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为的晋升与减肥的成功,所带来的愉悦,让王宝乐很是振奋,尤其是他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学首,就兴奋无比,脑子里不由的钢出自己成为学首的画面,双眼冒光。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王宝乐兴高采烈的同时,心跳也不由加速,正要急匆匆的赶去学堂时,注意到了呆在那里的谢海洋,王宝乐顿时感激,上前很是热情的一把被海洋。

  “好同学,你的减肥办法非常管用!”

  “以后我们要多多联系,来,这是约定的灵石!”王宝乐哈哈大笑,取出灵石给了谢海洋,随后在喜悦下又客气了几句,可却发现谢海洋似乎还在懵怔,似乎没有离去的想法。

  “那个谢同学,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改天我请你吃饭?”若是换了其他时候,王宝乐一定会和谢海洋多接触接触,可如今一心想去成为学首的他,实在是心里好似有小猫在挠痒一般,于是暗示道。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竟能修为精进匪夷所思!”谢海洋看着王宝乐,脑海一片混乱,实在是他在道院里这几年,做了太多的生意,也遇到了数不清的顾客,死神丹也不是没人尝试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吃下死神丹突破的。

  “多吃几力该就可以了。”王宝乐随口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禄海洋的脖子,将蹿半呆滞状态的谢海洋送出洞府。

  直至离开,谢海洋都还是脑郝楞,口中喃喃着不可思议,思绪凌乱的下了山。

  眼看谢海洋走了,王宝乐望着远处的夕阳,实在是忍不住了,急匆匆的直奔学堂。

  “我就要成为学首了!”王宝乐哈哈大笑,心情格外的美好,他之前已经将成为学首的方式打听好了,只需要在学堂的石碑榜单前,开启考核,记录一次炼制灵石的过程,若纯度足够,即可上榜。

  “一旦成为学首,在这法兵系,我就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到时候,我看谁敢欺负我!”王宝乐心头火热,期待感极为的强烈,仿佛就连血液的流动都加快了太多。

  而从他的洞府到学堂,虽不是很远,可也有一点距离,此刻蹿激动帜王宝乐,没有注意到在他走出洞府不远时,有一个法兵系的老生,原本只是路过,可在看到了王宝乐后,眼睛猛地一亮!

  他注意到了王宝乐此刻身上的那件破破烂烂的特招学袍,于是拿出传音戒,低声开口。

  “我看到了王宝乐,他衣衫不整!”

  在这延传音的同时,于这法兵系的山峰上,有三处很是显眼的阁楼,三间阁楼分别在法兵系三大学堂附近,通体紫色,好似衙门一般,似乎有一种迫人的气息,能被一切看到之人清晰感受。

  甚至在这三大阁楼门口,都有延好似守卫一般,站在那里,冷眼望着所有路过之人。

  往日里,但凡是路过这三处阁楼的延,无不下意识的脚步加快,不愿在此地多留,赶紧离去。

  这三处紫色阁楼,正是法兵系内,论地位,论权力,仅次于系主与老师们的院纪部!

  也有不少人,喜欢称呼这三座阁楼为学首阁!

  因为院纪部的负责人,正是所在系的学首!

  缥缈道院的下院岛中,各个系都有学首,也都有负责本系的院纪部,而学首的存在,是凭着自身的实力获得,这本就是缥缈道院的规则之一,于是也就使得学首在身份上很是超然,能对他们直接下命的,唯有掌院!

  所以每一位学首,又称为掌院门徒!

  至于他们负责的各个系的院纪部,因掌院权力的下放,如今被当初对王宝乐不悦的黑衣中年,也就是副掌院,所掌握!

