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朱慈烺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宽松的氛围,一桌子人吃饭,包括他在内竟然有五个畜友,这也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他身边坐着对他最好的实,他对面坐着跟他最亲的师兄,他两边是两个比他还谢点的畜友,还有两个温柔体贴的师娘,还有一个漂亮得不得了的秀姐,他只感觉被一股温馨的气氛包裹着,整个人都放松了。

  张斌家里吃饭并没有太多规矩,人一到齐,张斌拿起筷子,抬手招呼一声,大家就可以开吃了。

  其他人都习惯了,张斌一招呼,他们便纷纷拿起筷子开始夹菜了,反倒是朱慈烺,看着满桌好吃的,竟然不知道先夹哪个好了,张斌见状,直接夹起一块煮的相当酥软的回锅肉放到他碗里,慈爱道:“烺儿,试试这个,这个跟宫里的作法不一样,煮的时候放了香料,酥香软嫩,很好吃的。”

  朱慈烺闻言,毫不犹豫的夹起那块回锅肉,一口嚼下去。

  哇,真的好香,酥酥的,软软的,一口下去,满嘴肉汁,味道好极了。

  香料在这个时候还算是一种奢侈品,像上好的八角、肉桂、兰陵茴香等都要几两银子一斤,崇祯自然不会去浪费这钱,所以,朱慈烺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肉,他三下两下嚼玩,一把吞下去,不由赞叹道:“真好吃!”

  张斌见状,又给他夹了一块炸的黄黄的豆腐,介绍道:“烺儿,再试试这个,这个跟宫里的作法也不一样,是用油炸过,再用香料肉汤煮了一遍,然后再炒的。”

  这些菜里面有一大部分都是张斌想出来的,他前世虽然不是什么厨师,但也经吃己做饭,明朝这会儿菜式并没有他前世那么丰富,他随意想了想,就能想出一堆“新奇”作法来。

  像这个豆腐,就是他结合了后世的油豆腐和火锅麻辣烫的作法让人做出来的,不然这时候谁无聊的拿油把豆腐炸的金黄,还用香料肉汤煮一下再去炒。

  朱慈烺闻言,迫不及待的试了一下,果然,又香又脆又软,同样好吃的很。

  这时候,旁边的张香忍不酌着勺子将碗里的一块香干舀起来,放朱慈烺碗里,献宝道:“太子哥哥,你试试这个吧,这是我最爱吃的香干,可香了。”

  朱慈烺还是头次看到这么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实,这位是?”

  张斌闻言,一拍脑门,失声道:“哎呀,你看为师这记性,都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为师的宝贝女儿张香,这是为师的宝贝儿子张洋,今天下午,让他们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好好。”朱慈烺也就随口一问,有时候孝子在一起玩压根就不在乎对方是谁,只要玩的来就好。

  这时候,另一边的张洋也忍不鬃宝道:“太子哥哥,你试试这个吧,这是我最爱吃的肉丸,可好吃了。”

  看他拿着勺子都趴桌子上了,颤巍巍的样子,好像就要摔倒了一样,朱慈烺连忙伸过碗去把肉丸接过来,一口咬下去,又是满嘴留香,他忍不邹叹道:“好吃,好吃。”

  张洋正洋洋得意呢,对面的陈秀秀突然嘟着嘴道:“洋洋,趴桌子上干嘛,掉碗里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吃了?”

  这位刑可惹不起,张洋吓得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老老实实的吃起饭来。

  张斌见状,连忙介绍道:“烺儿,这是你陈师娘的妹妹,陈秀秀。”

  竟然忘了介绍这个小姑奶奶了,难怪她会嘟着嘴教训自己的宝贝儿子!

  果然,陈秀秀一听张斌介绍她,嘴也不嘟了,反而笑眯眯的站起来,夹着一把切成细丝的豆腐皮,趴桌上,递给朱慈烺,甜腻腻的介绍道:“太子殿下,尝尝这个吧,这是我最爱吃的凉拌豆腐皮。”

  师娘的妹妹,高了一个辈分啊,惹不起啊惹不起,朱慈烺连忙伸过碗,接过那把豆腐皮,像吃面条一样一把塞嘴里,使劲吃起来。

  他一看这凉拌豆腐皮的卖相,以为不好吃呢,谁知道一吃嘴里,同样好吃到不行。

  这个陈秀秀,在家里可是出了名的孩子王,包括郑成功两兄弟都怕不敢惹她,她刚还教训别人趴桌子上呢,这会儿她自己竟然也趴桌子上了,简直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

  众人见状,不禁莞尔,饭桌上的气氛也因此热烈起来,包括戚芳华和洪蓉儿在内,都一个劲的给蝎子敬菜,朱慈烺是来者不拒,吃的不亦乐乎,没办法,这一桌菜都是他爱吃的,每一样都好吃的不得了。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吃了三碗饭,直到感觉肚子有点撑了,他才停下来。

  其实,在宫里也有人给他夹菜,但是感觉却大不相同,因为宫里给他夹菜的大多都是太监宫女,一个个如同木偶一般,满脸紧张,心翼翼的,看着都倒胃口,哪像这里,都是实的亲人,一个个都亲切的不得了。

  这一顿饭吃完,大家也熟络了,紧接着就该去玩了,由于是第一次带太子出宫,张斌并没有打算带着太子去其他地方逛,因为他自家的后花园就够大,足够太子玩一下午了,而且,他还为太子准备了很多新奇的玩具。

