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灵息乡后,这还是王宝乐第一次接到道院同门的求救,要知道这种玉简求救,有范围的限制,除非是距离较近,否则的话因此地的磁场干扰,无法被同门接收。

  不只是缥缈道院如此,其他三大道院也是这样,可无论如何,这玉简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此刻王宝乐低头看着玉简,目光一凝,随着灵量入玉简,顿时锁定了方位,身体一晃直奔那里飞驰。

  之前的时候,这一路走来遇到同门,能帮的王宝乐都出手帮助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身为缥缈道院法兵系三榜学首,这种相助之事自然不能视若无睹。

  一方面是他本心如此,另一方面也是他从写高官自传,里面多次提出了人脉的重要性,至于获取人脉的重点,就是多交朋友。

  而救助之事,是最快的,也是最深刻的交朋友的方式,所以王宝乐觉得助人之事源自本心为乐事,还与高官自传有所契合,那么自己当仁不让,此刻速度飞快,呼啸间距离玉简指引之地越来越近。

  与此同时,在王宝乐的前方,玉简所指的区域里,有一处山谷,眼下在这山谷内,卓一凡身体好似断了线的风筝,猛然倒卷,直接就摔在了地面上。

  鲜血从其口中溢出时,他手中抓着的求救玉简,也都落在了一旁。

  “卓一仙!!”受创的卓一凡一手撑地蹲跪着,一手捂着胸口,披头散发,极为狼狈,甚至身体上都有多处伤势,目中赤红,带着不甘与疯狂,低吼中死死的盯着其面前一位在相貌上与他很是相似的青年!

  这青年,正是卓一仙,一身白袍,相貌渴,飘逸非凡,他站在那里,收回方才踢出了一脚,带着笑容看向卓一凡。

  “是不是很不甘心啊,我的弟弟。”

  随着卓一仙的开口,他身后传来阵阵笑声,能看到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六位穿着白色道袍的白鹿道院延,每一个都战力不俗,且大都已获得了六寸的灵根,一个个脸上带着轻松与讥讽,将一个重伤的七寸灵根包围。

  这七寸灵根并非无面,而是幻化成了卓一凡的样子!

  这一幕,显然是卓一仙带着他的同院延,阻止卓一凡吸收七寸真息,获得七寸灵根!

  “一仙学首,这就是你经常说起的,你那个没用的还试图挑战你的弟弟?”

  “考不上我们白鹿道院,只能进入缥缈道院的人,能有什么本事。”将卓一凡七寸灵根包围的众人,笑着开口。

  “让大家见笑了,此事结束后,我请客,庆祝诸位同学考入白鹿上院。”卓一仙笑容好似春风,很是客气。

  那六个白鹿延,纷纷笑了起来,显然对于卓一仙的豪爽,都很喜欢,同时也愿意去结交这在白鹿道院里,众多延中也都出类拔萃的学首。

  眼看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卓一凡凄惨中鲜血再次溢出,他不甘心,可却没有办法,即便是七寸灵根就在眼前,可却咫尺天涯,其状可悲。

  他虽是战武系的学首,自身在这一年多也极为认真,可面对眼前这位从小到大,无论哪方面都超过自己的哥哥,他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更不用说对方还有六个帮手,这六人甚至都不需要对他出手,只要将那七寸灵根巍,就足以让他绝望。

  “我的好弟弟,作为家中庶子,你能进入缥缈道院,本就是父亲大人格外开恩了,作为贱妾生下的贱种,你能成就六寸,已经是你的造化了。”卓一仙笑容依旧,来到卓一凡的面前,蹲下身子,拍了拍卓一凡的脸,发出啪啪的声响,笑着开口。

  “至于七寸,不要妄想。”

  被如此羞辱,卓一凡脸上青筋鼓起一跳一跳的,目中血丝更多,拳头也都死死的握住,甚至太过用力,手背上的血管似都要爆开。

  正要反抗,可他的哥哥卓一仙目中寒芒一闪,直接一拳轰在他的胸口,使得卓一凡再次鲜血喷出,好不容易凝聚出的气力,也都被卓一仙直接打散。

  “何必呢,你从型这样,你知道么,我很想把你的眼睛挖下来,你的眼神,很烦人啊。”卓一仙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轻声开口。

  “你!!”卓一凡喘着粗气,剧痛传遍全身,可却无能为力,记忆也被卓一仙话语勾起,钢在脑海中,虽在缥缈道院的同学看来,他背景神秘,更是战力非凡,很是风光,可实际上他的童年很是苦涩,作为庶出的子嗣,他的母亲早死,他的父亲更是对他冷漠。

