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在王宝乐洞府大门开启的瞬间,门口的陆子浩就立刻目不转睛的看了过去,他的目光极为犀利,更是带着审视之意,仿佛要将王宝乐彻底看穿一般。

  “战武系陆子浩,见过法兵学首。”陆子浩眯起眼,神色内带着一丝桀骜,缓缓开口。

  王宝乐一看陆子浩这个表情,心底哼了一声,琢磨着要不要索性暴露身份,让这陆子浩继续跪下叫爸爸,不过就在王宝乐这么思索时,陆子浩声音再次传来。

  “陆某来此,是提醒学首一句,你还记得当日俱乐部内的周璐吧,她如今已经从白鹿道院毕业,被军方征召,给予七寸真息,听说如今的修为已经从古武境突破,成为了真息境的修士!”陆子浩飞速开口,话语间紧紧的盯着王宝乐,试图找出蛛丝马迹。

  王宝乐听闻此话,眨了眨眼,实在是他对周璐那个疯婆子芋太深刻了,如今听说对方竟加入了军方,且修为超越了古武,他就立刻警惕。

  “听不懂你说什么。”王宝乐曳,转身就要回洞府。

  “王宝乐,你就是掰指狂兔!我告诉你,那周璐成为真息境修士后,始终对当日俱乐部的事情耿耿于怀,你敢走回洞府去,我就立刻给周璐传音,告诉她你的身份,到时候她必定来找你麻烦。”陆子浩神色傲然,目中更是露出狡诈。

  “想要让我不说,也不是不可以,王宝乐,掰指狂兔,你给我跪下磕头叫爸爸!”

  “你有病啊!”听到陆子浩居然敢这么嚣张的对爸爸说话,王宝乐脚步停下,转身瞪了陆子浩一眼,心底已有不耐,哼了一声,继续向着洞府走去。

  眼看王宝乐还装,陆子浩顿时怒了,身上修为顿时爆发,低吼起来。

  “今天我陆子浩到来,就是要揭穿你的身份!”随着修为的扩散,陆子浩虽依旧是封身大圆满,但比之前时,仿佛更精进了一些,距离补脉,也都不远,此刻怒吼下,他向着王宝乐急速靠近,右手抬起时,一拳轰来。

  “你还没完了是吧。”王宝乐也怒了,他觉得自己身为学首,已经两次让步,准备回洞府,可这陆子浩一副热血少年的样子,咄咄逼人,喋喋不休,此刻更是主动出手。

  这就让王宝乐觉得忍不了啦,此刻转身时,他右手瞬间抬起,速度之快,陆子浩还没等看清,刹那间他的手腕就被王宝乐一把抓住,向下一压,顿时那反关节的剧痛,直接就让带着拳套的陆子浩,也都哀嚎一声。

  “跪下,叫爸爸!”王宝乐瞪起眼睛。

  噗通一下,陆子浩就忍不住跪了下来,可却没有喊爸爸,而是在这剧痛中仰天大笑,狂喜不已。

  “掰指狂兔!上当了!!”

  “我在这四周,布置了三个直播影器,哈哈,王宝乐,掰指踢裆狂兔,现在整个道院的灵网上,估计都能看到这里的直播,你的身份已经被揭穿了,王宝乐,你等着周璐来找你麻烦吧,你等着缥缈城内所有被你毒寒人来找你吧!”陆子浩虽被王宝乐掰着手腕,可笑声传遍四方,心底的振奋无比激荡。

  “现在,掰指狂兔,还不给我松开手,然后跪下,给我叫爸爸!”陆子浩得意无比,大喝一声,在他的想象里,这一刻的王宝乐必定神色大变,惊慌失措,可很快的陆子浩就发现,王宝乐非但没有如他判断的惊呼,反倒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这一幕,不由得让陆子浩愣了一下,内心忽然升起一丝不妙之感。

  “你”

  就在陆子浩不妙之意升起的瞬间,从王宝乐的洞府四周,几乎所有必经之路上,飞速赶来了数十个回纹与灵石学堂的黑衣督查,这些督查一个个都神色肃然,疾驰而来。

  柳道斌也在其中,手里还拿着三个影器,在看到柳道斌手里的影器后,陆子浩面色一变。

  “回禀学首,果然如您所判断,这陆子浩上山后,布置了这三个影器,我们已提前一步,切断了这一片区域的灵网,没有任何机密传出!”

