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这青年脑海嗡鸣,心底惊呼,实在是他身为来到上院岛两年的弟子,无论是自己经历的九次考核,又或者是听别人说起的,从来没见过如王宝乐这样,居然是拿出了一百件极难炼制的完美一品法器来考核。

  要知道这种自己给自己增加难度的事情,在这青年看去,不可思议,毕竟一方面这么炼制的话,成本太高了,另外这种难度下,后面的十件规定时间随机炼制测试,难度自然就更大。

  况且,这青年绝对不相信,这些法器是一个新来的弟子炼制出来的,无论怎么算,时间似乎都不大够用,如果真的有人能做到,在这青年想来,也一定是那种未来会成为兵子的天骄般的人物。

  可他怎么看王宝乐,似乎也都不像是天骄的样子,此刻他定了定神,艰难的从王宝乐那些逐渐融入石碑的法器上挪开目光,压下内心的波澜后,已经断定这新人是找人代炼法器,想要来这里碰运气的。

  尽管还是有些不合理,且考核失败的话上交的法器不会退还,可对于那些财大气粗之人来说,这点损失,不是不能接受。

  “师兄,接下来要怎么做?是要开始考核了么?”在这青年思绪波动时,王宝乐已将法器全都送入石碑,侧头紧张的问道,他也注意到了对方表情的变化,明白缘由,只不过此刻考核事大,不能分心,没空解释。

  “哼,我最厌恶这种仗着自己有点臭钱,就可以无视规则之人!”听到王宝乐话语,青年心底哼了一声,于是声音略有一些冰冷的开口。

  “把你的手放在石碑上,就会开启考核了!”说完,他看到了王宝乐抬起手,按在了石碑上全身一震的样子后,不由得冷笑一声。

  “新人,要先学会失败,财大气粗又如何,还不一样失败!”这青年索性自己暂缓考核,要亲眼见证王宝乐的考核以失败告终,在他判断,最多半柱香,王宝乐必定放弃。

  可就在他这里自信满满准备幸灾乐祸的观望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半柱香过去,王宝乐那里非但没有结束,他面前的石碑,竟散发出光芒,在石碑顶升起一尺!

  “第一件过了?”青年一愣,有些吃惊,可也只是吃惊而已,心里哼了一声。

  “运气好而已,看你能撑到”他心里正在念叨,可就在这时,突然石碑光芒再起,升高两尺!

  “什么情况!”青年呼吸一促。

  很快的,当光芒达到三尺时,这青年已经坐不住了,站起身一脸不可思议中,眼睁睁的看着光芒不断地升起,到了四尺、五尺、六尺直至九尺时,这青年脑海一直都是嗡嗡的,失声惊呼。

  “不可能!b也太快了!!”他心里掀起大浪,如果是别人成功,他不至如此,可他亲眼看到王宝乐送出的法器,任何一件都极难炼制,这种难度的增加非同寻常,可偏偏竟还是接近成功!!

  尤其是在九尺后,没过多久,石碑光芒,再次暴涨,直接就达到了十尺的高度,这代表晋升兵徒成功,更是有兵籍部的弟子,已经察觉,纷纷赶来。

  “有人成功了!”

  “新的兵徒出现!”在这些兵籍部的弟子议论中赶来时,在一旁的那位青年呆若木鸡两眼失神之时,石碑下的王宝乐睁开了双眼,结束了考核。

  “没那么难啊。”王宝乐虽诧异难度不如青年所说,不过眼看自己成功,还是很振奋的,于是起身向着呆在那里的青年抱拳道谢,转身时,兵籍部的弟子纷纷上前道贺。

  王宝乐哈哈一笑,美滋滋的与兵籍部的弟子离去,办理了兵徒学籍后,按照规矩特制的兵徒道袍以及令牌,会在第二天由兵籍部送去,所以在测量了身高体型后,王宝乐意气风发的离开。

  直至他走了,兵籍部考核之地的那位青年,才倒吸口气,回过神来,猛地看向王宝乐考核的石碑。

  “莫非这块石碑考核更容易一些?”想到这里,青年目光一亮,记住了石碑所在的方位,内心火热,琢磨着自己这一次若是失败了,下一次就去那块石碑!

