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肉球速度太快,又因是红色,所以在阳光下极为显眼,此刻飞奔中都掀起了大风,呼啸中直接就超越了战武系的众人,直奔远处

  战武系的老师一愣,其他正在咆哮的延,也都愣了一下,整齐有气势的口号瞬间凌乱。

  “那是什么玩意?”

  “是新发明的热气球么”

  战武系的众人,诧异之下纷纷开口,就连战武系的老师,也都迟疑了一下,露出狐疑,只是在看到那些延一个个似都溜号后,他眼睛猛然一瞪。

  “看什么看,还不快跑!”随着他的大喝,延们才纷纷收回目光,带着心底的迟疑,继续跑步,慢慢的这迟疑消散,远远又能听到他们战武系的咆哮声,回荡八方。

  而此刻的王宝乐,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四周,他全身都是汗,满脑子都是减肥,就好似身后有一群胖爷爷在追着自己一样,跑慢一点,就团聚了

  时间流逝,过去了两个时辰,此刻已是下午,下院岛的海边,战武系的延们一个个很是疲惫,可在老师的鞭策与喝斥下,依旧奔跑,口号声更是不停。

  “战武无敌!”

  “战武”只是,他们的口号在这一刻,还没等念完,突然地从他们的身后,再次有脚步声轰馒来,已经疲惫的他们,又一次看到一个巨大的红色肉球,从他们身边飞滚而过,这一次速度似乎更快,沙土都被掀起,四溅了他们一身。

  “又是那个热气球!C像小了一点啊”

  “什么热气球,那就是个人,天啊,他难道跑了一圈么!!”顿时整个战武系都震惊了,哗然之声刹那爆发,他们的目中此刻看到的,只有那飞速远去的红色肉球。

  一旁的战武系老师此刻也吸了口气,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无法置信,迟疑中眼看学生们都在议论,他赶紧又训斥起来,继续跑步,不久后眼看学生们都累的不得了,他这才让众人坐在地上休息。

  至于他自己,则是坐在一旁,脑子里还在琢磨那红色肉球,而那些学生们,也在相互讨论。

  “那真的是个人?”

  “天啊,他是怎么跑的啊,也太快了吧”

  “不对啊,他的衣服有些眼熟”

  在这众人讨论时,陈子恒神色中有一丝疑惑,他隐隐觉得那红色的身影,有些眼熟的样子,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此刻揉着眉心冥思苦想。

  只是直至他们休息后再次开始奔跑,陈子恒也都没想起熟悉的缘由,可很快的,在他们刚刚开始跑步不久,突然地于他们的身后,那轰隆隆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这一次所有人包括老师,都瞬间回头飞快的看去,眼睛里看到的,是那已经见过了两次的红色肉球,呼啸而来,掀起大风,从他们身边再次飞滚而过

  而这一次,肉球明显又小了一些,能确定的看出那的确是个人,与此同时,他们更是听到了从肉球那里,传来的阵阵嗷嗷声。

  似乎那是一个人在疯狂到了极致后,无意发出的嘶吼,在战武系众人的目瞪口呆下,肉球远去

  “王宝乐!!”陈子恒终于认出了那肉球的身份,失声惊呼,甚至他四周的不少人,此刻也都隐隐认出,在听到陈子恒的呼声后,一个个都差点跳起来。

  “真的是王宝乐!”

  “我刚才就在纳闷,那衣服怎么眼熟,那不就是特招学袍么,居然是王宝乐,他怎么变的这么胖!!”喧哗之声比之前要强烈太多,实在是那肉球的身份,对所有战武系的延而言,刺激太大了,毕竟王宝乐可是他们口中,法兵系的一群弱籍一。

  就连战武系的那位老师,此刻也都倒吸口气,惊异之余满是羞恼,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怒意,骤然爆发,猛地看向四周那些吵吵嚷嚷的延。

  “你们这群废物!”

  “看看啊,你们就连法兵系的都比不过,你们还敢说自己是战武系的么,我战武系速度第一,拳头第一,肉身无敌!”

  “你们这群废物,给我听好了,今天训练加倍,不超过王宝乐,你们今天就别睡觉了,给我跑完!”战武系的老师怒吼时,那些延一个个也都怒了。

  就连他们自己也都觉得,被一个法兵系的超过,实在是丢人,更是不服气,在他们看来,那胖子一定是中间休息过,且跑的绝非大圈,而是抄了近路过来挑衅。

  这种行为,他们岂能忍,尤其是卓一凡与陈子恒,虽没开口,可二人相互看了看,心里也有不服气,他们原本是相互在较劲,可如今王宝乐的出现,顿时就让他们二人好似看到了方向,同仇敌忾起来。

  于是所有战武系的人,此刻都带着怒意,憋着劲,心底满是斗志,等待王宝乐的再次到来,他们已经决定了,这一次一定要让王宝乐知道,他们战武系,才是速度第一!

