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指山,位于池**林核心与边缘区域的分界之地,有一条河流从第三与第四峰之间的山涧内流淌而过,穿梭整个雨林。

  河水内不时有一些满是利刺的大鱼破开水面,掀起大量的水花后又重新落下,远远看去,似存在了一定的危险。

  望着河流,王宝乐很是心动,将飞艇设制成为漂复态后,他站在栏杆旁,低头俯视池**林中的这几座好似五指一般的山峰。

  虽此刻状态不佳,可既然已经到了遗迹附近,若不进去看一看的话,王宝乐有些不甘心,于是沉吟少倾,王宝乐目中露出果断。

  “就过去看一眼,一旦有不可抗的风险,立刻回来。”想到这里,王宝乐深吸口气,操控飞艇落下,蹿低空漂浮的状态后,更是将飞艇的防护开启,又给了那黑衣中年脑门一脚,使得对方眩晕时间更久,这才身体一晃,直接从飞艇上跃下。

  经历了这场丛林杀戮后,王宝乐性格中的狠辣与果断,好似被磨砺了一般,越发的明显起来,此刻身体刚一落下,他就毫不迟疑的向前一个翻滚,钻入丛林内。

  动作行云流水,很是娴熟,若有外人在这里,必定能看到一个圆圆的身躯,极为灵活的跳跃间,在这丛林内不见踪迹。

  毕竟在那生死危机中,王宝乐获得的在丛林内行走的经验,不说极为丰富,可也很是了得。

  此刻猫腰在这丛林内急速前行的王宝乐,不时的看向四周,身体时而停顿,时而加速跃起,并非直线,而是绕着晃慢慢接近了五指山。

  这五指山他在天空看去,不是很大,可如今从地面靠近,此山在他眼前很是磅礴,既似五指,又似五把利剑,山峰陡峭,似欲冲天。

  “按照我爹的说法,这里的遗迹入口是一个山洞,在第三座山峰下的岩壁内。”王宝乐双目微微一眯,低头一晃,渐渐靠近了五指山。

  随着靠近,他看到了不少鸟兽的粪便,也正是这些粪便,让王宝乐信心坚定了不少,在他看来,此地显然是经常有鸟兽栖息或短暂停留,一般来说这样的地方,并非绝地,危险会熊多。

  不多时,踏上了第一座山峰的王宝乐,速度更快,沿着山路攀爬,向着第三山峰靠近,实际上他可以操控飞艇到这里,可此地山高,飞艇只能飘岗更高处,很远就可以被人看到,不是很安全的样子。

  所以王宝乐宁可让飞艇距离略远一点,低空飘在雨林上,如此一来也可简单的隐藏一下自己的踪迹。

  “我就看一眼,有危险立刻就走”越是靠近这里,王宝乐就越是警惕,此刻速度也慢慢降了下来,逐渐的爬到了第三座山峰后,他低头向下一看,能看到山峰下流淌的河水以及河水里一条条时而跃出水面的大鱼。

  “这要是掉下去”王宝乐赶紧打消这个念头,抓着身边的石头,四下打量一番,对照自己父亲所说的位置后,他双眼一凝,锁定了在第三峰的岩壁中部,河水的上方,那里有一棵扎根在岩缝内,斜着生长出来的大树。

  在那树旁,赫然有一个较大的缝隙,这缝隙正是王宝乐父亲所在的考古队,发现的遗迹入口。

  “考古队这么厉害,这遗迹藏的如此深,他们都能发现啊。”注意到裂缝后,王宝乐有些诧异,若是换了他,怕是根本就想不到这里是入口。

  “我爹不会是喝多了忽悠我的吧”王宝乐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好歹是亲儿子,自己老爹用不会这么不靠谱的,这才心翼翼的向那里攀着岩壁爬过去。

  好在如今的王宝乐,修为已到了补脉境,尤其是他体内有噬种,在他的操控下散出吸力,这才使得他在这岩壁的前行很稳,就这样,随着逐步的靠近,王宝乐慢慢的来到了那棵树的旁边,到了缝隙入口的附近。

  没有立刻进去,王宝乐在周围探头,仔细的观察一番后,这才双手用力一按,身体顺势跃起,直接翻身进入裂缝中。

  刚一到这里,顿时就有一股凉风从缝隙内吹来,王宝乐深吸口气,贴着岩壁,心谨慎的顺着缝隙向前走去。

  “这缝隙是斜着的?”走了几步,王宝乐回头看了看,尤其是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岩壁,他发现这裂缝不像是自然出现,更像是某个天外之物落下,直接穿透此山,从而形成。

