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吵嚷无比,甚至能看到有不少人从二层出口涌现,一个个都如狼似虎的看向四周,想要找出王宝乐的样子。

  这一幕,顿时就让王宝乐心惊,一个人他不怕,可这一群

  王宝乐眨了眨眼,觉得自己面对一群,就算是怂了,也不丢人,好在俱乐部内各种身形的人都有,胖的不只他一个,也就没那么显眼,很快离开俱乐部的王宝乐,回到了缥缈道院。

  而在俱乐部内,找不到胖兔子的众人,一个个都憋屈愤怒,咬牙中纷纷决定,等下一次胖兔子来了后,给他好看。

  只不过很少有人会天天都去搏击俱乐部,同时俱乐部的人数又太过庞大,毕竟它囊括了整个缥缈城内,所有喜好搏击之人。

  所以当天目睹王宝乐发威的人虽多,可在三天后,当王宝乐再次来到俱乐部出战时,依旧还是没有多少人一开始就关注他。

  即便是有,也因人数不多,难以传开,这就使得王宝乐开始了他隔三差五的俱乐部之旅,几乎每一次过去,他都会从第一战的默默无闻,急速的发展到最后的全偿狂,渐渐的,当王宝乐去了十多次后,他就算是再低调,可掰指胖兔的传说,还是被慢慢地传开了

  “听说了么,俱乐部里来了一个专门喜欢掰人手指的胖兔!!”

  “那胖兔据说邪恶无比,与人对打时,眼睛里只有手指!”

  “我还听说,这家伙有恶趣啊,若是全程不让他掰手指,他连脚趾都不放过!!”

  种种传闻,种种议论,在这整个俱乐部内不断地传开,到了最后,不说无人不知,可每一次王宝乐出战的时候,都会瞬间被关注,甚至最后一次时,王宝乐都发现,竟有人关注所幽一楼入口。

  这也就罢了,他还从其他人那里得知,似乎有人组织了一个灭兔联盟,这就让他震惊了,好在这数百次的战斗,使得他对于掰手指已经熟练无比,他觉得自己要低调,于是才结束了自己的试炼。

  “这些人太不讲道理了,既然是自由搏击俱乐部,干嘛这么激动,我不是在掰手指,我是在练习擒拿术!”王宝乐心有愤愤,实际上他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进入梦境与大陪练对打,往往受虐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去俱乐部。

  这么一个循环,不但使得他的压力可以宣泄,更是让他的技艺突飞猛进,从一开始完全不是大陪练的对手,往往瞬间就被解决掉,直至如今,已经可以与大陪练对抗好久。

  这种进步,让王宝乐看到了希望,如今虽不敢继续去俱乐部了,可王宝乐在自己又练了一段时间后,最终有了把握,他深吸口气,开启梦境。

  寒风刺骨,天空飘着雪花,四周一片冰封,在这熟悉的环境中,王宝乐屏气凝神,望着不远处慢慢凝聚出的陪练身影,目中露出战意,实在是他与大陪练这数月的对打,无数次的被掰手指,已经有了火气。

  “这一次,一定要让你认输!”王宝乐活动了一下双手,整个人在这一瞬,气息都有所改变,锐意逼人!

  如果说之前的王宝乐,只是一块剑坯,那么如今的他,在俱乐部的数百郴战下,已经飞速蜕变,成为了一把出鞘的利剑。

  战斗经验虽不是丰富到了极致,可也远超曾经,几乎在那大陪练出现的刹那,王宝乐的速度就骤然爆发,刹那飞跃而起,出现在了大陪练的身边,右手抬起猛地一抓。

  大陪练神色如常,身体不退反进,体内吸力瞬间扩散,向着王宝乐抓去,就在他们要碰触的刹那,王宝乐目光一闪,体内吸力同时散开,二人之间似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随着相互的吸扯,直接就碰到了一起。

  砰的一声,王宝乐倒退几步,那大陪练一样倒退,在这吸力的爆发下,谁也无法奈何对方。

  王宝乐眼睛内露出振奋,一晃之下速度展开,再次临近,很快的就与大陪练在这梦境里,不断地碰触轰击。

  他的速度快,那大陪练速度一样不慢,渐渐地,只能看到二人的身影相互交错,每一次都似乎有吸力在极致后爆开,使得四周的风雪,时而飞速临近,又时而激烈的四散。

  外人若在这里看到这一幕,必定心惊,实际上王宝乐与大陪练之间的战斗,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封身,怕是补脉境亲自动手,也都会骇然。

  实在是他们所比的,除了速度与肉身的力量外,更重要的就是对于吸力的控制,这种控制要求入微,且随时随刻都在调整,利用不同的收放频率,去达到想要的效果。

  而难度不仅于此,要知道吸力不是只能作用在手掌上,而是来自全身,这就使得在战略上,多出了很多方法,如此一来,如何判断对方的战略,如何又吸引对方入套,都会体现在二人的争斗中。

