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承恩带着阮兴文等人联名的陈情书回宫去了,阮兴文等人则是在宫门禁卫的带领下,寻了一个阴凉些的地方座了下来。

  这一坐,几乎又是大半个时辰过去,宫内依旧是悄无声息,也不见王承恩再次前来,气氛一时间便沉默了下来。

  阮兴文环视了一眼周围的诸多书生,强自笑道:“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再想别的也是无用,倒不如先静下心来。”

  胡成玉赞同的点了点头道:“阮兄说的极是。我等若没有前来哭宫,固然可以苟活,然则我等真的心甘么?

  莫说是我等失了这般的好机会,便是我等子子孙孙,只怕也要因为我等的不作为,而生生世世的受着那些贪腐害民之辈的欺压,安南百姓亦要受苦。

  横渠先生有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等今日,乃效仿先贤,为生民立命,仗义死节,便在今日!”

  阮兴文黑着脸道:“胡兄……说的是。我等今日所为,正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之义举!”

  至于胡成玉话中的那句仗义死节,却是被阮兴文下意识的忽略掉了。

  原本这些同来的书生们就心中忐忑,突然间再来上一句仗义死节,只怕不知有多少人会心中后悔了。

  气氛一时间更是沉默。

  胡成玉也自知失言,只是讪讪的笑了一声不再说话,宫门却在此时吱呀一声,慢慢的打开了。

  再次出来的还是王承恩,身边依旧跟了一个蝎监,到了众多书生面前之后,王承恩才道:“尔等带头之人是谁?”

  不知是好是坏,众多书名便将目光投向了阮兴文和胡成玉,还有陈继平三人。

  阮兴文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躬身答道:“是学生等人起的头。”

  王承恩的脸上忽然挤出来一丝笑意,干巴巴的道:“尔等陈情书,天子已经读过,现在正与诸位阁老在宫中商讨,特意命咱家带三位入宫觐见。”

  赌赢了!

  阮兴文的心头立即冒出来了这三个字。

  只要得见了崇祯皇帝,把安南的这些原有文官大佬们举报一波,空出来的这些名额即便没有内定给自己等人又能如何?

  阮兴文自信,在同等的条件下,自己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挤进这五十人的名额之内。

  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阮兴文的态度越发恭敬:“有劳公公带路。”

  王承恩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话,而是直接带着阮兴文等人往宫中而去,王承恩身边的蝎监则是抓租段时间,不停的给阮兴文等人讲着觐见之时该有的礼仪。

  进了宫门,王承恩便停下了脚步,随即便有内厂太监过来,给阮兴文等人进行了严密的搜身检查,之后才再一次向着宫内而去。

  王承恩一边走,一边笑眯眯的道:“尔等不要介意。这搜身乃是第一次面圣必要的程序,便是皇亲国戚也不例外,并非是针对尔等。”

  阮兴文恭恭敬敬的道:“是,学生等晓得。”

  王承恩这才点了点头,叹道:“晓得便好啊。总比那些混账东西们好的多了。”

  阮兴文心中一凛,没搞清楚王承恩说这句话的意思。

  到了王承恩这个身份地位,哪怕大家伙儿都在嘴上骂着他是死太监,阴阳人,可是实际上呢?

  哪怕是王承恩没有亲自提督东厂,在百官之间的名声甚至于比不过曹化淳,可是又有谁敢把王承恩的话当成耳旁风?

  王承恩自是不知道自己一句话便让阮兴文一时之间转过了诸般念头。

  做为崇祯皇帝的影子,大明司礼监掌印,王承恩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自然有他的含义,也会有无数人进行各种解读,以期从中分析出一些信息。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承恩也是愈发的沉默寡言,轻易不会开口。

  皇爷的信任那是恩宠,自己却不能仗着这份恩宠肆意妄为,当时刻谨身自省才是为奴之道——刘谨是怎么没的?

  倒是魏忠贤,虽然闯下了偌大的恶名,可就是因为他的忠谨,如今不照样在京城颐养天年,每天闲了便往中官村去。

  所以说,当今皇帝的家奴是最好当,也是最不好当的。

  忠谨用事,再大的恶名又算得了什么?天子与历代先皇不同,不会拿着自己这些太监去顶雷。

  又向前行了一段路之后,便到了安南王宫的一处大殿。

  说是大殿,便是比之大明的一些偏殿还多有不如,处处都透着一股幸子气——唯独用的那些木料,让大明的皇帝和文武大臣们都有些眼红。

  狗日的安南实在是太幸运了,这许许多多的珍贵木材就浪费在了宫殿之上。

  崇祯皇帝则是在合计着,是不是应该学习一下方继藩和许秀才,在西山那边搞个房地产开发?

