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众人关注的王宝乐,此刻内心终于舒畅了不少,琢磨着柳道斌的父亲,以后一定能高升,此刻美滋滋中,他看向四周的同学,考虑着要说些什么时,黄贵那里轻笑一声。

  “行啊宝乐,我还写你了,居然能把人安排到你们系的院纪部,不简单啊,不过我也理解,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事,你也知道,我身为学首,也是我们系院纪部的负责人,总会有人来找我,安排人进来,我也不好拒绝。”黄贵淡淡开口,说完后,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

  “不过宝乐啊,以后你也别总向你们学首开口了,我听说现在各个道院都在学首改革,要变成学首会议投票制,我也在考虑如何与其他两个学首沟通关系,你若开口的多了,会让与你关系好的那位学首很不喜欢。”

  黄贵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随着话语说出,饭桌上之前因副城主到来产生的压抑,也都消散了不少。

  很快的,大家又情绪高涨起来,对王宝乐这里,也都与之前有所不同,不过没有过于夸张,在他们看来黄贵的话语,已经向大家解释的很清楚了。

  王宝乐干咳一声,他很想告诉对方,自己不用找学首帮忙,自己就是而且学首改革也没事,自己不需要和别的学首沟通,因为没别的学首了,都被自己干掉了。

  只是这话,王宝乐觉得若自己说出,有些太没格调了,于是琢磨着该怎么去巧妙的表达时,忽然的,远处传来惊呼声。

  这惊呼声很快就在酒庄大厅内扩散,引起了王宝乐与众同学的注意,都抬头看去时,立刻就看到从酒庄雅间区的深处,有不少精壮的大汉,快速走出,将这酒庄四周各个重要的点都控制左,在数十人的陪伴下,有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神色不怒自威,一步步从雅间区走出。

  这男子带着紫色的披风,身边柳道斌的父亲,也都恭敬的落其半步,甚至更有这酒庄的主人,也都心的陪伴一旁,随着这男子,直奔王宝乐等人所在的饭桌。

  人还没到,笑声就当先传来。

  陈兵身体一颤,脑海瞬间就轰鸣起来,赶紧起身,第一下没有站稳,差点摔倒,口中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恭敬,大声开口。

  “拜见城主!”

  随着陈兵的开口,饭桌上的众人,无不倒吸口气,一个个都赶紧起身。

  城主与副城主,是有差距的,能成为灵元纪的城主,哪怕只是小城,也都极其不俗,这样的人物不但自身要具备一定的修为,更是要有深厚的背景以及惊人的手腕,如此才可在这凶兽之战后的灵元纪,担任城主一职!

  所以副城主到来,他们只是震惊,可如今城主出现,他们的内心早已掀起滔天大浪,震撼中都带着敬畏。

  “你们是我联邦的未来,是我来打扰你们的聚会,又岂能让你们起身,都坐下。”凤凰城城主笑着走来,抬手后一股威压从其身上散开,使得站起的那些人,纷纷都坐了下来。

  “王宝乐。”在众人坐下后,凤凰城城主目中带着笑意,看向王宝乐,声音不大,可却带着让人心神震动的气势。

  这气势,王宝乐在回来时,从那斩杀凶兽的修士身上感受过,此刻看到了城主后,他立刻就感觉到了类似的气息。

  “缥缈延王宝乐,拜见城主!”王宝乐起身,不卑不亢,抱拳一拜。

  “好一个少年英杰!”凤凰城城主哈哈大笑,目中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

  “我刚才听老柳说宝乐同学在这里,宝乐同学,我之前去你们家看望,你不在,你可是我们凤凰城的骄傲啊。”凤凰城城主说着,看向身边众人。

  “你们也来认识一下,这少年英杰,就是王宝乐,从无数学生中,考入四大道院,本就是娇子,能进入法兵系,更是天骄,在无数天骄中,能成为一个学堂的学首,那都是天之骄子!”

