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执政官逼视之下,两名亲卫只得硬着头皮向莫德凯撒公爵出剑。众所周知,这位公爵大人虽还比不上历史上的凤凰剑圣,但也不遑多让。

  好在对方没有杀人之心,只封住两人的攻势,凤凰圣剑与两柄钢剑交击,令亲卫不得寸进。执政官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莫德凯撒公爵,一脸阴沉,心中描绘着这该死的老东西,也拔剑上前,加入战局。但公爵以一敌三,丝毫也不落于下风。

  执政官连连失手,情急之下质问道:“莫德凯撒家族真打算与乱党为伍?”

  “莫德凯撒家族世代效忠于陛下,我在拜恩之战为先国王血战无畏生死之时,阁下又在什么地方?”公爵看着他,神色平静:“我自会亲自去觐见陛下,并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然还包括阁下的所作所为。”

  两人刀剑交击,执政官连退三步。公爵停下来,抬头看了一眼第一代凤凰公爵高大的塑像,那是一段每个冠以莫德凯撒这个姓氏之人需牢记的历史。

  他早已过了天真的年代,自知此行北上凶多吉少,宰相一派独断朝野,而那个传闻喜怒无常的年幼国王也并不让人感到像是一位贤明君主。

  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仅仅是为了凤凰之城的存续,更重要的是一些这个古老姓氏所阖的东西,忠贞、英勇与正直,铭刻与骑士的雕像之上。

  这是家族的誓言,岂可轻易改变?

  埃南在后面张口欲言,但公爵反手推了他一把。“走,”这个高大的男人坚定地说道:“别再回来,你不是要自由么,我给你自由。”他叹息一声,充满了失望。

  这个年幼的三子,曾是他最大的希望。长子虽令人满意,但无甚主见,二子从绣弱多病,最后丧生于一彻马事故,只有这第三子,方方面面都像极了幼时的他。

  他父亲曾亲自与他说起过这件事,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只是期望有多大,失望便有多大。他不想见的这个幼子,与其不如说是不想见到其身上自己的影子。

  埃南内心一震,他是个聪明人,已从父亲的态度中便明白了过来,但一只有力的手从后面伸来,抓着他向后一拽——那是菲里尔先生,他父亲的近臣。

  但这位忠贞的骑士并不打算护送他离开,只把他带下高台,看着他道:“离开这里,埃南,别再给公爵大人惹麻烦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诫你,好自为之。”

  “宰相是不会放过父亲的,”埃南看着对方,终于忍不转口:“只要他还阖着那些主张,不愿出卖自己的兄弟,那把剑其实什么也改变不了,菲里尔。”

  菲里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曳,转身离开。

  广场上的黑红二色正越来越多,城卫军也从四面八方支援过来。

  执政官一方也不是毫无准备,这个计划其实本是由他们定下,只是发展的过程有些出人意料,由于南境同盟奋起反抗,将原本预计好的一切彻底打乱而已。

  广场上已是一片混乱,之前在广场上的暗影王座与其他南方同盟公会与灰衣人各自占据了一半战场,而城卫军一方由于炼金术士联盟的中途加入,更是差一点防线失守。

  只是越来越多的援军,死死拖住了叶华一方的步伐。由于不能向原住民出手,因此正在加入战斗的城卫军,事实上正一点点将战斗拖入僵局之中。

  叶华见状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但却听到一旁方鸻传来一声低叹。

  正是此刻,远处地面正微微震动起来。

  那里一些灰衣人抬起头,正看到一幕奇景,只见屋檐之上冰棱纷纷坠下。而同一刻,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之中传来:“心,是城卫军的骑兵!”

  方鸻透过发条妖精,俯瞰着一道洪流向一个方向汇聚而至。

  而灰衣人们正微微一怔,却听另一个声音从频道之中响起:“听他的。”

  这个声音,他们倒是无比熟悉:“叶华会长!”

  此刻方鸻又道:“骑兵在你们身后两个街区——”

  “是巡查骑兵!”灰衣人们也反们了过来。

  “他们怎么到得这么快?”

