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身躯一翻,爬了起来,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掉的。

  他的拳法已经惊天地泣鬼神,拳法之中蕴含了自己参悟出来的独特道理,变化无穷,威力巨大,横扫一切,无可阻挡。

  但到达了苏劫面前,只觉得力量根本打不进去,被轻易一推,力量就转了过来,让自己把持不住,最终跌倒在地。

  如果在跌倒在地的刹那,苏劫追杀过来,他绝对是性命难保。

  不过,他的内心深纯出来了强烈不甘心,他起码认为自己可以和苏劫大战很久,胜负还很难说,绝对不会在这一招之间就落败。

  尤其是刘光烈把他的这句话还给了他。

  在一分钟前,他还说徐长寿再练一百年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如此被打脸,心中都极为尴尬,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嗡.......

  他的身躯一闪,再次奔腾而来,出手对苏劫进行攻击。

  这次并不是拳脚,而是兵器。

  他的手臂一动,在袖子里面钻出来了一条链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并不是钢铁锻造,似乎是某种比钢铁更为坚韧的高分子复合材料。

  这链子是一节节联系在一起,前面是个锋利的枪头,圆锥形,暗黑淡淡金色,稍微摆动,如最毒的毒蛇在曳晃脑。

  这是奇门兵器,链子枪。

  这兵器和蜜獾先生的软剑有异曲同工之妙,蜜獾先生的软剑如同手镯,戴在手腕上,对敌时候,突然飞出,直刺咽喉眼睛等要害部位,哪怕是绝世高手都难逃一击。

  而现在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链子枪藏在袖子里面,在特殊的手法催动之下,突然蹿出,比起毒蛇更为歹毒。

  这链子枪穿梭而来,真正有了灵性,人人都可以感觉到其中蕴含了某种生命的气息。

  刘光烈也是一惊,他知道,人和兵器是有一种微妙感情的,一位练剑的剑客,长时间和剑相互交流,久而久之,剑上就会附着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在长时间的酝酿之中,就会有灵性。

  而这种灵性,能够对人的精神世界进行互补。

  比如剑客握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剑,那么在握住的一刻,他的精气神,乃至于全身的状态,内分泌,生命磁场,都会到达一个最为浓烈的巅峰,使得他的战斗力大幅度增加,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情。

  更有胜者,把兵器练得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比起灵性更增一层,那就是真正的超凡入圣。

  现代的人根本无法做到这点,因为心思复杂,大千世界的信息太多,虽然知识丰富,但纯粹度就不如古人。

  有古人可以对兵器朝夕相处数十年,甚至一辈子,乃至于祖祖辈辈练习一件兵器,现代就没有这种纯粹度了。

  而现在这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的链子枪,似乎是祖祖辈辈三五代人修炼的兵器,能够给人一种生命气息,刘光烈都没有见过,只是从古籍之中看到过。

  他在这一刹那都在担心苏劫的安危。

  兵器在手,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杀伤力陡然增加十倍都不止。

  链子枪如毒蛇,钻入了苏劫的防御圈子,直刺心窝。

  枪头上面的气息更是狰狞,似乎还有嘶嘶嘶嘶的声音。

  不过,苏劫看也不看,丝毫不在乎,在枪头到达了心窝的时刻,突然二指一夹,就夹住了枪头,然后一甩。

  这链子枪就被他从年轻人的手上夺走。

  噗嗤!

  链子枪在苏劫的二指之间缠绕了两下,突然飞了出去,插入墙壁之上,不停的摆动。

  只是一招,苏劫还是空手夺白刃,拿下了年轻人的链子枪。

  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链子枪脱手,手上的皮都掉了一层,血淋淋的极为疼痛。但他却丝毫不在意,企图再度进攻。

  不过这个时候,苏劫却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一掌突如其来,于了他的胸口。

  噗嗤!

  这一掌似乎把他体内的内脏全部震伤,鲜血狂喷而出,溅在地面上,如点点桃花。

  他倒在地上,想挣扎着爬起来,但动弹了两三下,最终还是伤势严重,没有能够爬起来再战。

  “没什么事情。”苏劫淡淡说着:“我不过是使得你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等一嗅儿就会恢复,而且没有什么后遗症。你倒是放心,我不会下暗手。不过你也太过分了,我不得不给你一些教训。鹤老曾经和我商量过,甚至还让我把文运龙脉的意境送给他,为了和他结个善缘,我也同意了这件事情☆后让你占了便宜,也吸收了文运龙脉的意境,与此同时你来到这里经营,更是获得了武运龙脉,一文一武合璧,在精神世界之中酝酿,使得你的功夫大进,境界更是一跃到了一种匪夷所思之地步,可正因为如此,你的野心也随之膨胀起来,这不是什么好事。”

