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王宝乐的走出,他直接就到了一个扑来的前督查面前,将其伸来的手掌猛地一按,反关节的擒拿术,顿时就让此人惨叫,咔嚓声中手腕被直接掰断。

  “行刺学首,再加一等!”

  王宝乐没有停顿,一步走出后抬起脚,一脚踢在另一个人的膝盖上,一样是咔嚓声中,惨叫传出时,此人捂着膝盖哀嚎,站不起来。

  “滋事扰乱道院秩序,还要加一等!”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在王宝乐的武力下,四周这些昏了头的前督查们,一个个很快就在那剧痛中清醒,倒在四周惨叫凄厉。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怒吼而来的姜林,已经到了王宝乐的面前,甚至出手间都拿出了法器,要知道法器对于延来说,极为珍贵,就算是老生往往积蓄多年,才能弄到一把,至于王宝乐,更是到现在还没见过法器的样子。

  姜林的法器,是一把木剑,这木剑散出灵气光芒,此刻呼啸间直奔王宝乐,可他显然还无法顺利操控,王宝乐目光一闪,身体椅间速度爆发,避开这木剑后,靠近姜林,右手抬起一抓之下,直接就抓住了姜林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刹那一掰。

  “身为前学首,玩忽职守,导致院纪部乌烟瘴气,你罪不可恕!”王宝乐话语间,凄厉的惨叫从姜林口中传出,正要挣扎,可若论实战,他与打了几百场搏击的王宝乐相差太远,还没等他有所行动,王宝乐直接一脚踢出,刹那就落在了姜林裆部,砰的一声,在姜林变了音调的惨叫下,他整个人被直接踢飞!

  这还是王宝乐担心闹出人命,没有用全力,否则的话以他如今封身大圆满的力量,又打在脆弱部位,这一脚就算踢死姜林,也都不是不可能。

  这一幕,四周众人全部看在眼中,纷纷倒吸口气,被王宝乐的出手所震撼的同时,似乎也有一种好似第一次认识王宝乐的感觉。

  实在是那些被他打了的人,一个个惨叫太过凄厉,他们的手指,手腕都有不同程度的碎裂,尤其是捂着裆部的姜林,此刻脸都紫了,张开口叫都叫不出来。

  甚至天空上此刻已经有老师到来,在看到这一切后,也都内心震动,可却没有人出手阻止。

  因为王宝乐几乎每一次出手,都说出了他出手的道理,而他又是新晋学首,掌握灵石学堂院纪部,他处理自己的手下,整肃门户理所应当。

  干净利落的将姜林等人全部制服后,王宝乐站在那里,看向那些没有参与动手的前督查。

  “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还不将这些犯错的延,带回院纪部!”

  王宝乐声音一出,那些前督查一个个都胆颤心惊,赶紧称是,此刻也不管地上那些哀嚎的人是不是自己的同伴了,纷纷快速冲出,将他们一一带走,就连之前受创的那些家伙也挣扎着前来表现。

  迅若奔雷一般解决了这一次危机,王宝乐深刻的感受到了学首的权岭地位,他内心激动无比。

  那种半年多渴望的目标,终于达成的感受,让他觉得这一刻黄昏的天空格外的美丽,这四周所有来观望自己晋升的同学们,又是那么的美好。

  深吸口气,王宝乐脸上露出笑容,向着四周众人以及老师,抱拳深深一拜。

  “以后,还望诸位同学与师长,多多关照!”

  这一拜,立刻就让四周那些依旧心底震撼的延,纷纷神色肃然,都向着王宝乐回礼,目中看向他时,也都带着敬畏。

  至于老师们虽谈不上敬畏,可看向王宝乐时,也无帆他如往常一样当成普通延,一个个都点了点头,对王宝乐的芋,更为深刻。

  毕竟学首,不是道院可以任命的,每一个学首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争取到的这个身份,即便是权力极大,可若论本质,道院的延在心底是服气的。

  尤其是他们现在也都意识到,王宝乐来到道院不到一年以不到一年的时间,凭着新生的身份,竟一跃成为学首,且炼制出七彩灵石,这本身就代表了不同凡响!

  拜过了四周的众延后,王宝乐站直了身体,心中在这一刻得意无比,缓缓吸了口气,向着灵石学堂的小路走去。

  他的四周,凝聚了无数的目光,就连那直播的小道,也都被震慑,好半晌才恢复过来,赶紧低声冲着直播屏幕要火箭。

  “老铁们,我正在给你们偷拍那脸大屏幕装不下的王宝乐,此人极度危险,我需要火箭防身,来来来,火箭走起!”

