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艇一路穿梭,很快回归火星城军方基地,刚到这里,林天浩等人就立刻被安排接走,送去养伤,而火星域主等人,也早就等在这里。

  甚至王宝乐都看到了林佑的身影,他显然也是刚刚到来,否则的话,必定会亲自前往血窟内,此刻眼看林天浩虽很是消瘦,可却无碍,他明显松了口气。

  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他头上的白发,比王宝乐当初见到时,多了不少,显然自从接到王宝乐火星的告知后,他看似还能平静,但实际上心中的焦虑,已无法形容。

  否则的话,身为议员,身为一城之主,他是不能轻易离开缥缈城,且来到远离地球的火星。

  此刻放下心后,林佑深深的看了眼王宝乐,虽没多说,可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让林天浩被送入火星军方基地内的疗养室,而是将其边,单独为其疗伤。

  眼看如此,王宝乐也松了口气,他从型不喜欢欠下人情,而林天浩这阴差阳错下的举动,差一点就让王宝乐欠下无法偿还的人情,此刻一切圆满,他也就心底轻松起来。

  只是一想到血窟内,还是死了那么多人,尤其是里面有一些,或许原本不会死,前提是……王宝乐先去救他们,而非救林天浩。

  可这件事,本就没有对错,无论换了任何人,怕是也都会有所疡。

  同时,血窟内的一切,也让王宝乐记忆深刻无比,他一方面觉得血腥,可另一方面也在思索,如果这一切真的与冥法有关,那么这冥法绝对可以说是邪功了。

  但偏偏……其威力从血窟,就可见一斑……

  “功法没有正与邪之分,唯有修炼的人,根据其行事之法,才有了正邪的区别!”王宝乐想了想,没有因这件事,打消修炼冥法的念头。

  不过他也明白,无论是秀姐的提醒,还是这一次事件的影响,自己以后修炼冥法,不能让旁人知晓。

  而随着他们的归来,大树与陈锋等人,立刻就与火星域主密谈,其他人也都要么疗伤,要么休息,王宝乐这里也被请出基地,回到了学院。

  王宝乐心底很清楚,这件事或许会对火星影响不小,可对于几乎九成九的火星修士来说,他们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生活如常,一切照旧。

  只不过随着数日流逝,天空上的军方飞艇,外出次数明显多了起来,甚至域纪部也是这般,而火星阵法的运转,也被开启到了最大程度。

  王宝乐看在眼中,但也明白,这件事里的隐秘,以自己的修为与爵位,显然还不够资格知晓,而不久之后,林天浩的归来,终于为他解了惑。

  “宝乐,这一次多谢你了。”林天浩虽虚弱,可精神明显好了不少,看向王宝乐时,也没有了如往常般单纯的上下级关系,而是多了亲切与感恩。

  他已经听说了,自己这条命,算是被王宝乐救下的,当时的情况,如果王宝乐去救了别人,那么眼下的他,怕是也成为了在军方被研究的尸体。

  “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你既然代替我出战,我王宝乐就一定要去拼了所有救你!”王宝乐一副严肃的样子,拍了拍林天浩的肩膀。

  林天浩感动,深吸口气后,没有多说感谢的话语,有些事情,他父亲很早就教育他,使他明白,这种恩,记在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我爹让我告诉你,这一次的事件,与火星神兵有关,而神兵所在之地,因一些他无法告知的困难,原本已经塞了开采计划,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后,火星已经有了决断,准备……重新开启火星神兵计划!”

  “只不过这一次的计划,与之前的开采有些不同……似乎涉及到了联邦各个势力的争夺与参与,他说过段时间,你或许能听到风声,如果需要,他可以帮忙。”

  “嗯?”王宝乐一愣,林天浩传来的话语,让他有些听不太懂,火星神兵他知道,可这里面与自己应该没什么关系,那么既然没关系,又如何谈的上需要帮忙?

