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二楼,此刻的声音强烈无比,实在是之前的王宝乐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指会掰手指、按手腕以及踢裆的胖兔。

  他所有的战技,无不让人心悸的同时,升起痛恨之意,尤其是踢裆,更是被人觉得头皮发麻,感同身受的同时,也有不耻之意。

  在他们看来,掰手指也好,按手腕也罢,都是地痞流氓的行为,而那踢裆更是这般,上不得台面。

  偏偏此人又嘴贱无比,竟在擂台上挑衅众人,于是才在那些受害者的带动下,掀起了鄙视的风暴。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胖兔就是一个只会耍兄段的垃圾,无耻至极,可是当王宝乐所有在众人眼中那无耻的战技,突然之间,竟以此战胜了补脉高手后,这一切的想法,骤然坍塌,之前有多么的鄙夷,这一刻就有多么的震撼。

  “他他居然战胜了补脉!!”

  “天啊,掰手指,按手腕以及踢裆,这种无耻的战法,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威力!”

  “不对,寻常人难以做到,这胖兔必定是在这一道上,沉浸多年,方修的如此战法!”

  阵阵吸气传出,阵阵哗然骤起,能常在这俱乐部之人,都是喜欢古武的爱好者,他们的心中实际上没有那么严谨的原则,甚至某种程度上,只要证明了有用,他们都会接受。

  虽然王宝乐的技法有些无耻,可方才的一战,足以证明这战法的有效,如此一来,在这俱乐部二楼内的不少人,纷纷吸气中心动了。

  甚至有不少人花费灵石,去寻找王宝乐之前那数百次战斗的录像,开始了研究,同时因为这二楼的人太多,再加上周璐的身份,顿时关于胖兔的消息,就大范围的传开。

  而此刻的王宝乐,已经回到了缥缈道院,在这一天的熟练后,他发现自己对于踢裆之法,已经有了心得,于是再次进入梦境里,与大陪练训练起来。

  时间一天天流逝,王宝乐在梦境中虽也会有惨叫传出,可次数却一次次少了起来,而外界,也在过去了这些时日后,随着胖兔的消息扩散,终于开始了发酵。

  胖兔的名声不再局限于俱乐部里,如今哪怕是在外面,也都隐隐扩散,还有就是因当日的俱乐部内也有不少缥缈道院的延,他们也都心神震动中,开始了研究与学习。

  于是无论是在道院的灵网上,又或者是在外面整个联邦的灵网上,缥缈城这里,都陆续的出现了一些王宝乐战斗的视频。

  每一个视频都从默默无声瞬间点击爆炸,所有观看之人,无不吸气,尤其是那些曾经的挑战者,更是在重新观看时,回忆起了当初的惨痛,越发的认真研究。

  这些视频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传遍开来,被越来越多的人学习,甚至也有人找到了出处,寻到了古武的擒拿术,实际上这才是原始的版本,王宝乐学的,明显是被改良后,配合其噬种的吸力,从而产生的特殊擒拿术。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出处,有了来历,顿时就不一样了,比如王宝乐这里如今在众人看去,这已经不是无耻的战技,而是成为了格斗之法。

  “这才是格斗啊!”

  “没错,在一千多年前,格斗只是表演罢了,可如今的世界,格斗是危机关头,能决定生死的战斗!”

  “有道理,生死之间,若还是去讲究不能去掰手指,不能去踢裆,那也太迂腐了!”

  这样的言论越来越多后,甚至都出现了拥护王宝乐的组织,这些组织都是自发形成,在灵网上对王宝乐的做法,极为赞同。

  很快的,缥缈城内关于胖兔的消息,也都越发的传遍。

  这一切,就使得学习擒拿术之人越来越多,甚至在俱乐部内,一处处擂台上掰手指、按手腕以及踢裆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虽难免还是有人鄙视,可却渐渐形成了潮流,只不过俱乐部很快就给出了限制,禁止踢裆。

  这一做法,就好似给予了擒拿术肯定,让更多的人,在掰手指以及按手腕上越发热衷。

  尤其是这擒拿术还是具备效果的,虽不如王宝乐有噬种的那么恐怖,可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其犀利之地。

