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有用么!”王宝乐目中闪过寒芒,熟读高官自传的他,很清楚的知道对待敌人,不可心慈手软,一定要最大程度的将其打击到对自己没有威胁的程度。

  尤其是他这里,一想到池**林的生死一幕,就目光锐利无比,身体刹那跃起,速度轰然爆发,直奔曹坤而去。

  与此同时,柳道斌等人也都从之前的震撼中恢复,知道王宝乐这是要动曾经的学首,他们呼吸急促,尤其是里面曾经被曹坤扣押之人,一个个都振奋起来,立刻冲出阻挡曹坤。

  “都给我滚开!”曹坤大吼,此刻他好似困兽一般,整个人透着疯狂,红着眼咆哮中试图逃出,可他显然忘记了这里是缥缈道院,他就算能逃出这里,也逃不了多远。

  而他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柳道斌等人的封锁,直接就堵住了他的退路,王宝来的速度又极为快速,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在曹坤被阻挡后,王宝乐骤然临近。

  “王宝乐,我要见掌院,我……”曹坤身上的肉都在哆嗦,一股强烈的绝望与恐惧,让他神色狰狞的歇斯底里,眼看自己无法逃出,他猛地转头嘶吼起来。

  可还没等他话语说完,王宝乐一脚踢出,直接就踹在了曹坤的丹田处,曹坤全身一震,鲜血喷出后身体踉跄跪倒在地,面色瞬间惨白到了极致!

  这一脚,王宝乐踢的极狠,与对待姜林一样,直接就断裂了曹坤的经脉,废了其古武修为!

  “押在一旁!”连续废了二人后,王宝乐站在空港广场上,淡淡开口,柳道斌等人一个个飞速上前,将身体颤抖,失魂落魄的曹坤与昏死的姜林,直接押下。

  四周所有观望的老生们,无不心神震颤,看向王宝乐时,已多是敬畏,而那些新生,因对学首没有如老生般那么全面的了解,所以此刻更多的是羡慕与崇敬。

  “这就是学首么,他真的好威武啊!”

  “这个学长是叫王宝乐么,他是什么系的啊,我也要进入他们系!”

  “怎么样才能成为督查啊,太帅了!!”那些新生一个个都目中冒光,尤其是里面有个别几个女生,更是看向王宝乐时,都双目带着异样的光芒,毕竟她们见识尚浅,而王宝乐之前的出手,在她们看来,超越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切强者,而其身上那种一言就可决定命运的气势,更是让人渴望迷醉。

  在这四周众人小声议论时,王宝乐依旧站在那里,眯起眼睛负手挺肚,等待林天浩的到来,曹坤也好,姜林也罢,都只是星色,真正的主谋林天浩,才是王宝乐准备复仇的重点。

  不过王宝乐也明白,对方出现的可能性极小。

  毕竟,曹坤与姜林因为出身与身份,所以不会得到任何消息,从而一头撞来,而林天浩毕竟是议员之子,当原本应该是他所在的飞艇,降在了广丑,看着从里面走出的一个个老生,从头到尾,其中都没有林天浩后,王宝乐已经明白了,对方……知道了此事,没有回道院。

  “不回来么?”王宝乐冷笑一声,向着一旁的柳道斌淡淡开口。

  “通告下去,法兵系林天浩,涉嫌谋杀学首,开除学籍!”王宝乐说完,向着四周众人抱拳示意,转身离去。

  柳道斌立刻称是,押着姜林与曹坤,与众督查跟随在后,更是快速交代吩咐,将对林天浩的处理结果,公告整个法兵系乃至下院岛。

  随着众人的离去,空港上很快就爆发出了强烈无比的哗然之声,甚至灵网上也都有大量的告贴在议论这件事,此事影响极大,在整个道院内,都掀起了风暴。

  而道院也没有对此事压制,反倒是彻底的公布了三人的罪名,谋杀学首!

  此事这下子就更是轰动,而王宝乐这里,也因空港的抓捕,名气比之前更大,已经到了整个道院下院岛里延的巅峰,就连新生,也都如雷贯耳,在打探到了王宝乐的事迹后,纷纷咋舌不已。

  “法兵系唯一学首……”

  “一年时间成为补脉强者……”

  在这名气的不断加持下,王宝乐走在缥缈道院内,无论任何区域,无论任何系,都有人主动上前拜见或是攀谈,可见其权势之盛,甚至有关他的一系列事件都已经传出了道院,在联邦的其他三个道院内,也都开始有了扩散。

  这一切,总算是让王宝乐的心情舒坦了不少,他明白姜林与曹坤之所以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明显就是掌院送来让自己出气的,而林天浩那里虽没有现身,可开除下院岛学籍之事已经确定,王宝乐心知肚明,这已经是自己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这个仇,还没报完!”王宝乐哼了一声,回忆自己被追杀的一幕后,他深刻的明白修为的重要,更是明白若没有那些法器,自己也很难死里逃生。

  “接下来,我要多炼制一些法器!”