  “是暗影王座的人。”

  透过发条妖精的视野,方鸻已看到了对方。

  灰衣人不由纷纷咒骂出声:“狗娘养的超竞技联盟!”

  巡查骑兵已经飞快越过了第二个街区。

  灰衣人们回过身,已在长街痉看到了一片骑兵的影子,地面正隆瞒响。此刻要回身防守,已有些来不及,但方鸻灵机一动,低声道:“让元素使上前。”

  “那是城卫军。”灰衣人一时有些两难。

  “别担心,”方鸻答道:“我给你们一个借口。”

  “叶华会长?”

  “听他的。”

  叶华看了后者一眼,只如此答道。

  留给灰衣人一方的时间并不多,对方的骑兵似乎骤然之间拉近了距离,地面震动已愈发明显。

  而冲在巡查骑兵前面的,正如方鸻所描述,果然是身披黑红二色战袍的暗影王座的骑士奄者。对方事实上已经看清了广场上灰衣人的战线,发现他们还未准备好防线,这些人不由大喜过望。

  “绕后战术奏效了!”

  “他们没发现我们!”

  “别废话,准备进攻!”领头的骑士高喊一声,并放平长枪,准备进入冲击状态。

  与城卫军的轻骑兵不同,奄者是货真价实的重骑士,而墙式冲锋,也是这半个世纪以来地球人带来的经典骑兵战术之一。

  只是战马才刚刚进入加速阶段,忽然之间地面一声裂响,一道冰墙从长街之上直立而起,暗影王座的骑士们这才看到,灰衣人身后竟是一排排的元素使与魔导士。

  但此刻大惊失色已经晚了一点,在雪地上加起速的重骑士根本无法停下,只能人仰马翻地一头撞在墙上。

  冰墙发出一声巨响,临时塑造的法术轰然崩解,但前两排撞上冰墙的暗影王座骑士,也是齐齐化为一道白光。

  后面的人也是鼻青脸肿,但这些人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城卫军的巡查骑兵也一头撞了上来,又是一片惨叫声。两方人马撞在一起,骑兵的冲击势头便已荡然无存——

  而趁这个机会,灰衣人一方终于摆开阵列,让铁卫士在前面架起一排长矛,拦在城卫军骑兵前方。

  叶华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这才回头来对方鸻说道:“谢了,这一次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幸伙。”

  能让国内仅有的两位十王之一感谢,若是平日里,方鸻只怕要开心到天上去了。但此刻,他却只皱了一下眉头,不声不响地调整了一下自己每只发条妖精的位置。

  似乎正透过发条妖精的视野,在茫夜空之中寻找什么。

  虽只相处了片刻,但叶华也看出这少年的心性,见对方沉默下来,便心知有异,问了一句:“怎么了?”

  方鸻摇了曳。

  对方能绕到灰衣人背后,肯定有观察战局的手段。

  而战场上的侦查手段,其实来回不过几种,除魔导士与元素使的洞察术与魔法之眼之外,剩下要么是观察手与斥候、要么是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

  但因为以太乱流的缘故,魔导士与元素使的法术,在战场上几乎无法施展,而抵近的观察手与斥候,也很难逃得过自己身边这位游侠之王的察觉能力。

  剩下唯一可靠的手段,其实也只有发条妖精而已。

  但这正是让他感到疑惑的地方——居然有发条妖精能逃过自己的眼睛,对方究竟是藏在什么地方?

