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王宝乐站在飞艇中,一路呼啸,乘风破浪般直奔上院岛,心情愉悦,周信不但进入上院岛,更是拜丹道阁长老为师,这件事也算圆满解决。

  “在这件事里,我的作用至关重要啊,多亏了我,以不畏恶势力的勇气,借暴打高全之机,搅乱局面,乱中趣,使得小白兔一路顺利无阻。”王宝乐干咳一声。

  这死胖子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一次就算不去,估计小白兔也会顺利晋升之事,此刻心情美好,在这飞艇上拿出一包零食,一边操控飞艇,一边咔嚓咔嚓吃了起来。

  “能一边飞一边吃零食,这种本事,天下间何人具备!”王宝乐哈哈一笑,很快的飞艇就穿梭云雾,进入到了上院岛。

  “杜敏也在丹道阁,虽来到上院岛后没怎么看到,不过她是学霸,估计混的也不错,还有陈子恒,这家伙与卓一凡一样都在战武阁我要努力了,不能被他们超过啊。”王宝乐想到这里,深吸口气,没有回洞府,而是目光掠过中峰,看向法兵阁北脉的方向。

  从灵网上,王宝乐已经知晓了兵徒考核的细节,明白法兵阁的弟子考核时,需去北脉,在那里有一个兵籍部,专门负责整个法兵阁内,所有弟子晋升兵徒的考核,但凡有弟子炼制出了一百件完美一品法器,都可来这里上交审核后,获得兵徒的身份。

  “去晋升兵徒,然后疡部门任职!”王宝乐目光热切,操纵飞艇直奔北脉,途中路过中峰时,他注意到在那中峰的广场上,有一面巨大的战鼓,竖立在那里,颜色暗红,散出古朴之意,很是显眼。

  “那个估计就是灵网上被人提到过的问上鼓了吧?”王宝乐内心一动,目光在那巨大的战鼓上停留了一下,此鼓他在灵网上看到过介绍,据说这是一面唯有兵子才有资格敲击的战鼓,此鼓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来长老!

  在法兵上的一切难解之事,只要兵子本身具备实力,能敲击战鼓,就可凭着鼓声请来长老,解答疑惑。

  只不过此鼓设立多年,真正被人敲响的次数,却是不多,一方面是若没有真正极难解决的问题,没人敢胡乱的敲击去打扰长老,另一方面则是此鼓没有鼓槌,想要敲击之人,需在战鼓面前,利用战鼓给出的材料,去当场炼制一把一次性的鼓槌。

  手握自己炼制的鼓槌,方可敲击战鼓,请来长老。

  只是这炼制鼓槌的方法虽然就刻在战鼓旁,可炼制鼓槌的难度极大,某种程度不亚于灵宝,且每个兵子一生中只有一次机会,一旦炼制失败,也就没了资格,所以轻易不会使用。

  王宝乐在灵网上听说,迄今为止,敲击次数最多的一位延,炼制的鼓槌敲响了五声,超出旁人太多,以至于请来解惑的不是寻常的长老,而是法兵阁的大长老!

  “每一阁的大长老,都是地位超然,大长老之上,就是副宗乃至宗主,直至太上长老!”进入上院岛后,哪怕王宝乐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可对于缥缈道院的格局了解,比在下院岛时多了不少。

  他已经明白缥缈道院权利最大的,就是那位据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上长老,此人缥缈无踪,可他的存在,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是缥缈道院这一代人,于联邦地位的保障!

  在太上长老之下,则是缥缈道院的宗主以及三位副宗,他们之下则是十阁,最后是一院,所谓十阁,就是上院岛包括法兵阁在内的所有岛阁,而一院就是下院岛!

  每一阁中,阁主虽是明面上的掌控之人,可实际在阁主之上,还有几位数量不等的长老,以及每一阁里唯一的大长老。

  这些人,不参与所在阁的管理,但他们组成的长老团,有资格罢免副阁主以及决定阁主的任选。

  这等阶分明的体系,就是缥缈道院内部的权力构架,王宝乐也是在明悟了这些后,觉得自身任重道远的同时,也对成为兵子,更为渴望。

  此刻目光从问上鼓那儿挪开,王宝乐压下翻腾的思绪,操控飞艇直奔北脉,很快就到了兵籍部的上空,他收起飞艇一跃落下,直接踏入。

  这兵籍部内弟子很少,能成为兵徒之人,相对数量庞大的普通弟子而言,本就不多,所以在王宝乐办理了手续后,来到专用的考核之地,一处竖立着十个巨大石碑的广潮,他看到此地除了自己,就只有一个高瘦的青年,正闭目盘膝坐在一尊石碑前准备,神情肃然,似很高深莫测的样子。

  察觉有人到来,这青年抬头睁开眼,看了看王宝乐,没说话,可当看到王宝乐竟没有半点准备,就要开启考核后,眉毛一挑,轻笑一声。

  “新弟子?”

