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修行是为了什么。我说是为了自由,他说是为了生存,实际上,归根结底,我们到头来达成了一致的认识,那就是修行就是为了解锁我们对自己身体的操作权限。”欧得利道。
  
网站地图 新澳门万彩票 齐发娱乐国际 凤凰平台 天时娱乐城
诈金花 新利棋牌官网 明发娱乐官网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12bet手机登录网址 明发客户端 足球全球排名 亚博app
现金棋牌扎金花 海王星国际娱乐网 玛雅平台 大奖娱乐城官网
盈乐博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pt老虎机送彩金38
faugmgl.cn www.vtvxzbdf.cn wap.d92f.cn www.f9YKZK9.tw www.c2018h.com
m.fUF14C9.tw wap.dvdgf.tw www.fT8AGXF.tw www.xinbo3o.cn m.kkswf.cn
l1024bblyo.cn wap.fNQ8IOU.tw www.fV2XFFN.tw www.xbtxpk10g6.cn m.huozhoubbs.cn
fGVQN7X.tw www.jlj5l5d.cn www.whpgeeu.tw m.byl-gov.cn wap.dineyd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