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识珠的人这么多?”王宝乐查看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他发现灵网上居然有一些人,发帖求购叉法器。

  “叉法器?”王宝乐一想,就知道这是在说自己卖出的那些,此刻狐疑中没继续将其他的破烂挂出,他打算观察几天看看情况,实在是这叉法器火的有些太快,让他自己都莫名其妙。

  可这一观察,结果出乎王宝乐的意料,在之后的数日里,叉法器这三个字,在上院岛灵网中被人提起的越来越多。

  同时求购者,也明显多了一些,但更多的则是对叉法器这三个字,首次听闻之人,他们好奇下打探,很快就知道了缘由,不由得吃惊,也想要去买一把,但却买不到

  如此一来,就使得叉法器,多了一些神秘色彩。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许很快就会平复,不会掀起太大的波浪,可很快的,有人将石楠与李飞的那一战拍摄下来的视频发布到了灵网上,这视频一出,直接就引起了不少人的震惊。

  “这法器竟坚固至此!!”

  “这果然不是飞剑,这是盾牌,坚不可摧的盾牌啊!”

  这视频引起的效果,就好像是在水潭里扔了一块不大的石头,掀起了一些涟漪,如果时间略久一点,自然会平静,可在这涟漪没等消散时,一位手快买走了叉法器的弟子,发出了另一个视频。

  “大家请看,这是我买的飞剑,别看他如此破损,可你们绝对想不到,它的速度,是多么惊人!”其中一个视频里,一位战武阁的弟子,激动的扔出一把看起来好似要解体的飞剑,此剑刚一飞出,刹那就消失无影,掀起了音爆轰鸣,肉眼看不到轨迹,可哪怕是看视频,也都能感受到,此剑飞出的那一瞬,速度已经逆天!

  也就是几个呼吸,这把剑一闪之下归来,音爆更为强烈,甚至在那弟子四周,都有风暴扩散,直至尘雾散去后,这弟子激动的站在那里,手中拿着方才飞出的剑

  只不过明显的,此剑比之前破损更严重了一些。

  “你们看到了么,这把剑的速度,我说它秒杀所有法器,你们觉得如何!这把剑,只花了我七百灵石!”这弟子仰天大笑,一副捡了大便宜的样子。

  这视频一出,立刻就让叉法器的风波,更大的掀起,使得原本就关注叉法器者,更为心动,就算是没去关注的,看到后也都好奇打探而在之后的日子里,诸如此类的视频,陆续的出现!

  每一个视频中的法器,都有惊人之处,奇妙无比,具体如何去用,就要看使用者的思绪了,而每一把这种法器,其上都刻着一个叉!

  顿时叉法器,不火爆都不行,引起了更大的波动。

  偏偏这段时间,王宝乐又没有继续卖,所以就导致第一批叉法器,成为了绝品,哪怕如何心动,也都买不到。

  这种物以稀为贵的做法,立刻就使得叉法器的关注程度,再次提高,同时也有了转卖叉法器的交易出现,每一个的价格都不菲,很是惊人。

  在这种种推动下,王宝乐自己都惊呆了,看着灵网上大量的求购叉法器的帖子,他低头望着储物袋里的那些破烂,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难道这些不是破烂?”

  就在王宝乐这里琢磨着,要趁着热度,高价放出第二批破烂时,灵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帖子!

  这帖子是个视频,视频中一个法兵阁的兵子,神色内带着傲然,将其面前放着的一把飞剑,好似解剖一般,层层剥开。

  “诸位道友,最近听人说起这种所谓的叉法器,甚至还有不少人来问我这法器如何,于是我好奇下,花了高价买了一把,原本是带着兴趣,可看了后,呵呵”这兵子轻蔑一笑,在视频里将飞剑飞速分解。

  很快的,飞酵只剩下了灵坯,望着灵坯上的回纹,这兵子曳,一副很是失望的样子。

  “这件法器,在我看来,就是一件垃圾破烂,牺牲了几乎所有的功效,只是重点去强化坚固,这算什么?这是歪门邪道,骗钱罢了。”

  “这种法器,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去做,所以如今才引起了你们的关注,可实际上,如果想制作,我一天能做几十件出来,可这种破烂,没用!”这兵子淡淡开口,因灵坯上的回纹,涉及到了加密,所以他无法抹去,但也没太去在意,直接扔在了一旁。

  “最后奉劝大家理智购买,再警告制作这种破烂法器的害群之马,不要玷污了我法兵阁的名头!”