  甚至在缥缈道院,这潮流也慢慢出现,已经有战武系的延,开始练习了,尤其是那叫爸爸的少年,更是这般,发了狠的在训练室内,一边研究视频,一边练习擒拿。

  “我一定会知道你的身份,到时候,我陆子浩发誓要让你叫爸爸!”少年近乎疯狂训练的同时,在搏击俱乐部内,一处很是奢华的房间里,站在窗户旁,看着视频的周璐,也是如此。

  这房间很是考究,向外看去,能一眼看到小半个缥缈城,云雾缭绕中,好似城池都蹿仙境一般。

  四周的布置,更是精美,任何摆设,看起来都很名贵。

  而在这奢华房间内的周璐,她穿着家居服,正冷冷的盯着前方的光幕上播放的关于王宝乐的视频。

  输给了封身境,这对她而言是极大的刺激,尤其是被踢了屁股,这就更让她往日里的心高气傲,已经成了九霄怒意,随时可以抓狂。

  此番研究中,她虽不是去学习,但却想尽了办法,去寻找反击之法。

  但那视频里的画面,让她很快就克制不住,拳头慢慢攥起,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她的父亲,也就是缥缈城自由搏击俱乐部的会长,从门外走来。

  眼看自己那面色铁青的女儿,俱乐部的会长脸上带着苦笑,叹了口气。

  “璐璐,干嘛这么大的脾气。”这会长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身子挺拔,头上虽有一些白发,可一身修为,已然不是古武境,而是早已鱼跃龙门,超凡入圣,难以探寻。

  “爹,你到底告不告诉我那该死的胖兔的身份!”周璐看向走来的父亲,这不是她第一次提出这个要求了。

  “不要胡闹了璐璐,顾客的**,是俱乐部立身的根本,此忌不可破马上就要去军方报道,别耍性子了。”会长无奈的曳,又安慰了几句,眼看自己这女儿还是怒意不减,他也头痛,敲有属下汇报,他再劝说了几句后,离去了。

  房间内,此刻只剩下了周璐,她胸口起伏,盯着视频,半晌咬牙。

  “胖子,我一定能找到你的身份!”

  诸如陆子浩以及周璐这样的,在缥缈城内还有不少,大都是遭受王宝乐毒手之人他们执着的话语,虽达不到诅咒的程度,可还是让王宝乐这段时间,打了不少喷嚏。

  “又有人想我了。”此刻,道院洞府内,吃着零食的王宝乐,打了个喷嚏,他赶紧喝下冰灵水,这才舒畅了一些。

  一边吃着零食,他一边嘀咕起来。

  “最近名气太大了,要低调啊我可是要当联邦总统的人,除了官声,其他的名声都不重要。”王宝乐深以为然,觉得自己当初带着面具的疡,实在是太正确了,此刻美滋滋的将零食吃完,他拍了拍肚子,深吸口气,开启梦境,继续与大陪练对抗。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王宝乐的擒拿术也越发的精纯,到了最后,他与大陪练之间的格斗,每一次都极为激烈。

  而他身上的格斗天赋,也都在这磨练下越发的凸显,被踢裆的次数也都越来越少,直至大陪练也都无法踢到他时,王宝乐开始了反击。

  可这反击带来的不是舒爽,而是又一次的噩梦。

  那大陪练的战技,竟又一次改变,从按手腕发展到了肩膀以及脖子,膝盖等全身所有的关节。

  似乎人体的一切关节部位,都是这擒拿术的打击点,那种种的反关节战法,让王宝乐的惨叫,又一次回旋梦境里。

  他也想过再去俱乐部,可一想到自己得罪了对方的少东家,王宝乐就悲哀的忍了下来,开始在这梦境里,通过惨烈的方式,一点点的提高。

  好在他的基囱经被打磨的很牢固,而大陪练的改变也不是太大,使得王宝乐慢慢地,通过一次次关节的剧痛,亲身体验下,对于擒拿术的掌握,越来越娴熟。

  直至又过去了两个月后,当他战胜了大陪练时,王宝乐走出梦境,看着洞府外的蓝天白云,他的身心激动无比。

  “终于,大成了!!”
  
网站地图 亚博哪里下载的 足球国家队排名 一元中购 pt老虎机送彩金38
国际娱乐平台app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12bet手机版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龙虎赌博 朴克王app 永利皇宫登录注册网址 二十一点杀阵
优乐2 扎金花棋牌 王牌娱乐app下载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老百汇娱乐城 AG官网下载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天天娱乐下载
万恒娱乐 伯爵II 亿游娱乐官网 亚上彩平台 马泰平台
彩平台 重庆时时精准计划网站 东森综合APP 拉菲平台登陆 盛源彩票
东森娱乐注册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 亿宝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注册 彩票678网站
j8彩票网 天游娱乐在线 8天游娱乐 彩世界网站 百采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