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月明星稀。

  依旧是池云雨林,只不过夜晚的这里多了一些阴凉,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雨水汇聚的河流,于月光下明媚,但时而传来的鸟兽戾鸣,却让人忍不住升起不安。

  此刻,在这雨林的一角,一处河流旁,月光下能看到两个虽有狼狈,可却清纯的少女,高挑可爱,春兰秋菊。其中那高挑之女紧张警惕左右,至于可爱娇娥则解下内衣,露出雪白的肌肤,正蹙眉清洗腋下的擦伤,眉目中带着迷茫,轻声低语。

  “杜敏,都三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救援的人能来,咱们营地里的食物也快不够了。”

  被唤做杜敏的高挑女生,闻言沉默,对于她们来说,这三天整个人生都转变了,三天前还是缥缈道院的学子,三天后却失陷在了此地,到处隐藏着危机。

  这池云雨林看似美好,可实际上地面潮湿腐烂,时而露出兽骨,还有很多一尺多长的蜈蚣以及花花绿绿的小蛇出没,让人头皮发麻。除此之外,更有灵元纪以来,与人类一样飞速蜕变的各种凶兽,力大无穷,极为凶残,使得荒野成为了人们的禁区。

  只是此刻,在二女苦涩时,于她们不远的一颗大树下,正有一个小胖子,正满是不忿的站在那里,抬头尿尿。

  这小胖子正是王宝乐,他没有注意到正在清洗伤口的二女,也没有去看脚下地面上的一朵原本亭亭玉立般的小花,正在被水流压制的凌乱摇晃……

  “该死的,我王宝乐枉称察言观色,能看透世间万般人心……居然没有想到,竟被缥缈道院给算计了!”

  “这缥缈道院太贼了,演的跟真的一样,为了让我们相信,居然让所有人都看到飞船爆开!”王宝乐心底愤愤,实在是这三天,对他而言也是惊魂不已。

  三天前,他与同学们在修灵室内不知不觉睡着,被一声巨大的轰鸣惊醒,来不及思索太多,身体就被一股冲击力直接推出飞艇,好在修灵服本身就有缓冲与避雷的作用,这才勉强落在了雨林内,可却亲眼目睹飞艇在雷磁暴中崩溃爆开。

  之后的三天,王宝乐与众人分散在丛林中,食物的缺少,野兽的凶残,对未来的迷茫与恐惧,使得所有学子在这大变下,都或多或少的露出了一些性格里的本性,有人抱团,有人独行,有人果断,有人懦弱。

  虽说弱肉强食这项法则,对于他们这些刚刚考入缥缈道院的学子而言,太突然了,可在这大变下,仿佛萌芽被激发,无论是贪婪还是凶残,无论是无私还是善良,都被凭空放大。

  “无耻!”王宝乐心底嘀咕了一句,他三天前还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吓得他哪怕又遇到了死对头杜敏,也都强忍着,留在了对方所在的营地里。

  直至如今三天过去,在吃不饱的状态下,他通过自己传音戒的体测功能,发现自己的体重竟然奇迹般的掉了六七斤的样子后,他震惊中狐疑起来。

  实在是王宝乐的经历与众不同,他曾经为了减肥,一个个月几乎不吃不喝,疯狂运动,可也不知怎么回事,体重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三斤!

  如今三天的时间,就掉了六七斤,这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可能!

  尤其是他回忆起自己曾经在一些高官的自传里,看到有人唏嘘道院生涯时,曾隐晦的提起,似乎道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所谓的新生考核。

  若不是王宝乐钻研的彻底,也很难注意到这一点,如今这么一联想,眼前这一切,他虽不知缥缈道院如何做到如此逼真,但极有可能是百密一疏,以正常人的代谢来作为构建标准,而自己显然不是正常人……

  他有五分把握,眼前这一切,应该是虚幻的。

  而让他真正完全确定自己判断的证据,则是怀里那曾经被老医师退回来的……半块黑色面具!

  想到这里,正在尿尿的王宝乐,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心底升起一丝说不出的怪异感。

  实在是他清楚地记得在踏入修灵室前,他把这半块黑色面具随意的放在了怀里,之后遇险,也没空去理会,直至不久前,他无意中发现这面具虽看似如常,可实际上竟然伸手就能穿透,仿佛永远无法触及。

  就好似这可以模拟万物的虚幻世界,难以解析其结构,重塑实质。

  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其外在形状,也都开始虚幻起来,同时浮现出一些模糊看不清的字迹。

  虽难以看清,可这面具的变化,让王宝乐原本五成的把握,变成了十成!