  毕竟,就算是没有西山书院,自己手里还有着皇家学院这个大杀器。

  正胡思乱想间,王承恩已经带着阮兴文等人前来觐见了。

  思路已经明显开始跑偏的崇祯皇帝也不得不收回了思绪,开始了正常的觐见流程。

  等着阮兴文等人按着蝎监所教的礼仪行完了礼之后,崇祯皇帝就笑眯眯的道:“卿等似乎很紧张?放松一些,朕又不吃人。”

  阮兴文有些磕磕巴巴的道:“启奏陛下,学生等得见天颜,心中喜不自胜,难免有些失态,望陛下孙?”

  眼前的是谁?皇帝啊n的h朝皇帝黎维祺与眼前这位比起来,那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啊!

  不紧张?开什么玩笑,两条腿都有些打颤了,能不紧张么!

  您老人家确实不吃人,可是您老人家杀人啊……

  崇祯皇帝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了表现出亲民而说的一句不吃人的玩笑,会让阮兴文三人心中更加的忐忑不安。

  轻声笑了挟后,崇祯皇帝便开口问道:“尔等于陈情书中所说的那些,可有真凭实据?须知,以生员告官,在我大明并无先例,尔等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坐在锦墩之上的来宗道也开口道:“若是有真凭实据,或者所告属实倒也罢了,倘若是诬告,可就不止是尔等自己受些苦头的事儿了,少不得也要牵连家人。”

  阮兴文强自硬撑着精神才没有瘫软在地上,遗牙道:“启奏陛下,学生等自然是有着真凭实据的。”

  崇祯皇帝却笑眯眯的道:“若是仅凭着那陈情表中所说,只怕不够。其中多为风闻之事,算不得什么真凭实据,尔等可还有其他证据么?”

  阮兴文道:“学生等有人证m多同窗可以证明,那些贼子此前曾经说过许多大逆不道之言,此为其一。

  其二,城内城外百姓,可以证明那些贼子家中鱼肉百姓之举多不胜数,以致于无数人家破人亡,有冤无处伸。

  其三,这些贼之多与郑逆暗通曲款,其中也多有书信往来,望陛下明察。”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笑道:“朕自然会命人去核实尔等之所言。另外,朕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一问尔等。”

  阮兴文应是之后,便等着崇祯皇帝发问。

  崇祯皇帝对于阮兴文等人已经失望无比。

  阮兴文刚才提出来的三点,基本上都属于屁话,放后世的网络械里面,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水字数行为。

  毕竟,阮兴文连一份有力的证据都没有拿出来,相当于以生员的身份干了御史言官们风闻奏事的买卖。

  只是,政治这玩意从出生那天起就浑身透着一股子肮脏——政治从来不讲什么对错。

  自己现在需要借着阮兴文等人的手去清洗安南原有的势力,那么阮兴文等人就是正义的一方,干什么都有理。

  当有一天自己不需要借用他们了,那他们就是蒙蔽圣听的小人,所有的罪过都是他们造成的,理当千刀万剐,如此而已。

  再一次敲了敲桌子后,崇祯皇帝才道:“尔等生于斯,长于斯,自然对安南风土民情极为了解。

  朕想问的是,如今安南百姓吃住如何?可能裹腹?可能遮风蔽雨?文教又如何?”

  崇祯皇帝的三个问题很简单,可是阮兴文等人却迟疑了。

  虽然安南自认是中华正统,甚至于视大明为北虏——鬼知道他们这份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然而跟大明的读书人一个鸟样,安南的读书人也基本上属于那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

  至于民间百姓的生活如何,能读的起书的阮兴文等人,还真没有关注过……

  然而福至心灵真的不是一句空话,就跟后世的网文作者码字一样,鬼知道什么时候来灵感了就能水出来好多的字数。

  或者,真的是祖宗保佑?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阮兴文就躬身道:“启奏陛下,安南的百姓,早就盼着陛下前来主持公道了!”