  轰轰之声回荡间,时间流逝,很快就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最后,王宝乐气喘吁吁,可目中却满是振奋,直至此刻,他都没有被大陪练掰到手指,这就让他信心强烈无比。

  “该结束了,大陪练,这一次要让你品尝一下,被掰手指的酸爽!”王宝乐仰天大笑,在大陪练临近的刹那,他目露奇芒,体内所有汗毛瞬间封闭,直接就展开了封身境的技艺。

  顿时他体内与体外,如同隔绝,成为了两个世界,与此同时噬种在这一刹那,在他的操控下疯狂的传出吸力,一瞬间就达到了极致,使得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甚至隐隐间,好似都瘦了一些,如同改变了形态。

  可偏偏封身下,这吸力无法完全透出身体,如此一来就造成了某种程度的真空,在那大陪练来临的刹那,王宝乐大吼一声,瞬间散开封身境,顿时吸力在之前的累积下,成倍的爆发出来。

  轰轰中,四周的风雪急速涌来,大陪练显然也没想到王宝乐的这一招,身体在靠近时终于被影响,踉跄了一下。

  这一下失误,就给了王宝乐机会,王宝乐狂行直接一步走出,落在了大陪练的面前,右手闪电一般,一把抓住了大陪练的手指,带着激动,带着振奋,向上狠狠一掰!

  “给我跪下叫爸爸!”

  大陪练全身一震,眼看就要真的顺力跪下,可刹那间,他目中有黑芒一闪,这光芒与黑色面具的光泽一模一样,此刻闪动中,大陪练嘴角竟首次露出一抹闪瞬即逝的笑意,另一只手竟然飞速抬起,于王宝乐的手腕,从上向下猛地一按。

  这一按之下,他不但直接站起,来自手腕反力的压迫,直接就让王宝乐惨叫一声,手掌酸软无力,抓不住大陪练的手指,就连吸力也都不知为何,被瞬间中断。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那大陪练在起身后,速度飞快的抬起右脚,竟一脚踢在了王宝乐的裆部

  一声比之前还要凄惨的叫声,直接就从王宝乐那里传出,这叫声已经不再是正常,而是尖细刺耳,若没有过这种经历之人,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样的叫声。

  甚至王宝乐都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咔嚓一声,瞬间脑海一片空白,只觉得前所未幽剧痛,直接就让他在这惨叫中,失去了一切力量,捂着裆部倒在地上打滚。

  “碎了,天啊,碎了”王宝乐要哭了,冷汗刹那湿透衣衫,就算是寒风也都无法让他觉得冰冷,此刻整个人都要抓狂,以那变了音调的声音,在呜呜中哀嚎起来。

  大陪练没有继续出手,他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望着王宝乐,直至好半晌,王宝乐的剧痛消散了一些时,他面色苍白赶紧把裤子向外一拽,低头看了看后,这才松了口气,可那神色里的心有余悸,却是更为强烈。

  “无耻B流!”抬头时,王宝乐咬牙切齿,对这大陪练的恨已经无法形容了,实在是他之前信心满满,认为自己终于可以翻身,但却没想到,这大陪练竟还有这种阴损的招式。

  他很想继续去和对方练,可却很是胆颤,甚至也想过在自己的裆部防护一下,可在这梦境里,他发现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似乎一切都在大陪练被改变后,这里就出现了不同。

  最终带着无比的郁闷,王宝乐离开了梦境,在外面挣扎了好久,一方面是继续练下去的剧痛,一方面又是对学首的期待,最终后者战胜了前者,王宝乐大吼一声,继续进入梦境

  就这样,梦境内的凄厉惨叫,时而传出,每一次王宝乐都觉得自己似乎碎了。

  半个月后,他整个人都神经兮兮近乎魔怔,就算是走在道院里,往往对方看自己一下,他都本能的要去捂裆

  这一切,让他悲愤中,再次将目光对准了自由搏击俱乐部。

  “我要去实战!!”
  
网站地图 龙8app客户端下载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太子娱乐下载 永利皇宫
幸运28技巧宝典下载 如意坊网上娱乐 金沙城ag视讯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 满堂红娱乐平台 亚博国际登录 微信真钱斗地主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天天娱乐电
888真人注册 新濠国际APP 下载国际利来app www.sav20.com
新凤凰彩票注册 欧亿娱乐 乐盈彩票 银豹娱乐登陆 汇彩彩票
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主管 正点游戏 时时彩注册平台 如意娱乐开户
斗牛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开户 新世纪博彩 澳彩城
678彩票开奖网 云谷彩票注册 银丰娱乐 五星彩票 51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