  诧异中,王宝乐又追问了几句,可林天浩也不知具体,只是说他爹,就是这么告诉他的,让他转告给王宝乐。

  于是王宝乐将这件事压在心底后,很快半个月过去,林天浩已经重新上任,有他去处理学院的事情,使得王宝乐也都轻松了好多,于是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修炼,以及推演堡垒图纸。

  对于这图纸,王宝乐在这不断地分析与完善下,已经接近完美,同时对于建造型傀儡的研究,已到了尾声。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的重点就是在炼制建造型傀儡,随着一具具傀儡被炼出,王宝乐不断地排查不妥的地方,加以完善的同时,又回炉重新打造。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月。

  而这整整一个月里,王宝乐在这修炼与锻造下,他也多次注意到了小毛驴的古怪,这小毛驴时常一大早就兴致勃勃的跑出去,到了夜晚,又美滋滋的回来。

  王宝乐虽好奇这小毛驴,但也没太去关注,毕竟没人来找自己要赔偿,而学院里的一切,都很完整。

  于是也就不去理会,只是凭着感应,知道这小毛驴去了好多地方,还包括了军区基地所在的三十六区。

  “难道去找小白驴报仇去了?”王宝乐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却没多想,继续修炼之余,花费精力锻造傀儡。

  直至又过去了十多天,当王宝乐的建造型傀儡,已经炼制了差不多大几十具后,正在闭关的他,忽然接到了域纪部的通知。

  域纪部来人,请王宝乐过去谈话!

  若换了与李婉儿在地窟之前,对于这种召唤,王宝乐是厌烦的,可眼下经历了地窟事件后,事隔数月,再次接到域纪部的召唤,王宝乐不由得心底有了其他的心思。

  “又来找我?莫非是李婉儿想我了?”王宝乐眨了眨眼,干咳一声,琢磨一番,索性离开学院,随着来人一起去了域纪部。

  可刚一到来这里,他还没等看到李婉儿,就直接在进入到了一个房间后,房门瞬间闭合,四周更是开启阵法,一股威压之力,骤然降临间,王宝乐面色一沉,冷眼看向闭合的房门。

  “域纪部,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宝乐,你的事犯了,你自己不知道什么意思!!”几乎在王宝乐话语传出的瞬间,卓一仙的声音,蓦然间在这房间里回荡,更是从另一侧,开启了一扇小门,其身影带着七八个修士,背着手,冷笑走来。

  “可惜啊,他居然乖乖的来了,这原本是走流程的召唤,他若是拒绝,或者拖延,我就可以按照流程,直接派人强行抓捕,到了那个时候,就比现在更好办了。”走进房间的卓一仙,冷眼看着王宝乐,心底也在感慨,不过想到自己这一次掌握的证据,他顿时心中得意,暗道这一次,必定让王宝乐知道厉害,不剥你一层皮,拔下几根骨,老子就不叫卓一仙。

  看着走来的卓一仙,王宝乐皱起眉头,目中也冰寒起来,索性直接就坐在了一旁,脑子里也在飞速转动,暗道莫非是自己修炼冥法的事?

  “可这件事,应该没人知道才对!”

  在王宝乐这里看似镇定冰冷,可内心却在急速分析时,卓一仙的声音,带着威严,更有高高在上,蓦然回荡。

  “王宝乐,数月前,血色雾风爆发的那一天夜里,军方找你你却不在,那么你当天夜里,到底在哪里,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

  正在考虑冥法的王宝乐,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一脸傲然的卓一仙,眨了眨眼后,他神色古怪,也不纠结了,也不思索冥法了,甚至就连坐姿也都放松不少,但表面上却是面色一变,有些紧张的立刻开口。

  “我不能说!”
  
网站地图 皇浦国际中文版 世界杯下注网 大奖娱乐城线路 大发国际娱乐app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永利皇宫 远博娱乐 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白金会娱乐 a8娱乐城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易胜博app下载 亚博体育 澳门赌场app下载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足球星排名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申搏软件下载
信彩彩票 彩8彩票 极彩官网 808彩票网 速8娱乐
万博娱乐总代 众购彩票网现金 腾讯分分彩 万博娱乐主管 如意娱乐总代
天游娱乐下载 8828彩票 云鼎时时彩 多彩彩票 彩九娱乐
万博娱乐网址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高盛彩票登陆 江苏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