  也正是因这种种的特殊,所以哪怕系主可以对所在系的学首下令,但会不会被执行亦或阳奉阴违,要看学首的意愿了。

  此刻,在灵石学堂旁的灵石学首阁内,正有七八个衣着与普通延不一样的老生,在相互笑谈,他们穿着黑色的衣袍,任何一人走在法兵系内,都会让诸多延心翼翼。

  实在是身为灵石堂学首亲自任命的院纪部督查,他们的权利不小,能监察整个法兵系所有延的院风院纪,甚至其中有二人,正是当日里在学堂中将王宝乐带走的青年。

  此刻笑谈中,他们里的一人,低头看了看传音戒,抬头时起身,脸上露出笑容。

  “大家一会儿再聊,我们先去把那王宝乐办了,有人看到他违反了院纪,此刻似乎正要去灵石学堂!”此人话语一出,四周其他同学也都笑了起来。

  “终于抓到了?前段时间我向学首汇报时,学首还问了此事。”

  “说起来,学首交代的事情,这都过去大半年了,我正头痛,实在是这胖子大半年来,神出鬼没,根本就看不到人,不过我想他应该不是得罪了学首”

  “哈哈,大家也不用太在意,估计学首也只是帮人个忙,若是真的得罪了学首,这胖子早就惨了,不过我们也要拿出气势,这胖子我也很烦。”

  众人很是轻松的谈行纷纷走出院纪部,神色也都在走出后,化作了肃然不言苟笑的样子,一群十多人,浩浩荡荡直奔灵石学堂的必经路。

  他们的外出,顿时就引起了四周不少延的注意,在看到后,众人纷纷心神一震,知道又有人要倒霉了,议论中甚至有不少人远远跟随在后,想要去看看院纪部的执法现场。

  就这样,在灵石学堂外的小路上,没过多久,兴致勃勃而来的王宝乐,就与这群迎面走来的院纪部督查,相遇了。

  小路山道,不算太过宽敞,可也能让三五人并排前行,王宝乐如今心情很好,于是在看到这群督查后,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成为他们的顶头上司,脸上不由露出笑容,甚至还抬手打了个招呼。

  “大家”

  可话语还没等说完,立刻他对面的那群黑衣督查,一个个冷行有人直接爆喝,打断了王宝乐的话语。

  “王宝乐,衣衫不整不得外出,奇装异服者,更是违反我缥缈道院纪律的第三条第七絮,现在,和我们走一趟吧!”这督查喝声中,就向着王宝乐走来,直接右手抬起,就要去抓王宝乐的肩膀。

  他根本就不在乎王宝乐的特招身份以及修为,在他看来,只要是在法兵系内,就没有延敢反抗挣扎,尤其是现在证据十足。

  王宝乐眉头皱起,退后半步,避开对方的手掌。

  “诸位同学,实在不好意思,事出有因,我一会就去换,稍后也会去院纪部配合处理。”王宝乐眯起眼睛,耐着性子回答,他如今的确是衣衫破损,实在是之前的暴胖,使得那结实的特绽破也都被撑开了,而他又心急成为学首,所以才没时间去领嚷衣服。

  这原本就是一件新,若是没有那位灵石学首的交代,此事最多就是花点灵石打点就好,甚至他的特招身份,很有可能就直接化解了。

  可如今那几个黑衣督查,好不容易找到了王宝乐的痛脚,岂能放弃,尤其是向着王宝乐抓来的那个青年,眼看王宝乐居然敢闪躲,顿时不悦。

  “敢反抗?废话少说,带走!”这青年督查话语间,再次向王宝乐抓来,他身边其他督查也都冷笑,急速而来,显然是要在这里将王宝乐直接擒拿,带去院纪部。

  一旦到了那里,是否还有其他违纪的事情,就不是王宝乐自己能决定的了,他们幽是办法,可以给王宝乐这里添加进去,虽最终不大可能让王宝乐被开除,可背个处分,还是能做到的。

  远处那些跟随而来的延,在看到这一幕后,纷纷睁大了眼,若是换了被抓的是其他人,或许他们还不会如此侧目,实在是王宝乐的特招以及他之前的几次风头,在众人眼里,早已算是风云人物了。

  王宝乐本就是聪明之人,他之前始终好言,是因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学首,可如今这些人的反应,明显依依不饶的来势汹汹,这就让他心里警惕的同时,也有了不耐。

  在对面青年抓来的刹那,王宝乐右手抬起,一把抓自方手腕,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字缓缓开口。

  “院纪部哪一条规定,衣衫问题要被如此擒拿!”

