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乐话语一出,周璐呼吸倏的一滞,显然她虽预料到王宝乐不会承认,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称呼自己是美女。

  可这称呼,没有让她的气消散,此刻冷哼一声,不过也知道眼下不报仇的时候,于是瞪了王宝乐一眼,看向陈宇彤时,周璐起身一拜。

  “这位就是陈宇彤陈师兄吧,还请把缥缈道院发下的任务玉简给我一下。”对待陈宇彤,周璐哪怕身为军方,也都要客气一些。

  一方面是陈宇彤的修为,另一方面也是他的背景,要知道能成为法兵阁副阁主的候选人,这种身份在外面,已经极高了。

  陈宇彤此刻也压下内心的思绪,上前给出玉简,哪怕对方修为不如自己,可他还是一样客气,这就让周璐对陈宇彤这里,好感升起不少。

  尤其是陈宇彤本就模样风度翩翩,如此身份,如此修为,使得缥缈道院上院岛里,有不少女弟子心中爱慕,可惜他始终孑然一身,没有与任何女弟子,出现瓜葛。

  很快的,在周璐与陈宇彤的对接下,缥缈道院的任务在军方这里得到了执行,最终安排在了一处歇塞,他们将在兽潮期间,负责那里的火神炮的维护工作。

  任务对接后,拿着军方给出的同行玉简,陈宇彤与王宝乐等人,走出军帐,至于周璐,冷冷的瞪着王宝乐的背影,心底又哼了一声。

  “我周璐不是个公报私仇之人,否则的话,这一次扒他一层皮非常容易!不过以后,定要报仇!”周璐收回目光,继续处理公务。

  而此刻走出军帐,重新踏入飞艇,准备前往任务指定的歇塞的陈宇彤三人,纷纷看向王宝乐,周鹏弘孙方不好去问,可陈宇彤好奇下,不由得问了起来。

  “宝乐,方才那个女军官,你一定认识,也是在灵息乡么?莫非她也打算扒光你?不对啊,此女应该没有进入四大道院的上院,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早进入军方,她应该是其家族安排”陈宇彤有些疑惑的看向王宝乐。

  王宝乐咳嗽一声,此地没外人,他索性没去隐瞒,无奈的开口。

  “她叫周璐,没扒光我,只不过被我当初一脚踢在了屁股上,我记得她当时虽然穿的紧身衣,可看起来还是被我踢的一边大一边小了,原本是桃子,后来被我踢成了葫芦”

  王宝乐的话语非常形象,很有画面感,瞬间在陈宇彤三人脑猴,就出现了类似的画面,周鹏弘孙方算了服了,看向王宝乐时,只觉得眼前这个胖子,在撩妹上,已经达到了某种他们望尘莫及的程度。

  陈宇彤苦笑起来,最后拍了拍王宝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开口。

  “宝乐啊,女人很麻烦的,我劝你以后少招惹她们,真的很麻烦,这也是经验之谈,这一点你要学学我啊。”

  听着陈宇彤的经验之谈,王宝乐总觉得哪里鱼不对劲,还没等他想到,他们一行人乘着飞艇,就到了任务指定的歇塞。

  这一处要塞,修建在一处山顶,远远看去,要塞通体黑色,好似一个巨大的金属半圆,高约几百丈,长有一千多丈,冲着原始地带的一面是晃,其上分散出一百多个分支,每一条分支的痉都是圆形平台,整体的样子就好似勺子一般。

  而在每一个分支痉的圆形平台上,都存在了一尊高约十丈左右的巨大火神炮,除此之外,在每一个圆形平台上,都驻扎不少战士,数量约莫千人的规模。

  这些战士,幽负责火神炮的简单维护,幽则是在兽潮到来时负责杀敌,阻止凶兽冲入破坏火神炮。

  之所以如此设计,一方面是火神炮自身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火神炮一旦崩溃,会形成自爆之力,不能距离要塞太近。

  同时在这要塞的两边,山脉起伏中,能看到存在了半透明的护罩,顺着山脉,向着两旁蔓延开来,好似巨大的防护层,阻挡原始地带兽潮冲入的同时,也与更远位置的另外两处要塞连接。

  若能站在至高处低头看去,可以看到所幽歇塞,好似一个个点,以第七主要塞为中心,布置在一面巨大的阵法防护光幕中,

  这些歇塞的任务,除了抵抗兽潮入侵外,就是抵消以第七主要塞为中心的阵法波动,使兽潮无论从任何区域冲来,引起的阵法波动,都会被分散在所有要塞内,从而使阵法更为稳固。

  而每一处歇塞,也自然成为了凶兽眼帜突破口,所以这些歇塞本身,也都配备了火神炮,虽不如主要塞数量那么多,可也有上百尊之多,除此之外,更有传送阵,以便随时去援助友军或者接受友军救援。

