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寸步不离,随着李谷,回到了巷弄深处的相府,这一路上,李谷如芒刺在背,浑身上下那么不舒服,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往外冒,后背都湿透了。

  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没事干什么犯贱,非要去探探口风,结果弄来了一个瘟神!

  李谷心里也有盘算,这几年他基本淡出具体的政务,加上太子师的身份,他跟叶华走得很近,外人都把他划到冠军侯一伙。

  李谷觉得叶华纵然聪明绝顶,也查不到他的头上,而且光凭着怀疑,叶华不会把他怎么样。

  所以李谷装着关心叶华,大摇大摆来了。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韩通那个莽夫,居然私藏了要命的账册,还给送到了叶华手里!

  更让李谷想不到的是叶华居然如此深沉,明明手里有账册,他迟迟不发动,只是在一旁看猴戏。

  看来看去,孟昶死了,益州出现民变,柴荣背了一身骂名,原本只是个贪墨的案子,现在成了欺君罔上,陷君父于不义的天大逆案!

  这要是坐实了,就算像猫一样,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李谷越想越怕,到了府门口,从车上下来,一步踏空,李谷险些摔倒。

  在一旁,李肆连忙伸手,搀扶着李谷,关抢:“李相公,你身体这么虚弱?怎么都是冷汗?”

  李谷慌忙道:“上了年纪,不顶用了。养养就好了,李学士还要帮着冠军侯做事呢M不用管老夫了。”

  “可别!”李肆立刻拒绝,而后认真道:“李相公,我师弟最钦佩你,他说诸公当中,唯有你与时俱进,精通理财,鱼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假如你要是把这份才能,用在赚钱上,这大周朝,没谁能比得上!”

  李肆一顿吹捧,可是听在李谷的耳朵里,简直跟打他的嘴巴似的,李相公越想越怕,奶奶的,叶华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里,李谷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继续装病。

  “李学士,老朽不成了,我想休息一下。”

  “好啊,我搀扶着你!”

  李肆把李谷送进了书房。

  还真别说,李谷的书房格外简陋,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就连椅子都是廉价的竹椅,墙上的字画也是他自己写的。

  等李谷躺在了床上,李肆才发现,李谷的被子都破了口,露出棉絮当真是清廉的老相公啊!

  李肆都垂泪了,动容道:“李相公,你这个房间,该让所有臣子看看!”

  李谷连忙摆手,“李学士,谬赞了,老夫在三司任上,落下了巨大的亏空,幸赖冠军侯帮忙,才保住了老命,我现在年近七旬,又经历大起大落,什么都看开了,要饱家常饭,要暖粗布衣。我别无所求啊!”

  说这话的时候,李谷声音都带着颤抖,仿佛要哭了似的。苍老的手抓住了李肆的手,用力攥着。

  李肆猛地一拽,把手撤了回来。

  “李相公,你客气了,这么多年,你做了什么,朝廷不会忘记你,我们也不会忘记,公道自在人心,这笔账大家都有数!”

  李肆说完,就冲外面嚷嚷,不一会儿,有太医跑进来,给李谷诊脉,开药☆肆一把将药方拿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轻笑道:“李相公,你的身体关系重大,这副药我替你熬,保证不会有差错的!”

  说完,根本不给李谷拒绝的机会。

  相府的人见李肆到处乱闯,他们纷纷阻拦☆肆呵呵一笑,他从腰上嚷一块玉佩,挂在了脖子上。

  “瞧见没有,这是御赐之物,你们只管拦着,谁碰坏了,灭你们的九族<给我滚开!”

  堂堂翰林学士,对付几个下人还是不费力气的,李肆顺利到了厨房,他找了一个炉子,把药放进去,然后倒满了水,想要去找柴火点燃。

  李肆看了一圈,突然发现墙角有几个竹筐,他伸手扯下上面覆盖的麻片,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看了一眼,李肆就傻了,他拿起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然后又放在鼻子下面闻,最后李肆确定了,这是人参啊!

  这几个竹筐,全都是人参!

  加起来,至少有一百斤以上!

  不是萝卜,都是人参!

  疯了!

  彻底疯了!

  李肆做梦都不敢相信,他能在李谷家的厨房,见到这么多人参,哪怕是皇宫也未必有这么多啊!

  而且还是随意堆放,李谷的胃口可真好,他不桶汗,莫不是吃的人参太多了,虚不受补?

  只是不管怎么吃,也没法按筐吃啊!

  李肆想了半天,百思不解。

  他叫来了几个厨房的下人,指着人参,反复询问。

  最后有一个年轻的厨收于开口了,这些人参不是吃的,而是用来烧火的!

  烧火?