  尤其是那把紫色飞剑,更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想到这里,王宝乐深吸口气,整理衣衫后去拜见法兵系的系主。

  他要去感谢系主的赠剑之恩!

  在系主殿内,山羊胡望着前来拜见自己的王宝乐,很是感慨,身为法兵系的系主,他有资格知晓在王宝乐身上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件事是在自己的系内出现,又如此恶劣,让他也不由得心头有怒。

  “宝乐,这件事,你做的没错!”

  “有些人,仗着自己的背景身份,竟无视道院规则,试图挑战四大道院的底线,这是自蠕辱!”

  “谢系主,若没有系主所赠飞剑,学生怕是……回不来了。”王宝乐能感受到山羊胡是真的关心自己,心底很是感动,闻言抱拳一拜,从储物手镯内取出了那断成数份的紫色校。

  看着王宝乐手中的碎裂成好多片的紫色校,山羊胡也都为之动容,之前的一切都是听说,可如今看到这把剑,他能想象的出,王宝乐所经历的生死一幕是多么的惨烈,此刻抬起头,他望着眼前这个被自己亲手选为特招的学首,目光柔和,也带着为其感到骄傲之意。

  “无妨,我再给你炼一把就是!”

  王宝乐很是惊喜,立刻感恩道谢,又与系主聊了一会,这才告辞离去,回到了洞府后,他琢磨一番,取出灵石开始刻画回纹。

  “之前的那些法器,很多我在使用上比较粗糙,不过法器的重要性很强,这一次我不仅要多炼一些出来,更需要一些防护的法器!”经历这一战,王宝乐也发现了自己对于防护法器的缺少,此刻琢磨中,开始刻画。

  时间流逝,随着开学以及这一届新生全部的到来,道院里的所有系,似乎也都比往常热闹了很多,王宝乐偶尔的几次外出,也都引起了法兵系那些新生延的崇敬。

  对于这些目光,王宝乐还是很享受的,不过他明白自己如今要做的,是炼制法器,所以更多的时间,是沉浸在灵炉洞内。

  直至半个月后,掌院那里派人送来了两个盒子,第一个盒子里装着的,是一面镜子,这镜子散出强烈的威压,上面更是有三道兵纹,王宝乐看了后,不由得心神一震。

  这是……三品灵宝!

  他飞快的打开第二个盒子,一眼就看到了在盒子里,竟放着一枚玉佩,这玉佩雕刻蛟龙,同样有三道兵纹钢,尤其是那蛟龙栩栩如生,王宝乐只是看了一眼,那蛟龙好似活了一样,竟动了一下。

  “也是三品灵宝!”

  王宝乐知道灵宝的珍贵,此刻吸了口气,没有立刻取出,而是打开传音戒,向着掌院问询。

  很快的,传音戒内就传出了掌院的声音。

  “玉佩是老夫亲手炼制,送你防身!”

  “至于那面镜子,是缥缈城城主府送来,已检查过没有问题,你若不愿要的话……”

  王宝乐一听这话,脑海瞬间转动,隐隐感受到林天浩的父亲,似乎与缥缈道院达成了一些约定的样子,他想到这里,立刻开口。

  “要,干嘛不要!”

  听到王宝乐的话语,掌院那里传来赞赏的笑声,他原本还打算劝说王宝乐接受,此刻眼看王宝乐似乎明白了这里面所代表的意义,于是沉吟少倾,低沉开口。

  “宝乐,四大道院与十七议员团,都是联邦的一部分……所以很多事情,无法深究,此事告一段落吧,并且我再次向你保证,绝无下次!”

  “开除之事也塞了?”王宝乐轻声问道,目中露出一抹冷冽。

  “道院的规矩,不会改变,下院岛的学籍,自然不能恢复!”说完,掌院又安慰了几句,这才中断了传音。

  坐在灵炉洞内的王宝乐,看了看面前的两个盒子,又看了看传音戒,眯起眼睛。

  “下院岛的学籍……意思是,学籍分为上下两院?”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超碰视屏 足球国家队排名 下载百家乐
天天娱乐国际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12bet手机登录 凤凰平台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一元中购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888真人
亚博无法取钱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亚博体育二维码 ag平台app 龙8手机app网站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黄金彩官网登录 诺亚娱乐 尊龙彩票下载 盛源彩票 欧亿娱乐平台
鼎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官 如意娱乐客服 汇彩网 恒彩网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同创娱乐 博猫游戏软件 天游娱乐 天游娱乐奖金
多盈彩票 大众娱乐 幸运飞艇 博悦彩票网 云鼎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