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悲愤,听着王宝乐话语,他觉得妨碍公正的,是这王宝乐才对,此刻郁闷无比,憋屈的感觉更是强烈到快要爆炸,正要开口。

  可王宝乐眼睛一瞪,那目中的凶残,使得高全身体一颤,心底更为悲哀。

  “谁是恶人?这王宝乐才是恶人!!”

  四周下院岛的延,看到这一幕,无不目瞪口呆,望着王宝乐的目光,也都如看神人一般,有的甚至眼神中透着崇拜,更是眼看高全被暴打,纷纷解气,实在是高全在道院里,很不得人心。

  尤其是人群里有部分是新人,对王宝乐的了解都是听人传闻,此刻亲眼目睹,无不心神被撼动极为强烈,要知道哪怕王宝乐已经升入上院岛,可关于他的种种过往,在这下院岛依旧扩散,如今在这次强烈的冲击震撼下,可以想象,必定在之后的日子里,越发的根深蒂固,被各个系当成传说。

  甚至估计之后来到道院的新人,也会是在进入下院岛后,听着王宝乐的传说成长,一步步考入上院岛后,怕是会第一时间去打听王宝乐的消息。

  实在是于下院岛的延心中,王宝乐……已经算是成为了延中无法被人超越的最终神话……

  上首处的掌院,此刻头痛无比,王宝乐虽优秀,可惹事的本事也不小,尤其是与高全之间矛盾极深,只是这都走了,居然还回来打一顿,让掌院也都哭笑不得。

  此刻正琢磨该如何处理时,周信轻柔的声音,在这中心广场传出。

  “宝乐哥哥……不用再考核了,结果也都是这样的。”说着,周信到了王宝乐身边,拉着他的手,轻轻曳。

  “那怎么行!”王宝乐正要继续开口时,坐在掌院身边的丹道阁老者,忽然笑了。

  “酗子,你确定要再考核一下?”

  王宝乐早就注意到了这老者,此刻闻言,觉得这话语里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看了看周信,又看了看这老者,实际上之前对方坐视自己出手,毫不阻止,就已经让王宝乐心底揣测了。

  看着王宝乐的表情,丹道阁老者微微一笑,目光挪开,落在了周信身上,神色略微严肃,问了一句。

  “周信,告诉我,你为何要在最后时,放入余辉草?”

  听到老者的话语,周信深吸口气,没有松开拉着王宝乐的手,轻声开口。

  “因为按照云息丹的丹方,纯度越高,则实际上药毒就越大,而余辉草可以中和药毒,所以……我才放入余辉草。”

  周信话语一出,四周立刻安静下来,陈菲也都愣了一下,猛地看向周信,至于王宝乐,此刻眨了眨眼,低头看了看一脸生无可恋的副掌院高全,没说话。

  “你知道放入余辉草后,虽能中和药毒,但却会影响纯度么?”丹道阁老者目光锐利了一些,似要看透周信的内心。

  “学生知道。”周信有些害怕,拉着王宝乐的手也都紧了一些,低声说道。

  “知道?想必你也是知晓这一次的考核标准,是根据纯度来决定,那么为何还要如此去做,莫非你不想获得特招的奖励!”丹道阁老者声音缓慢,可目中的凌厉更浓,甚至身上都散出了威压,这威压哪怕王宝乐也都觉得心惊肉跳。

  周信呼吸急促,身体颤抖,但在感受到王宝乐稍微握紧的手后,坚定的抬起头,望着丹道阁的老者,目光清澈,带着一股执着,轻声开口。

  “因为丹道一途,以人为本,若只求纯度,不在乎药毒,最终学生炼制的,将不是医人以及辅助修炼的善丹,而是害人的恶丹啊……”

  “即便学生变通一下,以纯度趣,获得奖励,可我能瞒过别人,但瞒不过自己这一关,有些事情,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不想害人,我只想对得起自己炼制的丹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任何服下我丹药之人!”

  “学生的丹药,纯度不够,可它……没有毒。”周信开始的时候,声音很小,可渐渐声音大了起来。

  她一向胆小,从型是这样,可今天,在这万众瞩目下,在王宝乐于身旁的陪伴下,她说出了自己对于丹道的理念,说出了自己对丹道的目标与原则!

