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贯和蔡攸班师回朝后,王安中发出通告,招集散民,安抚民心。

  那些因避祸而逃到山帜燕地居民,开始陆陆续续地返城,燕京城里逐渐有了一些人气。

  此时,西夏军已经在不甘之下回国了,金军也已经退到大定府原辽中京),准备前往辽东半岛跟梁山军决战。

  杨可世、姚平仲率陕西河北诸道兵、郭药师率常胜军分别驻守在松亭关、古北口、居庸关等战略要地,以防各方袭扰。

  燕云地区原来的地方行政机构已基本瘫痪。

  水泊梁山的官吏就不说了,全都被李衍带走了。

  辽国原来的那些地方官员,大部分被李衍带走了,一小部分投降了金国,还有一小部分跑到乡村隐居起来不接受宋国的委任。

  而投降宋国的那一小部分官员,也被宋国调往内地。

  与此同时,宋国又从内地调来了一批官员赴燕云地区上任。

  例如,以阁门宣赞舍人刘逸知景州、惠州团练使杨可升知檀州、忠州防御使任宗尧知蓟州等等。

  这项决策叫做“换官”。

  后来的事实表明,这个决策其实也是一个重大失误。

  不过不管怎么说,燕云地区已经正式进入宋国的统治时期

  童贯和蔡攸自去年春天提兵北伐收复燕云,离开东京汴梁整整一年时间。

  这个过程的艰辛,实在是不足向外人道矣。

  不管怎么样,燕云现在都已在宋国的手中,而他们也要归朝,计功论赏。

  可是——

  越靠近京师,童贯的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他实在是不知道,赵佶将会怎么疵他?

  五月八日,赵佶下达御笔,要求朝廷给王黼等人加官封爵。

  赵佶的御笔是这么写的:

  虏政不纲,邻国侵扰,不图人心之慕义,率皆革面以乡风。朔、蓟、云、燕,悉归舆地,劳来还定,已奏肤公。安华夏之生灵,绍祖考之先志。所赖庙堂之策,集此不世之勋。当有酬庸,以昭异数,可依下项:王黼除太傅、进封楚国公;白时中、张邦昌、李邦彦、赵野各进官二等以上,并依恩例加勋封。

  第二天,朝廷正式下达诏书,少师、太宰兼门下侍郎、庆国公王黼,授太傅,进封楚国公;太保蔡攸,授少师;童贯加节钺,仍以太傅领枢密院事。

  同日,赵佶又下达了一封御笔:王黼其治事恩数合依太师体例,可疾速照会,遵守施行。

  至此,王黼位致太傅、楚国公、总治三事,且许穿紫花袍,朝廷又给他增加开道骑兵,并可张挂青罗盖伞,涂金从物,略与亲王等。

  由此可见,无论是地位还是恩宠,王黼现在都等同于当年的蔡京。

  这正是王黼梦寐以求的。

  自此以后,王黼每天赴朝参奏事,退朝后,便在都堂与其他宰执们聚议治事。

  数日后,童贯与蔡攸率军凯旋而归。

  赵佶亲临景龙门,观看奏凯仪式。

  景龙门在东京很著名,其位于皇城角宝箓宫的前面,每年元宵节,这里都是华灯齐放,绚烂璀璨,前来观灯的市民络绎不绝,熙熙攘攘,而且,赵佶每年都来景龙门游玩,与民同乐。

  为了欢迎童贯和蔡攸凯旋,今天特意举办了一衬兵表演,想要彰显大宋的军事实力。

  见禁军的方阵走得虎虎生风,仿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赵佶闷闷不乐。

  赵佶之所以闷闷不乐,是因为赵佶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些雄壮的禁军,只不过是一些花架子,根本没有半点用处,一旦上了战场,他们将比兔子跑得都快。

  大宋每年都要拿出几千万贯的军费来供养这样的官兵,这怎能令赵佶高兴得起来?

  赵佶回到紫宸殿,接受群臣祝贺。

  礼毕,赵佶赐宰臣等高级官员就坐。

  接着,赵佶以“神宗皇帝下熙河,以及崇宁下青唐”的赏赐惯例,解下一条玉带赏赐给王黼。

  对于王黼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这表明,王黼作为宰相,在为大宋开疆拓土方面取得的功绩,已经与王安石和蔡京齐名了。

  童贯和蔡攸见赵佶把收复燕云的首功给了王黼,心里很嫉妒,也很生气,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尤其是童贯——童贯一想起赵佶写给他的那份手札,就非常紧张不安。

  童贯找了个机会跟赵佶禀告说:“官家,臣率军出征满年,所花费巨大,但宣抚司处处精打细算,现余有大珠百颗,黄金四千两,另外还有犀玉钱帛以及土特产若干,随后奉上。”

  听了这话,赵佶的脸上才钢出一点点喜色。

  大定府。

  面带病容的完颜阿骨打,问完颜斜也:“出征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

  完颜阿骨打得病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两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纵欲过度——这些年,尤其是这两年先后打下辽上京和辽中京后,完颜阿骨打得到了不少契丹、汉族、溪族、渤海族的美女,因此是日日当新郎夜夜换新娘,而且每日宴会不断,时间一长,加上燕云这边的气候不同于东北,怎么不得大病?

  另一方面,金国所面临的政治军事局势很复杂——一是金国正与南面的大宋谈判,要不断给大宋施加军事压力,希望多获得一些物质利益;二是要继续向西用兵,必须彻底歼灭天祚帝的残余势力;三是北方的上京、中京一带还不稳定,而四军大王萧干又正在奚族地区招兵买马,扩大势力;最重要的是,李衍突然强占了他们金国的辽东半岛,还摆出跟他们大金国决战的架势。

  因此,完颜阿骨打每天都很紧张,而又必须保持高度镇静。

  这样久而久之,必然要生大病。

  完颜斜也道:“差不多了,最多三日,便可以起兵。”

  犹豫了一下,完颜斜也又道:“陛下,要不然,您就不要去了,臣保证一定打赢此战。”

  完颜阿骨打曳,然后悠悠地说道:“耶律延禧和赵佶都是无智又无勇的昏君,根本不配当朕的对手,李乾顺倒是不错,可惜过于守城,又被困在西夏那一偶之地,难有作为,只有李衍才配朕跟他一决雌雄,也只有李衍才能威胁到咱们大金的万代基业,所以,在朕死之前,一定要为子孙后代除掉李衍!”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下载 a8娱乐主管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世界杯竞猜群 白金会娱乐 凤凰娱乐app10.0下载 手机验证码送21彩金
天天中娱乐app 世界杯竞猜链接 嘉年华国际娱乐app 下载九州娛樂城app
天时娱乐下载 永利娱场乐网址 天天娱乐下载 齐发娱乐官网
极端武力 精仿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乐8娱乐帐户注册
wap.nnpjtnpr.cn fVUHKHJ.tw fRYCWKL.tw fU7NWAG.tw wap.fDWN4QM.tw
www.9l9vtz9.cn www.fGGKCCS.tw www.fH7080G.tw m.fYG83PP.tw guodddgov.cn
wap.fly01.cn wap.f5TSCL5.tw www.lp3lr33.cn www.fWM8XKW.tw m.f0JGN9X.tw
f095IJZ.tw wap.fON80XY.tw www.wehzg.tw www.f8ENUH4.tw m.f2MZZ9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