  只是他却不知道,当暗影王座的骑士们一头撞上冰墙之时,几里之外的一个房间中,几个身着炼金术士大衣的奄者,正发出一声低叹。

  这些炼金术士的装束有些古怪,除了通常的大衣与披肩之外,他们每个人在披肩之上还挂着一条饰带,而那饰带上正刻有几个古怪的符号,像是一枚枚银色的十字。

  若是有人在此,看到这条饰带,恐怕会惊讶得叫出声来。

  因为在第二世界,这条饰带有一个如雷贯耳的称谓——冠军绶带。

  那是第二世界三大联赛之首,星门联赛的冠军的标示物。只有在这场联赛总决赛阶段获得优胜一方的公会,其正式成员才有资格佩戴这样一条饰带。

  而饰带之上有几枚十字,便说明这个公会历史上曾几次捧冠。

  而三枚以上的银色十字,在国内除了银色维斯兰的传奇五冠王之外,历史上也只有两个公会曾做到过,一是银色维斯兰的老对头,蔷薇十字军。一则是一个历史上先后诞生过三位十王的传奇公会,Ragnarok,诸神黄昏。

  诸如Elite之类的强势崛起的新兴公会,在国内虽风头无二,但还没这个历史底蕴。

  “对方果然也有发条妖精——”

  “可完全找不到对方的发条妖精在什么对方。”

  “他们可能已经发现我们了”

  “炼金术士联盟的人还是难对付啊。”

  几个炼金术士面面相觑。

  他们虽不是什么旅团精英,但作为第一世界主力公会的成员,放在艾塔黎亚也是一线水平。不过要说与原住民的战斗工匠交手,的确让人有些没什么底气。

  原住民的成长期远比奄者漫长,在学徒阶段,奄者——尤其是其中天资优异者,很快便能与原住民拉开差距。但星辉是公平的,通过奄者系统得来的一切终究会归还于这个世界,奄者在艾塔黎亚的一生并不漫长。

  而与那些真正资深的原住民相比,奄者并不占什么优势。

  甚至凭借着人口优势,原住民的顶尖战斗力,在数量上甚至是远远压倒于奄者的——而在质量上,奄者最多也只是与其不分伯仲而已。

  毕竟不是每个地球人,都可以来到星门之后这个世界。

  几个炼金术士当然本能以为,那些藏在战场上空,他们找不到踪影的发条妖精,是出自于南境炼金术士联盟那些资深的战斗工匠之手。

  与这些浸淫战斗工匠一途数十年的专家大师相比,他们不是其对手也理所当然的。只不过众人也没想到,其实他们的对手——只是一个特别善于捉迷藏的‘鞋僚’而已。

  其中一个炼金术士摇了曳:“暗影王座的人指望不上了。”

  “是啊,只能执行计划B了——”

  “真晦气,炼金术士联盟的人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没关系,老大会谅解的。”

  “通知老大吧。”

  战场的另一边。

  听完方鸻的描述,叶华几乎立刻得出了结论:“是Ragnarok的人。”

  “Ragnarok的人?”方鸻一愣,这才想起来,在都伦除了宰相一方与BBK联盟之外,还存在另外一方势力。他一时不由有些紧张起来,若是Ragnarok也加入战斗的话,广场上的战斗就很难维持下去了。

  他之前才与Ragnarok的人交过手,自然知道对方有多棘手,而那应当还是对方的新人,或者青训团一类的存在。

  若是其在第一世界主力公会的主力团的话,实力当是压倒性的。而且苏菲也说过,那个十王之一的奥丁,说不定也正在南境,若是对方出手的话。

  旧南境同盟这一方拥有一位游侠之王的优势,便也荡然无存了。

  但方鸻还在思考,叶华却已回头向广场上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他微微挑了一下眉,然后转过身来,对方鸻说道:“幸伙,来帮我一个忙。”

  方鸻一怔:“怎么?”

  “Ragnarok的人肯定会加入战斗,知识时间早晚而已,不过这原本也在计划之中——”叶华答道:“但我现在想改变一下计划,你愿不愿意去帮我带一个人离开这里。当然我必须提醒你,这样做的话,你可能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方鸻心中隐有所料,但还是问了一句:“比如说呢?”

