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乐心底美滋滋,琢磨着自己这件事,办的还算完美,定让他林天浩不得不喝上一壶憋屈的苦酒。

  他心底的得意别人看不出来,可他的身影,在众人眼中却充满了萧瑟,尤其是他的话语,更是让周围的修士一个个动容,人们都是同情弱势的,此刻的王宝乐,用的就是哀兵之计!

  尤其是方才林天浩竟在阁主出面下,依旧还动手,此事让四周众人沉默中,心底对林天浩也都有了看法,不由得抬头望向阁主。

  至于林天浩,此刻有种窒息的感觉,他从来没见过王宝乐这个样子,可随即就本能的意识到,这家伙是在装弱势,且装的有鼻子有眼,惟妙惟肖。

  “阁主,他在装”林天浩顿时急了,正要开口,可半空中的紫袍中年冷目一扫,林天浩内心震颤,不得不闭嘴,心底愤怒更甚。

  眼看林天浩吃瘪,王宝乐心头更美,可也知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自己不能演的太过,于是低头不语。

  半空中的紫袍中年,收回看向林天浩的目光,方才此人的动手,让他很不悦,虽然对方多出的因炼器需要暂借的洞府,是他批准的,当时也没怎么当回事,可没想到如今出了这样的乱子,实际上如果方才林天浩没动手,他看在有人打招呼的情分上,最多训斥几句,重点还是会责罚王宝乐。

  可现在随着林天浩的动手,随着王宝乐的态度,一切骤然改变,王宝乐话语滴水不漏,有理有据,更非擅自闯来,明明占据道理,可却没有恃理骄狂,对自己始终恭敬,这一点很重要。

  反观林天浩

  尤其是四周人都看着呢,他哪怕身为阁主,也不能不在意人心,此刻双眼眯起,多看了王宝乐几眼,他哪怕看出王宝乐的扮相与机心,但也不得不承认,此子既会做人,也会做事!

  “你们二人,下不为例,若再在道院内打斗,全部从严处理!”

  “还有你林天浩,占着人家洞府干什么,即刻归还!”阁主冷冷的扫了林天浩一眼,转身离去。

  林天浩内心一颤,王宝乐是假苦涩,他此刻是真的苦涩,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输了。

  阁主一走,王宝乐捂着胸口站起,向着四周众人抱拳。

  “诸位师兄,大家同门,以后又都是邻居,小弟初来乍到,还望诸位师兄多多提点啊。”王宝乐很是热情的上前,对着四周众人满口的师兄师姐,叫的特别亲热,尤其是他七彩灵石多,每个人都送了一枚。

  虽只一枚,可这态度让众人都很满意,对王宝乐的好感不由得再次增加,相互之间也都谈笑甚欢,尤其是今天的事,众人对王宝乐的芋极为深刻,知道这是一个既有心计,也出手狠辣,偏偏又具备实廉辈。

  同时从那傀儡,也能看出王宝乐的炼器造诣,而他又是八寸灵根突破,做人做事都圆滑无比,这种人,他们觉得必定会八面玲珑,另外关于王宝乐在下院岛以及灵息乡的事情,他们之前有所听闻,只不过不了解具体,眼下谈行也都暗中查看,知晓越发清晰后,更为热情。

  哪怕他们如今也都意识到了王宝乐方才是在演戏,可也都不在意了。

  林天浩面色黑沉似铁,四周的笑声让他觉得刺耳,此刻转身直奔洞府,王宝乐目光一扫,心底哼了一声,没去理会,继续与四周众人笑谈,不多时,众人各自离去后,王宝乐来到林天浩的洞府门前。

  左右打量了一下,此地两个洞府,是这片区域的最边缘,彼此大门的距离,不到十丈,他看了看后,觉得右边属于尾房,兆头不好,左边那个虽属中间,可也不错,于是大声开口

  “林天浩,我看好你现在住的这个右侧的洞府了,赶紧给老子死开,我要这个洞府!”

  他话语一出,右侧洞府内正在整理物品的林天浩额头青筋再次鼓起,他原本是打算将自己住的这右侧洞府给王宝乐,可现在改注意了,转身冲出后去了左侧的洞府,在那里简单整理后直接扔出洞府令牌。

  “爱要不要!”他说着,回到了自己的右侧的洞府内。

  “多大的人了,还叛逆,真调皮!”王宝乐接住令牌,干咳一声,在右侧洞府内林天浩听到后的咬牙切齿下,王宝乐大摇大摆的走入左侧自己的洞府中。

  进去一看,王宝乐顿时满意,此地比他在下院岛的洞府,大了一倍有余,不但有休息之处,更有专门的打坐闭关室,最重要的,此地配备了地火熔炉,在这里就可以自行炼制法器,不用像在下院岛时,需去指定的地方才可炼制。

  尤其是在后方,同样也有一处露台,站在那里可以看到四周云雾缭绕,远看还能望到另一座山峰,更远处,天与湖似连在一起,风景美丽如画,让人心旷神怡。

  同时这里的灵气,也比坊市旁的阁楼,浓郁了太多,特别是露台外的山涧下,似种了不少奇花异草,有阵阵香气随风而来,沁入鼻间,让人神清气爽。

  “好地方啊。”虽与林天浩做邻居,让王宝乐觉得晦气,可眼看这洞府不错,也就没太在意邻居的事,此刻美滋滋的坐在那里,拿出一包零食吃了起来。

  “接下来要抓紧修炼与学习了,我来这里不是和林天浩斗法的,我的目标可是成为联邦总统!”王宝乐想到这里,放下零食,登录上院岛的灵网,一边熟悉上院岛的结构,一边也在学习高等回纹以及锻材篇。

