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王宝乐想去问面具的事,可知道此事太大,他觉得在外面讨论不稳妥,于是忍住,准备晚上和自己老爹喝完酒,再去问询。

  不多时,父子二人到了家,回到这从小长大的地方,那种亲切感,让一年前雄心壮志走出凤凰城的王宝乐,别有一番感触。

  因父亲那里的考古工作,所以王宝乐一家所居住的地方,在凤凰城内也算不错,是一处独门独户的泻子。

  虽然论起价值,比不过缥缈城里的普通卓,可在凤凰城中,也算械了。

  刚一进家门,王宝乐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他眼睛一亮,脱了鞋就跑了过去,看到了正端着一盘红烧肉走来的母亲。

  “妈,我回来了!”王宝乐欢呼一声,上去一把痹己的老娘。

  “这孩子,你慢点。”王宝乐的母亲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脸上虽有了一些浅浅的鱼尾纹,可依旧能看出年轻时的秀丽模样,此刻目中带着慈爱,将手中的盘子放下后,拉着王宝乐坐在饭桌旁,摸了摸王宝乐的头,心疼起来。

  “宝乐,你都瘦了,多吃点。”说着,王宝乐的母亲将红烧肉夹起一大块,放在王宝乐的碗中。

  一旁正在脱鞋的老爹,闻言撇了撇嘴,曳不语,实在是他觉得王宝乐之所以瘦不下来,与自己这媳妇的溺爱有太大的关系了。

  很快的,他们一家三口就都坐在了饭桌前,在问了王宝乐这一年的生活后,王宝乐的父亲取出一瓶酒,与王宝乐喝了起来。

  “宝乐,少吃饭,多喝酒,知道么!”

  “来,老王,儿子敬你一杯,以后咱们家靠我就行了,你可以歇歇了,别总出去挖这个挖那个,多危险啊。”

  听着王宝乐的话,王宝乐的父亲笑骂了几句,这孩子现在还分不清什么是考古,什么是盗墓,可心底却很是温暖,一口喝下。

  看着父子二人,王宝乐的母亲心中很是满足,双眼也都带着柔和,似乎这两个男人,就是她心中的一切天地。

  “妈,我现在可厉害了,我是我们道院法兵系内,唯一的大学首!”王宝乐美滋滋的吃了一大口红烧肉,口中含糊的炫耀道。

  “我们家宝乐从型聪明又帅气,成为学首也是理所当然的,对了宝乐,学首是啥?”王宝乐的母亲笑眯眯的又给王宝乐夹了一块肉,好奇的问道。

  王宝乐赶紧不厌其烦的给自己老娘普及一下什么是学首,很快的,王宝乐的母亲就目露惊讶,就连王宝乐的父亲那里,也都一脸不可思议。

  “我说怎么前段时间,城主带着好多人来看望我们……原来我们家宝乐,这么厉害啊。”王宝乐的母亲笑着打趣道,告诉了王宝乐,这几个月,凤凰城的城主以及副城主来过好几次,每次到来都嘘寒问暖,送来了不少礼品。

  “副城主?那个,他儿子现在是我手下。”王宝乐得意的抬起右手,将手腕上的镯子在爹妈面前晃了晃。

  “不说这个了,你们看,这可是储物手镯,是我回答出了上院长老的问题,他老人家奖励给我的。”说着,王宝乐一晃之下,取出了不少冰灵水与丹药,还有一些法器,给了爹妈。

  “这是我们道院特产的冰灵水,特别好喝,你们尝尝。”

  “还有,这些丹药你们留着,都是我在道院里的丹道系买的,强身藉,治疗百病,妈,你身体不好,多吃点,爸,你每次去考古,也都带着一些,等我下次回来再换点更好的给你们。”

  “还有这些法器,都是我亲手制作的,爹,这是给你的,妈,这些你拿着,戴在身上。”

  眼看王宝乐离家一年求学,获得如此成绩,又具备这样的孝心,王宝乐的爹娘心中都很温暖,一股温馨的气氛,洋溢在这三口之家中。

  一顿饭吃了很久,王宝乐将自己这一年的生活点点滴滴,除了一些他怕父母担心的地方,大都告诉了爹娘,到了最后,王宝乐的母亲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笑道。

  “你别老和杜敏斗嘴,杜敏那孩子我看挺好的,还有你方才说的周信,回头你把她带回来让妈瞧瞧。”

  “没问题,我以后每年给你带一个回来,不重样的。”王宝乐也有点喝多了,此刻小脖子一抬,得意的说道。

  “宝乐,你本事不小啊。”王宝乐的母亲瞪了他一眼,一旁王宝乐的父亲则是笑着拿起酒杯,脸上带着感慨,似乎也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