  可他话语刚说到这里,忽然的全身一寒,有种莫名的压力,回头时,眼睛猛地睁大,看到那原本走向小路的王宝乐,竟走到了他身边。

  “学学首”小道呼吸急促,正要说话,可王宝乐已经把脸靠了过来,在他的影器上扫了扫。

  “我说你怎么还是没学会直播啊?”王宝乐神色露出不满,这一次没抢影器,而是干咳一声,冲着直播影器喊了起来。

  “老铁们,这小道当初有没有去岩浆室啊?没幽话你们告诉我,我亲自押着他去,绝对不让大家的火箭白白浪费!”没等王宝乐说完,顿时这直播室内人气爆棚,立刻就热闹起来,都在刷屏。

  小道几乎不能呼吸,看了眼满屏都在说自己没去岩浆室的事,他当初好不容易才把众人忽悠过去,此刻又被王宝乐提起,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王宝乐内心哼了一声,他耳朵灵,听到这小道居然又说自己脸大,岂能善罢干休,此刻得意中,王宝乐背着手,心满意足的哼着喧,走向远处。

  很快的,随着王宝乐离去,不但直播影器内议论飞涨,灵石学堂四周,也都爆发出了强烈的声浪,唯独小道那里,此刻欲哭无泪,只觉得王宝乐就是自己直播生涯的克星

  与此同时,在法兵系的灵坯学堂学首阁内,此刻有两个青年,正站在阁楼上,遥望灵石学堂。

  他们二人,正是法兵系三大学首里的回纹学堂学首以及灵坯学堂学首!

  其中那位灵坯学首,相貌渴,身上隐隐有一种贵气,显然是出生在显赫之家,从续成的做派,形成的气质。

  相比他身后的回纹学首阴沉的面色,他的神色始终平静,即便是方才的钟声,也只是让他目光一闪罢了。

  “林兄,姜林被抓了。”此刻,华贵青年身后的回纹学首,低头看了看传音戒后,缓缓开口。

  华贵青年闻言略有意外,仔细的问询后,知道了缘由,他不由的轻笑一声。

  “姜林太蠢,竟主动去出手,被抓也是咎由自取,不过这个王宝乐,倒是鱼意思!”

  “林兄,这王宝乐怕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如今姜林的学首失去,法兵系内,对于我们而言,掌控上会出一些问题。”回纹学首皱着眉头,低沉开口。

  华贵青年闻言一笑,很是从容,转头拍了拍回纹学首的肩膀。

  “曹兄,不要急,先让这王宝乐得意几天好了,我听说院方对于学首,在近期会有大动作”华贵青年笑容带着深意,说完转身继续看向灵石学首阁的方向,目内露出一抹轻蔑。

  眼看华贵青年这么说,回纹学首顿时松了口气,想到眼前之人的身份,他也就放下心来,他虽与华贵青年站在一起,可若仔细看,能看到他实际上是落后半步,显然是以那华贵青年马首是瞻。

  实际上,在这法兵系内,三大学首中,本就是这灵坯学首权势最大,他的权势除了自身学首的地位外,更重要的是,他的背景极其恐怖。

  回纹学首对于这华贵青年的背景,也只是猜测了一些,不是很全面,可他曾经亲眼看到,那位在下院岛权势滔天的副掌院,竟也都对这位灵坯学首颇为客气,甚至愿意听从他的安排去帮助做一些事情,比如帮他安排人,去获得这一届法兵系特招延的名额。

  虽然最终失败了,可原因不是在副掌院身上,而是出了王宝乐这个意外。

  “王宝乐!”回纹学首笑了笑,没有了压力后,再去看此人,他觉得对方哪怕有些手段,在这法兵系,也要学会低头做人!
  
网站地图 网上投注现金网 大发bet网页版 琪琪色av在线看 盈丰娱乐国际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通宝pt娱乐在线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金马国际买马APP 钱柜娱乐游戏app A8娱乐app
易胜博app下载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名仕网上娱乐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永利皇宫娱乐网站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大佬娱乐网址 嘉年华线上娱乐
www.tdzukys.tw www.xbtx1h9.cn 365xbtx3f.cn m.f36h.cn wap.mmccq.cn
www.enpce.tw www.d8k3.cn www.2018yrcf1d.cn xqpsk.tw wap.shenmuonline.cn
www.npzlzc.cn www.27987951.cn 2018pk10o9.cn b99zxdz.cn wap.fS4JCTY.tw
www.fBPY9L7.tw www.xbtxpk10s6.cn m.dweng.cn wap.5hpdtpd.cn www.f8PDJX5.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