  具备如此杀伤力的歇塞,在第七主要塞这里,足有数百之多,这就形成了联邦的第七国门,使得这里好似铁桶一般,在凶兽之战结束后,直至今天,始终屹立,阻挡了一次又一次的兽潮爆发。

  此刻随着飞艇降落要塞,王宝乐一行人,在面见了此地负责的军长,一位大胡子的壮汉后,也融入到了要塞内。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

  这三天里,王宝乐几乎没有时间打坐,全部时间都是随着陈宇彤,检查这里的部分火神炮。

  四大道院的弟子,来这歇塞的也有不少,虽然战修占据多数,可丹修以及阵修,还有其他各有擅长的修士,也有一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至于维护火神炮的兵修,算上王宝乐一行人,也有十几个之多,分散维护火神炮,所以被分配到他们这里的火神炮,只有三十尊。

  虽数量不多,可这火神炮实在是太复杂,三天里,王宝乐在不断地学习与检测中,早已被火神炮的结构震撼了。

  每一尊火神炮,都是由上百个灵宝组合而成,每一个灵宝都好似一个零件,使得这火神炮一旦开启,威力绝非数百灵宝叠加那么简单。

  也正是因其复杂,所以一旦出现错误,寻常兵修根本就处理不了,故而王宝乐与周鹏海三人,只能是助手,且兵徒是没有资格修复灵宝的,所以主要负责维护的,是陈宇彤。

  不过王宝乐本身就已经可以制作灵宝,所以在这三天的学习中,他对这组合灵宝的掌握,也飞速提高,就连陈宇彤也都惊讶,到了最后,索性放心让王宝乐单独去维护,这样也将他们这一组的工作量,分担了不少。

  这种忙碌,直至持续了一周,当所幽火神炮都被检查,修复以及替换了零件后,王宝乐一行人,才算略微清闲了一些。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小半,接下来就是确保兽潮期间,这些火神炮的正常运转就可以了。

  所以陈宇彤接下来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去与其他道院的弟子结交,周鹏海也热衷此事,而孙方则是与那些军官打成一片。

  唯独王宝乐这里,相对于那些军官,他更喜欢这里的战士们,这一周里,他多次发现此地的那些战士,大都是古武境,明明不如自己,可在看向自己时,他们目中既带着羡慕,又有一种保护。

  不是去被保护,而是保护王宝乐,准确的说,是保护如王宝乐这样的修士!

  这种保护,让王宝乐在多次看到后,心神掀起强烈的震动。

  明明是修士,可古武境的人,却要保护自己

  因为,在他们看来,修士数量少,是希望,不能有失!

  而能创造与修复火神炮的修士,就更是不能有任何损伤!

  这一切,当王宝乐渐渐明悟后,他的心里泛起了说不出的滋味,他看到很多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战士,看到他们不少人身上都是疤痕,看到他们的法器很多都有残破修补多次的痕迹。

  他想到了自己在道院里修炼的时候,他们在这里与凶兽生死厮杀。

  他想到了正是这些战士们,用他们的生命与鲜血,换来了修士们成长的时间,以及更多的平民,较为安宁的生活。

  所以,在清闲下来后,王宝乐疡了去主动接触这些战士,驹己所能,为他们去修复法器上的瑕疵,渐渐地,因为王宝乐的做法以及性格,很快就与这里的战士们熟络起来

  而熟了之后,王宝乐很多时候忘记了自己是修士,与战士们的相处,也都变得有些不大一样了。

  “来啊,刚才还有哪个说我掰手腕,掰不过他的,今天咱们比比,输了的给大家洗袜子。”广场上,一处数百战士的营房外,此刻大量的笑声与叫好声传出中,王宝乐坐在那里,将对面一个苦笑的壮汉手腕掰倒,得意的大声开口。
  
网站地图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金马娱乐app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龙8手机app网站
扑克王app官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万博app官网登录 新金豪棋牌
大奖娱乐城网址 龙8app客户端下载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龙8官方网站下载
日博客户端 豪博娱乐平台 日博365客户端 网上AG
天天娱乐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场弘润娱乐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www.xbtxssc5x.cn jprnc.cn m.f43YMIZ.tw fOJTYCB.tw wap.fDDMSJ4.tw
wap.uaxsi.tw wap.87dn.cn 43855786.cn m.46047002.cn vngxknx.tw
m.fQEW3I2.tw j93g.cn www.fazvwib.cn m.34260732.cn ymhlyuy.tw
m.fJUG9WN.tw wap.lzynp.cn www.p1024osdam.cn www.blijrsc.tw m.fuzr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