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黑暗中,突然听到李婉儿说出这么一句话,王宝乐愣了一下,立刻就警惕起来,试探了问了句。

  “李婉儿,用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你别想不开,我们还没到临死前疯狂一下的时候呢。”

  “少废话,赶紧把衣服脱了!”李婉儿有些不耐烦,声音也都严厉起来,显然是一向强势的性格,使得她此刻内心烦躁下,也都压抑不住,爆发开来。

  “凭什么啊,你冷,我也冷啊。”王宝乐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他虽皮糙肉厚,可同样感受到了寒冷,实际上虽没达到李婉儿的程度,可若是衣服脱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必定冻僵。

  眼看王宝乐不配合,李婉儿眉头皱起,此刻她眼睛已经略微适应了四周的黑暗,虽看不到具体,但能感受到王宝乐所在的地方,于是冷冷看去,半晌后深吸口气,似压下内心要爆发的脾气,缓缓开口。

  “王宝乐,这么下去,没等救援的人来,我们就先冻死了,所以我们要身体相互券!”

  “而券,是不能有衣服的!”李婉儿一字一字的开口后,主动的脱起了衣服,随着好似撕纸一般的声音回荡,李婉儿的衣服,已经被她颤抖,但却坚定地全部脱了下来。

  只不过她不知道王宝乐的视线,虽因灵气失去,从而变的不是那么清晰,可多少还是具备一些的,不说看的清清楚楚,可也能看清大概。

  顿时,他的目光里,就出现了一具白花花的娇躯,与他之前所看到的背影一样,李婉儿的身姿火辣到了极致,虽说还穿着内衣,可这内衣在王宝乐看去,也都是小了好几号的样子,无论是波涛汹涌,还是那葫芦一般的凹凸,都使得他的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觉得身体有些火热。

  “嗯?原来这样可以让自己暖和”王宝乐咳嗽一声,内心嘀咕的同时,叹了口气,似在犹豫,最后狠狠一咬牙。

  “罢了罢了,我这是救人!”有了这样崇高的觉悟后,王宝乐立刻站起身,用比李婉儿还要快了好多的速度,几乎瞬间就将衣服全部脱下

  当然,内衣还是保留的。

  “然后呢?你来还是我去?我修为没你高,什么也看不清,找不到你在哪里,你在哪啊。”王宝乐眨了眨眼,只觉得这地窟的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

  对于王宝乐说看不清这句话,李婉儿是相信的,因为她觉得自己修为的确比王宝乐高,既然自己都只是看的模糊黯淡,只有轮廓影子,那就更不用说王宝乐了。

  实际上,这也是让她下定决心,相互券的原因所在,此刻看了看起身脱衣后,又似乎盘膝坐了下来的王宝乐,李婉儿狠狠一咬牙,起身瑟瑟发抖下,向着王宝乐走去,越是靠近,她就越是感受到了王宝乐身上传开的火热温度。

  就好似一个火源一般,使得李婉儿原本还是缓步,但很快的,就飞快的临近,至于王宝乐,此刻觉得惊心动魄,口干舌燥,心底连连吸气,实在是眼前的画面,对他来说,刺激太大。

  李婉儿的身姿,火辣无比,是他这二十年所见过的,不管是穿衣服的还是不穿衣服的,堪称最佳,修长的双腿,雪白的剪,还有那圆润与晃,无不如此,尤其是一开始还缓慢,可走出几步后,就飞速的靠近,使得王宝乐还没做好准备,立刻一个冰冷的娇躯,就直接的坐在了他的怀中。

  这冰冷,与他自己的火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王宝乐一个激灵的同时,李婉儿那里本能的,一把将他抱紧。

  “那个”王宝乐这一生,少见的彻底懵了,两只手抬起来,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呼吸也都急促的同时,张开口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现在,你可以把衣服裹在我们身上。”李婉儿深吸口气,冰冷的开口。

  王宝乐咳嗽几声,此刻也慢慢反应过来,想到佛祖舍身割肉喂鹰,而自己今天,也算如此,这么一想,他顿时就觉得自己高尚无比,索性拿起身边的衣服,飞快的缠绕在了自己与李婉儿身上,将二人包裹在内后,他的两只手也放了下来,本能的就落在了李婉儿肉最多的翘起之地。

  李婉儿眉头顿时皱起,目中寒芒骤起,正要发怒,可实际上王宝乐的大手,很温暖于是她沉默片刻,转头不去理会了。

  就这样,李婉儿不说话,王宝乐也沉默,时间慢慢流逝,渐渐地,在这相互券下,彼此也都慢慢有了温暖,勉强抵抗这四周冰寒的同时,他们的气息,也都在这如此紧密的拥抱下,不由得向着对方弥漫。