  卖惨,必须得卖惨!必须得突出百姓们根本就活不下去的主题,然后才能凸显出崇祯皇帝收复安南的正义性,也能突出自己等人的正义性。

  整理了一番思绪之后,阮兴文才斟酌着道:“安南之地虽然不如中原物华天宝,可是幸赖陛下洪福,总算是收成不错。

  然而郑、阮二贼南北对立,几乎是无日不相攻。

  为了筹集军资粮饷,二贼治下苛捐杂税多不胜数,百姓们纵然地里有些收成,可是大部分的百姓却还在饿着肚子,更别提能有个遮风蔽雨的住处了。

  至于文教,学生倒也不怕陛下与诸公笑话,便直说了吧。”

  强行挤出了一滴眼泪,阮兴文接着道:“二贼互相攻伐,黎朝诸公也是互为攻讦,无人顾忌百姓死活。

  百姓们原本便难以为生,倘若不是诗书传家或者家中有些余财的,又怎么读的起书?

  若非是陛下天兵到此,只怕十余年后,安南再无读书人矣。”

  来宗道猛喝道:“贼子可恨!”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摆了摆手道:“朕有意在安南之地复立社学,使之与大明其他各地皆同,科举亦同之,如何?”

  来宗道与阮兴文等人一起躬身拜道:“陛下天恩!”

  崇祯皇帝挥了挥手,笑道:“社学的事情,来爱卿且与众们爱卿们商议,早些拿出个章程来给朕。

  另外,眼下之事还是这五十个国子监生员名额之事。”

  来宗道躬身道:“启奏陛下,倘若查清楚事情真如阮兴文诸生所言,则先前安南报上来的五十个生员都是有问题的,能否入国子监就学,尚需考虑。

  既然如此,不若开一次恩科,劝五十者入国子监可好?”

  崇祯皇帝故作迟疑道:“此时安南初定,开一次恩科原本也是有之意。只是安南国土亦不算太小,诸生散落各地,一时之间又如何齐聚?

  即便是诸生都赶来参加恩科,时间却又迁延日久?”

  来宗道顿时大义凛然的道:“启奏陛下,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倘若原本的名额当真有问题,则有违科举取材的本意,倒不如花一些时间,堂堂正正的开一次恩科,遴选出五十个优秀的延,再命其入国子监就学。”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来爱卿言之有理,阮兴文,尔等延,又是如何看待?”

  阮兴文拜道:“启奏陛下,圣人云,不患寡而患不均。

  五十个国子监生员名额对于安南来说原本已经是恩赐,诸生员皆是翘首以盼,只是那些贼子上下其手,暗中将五十个名额瓜分殆尽,曲解了陛下的一番美意,是以诸生才多有不满。

  倘若陛下愿开恩科,诸生凭本事考取,想来也是无人不服。”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这些生员们哭宫的事儿洗的一干二净,而且顺手把帽子扣给了那些官员士绅,让崇祯皇帝见识到了这些安南读者人的战斗力——基本上不比大明的那些学生差不多。

  想了想,崇祯皇帝还是吩咐道:“拟诏,锦衣卫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在暗中弄鬼。另外,半年之后于此地开考恩科,劝五十者入国子监就学。”

  PS:推书我家有个玉藻前。

  另PS:前段时间的哄抬肉价活动,那些疡了大公鸡的家伙们,第一批20只已经寄出去了。平均宰前7.5斤,宰后净重6斤左右。树林里长大的溜达鸡,群里视频为证。

  再PS:突然想到,盗版的不能参加这种耕活动,朕的心里突然挺开心的。
  
网站地图 凯发sport.k8 海安白金会 盈丰国际登录网址 皇浦国际
博赢彩票公司 盈佳娱乐网址 亚博app 亿鼎博app下载
新天棋牌官网 足球cm排行榜 凤凰平台的手机客户端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凤凰娱乐网 国际路线测试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嘉年华线上娱乐
博狗备用 金沙城APP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新天地棋牌
如意娱乐城 菲彩彩票网 AT平台 欧亿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
鸿运彩票网官方网站 正点游戏 天游娱乐 圣亚娱乐注册 汇丰在线平台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玖富娱乐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天游娱乐介绍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亿游娱乐 华裔娱乐平台 开心娱乐 拉菲平台登陆 牛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