  “人的**推动进步,**就是野心。”慢慢的,带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爬了起来,并没有丝毫的服气,“你的实力的确比我高很多,我低估了你。遭到教训也是正常,不过今天我是看到了你的实力。至于刚才刘光烈说我再练一百年也不如你,这个话我倒是想破掉。一年时间,我就可以到达你的这种境界。到时候,就在这里,我会再来,你今天怎么击败的我,一年后,我就怎么击败你。”

  说话之间,他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也是冤孽。”刘光烈叹息一声:“此子野心极大,窥视明伦武校,实际上是想吞下去之后,通过自己的经营,独占此地气数。不过也是怪我,没有能够培养出来真正的接班人,德不配位,肯定就有劫数。”

  所谓德不配位,就是明伦武校的人才,配不上现在的国际地位。

  “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强到变态,不是培养能够处得来的。”苏劫道:“此人怕是要经过各种机缘巧合才能够到达此种境界,无法复制。再说了,鹤老的家族乃至真正超一流世家,为了培养这个年轻人,前前后后下过多少工夫,很多资源也不是明伦武校可以比拟得了的。”

  明伦武校在这里是地头蛇,资源很多,刘光烈也掌握了很多药方和数据,但和鹤老的家族比起来,还是要差很多。

  “说得也是。”刘光烈点点头:“不过你现在来了,我就无需担心,你肯定能够帮我培养出来一个满意的接班人,能够镇压得住场面。”

  “老校长你太高看我了,我也不可能培养的出来这种人物,实话实说,这个年轻人的确在将来有挑战我的能力。”苏劫摆摆手,他并没有写这个年轻人,相反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在将来,有可能成为欧得利,蜜獾先生这样的人物。

  “你见过了提丰?”刘光烈突然问出来一个爆炸性的问题。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张曼曼震惊了。

  “因为我见过他了,他来找过我。”刘光烈道:“就在这之前,我在这里静坐,他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在我的精神世界之中,看不清楚他的形体。不过他也没有对我动手,只是向我传导了一个意念,问了一下你在明伦武校学武的过程,他似乎是想研究你。”

  “我们在精神之中交锋过了。”苏劫道。

  “结果如何?”刘光烈急忙问。

  “我要弱一筹,稍逊一些,不过他要想杀死我,也没有那么简单,用可以一战,如果实体交锋,胜负三七开。我三,他七,不过我如果没命了,他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苏劫道:“不过,我并没有找到战胜他的方法,最多找到了和他抗衡之法,不会被他杀死而已。”

  “这已经够了。”刘光烈道:“在你之前,他想要谁死,没有人能够活下来。曾经在暗世界,有一位极强者,代号是死神,他宣称自己要谁死,谁就会死。有富豪聘请他去杀提丰先生,但他在接到报酬娥的时候,莫名其妙就死了,死在个富豪面前。这件事情,我看过视频。”

  “那用是一种精神上的刺激。”苏劫并没有感觉到惊讶,因为到了提丰大首领这种层次,杀人这种事情已经不用动手了,用强大的精神世界催眠,瞬间干扰对方大脑,可以造成脑细胞刹那之间死亡。

  甚至还可以控制人做出来种种违背稠的事情。

  这只是一些附带的力量而已。

  苏劫现在也可以办到。

  不过,他不屑去做这些事情,在他看来,人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之后,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研究怎么解锁控制自己的身体进行优化。

  就在苏劫和刘光烈谈论提丰大首领的时候,戴着湿婆神面具的年轻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宅子之中。

  鹤老坐在院子中央,似乎在算计着什么,看见他回来,先是一惊,随后笑了:“你肯定是遇到了苏劫,否则不会如此狼狈,怎么样?现在才知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网站地图 大奖娱乐城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w88优德 app
集美娱乐国际 凤凰娱乐网 大班bet首页娱乐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世界杯彩票玩法 趣多吧娱乐场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利记娱乐网址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新天地棋牌 易胜博 APP下载 月博国际娱乐城
一本道的mv中文字幕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 欧美色色 av毛片视频无码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
国产精品在线手机视频 成人免费电影
东京热av a级片视频 嫩穴鲍女 婷婷五月色综合色综合
韩国色情电影 咪咪色情 丁香五月亚洲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