  一股幽香,不断地钻入王宝乐的鼻间,使得他原本以极强毅力勉强压下的心跳,再次加速了,于是双手本能的用力捏了几把,随后立刻惊醒,正要停下时,却发现怀中李婉儿的呼吸,略微急促了一些,于是低头目光偷偷一扫,看到李婉儿的脸,似比往常红了不少。

  这一幕以及李婉儿的反应,就好似魔鬼一般,瞬间从王宝乐体内爆发出来,他眨了眨眼,暗道这莫非是李婉儿的鼓励?

  “罢了,我这是为了救她,牺牲自己,又如何,我王宝乐毕竟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心底感慨中,王宝乐正要继续,可却发现李婉儿红着的脸,似乎有了恢复正常的征兆,于是他下意识的又用力抓了一把,顿时李婉儿身体一颤,脸再次红了。

  “什么情况?”王宝乐眼看李婉儿闭着眼,红着脸,依旧没说话后,他心跳加速,鬼使神差中,大手向上摸索过去。

  李婉儿身体顿时一僵,沉默了少顷,居然没有拒绝这就让王宝乐呼吸更为粗重,但不多时,李婉儿冰冷的声音,还是带着一股寒意,在这地窟内回荡。

  “你如果不想我们获救后,你身上少一些多余的零件,那么你可以继续!”

  这声音,冰冷无比,王宝乐听到后顿时一僵,干咳一声,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后,没敢继续

  就这样,在这寂静的地窟里,二人都沉默下来,只有彼此的呼吸声以及外面的呜咽声,不断地回荡,使得二人彼此迸,越来越紧。

  而时间的流逝,似乎也都慢了好多,半晌后,李婉儿忽然开口。

  “说说你的事吧,我听李秀说在月球差点被你弄死?”

  “我弄死他?是这杏看我好欺负,要来弄死我,后来我大人大量,才把他给放了!”王宝乐一听这话,顿时不满,想了想后,索性将自己在月球的事情,保留了一些关于自己的关键之处,向着李婉儿说了起来。

  就这样,二人在这地窟里,一边相互的券,一边彼此低声说着话,先是王宝乐,随后则是李婉儿自己,不知不觉中,一夜过去。

  当第二天清晨到来时,随着外面刮了一夜的血色雾风慢慢停消,王宝乐与李婉儿立刻感受到了体内灵气的飞速复苏。

  与此同时,他们的视线也都在灵气的快速复苏下,慢慢从模糊,变的清晰,从黯淡,变的明亮

  而灵气的复苏,也使得二人不需要再相互券,于是当着王宝乐的面,李婉儿离开了他的怀抱,站起身后,似乎不在意王宝乐的目光,背对着他,穿上了衣服。

  看着李婉儿的背影,王宝乐已经平静的心,再次加速跳动起来,于是赶紧穿上衣服,当二人都穿戴整齐后,转过身的李婉儿,再次恢复了最早的形象,身姿火辣,冷若冰霜,目中永远都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似乎高傲如永不融化的冰山。

  “王宝乐,这件事,你若传出去半点”李婉儿说到这里,目中寒芒掠过,右手抬起向着一旁墙壁挥去,咔嚓一声,那墙壁的岩石,就直接碎裂成为飞灰,一股筑基大圆满,甚至更有精进,已然达到了假丹气息的修为,轰然爆发。

  王宝乐顿时皱起眉头,心底一哼,觉得这是自己的台词,对方居然抢走了,于是刚要开口,可瞬间,李婉儿的手中竟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战斧,这战斧竟是七品法兵!!

  眼看这法兵,王宝乐吸了口气,眨了眨眼,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怂一下不丢人,于是一拍胸口。

  “放心,这件事,打死我我都不告诉任何人!”
  
网站地图 优博登录娱乐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大集汇娱乐平台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优乐国际娱乐 龙8手机app 琪琪色在线免费视频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大发国际娱乐APP 城博国际app 名仕娱乐 天天平台下载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世界杯星级排名 亚博体育国际
盈丰国际登录 世界杯实力分析 尚博娱乐官网 扎金花现金棋牌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永盛彩票注册 58彩票app 678彩票 金沙彩票首页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伯爵II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9号彩票娱乐平台 凤凰网彩票 鸿运彩票网 鼎博娱乐网址 新宝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佣金 彩票信誉担保网 国际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