  而按照这样的思路去分析,如果这是一场以虚假的灾难形成的考核,就不难猜出其考核的方向。

  “不可能是看谁强谁弱,毕竟大家都还没接触古武,那么这一次考核的目的,就只能是考察危机时刻的心性,或许还有考察对道院的信心?”王宝乐一边尿尿,一边脑子不断地转动,不时还打几个尿颤。

  他面前的小花,越发凌乱时,王宝乐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抓住眼下这个机会,去给自己加分。

  “就这么干了!”想到这里,王宝乐用力的抖了抖,刚要提上裤子,可忽然的,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河。

  月光下,杜敏虽然站在那里,可王宝乐的目光里已经没有了她,只有一个正在清洗伤口的可爱少女,以及其胸前那亭亭玉立的……小白兔。

  “居然有人形凶兽!”王宝乐眼睛猛地睁大,倒吸口气,心跳加速,可刚看了一眼,正在警惕四周的杜敏,似有所察觉,看去时,与王宝乐目光不由得就对望在了一起,一愣之后,神色大变,可还没等她尖叫,王宝乐就眼睛一瞪,一边提起裤子,一边抢先大吼。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尿尿啊!”

  他话语一出,杜敏只觉得自己所有的话,都被王宝乐这一句,全部噎了回去,气的浑身发抖,她长这么大,只见过王宝乐一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由得怒骂起来。

  “死胖子,你也算男人!”

  这句话一出,王宝乐险些气胖了一圈,他从小到大与这嘴毒的杜敏都是死对头,相互看对方不顺眼,偏偏二人又都在一个班级,如今又一起考入到了缥缈道院,此刻王宝乐深吸口气,哼了一声。

  “死平板,胸都没我大,你也算女人!”

  杜敏一听这话,差点喷出一口鲜血,额头青筋鼓起,正要冲过来时,王宝乐长叹一声。

  “我这清白身躯,被你们看的清清楚楚,我以后怎么做人啊。”他一脸生无可恋,提着裤子,转身就跑,心底则是怦怦加速跳动,背后全是冷汗,暗道还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就危险了。

  眼看王宝乐要逃,杜敏杏目怒张,飞速追来,其后小河里的可爱娇娥,则是在听到了二人的恶毒对骂后,一脸茫然,浑然不觉自己被王宝乐占了便宜,看到杜敏追出,她这才穿上衣服,脸红的迅速追来。

  此刻随着杜敏的怒斥声,雨林的平静被打破,前方丛林内他们这一处临时营地的方向,立刻就有人群闻声快速赶来,堵住了王宝乐的路。

  当首之人,是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这青年拿着火把,身体高大,剑眉星目,于人群中很是显眼,四周更有不少学子将其簇拥,显然是以他为首。

  此人正是王宝乐所在的这一处抱团的营地内,于这三天里,团结众人,展现出个人魅力的柳道斌。

  “王宝乐,你干了什么!”柳道斌一眼就看到杜敏二女从远处带着怒气追来,而被她们追着的王宝乐,则是边走边系裤子……这诡异的一幕,让柳道斌愣了一下,他对杜敏早就有心思,此刻本能的对王宝乐就厌恶起来。

  “我只是尿了个尿……”王宝乐话语还没等说完,忽然的从远处正跑来的杜敏二人那里,传出一声强烈的尖叫声。

  在这声音出现的刹那,一股腥气眨眼间就弥漫此地,更有沙沙的声音好似潮水一般,急速如风暴的扩散开来。

  王宝乐猛地转头,与此同时柳道斌以及其他学子神色一变,他们的目中看到在远处杜敏以及可爱少女的四周,丛林的地面上,树枝上,竟在这一刻,涌现出了数不清的蛇!

  那些蛇花花绿绿,看起来充满毒性,且数量实在太多,远远一看如同蛇海,将杜敏二人死死的围困在内。

  看着四周有那些数不清的毒蛇,二女神色大变,尤其是它们已然张开了满是毒牙的蛇口,毒液流下,发出嘶嘶的声音,腥气令人作呕。

  柳道斌身体一震,没工夫理会王宝乐,直接就冲向杜敏,其后也有一些学子,眼睛赤红,飞快上前要去救援。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在众人欲上前救助的瞬间,突然的,远处的丛林地面上,传来一声震慑心神的婴啼,有一条手臂粗细的红线,哪怕是在黑夜,也依旧清晰无比,展开惊人的速度,正直奔此地。

  时而飞跃出的身体,露出苍白的头颅,那已经不像是蛇头了,分明就是一个婴儿的面孔,只是目中露出的是让所有人都内心咯噔的狂暴。

  “红骨白婴蛇!!”学子中有人认出,心神惶乱,失声惊呼,齐齐后退。

  柳道斌更是头皮要炸开,汗毛耸立,心底狂颤,实在是这红骨白婴蛇名气太大,列入联邦灵元纪的千凶之列,此蛇身体虽脆弱,速度也并非极致,可它的毒性之大,沾染一丝就会瞬间化作血水,只留下一具红色的骨头,因而得名。

  哪怕他心底爱慕杜敏,可若因此丧命,他本能觉得得不偿失,下意识后退,远远避开,生怕那红骨白婴蛇杀的兴起,将他们也一同葬身其口。

  王宝乐这里,看到这一幕后,先吸了口气,但随即立刻意识到这一切实际上都是虚假的,顿时就轻松起来,眼睛一亮,暗道自己在老师面前表现的时机,出现了。

  “反正都是假的,老子怕个鸟。”想到这里,王宝乐顿时挺起胸膛,望着那些逃回来的同学,目中露出深深的鄙视。

  “虽然杜敏这个平板妹牙尖嘴利,长得又难看,总是利用职权刁难我,可我王宝乐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不害怕牺牲的人,一个脱离了庸俗的人,一个有益于同学的人!”