  这视频一出,立刻就在灵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得震动,要知道视频里的这位兵子,身份极高,此人是法兵阁审计部的头领,而审计部的权限极大,负责整个法兵阁所有部门的审计工作,平日里无人敢招惹。

  而他的视频,自然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随着观看人数的增多,议论之声也都陆续的传出。

  “原来是这样,这不骗人么,把破烂卖给我们?”

  “这是谁啊,这么损,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原来是这样!”

  尽管这么说的,都是没有真正买到叉法器之人,而买到者也都发帖试图证明这叉法器的极致功效,可却杯水车薪,根本就无法抵御众多人的议论。

  王宝乐眼看如此,立刻就怒了,对方的视频,直接就将他之前的热度,瞬间熄灭,严重影响了他原本的销售计划。

  而他的法器虽不算多么厉害,可也绝对没对方说的那么不堪,更不用说对方吹嘘一天制作几十件了,此事在王宝乐看去,根本就不可能,就算是制作出来,也远不如自己的飞剑坚固。

  于是冷笑一声,王宝乐直接就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另一把飞剑,匿名挂出,更是指名道姓发帖。

  “审计部的兵子,有本事你来研究研究这个,你若能找出原因,我服你!”

  这件飞剑,就连王宝乐自己也都头痛,所以之前没在网上挂,因为这把剑好似神经不样,施展后经常失灵,敌我不分,有可能冲向敌人,也有可能冲向自己,还有可能冲向四周的路人

  所以王宝乐才没去卖,此刻也是怒了,这才将这大杀器挂出。

  此剑一出,审计部的兵子赵海临在听说后,冷笑一声,原本没去在意,可灵网上的风波却闹得越来越大,实际上这把交有第一时间被赵海临买走,而是被其他人买下,测试后都倒吸口气,发出视频。

  那视频里,这把剑好似疯子一样,见人就砍,引起无数人的震惊,而它又几经转手,于是视频一个又一个的被发出。

  终于,这原本一**掀起的波浪,不断地爆发下,此刻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化作了风暴,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在这关注下,让赵海临研究这飞剑的呼声,也都越来越多,到了最后,赵海临觉得这是一个提高自己声望的机会,于是这才心动,找人买下了此剑,开始研究。

  可这一研究,他眼睛就猛地睁大,呼吸一窒后变的急促起来,这灵坯上的回纹加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排列与结构,复杂无比,他就算是在三品灵宝上,也都见得不多。

  如此一来,想要研究出此剑为何失灵,就极为困难。

  可他买下此剑研究的消息,已经传开,此刻大都关注,于是赵海临骑虎难下,心头也都在咒骂。

  “这是哪个疯子制作的法器!!”

  无奈之余,赵海临只能求助好友,请来三个与自己一样的兵子,来帮助一起研究,那三人到来后,看到飞剑灵坯上的回纹,也都大吃一惊,于是众人几乎不眠不休,终于在七天后,精疲力尽,耗费了无数心神,这才将这把飞剑研究明白。

  “多谢诸位!”赵海临感激的将三人送走,回到洞府后,他面色难看,对炼制这法器之人也都忌惮起来,他觉得能炼制此物的,至少也是兵子。

  沉吟中,他也不愿莫名其妙的树敌,于是凭着自己的关系,去与管理灵网的部门沟通,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份。

  虽碍于规矩,管理灵网的部门无法告知全部,可还是点出了对方是兵徒这件事,听闻此话,赵海临松了口气,随即目光变冷。

  “区区一个兵徒,也敢和我叫板?”
  
网站地图 万博体育平台网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爱拼国际娱乐 世界杯投注
ceo线上娱乐 澳彩娱乐彩票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AG平台app
投注网站 a8娱乐城 天天娱乐平台 扑克王app怎么样
金沙城APP ag平台官网下载 大奖娱樂城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亚博国际登录 投注现金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趣赢娱乐平台 鼎尖娱乐平台 亿游娱乐 彩票注册网 天游娱乐招商
八八彩票 满堂彩58599官网 云顶娱乐app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大洋在线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满堂彩网站手机 久赢在线 9号彩票登陆网址 久赢娱乐
欧亿娱乐计划 多彩彩票网 大星彩票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凤凰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