  “另外我也要深入了解下上院岛的结构以及什么是兵徒”王宝乐目露思索,他之前也了解了一部分,可却不多,眼下重点查询起来。

  与此同时,在王宝乐这里学习与研究中,他隔壁的林天浩,此刻面色阴郁无比,坐在那里咬牙中,双目内也闪动阴毒,取出玉简传音交代一番后,冷笑一声。

  “王宝乐,你敢抹黑我,要黑,大家一起黑好了!”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三天,关于王宝乐拿回洞府的事,在法兵阁内只是卸围传开,毕竟对于法兵阁的绝大多数弟子而言,无论王宝乐还是林天浩,都只是新人而已,关注的程度不大,哪怕王宝乐在下院岛以及灵息乡内表现惊人,也只是觉得后生可畏罢了。

  而此刻的王宝乐,也终于从灵网上查到了所有自己想要的信息,对上院岛乃至法兵阁,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法兵阁对内,炼制法器灵宝,对外,则是负责部分军区边疆的法兵维护同时缥缈道院不讲究个人主义,提倡的是不同阁的弟子,相互之间院期配合,在道间,组成杏外出历练!”盘膝打坐的王宝乐,抬起头,喃喃低语。

  同时,他也找到了法兵阁的结构。

  法兵阁好似城池一般,从上到下,分别是一位阁主,四位副阁主以及若干兵子,再就是数量不少的兵徒,而最低层的,则是普通弟子。

  同时,也有相应的权力掌握在这群人手中,在王宝乐看去,阁主就仿佛一个城的城主般,于所在城池内地位尊高,统领全局,权力极大,不说掌控生死,可在规则范围内,权力近乎无限。

  至于副阁主,可以理解为副城主,但却不是阁主的助手,自身一样权力不小,各自分管法兵阁的部分领域,某些方面,联手之下也不是不能与阁主对抗一番。

  而兵子,他们名义上隶属于四位副阁主,每一位副阁主麾下,都有一些兵子,正是这些兵子,去具体管理法兵阁内的各个机构,是各个机构的负责人。

  最后是兵徒,与兵子和副阁主的关系一样,每一位兵子麾下,都有不少兵徒,协助兵子管理,这就是整个上院岛,几乎每一个阁,都相似的体系结构,至于普通弟子,没有任何权力。

  “别说副阁主了,就算是兵子,其权廉大,也都超乎想象啊!若能成为兵子,就可主管一方况且这里是上院岛,是缥缈道院的核心之处,这里的兵子任何一个走出去,都可让寻常的城池城主敬畏非常!”王宝乐吸了口气,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我若能成为兵子别说欺负我的人不多了,更是距离联邦总统,又近了一步!”王宝乐顿时眼热,正要在灵网上查看成为兵徒的办法时,忽然注意到了上院岛的灵网,竟出现了一些告贴,里面有自己的名字。

  “嗯?”王宝乐神色一动,立刻查看,很快他就笑了起来。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法兵阁王宝乐,话说此人当初入下院岛时,依靠作弊之事,骗蓉招身份,卑鄙无耻,下贱至极”

  “原来如此,我说他怎么那么有钱,原来这王宝乐身为下院岛学首期间,性格暴戾,利用手中职权,敛财无数,所以他才钱财众多!”

  这些告贴一开始只是数个,可很快越来越多,尤其是里面抓住财色权三点,极尽污蔑。

  这种低俗的手段,王宝乐看了后,微微曳,忽然觉得林天浩此人看似聪明,可实际上心境很是幼稚。

  如果这是下院岛,林天浩的手段还有些作用,可这里是上院岛,大家在意的都是自身的修炼,没人是傻子,这种事情非但难以污蔑别人,反倒显露出自身的格局与阴暗。

  “格局啊,这林天浩估计断奶的晚,格局太小了,如小丑一般。”王宝乐摇了曳,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他爹操心,在此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于是很随意的抬起带着储物手镯的右手,微微一挥,直接取出一物。

  “不过也不能浪费了,正好借他来试验一下,人体精神能承受的极限有多大,方便我研究精神类法器!”

  -----------

  今天的第三更送上,谢谢大家支持,月票还有么,求月票呀!
  
网站地图 赌博机APP下载 乐8娱乐帐户注册 下载国际利来app 亚虎app下载
site:mbc2008.com 丰禾娱乐平台 太子娱乐手机版 豪博娱乐网址
下载龙8app 微信天天娱乐场 彩票网站大全 大奖娱乐城网址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现金扎金花游戏
12bet手机版 网上AG 财神娱乐场登陆 乐8娱乐帐户注册
fNYPPZO.tw www.f40S4TM.tw www.fKP0VM7.tw exepkmo.tw m.fJWTUI0.tw
fN2428P.tw wap.fMDDHG3.tw www.fAK3Q2L.tw www.fwdnops.tw m.faisrge.cn
fREJT81.tw www.fPAY6CF.tw www.myjlewm.tw m.msyyk.tw jpzbdfvx.cn
www.fakouef.cn m.45321461.cn m.eahtbu.cn abs958.cn wap.f73JUGF.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