  更是在心底,她对自己说:

  “我要一直给宝乐哥哥炼丹的……”

  这些话语,从她的口中传开,落入四周众人耳中,每个人都心神强烈震动,尤其是丹道系的延,更是沉默下来。

  陈菲身体一颤,看到丹道阁老者严肃的面孔,又慢慢有了期望,忐忑中患得患失,紧张无比。

  王宝乐也是心头震颤,侧头看向周信,似乎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四周一片安静,就连副掌院高全,也都似乎忘记了疼痛,看向周信时,带着复杂,更有说不出的思绪,掌院也沉默下来,只是嘴角微微有了笑容,目中带着强烈的赞赏。

  一旁的丹道阁老者,沉默许久,目中露出追忆,似乎周信的话语,让他想到了曾经的某个人,半晌后轻叹,脸上的严肃渐渐化作了慈祥,望着周信,忽然说道。

  “以善丹为理念,难能可贵……周信,你不用自称学生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老夫面前,自称弟子!”

  这句话一出,四周人群纷纷狂震,王宝乐也是惊喜,陈菲只觉得眼前发黑,身体踉跄好似站不稳,面色更是苍白无比。

  “啊?”唯独周信,此刻懵在那里,有些手足失措,下意识的看向王宝乐。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丹道阁的老者笑着站起身,向着身边的掌院微笑道。

  “老卢,这个女娃,我带走收为关门弟子,你可放人?”

  掌院哈哈大笑,一样起身,也为周信开心,更有振奋,他可是知道眼前这老者的身份,这可是丹道阁的四位长老之一,在丹道一途上,于整个联邦都是赫赫有名。

  “信,还不拜师!”想到这里,掌院目中露出鼓励,看向周信。

  王宝乐也心头欢喜,赶紧拽了一下周信,周信这才反应过来,虽依旧还是有些迷糊,可她不傻,小脸红扑扑的,上前欠身一拜。

  “弟子拜见师尊!”

  丹道阁老者大笑起来,袖子一甩,竟带起周信,踏空而去,直奔上院岛,从始至终,他都没看陈菲一眼,更没提奖励之事。

  “这老头什么修为,能踏空?!”这一幕,让王宝乐眼睛一缩。

  四周众人一个个也都心头震颤,看向天空周信的身影,尤其是丹道系的延更是露出羡慕之意,至于陈菲,此刻面色惨白,瘫坐在地。

  此刻远远的,天空上传来老者带着笑意的声音以及周信的呼喊。

  “王宝乐,这段时间不要来打扰信,她要闭关,老夫将为她弄来八寸灵根,你若不努力修炼,说不定就被她超越了。”

  “宝乐哥哥,等我出关,我去找你……”

  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王宝乐咧嘴一笑,为周信开心之余,正要打算离去时,注意到了掌院此刻瞪着自己的目光,于是挠了挠头,松开了抓着高全头发的手。

  “都考入上院岛了,怎么还这么冲动!”掌院瞪了王宝乐一眼。

  王宝乐有些尴尬,低头看了看委屈的高全,干咳一声,拍着身体颤抖的高全的肩膀。

  “老高啊,以后少做坏事,多做点好事,知道么。”

  “掌院,那个我想起还有个法器炼到一半,我先走了啊……”说着,王宝乐赶紧一晃,直奔飞艇蹭的升空,飞快离开丹道系,直奔上院岛。

  目送王宝乐远去的身影,四周众人面面相觑,掌院也很无奈,最后看向满脸委屈的高全,知道这事是误会,叹了口气。

  “高全,你……”他有心安慰,可却无从开口,最后索性给了高全一瓶丹药,心底琢磨着应该换一个副掌院了,转身离去。

  只有高全悲愤的站在那里,欲哭无泪,心底的冤枉委屈之意,滔天蔓延。

  “我冤啊!!”
  
网站地图 优乐国际网页版 优乐国际app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天时平台
各国足球的星级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易胜博体育 天际亚洲平台 正版天天娱乐平台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新金豪棋牌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铂金城百家乐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新天地下载app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青青草在线观 色情视频网站 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动漫 玖玖资源站
欧美色情片 玖玖资源站 天天撸天天射 俺去也 播五月色五开开心五月
3d肉蒲团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搞搞网 香蕉视频 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