  李肆听着都懵了,拿人参当烧柴,这就不是烧钱吗?古往今来,最奢侈的故事,也不过就是酒池肉林,纣王也没有用人参烧火!

  李肆又问了好几遍,总算弄清楚了。

  原来李谷年纪大了,喜欢吃白粥,但是李相公的白粥能和普通人一样吗?

  往粥里加东西,不管什么山珍海味,都不能满足李谷的需要,干脆,用人参做烧柴,参火的精华进入粥里,煮出的白粥,滋味大不相同!

  李肆听到这里,简直无言以对。

  他在江南的时候听说,扬州的盐商,吃一碗寻常的炒饭,要用羊毛充当燃料,隔着厚厚的石磨加热,一碗饭炒出来,需要耗费二十贯的羊毛。

  当时李肆就觉得,奢侈无过盐商,即便天子,也多有不如。

  可是和李相公相比,那些盐商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土老帽!

  贫穷不但限制了想象力,还限制了承受力!

  李肆从厨房出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跳起,立刻怪叫起来,喊来骠骑卫。

  先把厨房封起来,李肆把皇上赐的玉佩给了这帮人。

  “你们看好了,谁也不许进来!”

  然后他又派几个人,看最谷的部,不要让李谷跑了。

  都交代完了,李肆从府邸冲出来,他都没来得及去告诉叶华,直接骑马冲去了宫门。

  赶在黄昏之前,李肆递牌子进去。

  “圣人,请容臣卖个关子,跟臣去李相府,保证能让陛下大开眼界!”

  柴荣哑然笑道:“李学士,朕的确是大开眼界,李谷为官清廉,衣服上都是补丁,家里也都是便宜的竹器,这一点,堪为群臣的表率,实在是难得☆学士,你的府邸,可要比李相公奢华多了!”

  李肆无奈苦笑,我那个府邸,都是折家的。再说了,就算几代将门,折家也不敢像李谷那么干啊!

  “陛下,冠军侯在审案子,朝中有人清正,有人贪得无厌,臣请陛下去李府,就是为了惩恶扬善。”

  柴荣想了想,“这事朕早就想过,择日不如撞日,叫上内阁诸公,还有六部尚书,统统去开开眼界,看看什么叫做清官!”

  李肆使劲憋着,他也不说破,柴荣当真带着群臣,进入幽深的胡同,两边都是低矮的民房,地上还有泥水。

  几位相公,包括六部尚书,互相看了看,心说不管真假,李谷是够苦的。

  终于到了李府大门,柴荣亲自下马,进去之后,低矮的院落,虽然收拾干净,但也难掩古旧。

  “唉,京城这样的房子都不多了,李相公宗这样的地方,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李肆点头,“陛下,还有更刮目相看的,请这边来!”

  他在前面带路,看了课堂,看了两边的厢房,最后绕到了厨房这一路上,听到的都是感叹之声,虽然有人心里不以为然,但是表面上还要称赞李谷的清廉。

  等到厨房之后,柴荣第一个进去,“虽说君子远庖厨,但是衣食仔,正好体现一个人的清廉与否,朕要看看李相公到底吃的是什么!”

  柴荣一样一样看着,几块腊肉,一袋粳米,萝卜,白菜,蘑菇,豆子全都是家常之物,这些加起来,还不到一贯钱。

  “诸公,你们有什么好说的?”

  王溥和魏仁浦带头,躬身道:“臣等愧不能及,日后定当以李相公为表率,疽职守,勤政清廉!”

  柴荣道:“诚如是,我大周盛世可期_吧,去看看李相公!”

  还没等柴荣转身,李肆走到了墙角,一把掀开盖在竹筐上面的麻片。

  “陛下,这是李相公用的烧柴Z愁公,你们都来看看,谁用过?或者说谁见过?”

  厨房沉默了足足三分钟突然传出柴荣的怒吼:“李谷,朕要杀了老匹夫!”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app官方下载 扑克王APP下载 老虎机注册送38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海王星娱乐网址 龙8手机app下载 澳门彩票官方平台 新版天天娱乐
线路检测 天天中娱乐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亚虎国际APP
亚博无法取钱 集美国际娱乐场 远博娱乐 大发国际娱乐APP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m.f1525ST.tw wap.n999p9z.cn fDOLC25.tw mmlrd.tw m.f4SIYG2.tw
m.fDJ80T2.tw m.fDN0BG1.tw f86KYFO.tw 78lr.cn wap.f96POJ4.tw
znnnf.cn fSLA3J4.tw m.fZZFJEU.tw fNWU6A2.tw wap.falyffq.cn
faoqjys.cn fSJT0O7.tw wap.f9Z7NMC.tw wap.f27DEAA.tw wap.fFVJCQ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