  “如此危险的环境,我王宝乐岂能后退,别人怕死不敢去,但……为了我的同学,我敢!”

  这无耻的胖子,此刻都快被自己的言辞所感动,难道他真的忘了这里是虚假的世界了么?可他偏偏好像自己都忘记的样子,在那里陶醉起来,仿佛只有这里是真实的,才可以配得上他的英勇。

  “板儿,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

  在这众人因恐惧倒退的瞬间,王宝乐非但没有后退,反倒是发出了一声大吼,他抿着嘴唇,抬起下巴,仿佛这一刻那圆圆的小脸,有一种如刀刻般的锐利,充满了男性的气息,龙行虎步,势如破竹一般冲入蛇群。

  气势如虹,威武非凡的身影,好似代表了正义,直奔杜敏二女而去!

  这一幕,顿时就让杜敏呆了一下,哪怕身处蛇群,也依旧有种强烈的不适应,但她身边的可爱娇娥,已经忍不住激动起来。

  至于其他人,也都被王宝乐的大吼以及气势震慑,眼看着王宝乐在那红骨白婴蛇靠近杜敏二女的一瞬,蓦然临近,仿佛天神降临,一把抓住那人人敬畏的红骨白婴蛇,狠狠的扔向远处。

  这一刻的他,浑身上下散发出威武霸气,如同圣人附体,一身正气散及八方,随后他没有半点停顿,一把抱住了激动的可爱娇娥,又一把将愣着的杜敏夹在腋下,直奔人群飞奔而回。

  只是这四周蛇群太多,他在来回的过程里,屁股上还是被咬了好几口,当赶回来时,他的面色已经发黑,可咬牙支撑,直至将杜敏二女安全送回,这才脚下踉跄,失去了力量,倒了下来。

  “好像有点冲动了……屁股好痛,证明真男人好辛苦啊。”王宝乐心底哀忿,眼看杜敏此刻依旧是傻了一样的望着自己,至于可爱娇娥则是双目都带着异样与感激,还有四周众人那一个个如见了鬼一般的神情,他虽眼皮有些沉,可心底还是升起一些得意。

  只是此刻屁股的伤口由痛转麻,王宝乐赶紧一把抓住杜敏的小手。

  “杜敏,我对你有救命之恩,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屁股的存在了,我听说蛇毒如果被吸出来,是可以得救的,你帮帮我……”没等说完,王宝乐实在忍不住眩晕,脑袋一歪,眼看就要枕在杜敏的胸前,可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强向改变方向,落在了可爱娇娥的小白兔上。

  眼看这一幕,四周众人都神色古怪,杜敏更是在看到王宝乐就连昏迷,也都露出那嫌弃的样子,面色顿时黑了。

  此时此刻,在联邦境内,远离池云雨林,距离缥缈道院越来越近的天空上,一艘红色的飞艇中,修灵室内,数百学子安静的沉睡其中,王宝乐也在里面,似有美梦,歪着脑袋,嘴角带着享受的笑容。

  而在飞艇的主阁里,包括老医师在内,所有的老师,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睁大眼睛,看着他们面前浮现的诸多水晶画面里的其中一个。

  那画面内,正是池云雨林内,救下了杜敏后,昏迷的王宝乐。

  “这小胖子叫什么名字!”

  “虽是梦境迷阵,可却与真实完全一样,他在里面的表现,就是他真正的心性!”

  “如此勇敢,如此为了救同学的无畏之意,这孩子是个百年难遇的好苗子啊!是我们道院最渴望获得的优秀学子!!”

  好半晌,众老师纷纷惊呼,看向王宝乐时纷纷赞赏不已,更有一些老师已经心动,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将王宝乐拉拢过来,加入自己的学系内。

  就连缥缈道院的掌院,那位老医师,也都有些傻眼,他心底迟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

  “难道我真的看走了眼?”沉吟间,他索性从学子档案里取出了王宝乐的那一份,低头看了起来——

  又是5000字大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诸位大大们,能否守护三寸人间,让她从檐上的三寸雪,成为人间惊鸿客!

  请收藏,请推荐!
  
网站地图 博赢彩票公司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新利棋牌游戏 最低分民办大学招生信息
世界杯星级排名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亚博国际登录 太阳城线路检测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太阳娱乐 世界杯指定投注
齐发国际娱乐城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日博客户端
天天娱乐大厅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一元中购
满堂彩88官网 千百万娱乐 全旺娱乐 东森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网
如意娱乐怎样 亿游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圣亚娱乐下载
必发彩票 9号彩票网址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天游娱乐总管 丰尚娱乐游戏
拉菲开户 欧亿娱乐 万博娱乐总代 亚洲会彩票网站 满堂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