  这青年如何去想,王宝乐没关注,此刻他身心愉悦,坐在飞艇上,想着明天就可以换上蓝色道袍,心情更美,又想到自己如今可以申请任何一个部门去任职,于是取出传音戒,联系陈宇彤,委婉的说明了情况后,很快陈宇彤就欣然同意,邀请王宝乐去院管部办理手续。

  王宝乐眼看一切顺利,振奋中赶紧调转方向,直奔院管部。

  此刻的陈宇彤,正在院管部的府圳,原本面无表情的听着自己麾下四个大队长心翼翼的汇报工作,可接到王宝乐的传音后,他嘴角露出笑容,似很惊喜。

  他面前那四个大队长,相互看了看,都很诧异,以他们对陈宇彤的了解,自己这上司不在院管部时,待人亲和,可在这里,一向不言苟笑。

  “有点意思,我本以为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晋升,可居然这么快,看来师尊说的很对,此人果然是个好苗子,与他结交,没错。”陈宇彤微微一笑,拿出传音戒,向兵籍部的管理之人,问询一番,随后目中露出惊讶,眼军亮。

  “竟然是优等成绩4来我之前和他说的,他听进心里了,如此的话此人就不能视同下属去对待了,他极有可能成为我未来的盟友!”关于成绩的事情,属于机密,陈宇彤身份尊高,才可得知。

  想到这里,陈宇彤有了决断,立刻交代下去。

  与此同时,随着王宝乐一路直奔院管部,在他的关注下,也渐渐留意到了兵徒身份的不一样,一路上他看到那些穿着蓝色道袍的兵徒走过,几乎遇到的所有普通弟子,都会立刻抱拳拜见,望着那些兵徒威风的样子,王宝乐对于自己的那身道袍期待更多。

  “兵徒,果然不一样啊。”王宝乐感慨中一路临近院管部,远远看去,这院管部占地不小,里面有一处四层主阁楼,四周还修建着七八处二三层的阁楼,环绕之下,使得这里好似被单独划分出来。

  更有奇花异草弥漫四方,同时在主阁外的广场上,还有众多飞艇停靠,其内普通弟子进进出出,人声鼎沸,更能看到一些兵徒,显然都有一定的权力,所过之处,众人恭敬。

  “这里就是院管部啊。”王宝乐心头一振,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此刻刚一临近,立刻就有一位身穿蓝色道袍的青年,注意到了王宝乐后,快步走来,带着笑声抱拳。

  “可是王宝乐王师弟?”

  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王宝乐有所判断,面上钢笑容上前回礼。

  “王师弟,在下周鹏海,快里面请,陈师兄在里面等你,他已经交代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这蓝衫青年,是院管部的四个大队长之一,此刻为王宝乐引路时,也在暗中对他打量了一番,知道眼前这位,估计很有可能是未来与自己一样的大队长,于是也有结交之意。

  一路笑谈,王宝乐走入院管部的后院,进了一处三层阁楼后,看到了里面正在喝茶的陈宇彤。

  “拜见陈师兄!”与往常相见不同,这一次王宝乐快走几步,神色肃然,恭敬的向着陈宇彤抱拳一拜。

  可还没等拜下,陈宇彤就大笑走来,一把扶起王宝乐。

  “宝乐师弟,不必如此,来来来,坐在这里。”说着,陈宇彤拉着王宝乐坐下,很快方才那位领路的大队长,上前为二人泡上灵茶放在面前,随后站在陈宇彤身后,恭敬不语。

  先是恭喜了王宝乐成为兵徒,随后二人一番寒暄,陈宇彤笑着取出一枚令牌,递给了王宝乐。

  “宝乐师弟,以你的资质,成为兵子指日可待,同时我了解到你在下院岛身为大学首,掌管院纪部,想来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如今我院管部缺一个督查大队的负责人,不知宝乐师弟可否暂时屈就,来帮帮师兄我?”陈宇彤脸上带着笑容,看向王宝乐。

  王宝乐心神一震,他之前虽没来过院管部,可在灵网上也都查询了解了不少,知道院管部除了陈宇彤外,权力最大的就是督查大队,能监督众人,极具权势,可惜始终是被陈宇彤掌握,没有将此权下放,随后则是四支执法大队,每一支内,都有大队长与数个杏长,以及若干不入院管部籍的普通弟子。

  可眼下,听陈宇彤的意思,明显是要将这督查大队长一职,任命给王宝乐!

  不但王宝乐讶异,陈宇彤身后的那位蓝衫青年周鹏海,也都大吃一惊,他本以为王宝乐这里最多也就是和自己一样,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刚一到来,竟将掌握这般权势,不由得呼吸急促了一些,看向王宝乐时,也都比之前多了一些谨慎与好奇,甚至藏着一丝不忿。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天天娱乐国际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亚博体育官网
澳门赌场网上赌场网址 在线娱乐注册 玛雅娱乐注册 个国家足球排名
万博体育官网 英雄联盟官网 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博赢彩票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现金网排名平台 合乐888app
远博娱乐 亚博体育国际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豪博国际娱乐
丰尚娱乐 合一彩票 如意娱乐提现 娱乐注册 国内彩票平台
丰尚娱乐平台 信彩彩票 丰尚娱乐贴吧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亚洲会彩票网站
万家彩票网 重庆时时计划 诺亚娱乐注册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汇丰在线娱乐
天游娱乐待遇 丰尚娱乐代理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名人彩票登录 汇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