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苏劫现在这个境界,世界上让他忌惮的人和事其实已经很少了,提丰大首领有可能是他唯一所忌惮的人。

  虽然知道自己和此人比起来,始终蹿下风,但此人用无法杀死自己,或者说,自己生还的可能性巨大。

  更何况,苏劫知道,如果不和这位真正的高手过一过招,始终无法理解那种渗透到达灵魂深处的恐怖。

  而且,苏劫很想获得此人的身体结构和数据。

  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提丰大首领的身体结构,各项数据,最为吸引人,最具有研究价值,如果能够进行最深层次的研究,苏劫的各项科研项目都会上升一个全新的套。

  甚至他都可以按照这种数据来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优化”,体能更上一层楼。

  欧得利和提丰大首领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子,苏劫在他的身上所能够借鉴到的都借鉴到了,这也是苏劫能够到达现在这个境界的原因。

  这位“造神者”对于苏劫是没有半点保留。

  与此同时,苏劫也从蜜獾先生身上学习到了不少东西,蜜獾集团的所有资料库现在都对苏劫开放了,其中关于人体数据的研究,也能够给苏劫巨大的启发。

  有这样的巨头全璃持,苏劫研究进步的起点相当之高。

  何况在刚才,苏劫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冥思苦想,殚精竭虑,寻找提丰大首领气数的过程之中,已经把所有的思维都再次凝练了一遍,比如他获得了那些暗世界巨头的人生经历,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在这个过程中也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开始了全新的酝酿发酵,提炼出来自己有价值的东西。

  每个暗世界巨头都有独特的心路历程,这些精华就是人为了追求进步,所想出来的最好方法,这些方法虽然不一定对每个人都适用,但对于苏劫来说,这种不同的人生经历,就是他要所追求的一种完美进化方式。

  这些经历大大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使得他的阅历增加,精神世界更加圆润。

  他这一天一夜的追寻大首领气数过程之中,收获非常之大,精气神和功夫都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这点蜜獾先生和欧得利都看了出来。

  两人也在观察苏劫。

  在两人的眼中,苏劫和这片土地几乎是完美无缺,相互融洽,气数共鸣,你我有我,我中有你,此地的千年禅武农耕战事之武运精华,全部都注入了苏劫的精神世界之中,而现代的格斗,搏击,健身,赛事等全新的功夫理念,也和此地相互交融,更是在苏劫的精神世界之中。

  “此地的龙脉,不在别处,就在你的身上,在你的精神世界之中。你就是龙脉,别人为了寻找龙脉到处费灸机,但其实都是镜花水月,缘木求鱼,根本无济于事。”欧得利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武道气数所凝聚成的龙脉,到达了人的身上,你就是那个人,有意思,有意思。”

  “没错,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不过我只是一个凝聚的媒介而已。此地的大运,可以加持在任何人的身上,只要那个人符合了条件。”苏劫道:“我敲是最符合条件的一个,不过现在,我就把身上的龙脉之气,还给这片土地。”

  苏劫打了一套拳法。

  这拳法就是普普通通的锄镢头,一招一式,就是老农锄地,干农活。土得掉渣,但在不停的练习过程中,苏劫身上似乎出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息。

  这气息在欧得利的眼里,似乎化为了一条巨龙,猛的飞上天空,然后从空中降落下来,落入了大地之中。

  嗡.......

  整片大地似乎已经活了起来,如同被画龙点睛。

  欧得利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与此同时。

  张曼曼也感觉到了一股更加浩瀚,不同寻常的气息渗透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她立刻知道,自己得到了这里的真正武运龙脉气数的加持。

  “我们也帮她一下。”蜜獾先生看见这种情况,对欧得利道:“这小姑娘在将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也可以。”欧得利陡然一动,似乎把自己的精神力量也灌注出来,强行打入张曼曼的精神世界之中,好似密教的灌顶之术。

  蜜獾先生也同样如此,两人把自己的一些功夫意识,修行的策略,传授给张曼曼,让她走得更远。

  苏劫则是把自己的武道参悟,注入了这片大地之中,似乎是一个引子,彻底把大地激活。

  这些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普通人都感觉不到,唯独只有精神力量极其敏锐的人才可以所有感触。

  “龙脉爆发了。”

  在镇子上最中央的泻子之中,占据了风水最好位置的那个年轻人陡然一震,全身都有一口气膨胀起来。

  这年轻人戴着湿婆神的面具,自创了震旦拳法,企图在这里独占气数。

  鹤老就在旁边。

  他也感觉到了龙脉骤然爆发。

  在大地的深处,好像有一股力量,不停的蠕动,翻滚,似乎是火山喷发类似。

  轰隆!

