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此战的结束,缥缈道院这一次的大比,算是终结了大半,余下的就是那些三胜者,要去进行附加赛,去争夺所驶多的名额。

  而最终达到五战五胜者,有七十四人!

  这七十四人里大多数都是老生,一二年新生不多,毕竟他们新生再优秀,也不可能全部都超越那些打磨自身多年的老生,所以能五胜的新生,只是占据了一成左右。

  可这一次的大比,无论这七十多人如何优秀,也终究是……成为了衬托般的绿叶,因为……这一次,出现了王宝乐与赵雅梦的那对他们而言惊天动地的一战!

  王宝乐与赵雅梦的这一战,轰动整个道院,引发无数延的惊叹与震撼,尤其是关注之人太多,随着扩散,各种描述,那些无法到来之人,也都在这众多的描述里,大概还原了二人这一战的画面。

  哪怕他们二人这一战虽只进行了一半,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完全结束,可他们在这一战所展现出的战力,让人震惊骇然,哪怕卓一凡等五胜者,也都看的头皮发麻,心神掀起大浪,人比人气死人,实在是……王宝乐与赵雅梦,太强了!

  而他们在这一战所展现的手段以及应对,也都被无数延在灵网上归纳汇总出来,一一讨论,使得整个灵网都沸腾无比,以至于那些附加赛的擂台,都没有多少人去看了。

  “赵雅梦三息布阵,原来是操控灵气,不愧是天生灵体,她一旦真息,在对灵气的感应下,必定修炼速度超出同辈太多太多!!”

  “王宝乐更是不俗,他竟依靠炼制灵坯,吸收八方灵气,从外向内轰开阵法,为自己制造先机!不愧是法兵学首!!”

  “还有,你们看赵雅梦的反应,在王宝乐反击的情况下,立刻对应,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

  在这无数的讨论中,有两点……是让所有人都心神震动的重点,其一是赵雅梦最后目露蓝光的爆发,其二是王宝乐对于数十把飞剑的灵活操控。

  这两点,也是让所有人都骇然的地方!

  “赵雅梦最后的爆发,一定是某种杀伤力极大的秘术!!”

  “王宝乐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竟可以灵活操控数十把飞剑,这……不是我们古武境可以做到的!!”

  无数的讨论,不断地爆发下,这澄缈道院的大比,随着附加赛的结束,也终于落幕,前一千的名额已经出现,会在三天后公布出来。

  实际上这名额的公布与否,意义不大,灵网上早就有人统计了所有的积分,所有能进入前一千者,大都心中有数。

  这里面最郁闷的,就是排名在一千之后,于附加赛里被淘汰出去的那些,可没有办法,有时候一步的距离,往往就是天地沟壑一般。

  而随着比赛的结束,道院的气氛也都活跃了不少,仿佛是一下子所有人都轻松起来,王宝乐也在自己的洞府内修养后,将与赵雅梦那一战耗费的精力恢复。

  不过他没有外出,而是在恢复后,始终于脑猴琢磨赵雅梦最后的爆发。

  “目露蓝光下的她,似乎失去了意识……而且可以肯定这秘法超越了她能承受的极限,所以她才会事后昏迷。”王宝乐分析后,依旧心惊,实在是若没有掌院去阻止,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一战的结果到底如何。

  “那个状态下的赵雅梦……太强,仿佛……她与灵气融为一体!”王宝乐沉默下来,来到露台处坐下,闭上眼,在脑猴不断地重演与赵雅梦的一战,总结自己是否能有更好的表现。

  王宝乐喜欢反思,这是他从高官自传上学到的,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修炼出手,都是如此。

  而就在王宝乐这里反思这一战时,缥缈道院内,掌院峰的中段,那里有一座雕栏玉砌的大殿,这大殿虽不如掌院殿那么的磅礴宏伟,可依旧庄肃无比。

  这里,正是副掌院高全平日所在之地。

  哪怕他因之前王宝乐池**林的事件,院纪部的权力被剥夺,交由他人暂掌。可他的身份毕竟是副掌院,依旧有一定的威严。

  此刻,他站在大殿后的阁楼顶,遥望远方天地之间,沉默不语,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道院的老师,目前暂掌院纪部,同时也是一年前那位第一个去公开说王宝乐作弊之人,眼下他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低声开口。

  “掌院,此事……真的要这么做么?”