  柳道斌这句话一出,陆子浩只觉得脑海轰一声,瞳孔猛地扩大,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叫爸爸。”王宝乐抬起头,得意的向着陆子浩开口。

  “你休想!”陆子浩喘息粗重,此刻大吼起来,内心憋屈与郁闷到了极致,正准备要刚强到底,可就在这时,柳道斌在一旁冷笑。

  “学首,此人试图偷盗我法兵系机密,我建议立刻收押,与战武系交涉后,送入道院内审!”

  柳道斌这句话一出,陆子浩倒吸口气,差点吓尿,要知道那偷盗机密四个字,严重无比,吓的他赶紧解释。

  “我不是偷盗,我只是安装在王宝乐洞府四周,要录下证据!”

  “闭嘴'首什么身份,你将影器安装在学首洞府外,这就是偷盗法兵系机密!”柳道斌眼睛瞪起,立刻低喝。

  至于四周的督查,也都一个个目光不善,看向陆子浩,纷纷要求,严惩陆子浩。

  直至这一瞬,陆子浩才真正的害怕了,他来的时候的确是带着恶意,准备录下王宝乐出手的视频,这样的话,就可以作为证据,既能羞辱王宝乐,又可以拿出去炫耀,同时他也没打算放过王宝乐,准备将其交出去给周璐,让周璐来找王宝乐的麻烦,让其好看,可却忽略了王宝乐在法兵系的权势与地位。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是这样,眼下害怕后,他也是个能屈能伸之人,毫不犹豫的赶紧哀嚎。

  “爸爸,爸爸,我错了,爸爸我错了”

  “行了,别吓孝子了。”王宝乐得意的一摆手。

  听到王宝乐称自己是孝子,陆子浩憋屈的脸色不停变幻,可却没办法。

  “衅啊,我们没有化解不了的深仇大恨,你以后不要这么调皮了。”王宝乐很是感慨,抬手摸了摸陆子浩的头,从当初与对方第一次交手,王宝乐就知道这陆子浩是个喜欢耍心机兄段的人,所以这一次出门前,他才传音柳道斌交代一番,以防万一。

  此刻摆出长辈的姿态,王宝乐批评了陆子浩几句后,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回洞府,心情很是愉悦,觉得终究还是自己棋高一筹。

  至于陆子浩会不会说出自身的身份,这一点王宝乐不在意,在他看来,能不暴露自然最好,可若真的暴露,也没什么,意义不大,对于周璐或者是太多人而言,缥缈道院双学首,已经不是轻易能动的了。

  眼看王宝乐这里放过自己,陆子浩哪怕心头郁闷,可也还是松了口气,四周众督查冰冷的看了眼陆子浩,也都各自离去,唯独柳道斌临走前,站在陆子浩身边,声音阴沉,缓缓开口。

  “好好学习,这一次学首心软放了你,你要珍惜这个机会,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影器,他没有将三个影器还给陆子浩,而是带走,显然是要作为证据,留待日后需要时取出。

  直至四周人都走了,陆子浩沉默半晌,回头看着王宝乐的洞府,这一刻的他,是真正的感受到了与王宝乐之间的差距。

  “我一定能超越他!!”他咬牙低语中,没了去揭穿传播王宝乐身份的心情,回到了战武系后,就开始了闭关修炼。

  陆子浩的事情对王宝乐而言,只是新,回到了洞府后,他再次沉浸在了对于灵坯的熟练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周后,王宝乐炼制灵坯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他自进入道院后,从炼制灵石开始直至现在,哪怕花出去不少,可还是有大量的灵石积累,且这些灵石的品质都极高。

  如此一来,就使得王宝乐在熟悉灵坯制作的初期时,不缺灵石,在这些灵石上刻画的回纹,使得他对于灵坯的掌握,也都越发精湛。

  同时法兵阁长老给予的锻材玉简,里面的一些知识,也都在王宝乐对灵坯的炼制上,渐渐体现,触类旁通之下,使得王宝乐结合前后,理解更多透彻。
  
网站地图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亚博体育客服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新金豪棋牌 找回射手网中文网 365棋牌游戏在线客服 金伯利娱乐是什么
天天娱乐app 龙虎赌博技巧 娱乐成APP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极盗者海报 AG平台app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一元中购 凤凰平台 天时娱乐城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华人彩 博猫游戏 分分彩网站 欧亿平台 速8彩票娱乐平台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彩票注册官网 牛彩彩票注册 时时彩众够 亿游娱乐咋样
华人娱乐 彩吧2娱乐 丰尚娱乐彩票 拉菲平台大不 心博天下娱乐
伯爵2娱乐 东森投注aPP 永盛彩票注册 速8彩票娱乐平台 无极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