  戴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浑身一震,因为大地深处的一股精神力量猛然喷发出来,他不由之主的被震撼。

  当然,普通人是感觉不到分毫的。

  喷发的刹那,这年轻人就看到了大地深处,无数的信息冲了出来,化为许多龙形,有很多都朝着这个泻子聚集而来。

  这泻子占据了风水最佳位置,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年轻人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精神世界好像一个巨大漩涡,吸收了许多信息,但脸上没有丝毫高兴:“不对劲......暗中我的设想,这里的龙脉一爆发,凝聚成一条大龙,被我所擒拿,外人分不到半点,但是现在,却发散式的爆发,我固然能够获得不少好处,但绝对没有像预想的那样独占气数,岂有此理,究竟是出了什么状况,让我的计算失误,难道是因为某种人为的干预?”

  年轻人的算计极为深刻。

  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似乎有些不对。”鹤老皱眉:“这里的气数,我用独占才对,我动用了这么多手段,拆迁这里,布局风水,怎么现在爆发之际,还是龙脉散乱,按照我的布局,此地龙脉是从井口里面钻出,你以神念罩之,徐徐炼化,则大事可成,千年禅运,武运,都聚于一身。”

  “先聚集龙脉之气,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年轻人大吼一声:“肯定是有高人干预,此人深不可测,而且和此地关系密切,专门针对我。等我吸收完毕之后,必会去找他,夺人气运,比阻人财路更为恶劣。简直就是诛我九族,我必不会放过他。”

  此时此刻,在明伦武校后山的木塔之上,刘光烈也睁开了眼睛,双臂张开,似乎是接受大量的气息,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人算不如天算,鹤老以过江强龙,改变这里的风水格局,企图独占气数,但天道好轮回,哪怕是机关算尽,仍旧不能够如人所愿。”刘光烈也获得了不少的龙脉气运信息。

  他觉得已经满足了。

  因为这里虽然他是复兴功夫的主要力量,但绝对不可能独占这里的气数。

  嗨!

  在明伦武校的训练承,很多学生正在进行训练,其中有一些学生停留了下来,相互询问:“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我怎么觉得突然之间,兴奋了很多,平时训练不是这个样子的。似乎体能的多巴胺分泌得更多了,状态变好了。”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很多功夫练得不错的学生都觉得自己训练的状态提升了很大一截,精神似乎亢奋了起来,耳聪目明。

  “此地龙脉爆发之后,相互训练,这里就真正成了一块功夫宝地,人文气息更加浓郁。”欧得利道:“人在这里进行训练,他们的状态会变得非常之好,此时此刻,这里才真正的成为功夫圣地。”

  “我算是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龙脉,中国文化,非常有意思。”蜜獾先生也看穿了这一切,他心中似乎又有所领悟,“人影响这里的环境,等年深日久之后,这里的环境产生了异变,又会影响这里的人,相互循环,造成一种非常和谐的生态。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天人合一。”

  “这里是一种良性循环,而在很多地方,都是恶性循环。人在土地上积累恶气,恶气反噬人类,久而久之,土地就会没有半点生机。”欧得利道:“苏劫,你总算对这里做出来了贡献,从此之后,你和这里的因果联系也圆满了,可以脱离,也可以融洽,是一种相忘于江湖的感情。”

  “这种感情最为美妙。”苏劫点头:“我的任务完成了,此地以后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吸引全世界武术格斗爱好者的目光,甚至在以后,会出现很多强大人物,就武术和功夫这一块上,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超过这里了。”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注册 天时娱乐平台app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888真人注册 利记娱乐网网址
白金国际娱乐网 亚洲城电脑版 天天娱乐大全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88娱乐首页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天天互娱乐平台 龙虎赌博原理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豪博娱乐平台 亚美娱乐网址 ag官网App下载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圣亚娱乐代理 众购彩票网会员注册 CC娱乐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合盛娱乐时时彩 天游娱乐 新宝娱乐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新世纪博彩
诺亚娱乐 满堂彩时时彩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易购娱乐 天游娱乐贴吧
万恒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靠谱 极彩娱乐 帝豪2彩票的二维码 博天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