  “你怕了?”副掌院高全没有回头,依旧看着远处天空,半晌后淡淡说道。

  “的确有些怕了……”黑衣中年苦笑。

  “而且如今这王宝乐身为法兵系唯一学首,又在前几天的那一战爆发出了惊人之举,可以说此刻的他,在道院内炙手可热,我们何必再去找他麻烦?”

  “况且,就算我们将他的名额资质塞,也没用啊,怕是第二天,掌院就会暴怒,不但要训斥您,还会反手间就将其名额恢复了。”黑衣中年心底不解,此刻硬着头皮开口劝说。

  “另外……林天浩都已经被塞了学籍……”黑衣中年没有将这句话说完,实际上换了之前,他是不敢这么说的,可如今他从心底不想再去招惹王宝乐,也早已看出王宝乐必定能考入上院岛,为自己树立一个这样的敌人,实在是不值,可他也没办法,必须要听命眼前这个副掌院,所以此刻想着能劝说其改变主意。

  “林天浩?”副掌院高全闻言一笑,目中深葱外人看不到的不屑一闪而过。

  “此事你不用再说,只需告诉我,你做,还是不做!”高全转头,冷冷的看向黑衣中年,黑衣中年顿时压力极大,额头冒汗,半晌后他狠狠一咬牙。

  “遵命!”

  “那就下去吧,给你三天时间,榜单列出后……我要看到结果!”高全收回目光,淡淡开口,黑衣中年心底苦涩,可知道没有疡,于是点头,匆匆离去,开始筹备。

  直至这黑衣中年走了,高全目中的不屑之意,才越发的明显。

  “还真以为我为了要巴结林议员,下贱到去讨好其子嗣的程度了么……”

  “我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那自认为一切在掌握中的掌院大人,他喜欢看到我去增加自己的价值啊。”

  “他老人家这手养人宰杀之法,以为我不知道么……”高全喃喃低语,目中的不屑消失,萨代之的则是阴沉与狰狞。

  “那王宝乐的名额,的的确确会很快被恢复,可我若不去打压一下,不去树敌,不去增加自己的价值,掌院他老人家,眼看自己辛辛苦苦养起来的果实贬值,怕是会更不高兴吧,万一把我贱卖了,他岂不是亏了。”高全说到这里,握紧了拳头。

  “我树敌越多,招惹的人越多,那么未来总会有人,想要来动我,可无论怎么动,都需要掌院点头才可,毕竟这下院岛,掌院不说一手遮天,也相差无几。”

  “只要有人来动我,就必然要和他进行一些利益交换,所以我树敌越多,越彻底,越是折腾,别人越恨我,那么我潜在价值就越大,他以后与人利益交换的时候,收获也会更大……尤其是我看出,掌院他觉得王宝乐会成为未来的利益交换者……”

  “同样的道理,我这里的价值越大,则付的起动我的代价者,也就越少,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筹划未来。”

  “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可以调离此地!”高全目中狰狞越发强烈,更有阴狠,他已经察觉到了危机,担心自己还没等调离,就被掌院处理,所以才打算借王宝乐之事,增加自己的价值,他太了解掌院了,知道自己这么做,必然可以使掌院动他的想法,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而延缓。

  至于王宝乐,虽的确不俗,可与他的自身的前程比较,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算他是法兵系唯一学首,就算他这一战惊人,可那又如何,我哪怕只是真息初期,他是古武巅峰,可依旧鱼龙有别,还敢动手不成,他只能忍,毕竟……他还不是真息!”

  “我欺负他又怎样?就算他以后成为真息了,想要报复,可等他在上院岛站稳脚跟,那个时候……我早就离开此地了,至于再之后……”高全眯起眼睛,嘴角露出冷笑。

  “或许他想报复,也都没资格了!”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app 万博是现金网吗 弘润娱乐 齐发娱乐
天时娱乐城 射手中文网有码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ag平台下载 都是玛雅的平台 彩票网站大全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齐发娱乐老虎机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欧洲足球队排名
下载国际利来app 利记官网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华人娱乐关注平台 678彩票开奖网 鑫乐网 圣亚娱乐 汇丰在线平台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莱利彩票 博天下娱乐场 国际彩票注册 如意娱乐官网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BA娱乐 圣亚娱乐在线 如意娱乐网页 如意娱乐官网
银豹娱乐 伯爵2娱乐 万博国际娱乐 汇发彩票 鼎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