  王宝乐闻言侧头,看了过去。

  “兵徒考核,是我辈弟子最大的事情,师弟你没有沐袁香也就罢了,来到这里,竟不做丝毫准备,这是对晋升兵徒考核的不尊重,我劝你好好准备后,再来考核,否则必败!”青年淡淡开口,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这么难么?”王宝乐原本是很放松的,可听到青年的话,又觉得对方不是在蒙自己,不由得诧异起来。

  “每年法兵阁能成功晋升兵徒者,也就十几人罢了,尤其是里面还有不少,都是考入上院岛两年以上的弟子,你说难不难!”

  “炼制一百件一品完美法器,相对而言还算简单,可以依靠时间积累,但这考核幻境里,会随机挑选出十件,必须在指定时间,不允许丝毫错误的重现炼制过程,一个失误就失败,你说难不难!”

  “能考入上院岛的,谁没有天赋?如你这般觉得可以通过者,来这里尝试之人太多了,我来考了九次,见了不少,没看到一个成功的。”青年不认识王宝乐,此刻老气横秋的开口。

  他这么一说,王宝乐古怪的看了看这青年,心底琢磨着难怪对方经验丰富,毕竟考了这么多次于是将信将疑,心底有了一些忐忑,索性雅青年的样子盘膝坐下,开始准备。

  眼看王宝乐孺子可教,青年笑了笑,目中露出感慨,仿佛从王宝乐这里看到了自己当年首次失败前的模样,半晌后,他自己准备的差不多了,于是右手抬起一挥,取出一件法器,送入石碑内。

  王宝乐注意后,也赶紧取出一件法器,雅送入石碑内。

  “云霜剑?”青年看到了王宝乐拿出的法器,愣了一下,多看了王宝乐几眼,再次取出一件法器送入石碑,王宝乐有样学样,也取出一件。

  “灵雾盾?”青年眼睛睁大,之前的云霜剑,那是一品法器里极难炼制之物,他看到后虽诧异,可也没多想,可眼下王宝乐居然又取出了一件极难炼制的法器,这不由得让他神色古怪起来,可却不服气,心底哼了一声。

  “这是要和我显摆?打算和我比比?新人,你还是太嫩了,别看我失败了那么多次,可实际上,每一次失败,对我而言都是极大的鼓舞与促进!没有那些次的失败,又如何有今天的我!”

  青年眯起眼睛,升起傲然之意,袖子一甩,一口气拿出了余下的九十八件,里面有九件,与灵雾盾的级别差不多,得意中他侧头看向王宝乐,可这一眼看去,他脑猴顿时嗡的一声。

  只见旁边王宝乐眼瞅着青年一口气取出近百件,于是也拿出了九十八件,只不过里面任何一个,都是与灵雾盾一个级别的,此刻宝光闪耀,五光十色中,那一件件法器,让青年眼珠子都快掉下来,震惊之余内心不忿忍不住暗骂。

  “这家伙是来考核的,还是来装逼败家的啊,真是的,一个兵徒考核,他拿这么多难炼的法器干什么?!”
  
网站地图 ca88国际娱乐城 凯发k8官网下载 AG官网下载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美高梅app客户端 线上娱乐平台 王牌娱乐 老百汇娱乐城
澳门赌场永利 名仕网上娱乐 龙虎博彩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豪博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易胜博体育系统 嘉年华娱乐官网
天天娱乐国际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世界杯实力分析 a8娱乐 官方网站
拉菲彩票平台 摩臣彩票登录 亚彩会彩票 丰尚娱乐彩 拉菲II娱乐
诺亚娱乐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极彩娱乐官网 VO娱乐 VO娱乐
博猫游戏平台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捷豹365彩票登录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幸运飞艇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9号彩票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主管 正点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