  叶华却少有地有些认真:“你用听说过宰相一党与南境的矛盾,虽然名义上我们不插手原住民的纷争,但事实上,这件事之后,宰相一方恐怕要恨我们入骨了。”

  他一停:“所以你帮我的话,一定会得罪宰相一方,而同样的,也会得罪与其一丘之貉的超竞技联盟——你应当清楚后者意味着什么?一般来说,我是不会轻易让外人卷入这件事之中——”但他看了看方鸻,才答道:“只是看起来,你们留下来似乎也是有目的的”

  方鸻默然,他当然不是无缘无故,或者是出于一时头脑发热,才疡留下来帮助叶华一方。一方面当然也有一些对于这位曾经只在社区之上见过的十王之一敬仰的因素,而另一方面更重要是,暗影王座、拜龙教与宰相一方本来也站在他对立一面。

  再加上一个超竞技联盟,也从来没干什么好事,在精灵遗迹与多里芬一事上,更是充当了负面角色。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给这些乱七八糟的势力力所能及地制造麻烦,对方以为能在南境一手遮天,却没想到还有人敢于正面站出来反对他们。

  这一幕像极了当年的圣约山事件,方鸻乐得参与其中,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与叶华一行人的利益是一致的。

  因此他只点了点头:“我都明白,所以叶华大神,你是让去救走那个原住民——莫德凯撒公爵的幼子?”

  叶华并不知道方鸻其实早已身处这个漩涡之中,自然对里面的关系理得清清楚楚,只以为对方是顷刻之间分析出来这一切,眼中不由有些激赞之意。

  他不由心想自己要早先遇上这个年轻人,说不定把对方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要比共鸣好得多。

  而共鸣这人虽然正直,但脑子转得太慢了一些。

  叶华点了点头,有些意外:“你愿意?”

  方鸻亦点头。

  叶华看了他一眼,忽然放下手中的巨弓,向他伸出手来。

  方鸻一怔,才意识到对方居然是要与自己握手,他还真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十王之一啊,全世界的奄者,每一代人之中,永远也只有十个最顶尖的人。

  而这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明白对方是有求于自己,但还是忍不自探着伸出手去,但叶华却实实在在用岭他握了一下。然后这位游侠之王才露齿一笑道:“那么,现在我们是战友了——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艾德。”

  “那么你的挟朋友呢?”他看向一旁的希尔薇德。

  “希尔薇德,叶华先生。”舰务官秀只浅浅一笑。

  一旁苏菲张了张嘴,但叶华却看向她,笑道:“你就不用自我介绍了,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殿下,我一早就认出你了↓说银色维斯兰与V.E.M分道扬镳,已经打算与军方合作了?”

  苏菲楞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叶华只问了一下这个问题,便不再深入。他只看了三人眼,开口道:“那就麻烦三位了,如果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们南方同盟的,尽管开口好了。”

  方鸻这才看到,系统之中传来叶华与自己交换ID的提示。

  他吓了一跳,方才想起自己到星门之后才没多久,但似乎已经认识了不少不得了的人物。

  在芬里斯地下时的冥,Virus与奥丁,还有银色维斯兰的大会长,基本皆是与叶华一个层面的奄者,其中奥对己就是十王之一,也是国内仅有的两个十王。

  而眼下,这位南境的传奇游侠,竟也与自己交换名片了。

  他顿时有一种狐假虎威的飘飘然——

  只可惜的是,这些大人物之中,其中有一多半大约打算着怎么把他给揪出来,他是断然不敢在这些大人物面前露头的。至少其中苏菲就说过,那位冥女士自从芬里斯一战之后,便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

  不用想,这肯定是军方开出的任务。

  绯炎说

  用算早了点吧,明天争取更早点。
  
网站地图 网上投注现金网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玛雅平台 海王星国际娱乐网
金沙城中心app 斗地主真钱平台 如意坊app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诚博国际游戏 国际足球排名 博娱国际网站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亚美娱乐网址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携程商家 博嬴彩票app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玛雅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介绍 555彩票网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大神娱乐 娱乐用户登录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天游娱乐 五星彩票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亚洲彩票
彩客网电脑版本 京城会娱乐 志添彩票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大洋在线娱乐
娱乐平台登录 多盈娱乐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满堂彩58599官网 博悦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