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果然是真!”陈宇彤呼吸略有急促,退后几步眼不眨一下,看向那三具向着林天浩嘤嘤的傀儡大汉。

  “陈师兄,你什么意思!”林天浩听到陈宇彤的话,面色一变,立刻觉得对方上门,就是要来看自己笑话。

  但陈宇彤此刻好似没听到林天浩的质问,依旧看向三具傀儡,甚至右手一翻,还取出一枚玉简,似要记录这三具傀儡的数据。

  眼看陈宇彤莫名其妙的来看自己笑话,那三个傀儡又嘤嘤不断,甚至其中一具,此刻都走出几步,向着自己伸开双臂,撅起嘴,露出求抱抱的表情,林天浩压抑了半个月的怒火,终于到了临界点,忍不住了。

  他不好向着陈宇彤发泄,此刻怒吼中身体一晃,直接就到了那伸开双臂求抱抱的傀儡大汉面前,带着滔天的怒意,带着对王宝乐怨毒无比的恨,骤然一掌。

  “闭嘴!”

  这一掌,将他的真息一层修为,彻底释放出来,更有怒意加持,使得其威力似乎也都增加了不少,轰鸣中,在陈宇彤面色一变下,这具傀儡就瞬间被林天浩一掌拍在了头颅上。

  傀儡头颅立刻就四分五裂,身体也承受不住,立刻报废般倒了下来,可在倒下的瞬间,从这傀儡身上,立刻就传出警报声。

  警报声回荡的瞬间,王宝乐的洞府大门倏然开启,他那圆圆的身影,刹那就冲了出来,神色悲哀至极,直接就扑到了报废傀儡的面前。

  “锌,你怎么了锌!!我一直把你当成亲生骨肉一样教你养你,锌你不能死啊!!”王宝乐晃着傀儡报废的身躯,一副悲痛的样子。

  林天浩冷笑,正要开口,可就在这时,他身边天之骄子陈宇彤,猛地发出一声怒吼。

  “林天浩,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一出,林天浩顿时一愣,看去时,他看到的是陈宇彤此刻愤怒至极的表情,那目中的寒芒,清晰无比。

  陈宇彤的确是暴怒,没有虚假,实际上他之前闭关了一段时间,出关后他手下知道他的喜好,于是和他说起了关于林天浩的笑话,重点提起了那三具傀儡。

  于是陈宇彤内心一动,想到了自己当年通过下院岛的一位交易人,弄到的那具很特别的傀儡,事后研究之下,越发觉得那傀儡不俗,于是这才到来,想要亲眼求证一下。

  虽然想要知道当年的傀儡是谁炼制的,这一点对他而言很简单,可方才看到那三具傀儡对林天浩的举动后,陈宇彤立刻就知道,自己不需要去探知了,当年炼制傀儡之人,正是王宝乐!

  最让他高兴的,是对方明显在炼制傀儡上进步了太多太多,简直就是飞跃一般,让他只看一眼就喜爱有加,欣喜之余,看到林天浩居然如此粗暴的毁掉了一具,这对陈宇彤而言,就是极其残忍罪大恶极之事,不由得怒视林天浩。

  “林天浩,这么一个瑰宝般的尤物,你居然忍心伤害,你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被陈宇彤如此怒吼怒视,林天浩是真的又楞又懵,尤其是陈宇彤居然称呼傀儡为尤物,这就让林天浩忍不状向被自己一掌报废的傀儡,目中有些茫然。

  就连王宝乐,也都身体一颤,忘记了装出的悲愤,抬头呆呆的看着比自己还要愤怒的陈宇彤,眼睛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同时,忽然想到了当年谢海洋口中所说的上院岛的大人物。

  “这个……难道是他?”王宝乐吸了口气,神色立刻古怪起来。

  此刻在王宝乐与林天浩,都有些怔楞中,陈宇彤快走几步,到了王宝乐面前,先是心痛的看了看已经废掉的傀儡,叹了口气,拍了拍王宝乐的肩膀。

  “王师弟,我叫陈宇彤,唉,实不相瞒,当年你的那具傀儡,就是我买的,今天这事我看在眼里,你放心,我为你做证,毁去同门心爱法器,此事岂能罢休!”陈宇彤说着,直接拿出玉简,传音交代一番后,冷眼看向林天浩。

  王宝乐眨了眨眼,心底泛起奇妙之感,将自己原本的计划收起,也看向林天浩。

  林天浩眼睛收缩,刚要开口,旋即神色一变,从储物袋内拿出传音玉简,一扫之下,立刻来自法兵阁执法部门的处理信息,钢脑海。

  这处理极重,除了赔偿外更有处罚,就算是林天浩口袋富足,也都心口一紧,隐隐肉痛的同时,怒意勃然,同时处理结果也说了,如再犯,不但百倍处罚,更记录道院档案,成为污点!