  很快的,天色已晚,黄昏中,随着轰隆隆的脚步声,当王宝乐再次出现时,沉浸在疯狂状态,发誓要减肥的他,丝毫没有感受到战武系的怒意,再次飞奔而过后,也没去看自己的身后,此刻战武系的所有延,一个个都怒吼中,爆发出了全部力量,向着他这里急速追来。

  “王宝乐,你输定了!”

  “王宝乐,你敢和我们战武系比跑步,让你知道厉害!”呼喝声不断,战武系的众人一个个红着眼,急速奔跑,一时之间远远看去,这一群人拉成了一条长线,呼喝声扩散,很是壮观,甚至都引起了其他系的注意。

  只是慢慢地,一犬后,明月高挂,呼喝声被粗重呼吸取代,那些战武系的延一个个目中带着绝望。

  “这家伙还是人么他怎么这么能跑!”

  “他难道是凶兽么!!”众人悲愤,脚步已是越来越慢,身体都在颤抖,尤其是腿都软了,跟随在王宝乐身后的也越来越少,只有三五个人还在勉强跟随,最终只剩下了陈子恒与卓一凡还在咬牙坚持。

  可就算是他们,也都到了极致,陈子恒都用了封身境的修为,可还是与王宝乐的距离越来越远,在又跟随了一圈后,他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看着已经快要亮的天空,悲愤起来。

  “到底他是战武系的,还是我是战武系的啊!”

  最后一个倒下的,是卓一凡,他哪怕再不甘心,哪怕眼睛都赤红如血,哪怕疯狂无比,可依旧还是又跟随了半圈后,在第二天的上午,脚步酸软,噗通一下倒地。

  “我们是战武系啊,不能让法兵系那群弱不禁风炼器的给比过啊,卓一凡,你再爆发一下,超过他!”

  其身旁始终陪伴的战武系老师,也都累的不得了,可如今心帜抑郁还是难以宣泄,望着远处王宝乐那好似不知疲惫的身影越来越远,他不由得怒吼一声。

  “老师,我真的不行了”卓一凡想要挣扎,可看到王宝乐那依旧飞速的身影,他心底钢前所未幽挫败感,苦笑起来。

  战武系的老手张了张嘴却发现口中满是苦涩,琢磨着法兵系一向不都是脆弱的很么,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变态玩意

  “耻辱啊!”战武系老师悲愤一声,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带着延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飞奔而过的王宝乐,似乎王宝乐就没停过

  这种经历,别说是那些延了,就算是他也都被打击的沮丧务必,到了最后索性带着战武系的延放弃了环岛跑。

  “眼不见心不烦,那是个变态!”战武系的老师叹了口气,带着纷纷松了口气的学生们,来到了另一处场地,他打算让这些延熟悉器,进行力量训练。

  对于老师的这个安排,就连卓一凡也都觉得无比英明,实在是他这几天的打击,堪称人生最强。

  而此刻,王宝乐在跑了一周后,他终于瘦了不少,心底激动之余,他还有些遗憾,记忆里似乎前几天他能隐隐看到一些和自己一样的跑步者,可渐渐都没了。

  “坚持,是一种品质啊。”王宝乐感慨之余,发现自己的身体明显比以前更强壮了,好似距离气血境也都不远的样子,这种感觉很强烈,实际上之前一周的跑步,他就已经发现了,自己几乎不会疲惫,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

  在这惊喜中,王宝乐又跑了几天,最后苦恼的发现跑步似乎不起作用了,他烦闷时无意中路过一处训练场,一样就看到了在那场地里,正在练习举重,进行力量与耐力训练的战武系众人。

  他看到那些人挥汗如雨的样子,顿时眼睛一亮,赶紧一路熊了过去。

  “老师老师,我叫王宝乐,我能不能也来练一下啊。”王宝乐连忙开口,目中露出渴望与期待。

  他的出现,顿时就让这原本还有些呼喝声的场地,瞬间一片死寂所有战武系的延,都刹那间看向一身红袍的王宝乐。
  
网站地图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大型网投现金网 天时娱乐平台 娱乐平台app
世界足球星级 美高梅手机版游戏 现金扎金花游戏平台 玛雅娱乐平台
亚虎娱乐 香港太阳娱乐公司 豪博国际娱乐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亚博国际登录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扑克王棋牌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ca88国际娱乐城 如意坊app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久久彩 拉菲娱乐平台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银豹娱乐总代 拉菲平台官网
678开奖网 凤凰彩票官网 诺亚娱乐 678彩票最新网址 新生娱乐平台官网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聚彩网 天游娱乐输钱 信彩彩票 如意娱乐取现
马泰娱乐注册 诺亚娱乐 同创娱乐官网 金如意娱乐城 678彩票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