  “那是,娘,我这都是和我爹学的。”王宝乐干咳一声,他话语一出,身边老爹一口酒差点喷出,赶紧解释,好半晌才算是将这件事化解,回头瞪着王宝乐。

  王宝乐嘿嘿一笑,连忙给自己老爹倒满酒,父子二人喝着时,王宝乐想了想,他知道黑色面具来历不俗,但凡有一丝可能存在的危险,他都不想爹娘嵌进来,所以没有告知此事,而是旁敲侧击的问询一番。

  “你说被你偷走的面具?哼,忻崽子,这事我还没找你麻烦呢,罢了罢了,你喜欢就拿着好了。”

  “这面具啊……我想想,是去年时,我和考古队外出,去池**林里的一处五指山下的遗迹时捡到的,回来后所里检查了一下,发现不是灵气碎片,也就没有了什么价值,于是我就花钱买了下来,准备研究一下年代,还没等研究,就被你杏偷走了。”王宝乐的父亲喝的有些多,说话有些模糊,但总算是将这面具的来历说了出来。

  王宝乐又问了问遗迹的具体地点以及是否还有其他面具碎片,得到了答案,知晓就只有这一个面具后,将喝醉的父亲扶回房间后,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内,他躺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月亮,陷入沉思。

  “池**林……”王宝乐觉得自己似乎与池**林特别有缘,此刻在脑猴将父亲所描述的地点勾勒一番,大致确定了方位后,打算等自己再强一些,找个机会独自去看看。

  一夜无话,很快半个月过去。

  这半个月里,王宝乐大都是留在家中陪着爹妈,就算是偶尔外出,也都是陪着老妈去买菜,又或者和他爹一起去考古队里玩。

  生活似乎与他没有考入道院前的假期,没什么区别,王宝乐觉得这样也挺舒服的,在他的要求下,他父母那里也吃了一些他拿回来的丹药,无论是身体还是看起来的年纪,都有了一些变化,似乎就连精神也都好了太多。

  这让王宝乐很开心,他的那些法器,也都给爹妈戴在了身上不少,在他的重重保护下,如今的老王同志,哪怕遇到了封身境的凶兽,也都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直至又过去了数日,这一天晌午,刚刚吃完饭,躺在小床上摸着肚子平胃的王宝乐,接到了同学聚会的通知。

  不是道院的聚会,而是他在考入道院前所在的基揣堂,随着此次放假,各自的归来,从而发起的同学聚会。

  “聚会?”王宝乐从小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传音戒,他眼睛亮了,赶紧爬了起来,换了一身衣服后,带着内心的期待,和老妈打了个招呼后,离开家门。

  这还是王宝乐在基揣堂毕业后,进行的第一次同学聚会,而聚会的地点,也在发起人的刻意安排下,疡在了凤凰城中首屈一指的文雅酒庄。

  当来到这酒庄时,王宝乐看到了同样刚刚到来的杜敏,相比于道院时的统一学袍,此刻的杜敏穿着时装,扎着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清新靓丽,在注意到王宝乐后,杜敏习惯性的瞪了他一眼。

  “我说板儿,你怎么总是瞪我啊,我今天可没惹你!”王宝乐不干了。

  杜敏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看到王宝乐,她就忍不住瞪他,此刻闻言哼了一声,膛头,好似骄傲的凶雀,从王宝乐身边走过。

  “果然是胸续量就小!”王宝乐嘀咕了一声,也走入酒庄,在大厅中看到了一处半封闭的包间,里面如今坐满了人,正在相互笑谈。

  尤其是里面有一个青年,穿着正装,很有派头的模样,此刻抬手似在指点江山一般,笑声更是响亮,注意到了王宝乐和杜敏后,这青年侧头一看,目光在王宝乐身上一扫而过,在杜敏那里亮了一下。

  “大班长,你总算来了。”青年笑着开口,让身边人挪开座位,很是热情,可对王宝乐那里,只是点了点头,没多理会。

  眼看这区别对待,王宝乐眨了眨眼,想着与对方在上学时,关系就很寻常,于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坐了下来。
  
网站地图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优博登录娱乐 利记娱乐网 尊宝娱乐平台 App
万博体育 日博客户端 博中乐国际娱乐诚信网投 万博体育官网
世界球国家队排行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衡水内画值钱吗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亚博体育官网 宝运莱娱乐
足球全国星数 神州娱乐棋牌 12bet手机登录 优乐国际app
600万娱乐注册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圣亚娱乐登陆 彩8注册 多盈在线彩票
湖北百宝彩票网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如意娱乐赢钱 汇丰在线首页
开心娱乐 鸿鑫娱乐 丰尚娱乐 江苏快3官网 牛彩彩票网
亿宝在线注册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金亚洲娱乐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