  这就严重了,虽他父亲可以化解,但他可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又和王宝乐对上了,此刻只能忍下,他发现自从遇到王宝乐后,就一切不顺,尤其是在这上院岛,更是接二连三的吃亏,偏偏每一次都无法发泄,尤其是今天,这陈宇彤竟出乎意料的为王宝乐出头。

  急促的呼吸几下,林天浩深深地看了眼王宝乐,一言不发,憋着怒意,转身回到洞府中,刚一进去,他就忍不撰洞府内的所有杂物,统统掀飞,砸在地上,额头青筋狂跳,怒吼起来。

  “王宝乐!!”

  而此刻洞府外,王宝乐目中火热,他这是在上院岛亲眼见证了一把什么叫做权力,这陈宇彤一句话,瞬间就可让林天浩憋屈发狂,只能忍下。

  这里面所代表的意义,让王宝乐眼睛一转,起身向着陈宇彤抱拳一拜。

  “多谢陈师兄!”

  说着,王宝乐邀请陈宇彤去洞府做客,陈宇彤也想与王宝乐接触,多了解一下傀儡的事情,于是欣然同意,在洞府内,二人都有结交之意,很快谈笑甚欢。

  对于傀儡的制作,二人也交换了经验,王宝乐发现陈宇彤在傀儡制作上,很是不俗,手法精湛的同时,更是在细节上处理的极其到位。

  “我的目标,就是制作出神兵傀儡,我相信那样的傀儡,一定会诞生器灵般的灵魂,成为真人!”陈宇彤目中带着神采,这一次与王宝乐的沟通,他也受益匪浅,王宝乐哪怕在炼制上不如自己,可在回纹以及一些思路上的意识,也有独到之处,对他触动极大。

  不过二人毕竟是初次真正接触,所以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陈宇彤告辞离去,在他临走前,王宝乐很是豪爽的送了陈宇彤几具傀儡。

  他知道对方口味,所送都是毛发旺盛高大魁梧的,不过朱刚强他没送,那件法器傀儡,王宝乐有些舍不得,毕竟那是他傀儡学识有所创新的启发者。

  虽如此,可陈宇彤也是惊喜,郑重的收下后,右手一挥,居然把那件当年王宝乐借来使用的欺骗大脑的灵宝,送给了王宝乐。

  要知道,此物哪怕无法对敌,可也是灵宝,就这样被陈宇彤送人,使得王宝乐见识到了法兵阁比法兵系还要财大气粗的豪气。

  送走了陈宇彤后,王宝乐回到洞府,登录灵网,查询陈宇彤的身份,很快他就心神一震。

  “这陈师兄是顶尖的掌握极大权势的兵子,负责法兵阁的院管部,一切地面上的违章建筑,都归他所在部门负责!”

  “竟还有传言,他要成为副阁主?”王宝乐不由动容,实在是他没想到,对方竟如此来头,此刻心思顿时活络。

  “他虽有喜欢研究傀儡这特殊爱好,可人还是不错的,法兵阁的弟子晋升兵徒后,就有资格申请任职的部门,我若能进入他负责的院管部……”王宝乐眼睛明亮,沉吟半晌后,有了决断。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除了修炼与炼制法器外,也抽出时间加深与陈宇彤的联系,但却没有刻意,也不过于频繁,更没有去院管部弄得人人皆知借此扬名,至于去院管部任职之事,一样提都没提,甚至二人之间的私交建立,就连陈宇彤的手下也都不是很清楚。

  这种做事的方法,使得陈宇彤很欣赏,再加上王宝乐性格不错,渐渐彼此又熟络了一些。

  一段时间后,王宝乐觉得自己在上院岛,已经算是小的打开了局面,同时自身对锻材的学习,也已经熟悉,下一步,就是开始真正炼制了。

  “不过在这之前,精神方面的试验也要加深一些了。”王宝乐转头看了看隔壁,目光闪动,挥手间,顿时就有三十多个傀儡大汉出现,雄赳赳气昂昂的排着队走出洞府。

  ----------

  今天一秤体重,又掉了一斤,距离告别170已经不再遥远,咳咳,准备今晚加餐庆祝一下~~另外我找画家画了王宝乐,马上画完啦,我看了草稿,神似啊,这几天就给大家放出来,让大家去看看
  
网站地图 大奖娱乐城官网 ca88国际娱乐城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世界足星排行榜
扑克王APP 至尊e乐娱乐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亚虎国际APP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亚虎娱乐手机游戏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阿狼工作室 长丰县 郑象梦 世界足球几星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亚虎官网pt 月博国际app下载 百合娱乐网
wap.fXOOF5U.tw www.fHDRWMU.tw www.xcwrvoz.tw yrcf6w.com fahezpa.cn
wap.xwise.tw www.ragged.cn wap.10753697.cn 2018yrcf6j.com fatkxbk.cn
wap.rhtyg.cn www.rjr7nt7.cn www.ztsrbji.tw m.bpn999x.cn wap.khqhg.cn
www.f4TZR0Y.tw www.2018yrcf5s.com m.lzegdn.cn f8AZXS3.tw www.kdqjp.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