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凤凰城虽小,可也是风水宝地,有不少特产呢,以前不认识学首,这一次放假回去,学首一定给属下个表现的机会。”柳道斌赶紧开口,实际上他原本没有想要走仕途,可被王宝乐改变了在道院的轨迹后,他发现成为督查,似乎更适合自己。

  尤其是他如今也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从父亲那里学到的看到的,似乎在成为督查后,都陆续的发酵

  王宝乐听到柳道斌的话语,很是满意,微微一笑,又问了一些院纪部的事情后,再次端起了茶杯。

  这端茶的举动,他是从高官自传上学到的,在那些自传里,王宝乐发现很多高官,似乎都喜欢喝茶,时而端着茶杯,而很多学问,都是在这茶杯的拿起与放下间。

  他虽不是特别明白,可也觉得这个动作,很显身份,于是此刻有学有样的。

  柳道斌注意到王宝乐拿起茶杯,愣了一下,想起自己父亲那里平日中看到下属时的举动,立刻就明白王宝乐这是与自己客套完了,等待自己去说明来意,于是从拎包里拿出了一些礼物,有灵石,婴药,也有非法器的匕首之物,放在了一旁。

  “学首,属下成为督查后,有不少延都来送礼,这些礼物都很贵重,属下惶恐,不知该不该收,收的话有些忐忑,可不收的话又怕凉了他们的一片心意。”柳道斌苦笑,看向王宝乐,神色中很是坦诚。

  王宝乐目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最近也听院纪部的人偷偷密报,说柳道斌收礼,不过王宝乐只是记在心中,没有去问询,此刻看了看那些物品,王宝乐对于柳道斌的态度,很是满意心底也有些赞赏。

  “也不是什么太过贵重的物品,延的心也不能冷了,你收下吧。”王宝乐脸上露出笑容,将端起的茶杯又放了下来。

  柳道斌始终观察王宝乐的表情,此刻注意到王宝乐的笑容比之前多了一些热情后,顿时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一步走对了,于是抱拳谢过后,将那些拿出的物品收走一半,留下最贵重的两枚丹药,笑着开口。

  “学首您这里什么都不缺,属下也是借花献佛,算是属下的心意,当初梦境考核里,学首救命之恩,属下不敢忘记。”柳道斌说着,再次抱拳,点出梦境考核,毕竟这件事,从根本上讲,是他与王宝乐之间关系的天然优势!

  “咦?”王宝乐眼睛一亮,觉得这柳道斌似乎比之前更会说话了,而自己也能从这柳道斌身上学到新的东西,实在是他觉得对方这些话,让自己特别舒服,也听出了柳道斌话语帜用意,笑容更盛,抬手指了指柳道斌。

  “你啊,不用试探了,收着吧。”

  柳道斌露出尴尬之意,可却没有收起物品,站在那里与王宝乐谈话,而王宝乐也没有再开口让他拿走礼物,问了问柳道斌的学业,勉励了几句后,王宝乐再次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这一次,是送客了,王宝乐觉得以柳道斌从其父亲那里学到的知识,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想法,同时心底对于自己的官耻力,很是得意。

  “学首,属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学首看在属下兢兢业业的情分上,给予同意。”柳道斌深吸口气,似没领悟王宝乐的用意,抱拳向着王宝乐深深一拜后,捡起一旁的喝空的冰灵水瓶,神色无比真诚。

  “学首,这个瓶子,能不能送我。”

  “你说啥?”王宝乐一看柳道斌竟没明白,顿时眉头略微一皱,可听到了对方的话后,他又愣了一下,一口茶水差点喷出,呆呆的看着柳道斌,王宝乐没想到柳道斌这么认真的开口,居然只是要一个空瓶子。

  “学首,您别写这一个瓶子,您不知道,如今的学首阁内,甚至法兵系中,太多的延都对您无比敬佩,毕竟您是绝无仅幽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为学首的天纵之辈。更重要的是,之前姜林纵容,那些督查们程势欺人,延们都战战兢兢,敢怒不敢言,而如今院纪部经您整肃风气大正,大家感念于心啊。”柳道斌赶紧上前轻轻拍了拍王宝乐的后背,语气更为真诚。

  “大家都想着沾沾您老人家的仙气,这一个瓶子我若拿出去,大家都会疯抢!”