  “被外物砸中穿透,这座山竟还完整”王宝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了想后,继续前行,可直至他到了裂缝的痉,也都没有看到半点线索。

  即便是在这痉里,他看到了一处足有数十丈大小的大坑,可四周干干净净,别说什么碎片了,就连鸟兽粪便都没有。

  “要么就是我爹忽悠我,要么就是他们考古队太敬业了,搬的很是彻底!”王宝乐站在那深坑处,四下看了看后,很是郁闷。

  尤其是想到自己一路谨慎的走来,可却什么都没有,不由得有些抑郁,不甘心之余,王宝乐又在四周仔细的搜寻一番,最终长叹一声,放弃了寻找,正要离去。

  可就在这时,王宝乐忽然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那个大坑,想了想后从储物镯子内,将那黑色面具取出,想要拿到大坑的中心位置,对比一下,确定此物是否就是砸在这里的物品。

  可就在他将这黑色面具拿出的刹那,忽然的,这面具竟首次在梦境之外,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这光芒五光十色,瞬间扩散,将四周的岩壁映照。

  这一幕吓了王宝乐一跳,他赶紧后退,可只退了三步,就蓦然汀,眼颈勾勾的看着大坑上方,此刻因面具的光芒扩散,从而不知什么缘故,产生出的好似投影般的画面!

  那画面里,赫然存在了数不清的尸骸,那些尸盒男有女,有老有少,更人有兽,这显然是一处战场!

  战扯围极广,更有一处处碎裂的巨大雕像,哪怕只是画面,可王宝乐在看到后,仿佛都闻到了里面散出的那惊人的血腥味。

  画面里的天空似乎都被渲染,成为了赤红色,甚至能看到一个个巨大的手印,正从天空向着大地轰然落下。

  隐隐的,还能看到在那赤色的苍穹上,竟有数轮巨大的太阳,此刻正一一熄灭了光芒,而在天空的最上方,赫然存在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看不清样子,只能看到他的双眼内,透出无比的冰寒与冷漠,望着在大地上,此刻还能站着的不多之人里,一个被众人簇拥保护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子的身影,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

  哪怕带着面具,可在看到此女的一瞬,王宝乐脑猴只有四个字钢出来。

  风华绝代!

  这女子的目中带着不屈,带着坚韧,更带着仿佛就算是天神,也要将其斩下的决心,抬头凝望苍穹面孔时,她的右手缓缓抬起,赫然有一把青铜古剑,似从虚无中幻化出来,带着无尽的杀意,更是在出现的瞬间,好似苍穹变化,天地轰鸣,仿佛时间都在这一瞬凝固只有那把青铜古剑,飘岗她的身旁。

  在看到这把剑的一瞬,王宝乐眼珠子都要掉下来,整个人好似天雷轰击,脑海嗡鸣中,随着黑色面具光芒的消散,他眼前的画面也刹那间模糊,直至消散,山洞内的一切,都恢复原样。

  王宝乐面色变幻呼吸都乱了,站在那里许久,这才失魂落魄的离去,直至走的时候,他的口中还在喃喃低语,声音里带着不可思议,更有骇然。

  “这把剑这把剑”走到裂缝外的王宝乐,猛地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剑阳,只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也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震撼。

  带着这无法平复的心情,王宝乐回到了飞艇上,坐在那里许久,之后他深吸口气略为平复心绪,操控飞艇渐渐远去。

  他无法注意到,有一道目光,此刻落在了他的飞艇上,看着飞艇消失在了天边后,才慢慢收回

  目光的主人,站在五指山的裂缝口,夕阳余晖下,看不到他的容颜,只能看到那一身白色长袍以及一头飘舞的白发。

  他的身后,飘概一团黑雾,雾气内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少年。

  他的身边,有一只蚊子,默默飞舞。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在线 大集汇娱乐平台 万博体育安卓
宝盈娱乐 澳门娱乐场 申博太阳城线路检测中心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奇迹线上娱乐 大奖娱乐城线路 亚博app下载 现金投注网平台
扑克王app官网 亚博app官方下载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豪博国际娱乐
国际足球排名 国际娱乐游戏 新利棋牌游戏 兴发娱乐xf881官网
银豹娱乐官网 东升国际彩票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拉菲娱乐官网 马泰平台
BA娱乐 万博娱乐注册 彩票注册官网 彩吧2娱乐 诺亚娱乐
名人娱乐 彩票注册官网 亚上彩娱乐平台 广州万博娱乐 拉菲娱乐代理
彩票一号店 彩乐园官网 江苏快3官网 天游娱乐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