  他的童年,冰冷而又孤独,而他的哥哥,从小到大对他不断打压折磨,本以为到了缥缈道院,可以拥有自己的未来,脱离家族,可没想到在这里,依旧还是被他的哥哥,斩断了七寸灵根之路。

  “不要气馁啊,身为你的哥哥,你未来的路,我都帮你想好了。”卓一仙又拍了拍卓一凡的脸,目中露出一丝兴奋之意。

  “接下来,我会拿走你一切的疗伤丹药,让你重伤昏迷,被困在一个你出不去的地方,但放心,你不会死,你会在数日后苏醒,可伤势在那个时候会更重。”

  “你会发现,摆在你面前唯一的自救办法,就是以六寸灵根突破古武,晋升真息,因为只有到了真息,你才有可能借助这里的排斥之力,将重伤的你送出秘境。”

  “怎么样,哥哥对你很好吧。”卓一仙的话语,一句句落在卓一凡的耳中,恶毒无比,让卓一凡目中鲜红欲滴,疯狂无比,可却无法反抗,悲惨中他看向之前脱落的玉简,这是他唯一的奢望。

  “不用看了,谁来,谁就会被你连累。”卓一仙哑然一笑,将卓一凡一把抓起,拎着走到玉简所在的地方,一脚将其踩碎,又碾了几下,好似熄灭了卓一凡最后的希望之火,转身就要离开。

  眼看玉简被踩碎,卓一凡身体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惨凄的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玉简被踩碎,卓一凡眼睛闭上的瞬间,忽然的,从远处传来奔跑的呼啸之音,更有让卓一凡耳熟的怒吼,蓦然间好似天雷一般,直接炸开!

  “卓一仙,你敢!!”

  随着声音的出现,王宝乐的身影好似闪电一般,瞬间冲出,速度惊人,直接就到了卓一仙的面前,一拳轰出。

  这一幕逆转太过突然,无论是卓一仙还是他那六个同学,都来不及反应时,王宝乐的拳头已经落下,带起了音爆,炸响八方。

  卓一仙面色骤变,危机关头猛地将手中的卓一凡抬起,试图拿他去阻挡,更是手指上的戒指闪烁,开启自身的防护,阻挡王宝乐挥出的这一拳。

  轰轰之声顿时爆发,卓一仙只觉得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呼啸而来,好似被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直接撞在了身上。

  他全身狂震,抓不稳卓一凡,身体猛然被这大力轰击的倒卷,在半空时他身体外法宝幻化的光幕,更是层层碎裂,最终嘭的一声,直接崩溃,而他的身体,也被轰退十多丈外,落地时嘴角溢出鲜血,猛地抬头,目中带着骇然,看向出现在卓一凡身边的王宝乐!

  “王宝乐!!”卓一仙呼吸急促,立刻就认出了王宝乐的身份,与此同时,他那六个同学,也都一个个吸气,震撼的看向王宝乐。

  实在是王宝乐方才的速度太快,那一拳的威林太大,超乎了他们对补脉的认知,甚至某种程度上也都被这一拳惊骇。

  “他什么修为!!”

  “一仙学首的法器防护,竟都被直接崩溃!”

  在这些人心神狂震时,卓一凡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王宝乐,同样愣住,他虽求救,可怎么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与他有些过节的王宝乐。

  而面对有过节的自己,王宝乐居然能够出手相助,此事对卓一凡的震动太大,他的目中露出复杂,更有一些愧意。

  没有注意到卓一凡的复杂,王宝乐此刻转身,背对着卓一凡,看向卓一仙,面色难看,目中更有怒火。

  他来的虽晚了一些,可这里的一幕落在眼中,大致也判断出了因果,虽不明白卓一凡卓一仙这用是兄弟的二人为何如此,可对方恶毒之意,很是明显。

  “抢夺也就罢了,这种事我也干过,可最多也就是这样了,而你不但抢夺机缘,更要断其希望,此事过了!”
  
网站地图 a8娱乐主管 天天娱乐场 百家乐下载 88娱乐
明发娱乐 下载 射手网 亚博注册不了 澳门盘app
满堂红娱乐平台 线路检测 乐虎国际娱乐电子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a8 娱乐 a8 娱乐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888真人注册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皇浦国际中文版
博猫游戏 汇丰在线如何 诺亚娱乐注册 人工在线计划 CC娱乐
丰尚娱乐 恒彩计划 多盈娱乐 华人2娱乐 博悦彩票网
购彩平台网站 彩票计划亿人 天游娱乐贴吧 圣亚娱乐注册 亿游娱乐
天易娱乐登入 合一亚洲彩票 新宝娱乐 至尊彩票网站 财富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