  “而王宝乐同学,居然成为了缥缈道院法兵系前所未有的三榜唯一大学首,这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啊。”凤凰城城主声音洪亮,向着四周人介绍王宝乐。

  他身边跟随的,都是凤凰城的各个高官,此刻在听到这话后,都露出吃惊的表情,一个个纷纷赞叹不已。

  与此同时,饭桌上的同学们,此刻在听到这句话后,全部脑海轰的一声,目瞪口呆,尤其是黄贵,更是呼吸急促,脸上带着无法置信与骇然,他太清楚一个系的唯一学首,这代表的意义了,可他无论如何也都难以想到,王宝乐竟是如此身份。

  很快的,在凤凰城城主拿起酒杯向王宝乐敬酒后,众人纷纷上前,也都敬酒,一时之间,这酒庄内王宝乐,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这一切,让王宝乐很振奋,好在他熟读高官自传,又身为学首,佣起来很是得体,看的那些凤凰城的众人,都在暗自点头。

  柳道斌的父亲在其中也发挥了作用,给王宝乐介绍每一个人,穿插其内,使得这一次的见面,哪怕时间很短,可却彼此都芋深刻,且很良好。

  最后,凤凰城城主临走前,拍了拍王宝乐的肩膀,笑着开口。

  “宝乐同学,我听说了你炼制出的七彩灵石,品质极高,你一定要给家乡炼一块啊,我们要放在博物馆里,让未来的延们,都向你学习啊。”

  这句话一出,就更让饭桌上的同学,一个个再次艳羡不已,这种荣耀,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直至城主等人离去后,饭桌上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王宝乐身上。

  “你你是三榜唯一大学首?”黄贵实在忍不住,面色有些涨红声音都带着颤抖,问了出来。

  委实是这个身份,让他现在也都觉得骇然至极,其他人或许不了解这里面的难度与意义,可身为圣川道院草木学首的他,太清楚唯一大学首的难度与权势有多大了。

  这简直就是惊天动地,要知道圣川道院灵元纪后,根本就没出现过这样的学首,甚至四大道院,在灵元纪后,出现的任何一个系的唯一大学首,也都不超过五指的数量!

  这叫他如何不震撼,如何不骇然,身处其位,愈知其艰。

  不仅是他,陈兵那里也是这般,他虽不清楚唯一大学首的意义,可却明白能让一向强势的城主这么热情,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王宝乐的未来,不可限量!

  至于其他同学,此刻早就被这超学聚会的一幕幕震撼身心,眼下都呆在那里,怕是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这顿饭带来的撼动。

  眼看众人这样,王宝乐哈哈一声,他觉得自己从来了后,本没想过要去炫耀,而自己都这么低调了,还是被人认出,这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不过王宝乐觉得,和黄贵毕竟是同学,就算对方方才很是显摆,可自己也不好过于打击,于是想着自己还是谦虚一些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原本只是一不心成为了灵石堂学首,可却遇到了你方才说的改革,和你一样的问题,不过我这人你知道,性格太倔了,实在懒得去和另外两个学首沟通处关系,于是用了个简单的方式,将他们干掉,于是我就成为了回纹堂与灵坯堂的学首,这就简单了,遇到什么事,我自己和自己商量就可以了。”

  说完,王宝乐很满意自己的谦虚,而他身边的众人,也都被王宝乐这轻描淡写的谦虚言辞所震慑,杜敏咬牙,她没想到王宝乐这一次,还是出了风头,此刻恨的牙痒痒时,旁边的黄贵已经沉默了,复杂的望着王宝乐,苦笑起来。

  王宝乐面含笑意,心情愉悦,很快同学聚会结束,他昂首挺胸,在黄贵复杂的目光中,离开了酒庄。

  假期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又过去了一个月,距离开学的时间只剩下了十多天,这一个月里,小白兔来过王宝乐家中,很受王宝乐母亲的喜欢。

  而柳道斌也时炒拜访,送来了大量的礼物,更是带着王宝乐在凤凰城中,玩乐一番,王宝乐本以为这之后的十多天,依旧是这么休闲自在时,忽然的在这一天夜里,他接到了来自缥缈道院的紧急召唤!

  “王宝乐,速回道院!”
  
网站地图 天时娱乐平台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扎金花棋牌游戏
澳门彩票开奖数据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娱乐成APP下载 澳门网上娱乐赌场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龙8娱乐城app下载 神州国际娱乐app 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a8娱乐官方网站 ag官网App下载 亚博app 豪博娱乐
百家乐在线app 永利皇宫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明发娱乐app
黄金彩票网站 恒彩 亿游娱乐官网 天游娱乐总代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678彩票网网址是 彩票注册 莱利彩票 万恒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大众彩票网址 全旺娱乐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京城会娱乐 博天下娱乐场
斗牛娱乐平台 彩678彩票 大众彩票网址 汇丰在线 在线注册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