  “敢抓我手腕,和我们提规定?王宝乐,你这是在抗拒执法,罪加一等,现在可以擒拿了!”那被抓字腕的青年冷笑,毫不紧张,声音更是带着嚣张,甚至另一只手也都抬起,向着王宝乐一拳打来。

  听着青年话语,看着对方的表情,王宝乐面色顿时阴沉,他性格平日里看似乐天,但若被人欺负,该出手时毫不犹豫!

  “现在的院纪部,竟蛮横到了这种程度么!”开口时,王宝乐目中寒芒闪过,顺势一掰,顿时咔嚓一声,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那青年口中传出,他的身体也随着王宝乐的甩动,不受控制的跌倒在一侧,叫声凄厉,瞬间汗珠满面。

  ====

  诸位道友,这部三寸人间一直在按我心中所想去创作。

  很多人的意见与质疑我都有看到,坦白说没被影响是不可能的。

  但幸好,这些年来几乎每一部书在开书后,我都要经历这些,更幸运的是,每一部书我都基本上坚持了自己的创作,并且在大家的支持下,都取得了说得过去的成绩。

  遥想仙逆,当年被无数人骂,我顶着强大的压力坚持下来,写出了自己想写的故事,写完后,有人说他是仙侠神作,每每提起,思念王林!

  遥想求魔,当初骂声更多,有人说耳根不行了,有人说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有人说这就是垃圾书,看盗版都不值,被无数人不看好,我的压力极大,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故事,写完后,有人将他喻为我这一生的巅峰之作,每每提起,尤记苏铭。

  遥想我欲封天,还是如此,被人骂的体无完肤,连带我全家老小,生死都在键盘侠一念之间,最终我还是咬牙坚持,将其按照我的想法,全程书写,写完后,有人说他是我的转型大成之作,至今想起,不忘我命如妖欲封天,一纸欠条,因果不变!

  遥想一念永恒,更是这般,大家或许还有记忆,各种质疑声铺天盖地,攻势之强超越以往,不说漫天也相差无几,副版主王平知道,那段时间,我整个人压廉大,无法形容,我甚至觉得自己那时候都要疯了,可我还是死死的遗牙,坚持自己的创作,一步一步走了下来,写完后,有人说一念永恒,是我写作生涯的又一个巅峰,千万收藏,数十万订阅。

  现在,到了三寸人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的书,都是在质疑中走出,这一点我感触很深。原因我知道,因为我每一本,都在尝试走不同的路,因为我没有一成不变,所以大家不适应,可兄弟们,姐妹们,我写书十年了啊,我觉得我还是很会写书的!

  你们知道么,这是种煎熬,在这些声音中走出的我,如果稍微一个不坚定,或许在这十年的写书中,就已经放弃了内心的写作之路,幸运的是,我从我的主角身上学到了坚韧,所以我坚持下来了。

  我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信心,尤其是三寸人间,因为这是我的另一个尝试,将仙逆、求魔、我欲封天以及一念永恒,将情感、热血、恢弘、轻松,融合在一起的新道路。

  这条路很难,可我依旧求索n君,静待我将此人间画卷泼墨展开
  
网站地图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万事博娱乐城 斗地主真钱平台 王牌娱乐下载
世界足球队排名 诚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足球星排名 优乐彩彩票
求万博体育官网 新天地娱乐棋牌下载 扑克王APP 诚博国际游戏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豪博娱乐app bodog备用网址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金马国际APP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琪琪色av在线看
京城会娱乐吧 诺亚娱乐客服 天游娱乐招商 优游彩票 亚彩会
天游娱乐天子 大盛娱乐 吉利彩 湖北百宝彩票网 诺亚娱乐
如意娱乐网址 银豹娱乐 辛运飞艇开奖 万家彩票网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圣亚娱乐下载 万博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678彩票网代理 七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