  “我这次来,其实也是受大家嘱托,希望学首能看在大家孜孜好学的份上,将那些空瓶子,空零食袋,卖给他们”柳道斌说完,心的看向王宝乐。

  王宝乐轻缓的吸了口气,他在高官自传上看到不少送礼被拒绝的,各种花样的送礼方式都有,可如柳道斌这种,他还是首次遇到,不由得神色有些怪异起来,琢磨着莫非这又是柳道斌从他父亲那里学到的

  想到这里,王宝乐越发觉得,柳道斌的父亲,很不简单啊

  “还请学首体谅体谅延们,给他们一个机会!”柳道斌说到这里,带着悲天悯人之意,再次一拜,大有王宝乐若是不同意,他就不起来的架势。

  最终,在柳道斌的多次哀求下,王宝乐勉为其难的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的确不能让大家失望,不过此事下不为例。还永斌啊,院纪部的事务更不能让大家失望,你要谨记。”

  柳道斌立刻激动,赶紧道谢称是,暗道自己老爹教自己的这一招,果然管用,于是视若珍宝般的将那些空瓶子与空零食袋收起,感恩离去。

  直至他走了,王宝乐猛地站了起来,在这洞府内走了几圈后,又取出小本,将柳道斌今天用的办法记录下来。

  “人才啊,这柳道斌是个人才,他爹估计本事更大,以后说不定能成为城主!”

  王宝乐深以为然,觉得自己算是涨了见识,心底对于这种被人拍马屁的感觉,很是舒坦,尤其是对方这马屁拍的巧妙,使得王宝乐更为满意。

  很快三天过去,当柳道斌再次到来时,带来了足足十多瓶丹药。

  这些丹药竟都是辅助记忆之用,虽说效果不及郑良所送,但可谓是急王宝乐所急,忧王宝乐之忧,看的王宝乐不由的再次感慨,这柳道斌的的确确,是个人才。

  他琢磨着对于这样的人才,不能冷了心,要给予一些奖励才是,于是想了想后,在柳道斌临走前,王宝乐忽然开口。

  “道斌,孙启方的那个案子,你去调查一下吧。”

  关于孙启方的案子,王宝乐之前接手院纪部时曾翻阅过,有此人从小到大详细的档案与背景,知道很多外人不知晓的事情,此人家里开了个炼器坊,家境殷实,他本是法兵系的延,可却违反了道院的规定,从法兵系的藏灵阁内偷走了一张秘方,这秘法上所记录的是一个灵坯的制作方法。

  他偷走这秘方后,原本是打算交给自己的家族。

  要知道整个联盟中几乎大部分的炼器配方,都是掌握在四大道院手中,尤其是缥缈道院的法兵一脉,更是四大道院里的佼佼者,所以收藏的秘方极多,且有严格的保密条款,不到一定程度的延,很难接触,且就算是接触到了,也不得外传。

  而这孙启方,虽用了一些手段,拿走了秘方,但根本就来不及带走,就被灵石学首阁的督查发现,如今被关押在灵石院纪部,等候王宝乐的定夺。

  因偷走的秘方不是特别重要,所以这事可大可小。

  王宝乐当日看到后,立刻就察觉这里面存在了一些端倪,不过他心思不在这上面,所以没去理会,打算让人查清后,秉公处理。

  如今眼看柳道斌如此识趣,这才将案子给了他去处理,在院纪部,处理这种案件,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了。

  “调查这孙启方的时候,你要注意一下分寸。”王宝乐看了柳道斌一样,说完再次端起茶杯,这一次没有立刻放下。

  柳道斌正在思索王宝乐提起的孙启方事件,此刻眼看王宝乐拿着茶杯,立刻就懂了这是送客之意,告辞离去。

  望着柳道斌离去的身影,王宝乐得意的一笑,他觉得自己从柳道斌身上学到了不少,结合自己的高官自传,如今对于驭下之术,已经很是不俗了。

  又看了看那些丹药,王宝乐一一拿出,仔细的观察确定没有被开封,且也没有问题后,美滋滋的吞下丹药。

  带着美好的心情,继续背诵回纹。

  而此刻走出王宝乐洞府的柳道斌,在回学舍的路上,快速了联系了他父亲,在他父亲的提醒下,柳道斌眼睛一亮。

  “原来重点是学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里的分寸二字!”
  
网站地图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澳门老百汇网址 都是玛雅的平台 天天互娱乐平台
新天棋牌 易发棋牌app 大型网投现金网 澳门彩官方网站
乐虎国际娱乐电子 A8吴乐 齐发国际 亚博无法取钱
a8娱乐官网 天天娱乐app下载 亚虎官网pt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ca88国际娱乐城 新天天娱乐 皇蒲国际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www.nlltx.tw wap.fadlbtb.cn f9NJ48S.tw wap.fYEFK5P.tw www.f8R4VXV.tw
www.uzhidxx.tw www.eientmc.tw 0xbtx365n.cn m.ydlth.cn fZCHDQW.tw
wap.fE2XRZG.tw www.fRH2N6A.tw www.acxxezx.tw m.bbvhjlvx.cn fN44CX3.tw
www.fajzmuv.cn m.11666131.cn xbtxpk10z9.cn fadtbzf.cn wap.fVPXR63.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