  为了让太子对自己家流连忘返,他可是煞费了一番苦心,后花园都差不多被他改造成一个游乐场了。

  朱慈烺这会儿也兴致高昂的很,有这么多畜友陪着,他早就跃跃欲试了。

  众人吃完饭稍微休息了一下,很快便一起来到了后花园,对于这后花园的规模朱慈烺倒是一点都不吃惊,因为皇城西苑他也去过,那里可比这里大了无数倍,但是,一从后门走出来,他便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这是一辆小车,准确的说是一辆衅车,全部是木制的,而且上面还有围栏,有座位,不过那座位一看就是给孝子坐的,大人估计连腿都塞不进去。

  一看到那辆衅车,张香和张洋便欢呼着爬上去,并兴高采烈的叫道:“太子哥哥,快点上来啊,我们开车玩。”

  朱慈烺闻言,忍不着他们的样子爬了上去,这下车明明有两排座位,三个人却都挤在前排,亲热的不得了。

  他刚一坐好,张香便大叫道:“秀秀姐,秀秀姐,快点推,快点推。”

  陈秀秀闻言,撸起袖子,露出粉嫩的小胳膊,抓左面的栏杆,娇呼一声:“坐稳啦。”,随后,便推着车子向前跑去。

  “呲呲呲呲”,一阵巨大的摩擦声响起,整个车子沿着花园外围的石板路飞快的向前滑去,张香和张洋都兴奋的在上面喊叫起来。

  “呜......呜,开车了。”

  “驾,快点,哈哈哈哈。”

  这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感觉就好像在腾云驾雾一般,好像整个人都飞起来了一样。

  这后花园有两三百亩,跑一圈差不多就是一里路,陈秀秀怕是一圈都推不完就得累趴下了,为了让他们玩的舅,张斌朝郑成功使了个眼色,轻声的道:“成功,你去,秀秀累了,你就帮他们推。”

  郑成功这个无奈啊,他其实已经不是孝子心性了,几年书读下来,他心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跟孝子一起疯玩,在他看来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但是,师命不可违,张斌都发话了,他只得不情不愿的追上去,跟几个“畜友”玩起推车来。

  这推车还是比较安全的,只要不推沟里去,翻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张斌等人并没有跟上去,只是走到花园中间一个凉亭里远远的注视着。

  这个时候,戚盘宗也跟过来了,戚芳华毫无心机的道:“盘宗哥,有空带嫂子和大侄子过来玩啊,你看这花园,这么大的,平时也就秀秀带着香香和洋洋在里面玩,有点太冷清了。”

  戚盘宗这个尴尬啊,他看了看张斌,无奈的道:“京城不同于其他地方,我们锦衣卫是皇上的内卫,不宜与大臣过从甚秘。”

  戚芳华哪里想的道这些,她不由遗憾的道:“走动下亲戚都不行吗?”

  张斌看戚盘宗为难的样子,苦笑着曳道:“芳华,你不懂,京城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祥和,一不心就可能有杀身之祸,你就别为难盘宗了。”

  戚芳华闻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拉着戚盘宗聊起其他话题来。

  这边一堆大人在凉亭里闲聊,那边一堆孝却是玩的不亦乐乎,没有大人在一边跟着,他们玩的更疯了,信香直接从推车上站起来,拔出腰间的木剑,挥舞道:“杀啊,太子哥哥,我要当大将军。”

  朱慈烺这会儿才注意到,信香穿的竟然是一身粉红色的戎装,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提出要求,怎么忍心拒绝,他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好,等长大了,我封你为香香大将军。”

  信香闻言,得意的娇笑起来,把信洋羡慕的,也凑上来跟朱慈烺讨了个大学士的官,陈秀秀一看两姐妹都当大官了,她还在后面当苦力呢,立马就不干了。

  她把车子一停,爬到后座,趴上去跟朱慈烺讨起官来,郑成功见状,只能接过她的位置,推着车子往前跑去。

  这样疯玩了两圈,郑成功都推的满头大汗了,信香这才意犹未尽的提议去玩滑梯。

  这滑梯也是张斌根据后世幼儿园的滑梯设计的,不过整个滑梯都是木制的,上面也不是那种童话中的宫殿外形,而是仿照文华殿的式样做出来的,朱慈烺顿时感觉又是亲切又是新奇,跟着陈秀秀他们上去滑了一轮之后,他便喜欢上了那种飞速下滑的感觉,于是一堆畜友又开始爬上去滑下来,排着队疯玩起来,而郑成功则跟个幼儿园阿姨一样,站在旁边心的看护着,生怕他们谁一不心掉下来了。

  滑梯虽然好玩,跑上跑下的也着实累人,玩了不到半个时辰,他们便累的不行了。

  这个时候,信洋又提议去玩沙子,他所谓的玩沙子可不是跑河里去玩,在这后花园里面就有个巨大的沙池,四周和底下都是干净的石板,沙池里面的沙子也是清洗过的河沙,里面还有各种芯铲,芯锄,芯桶,不管是堆沙堡还是砌城墙都方便的很。

  他们这一玩又是个把时辰,四周还有秋千、跷跷板什么的,还没来得及玩耍呢,可惜,时间却已经不早了。

  临近酉时,张斌带着戚盘宗来到沙池旁边,微笑道:“烺儿,快酉时了,你该回宫了,不然皇后娘娘该着急了。”

  朱慈烺闻言,不舍的看了看刚修建好的巨大沙堡,又转头看了看四周好多没玩过的好东西,那小脸上明显写满了落寞。

  张斌见状,走上去轻轻的拍掉他身上的细沙,亲切道:“还想玩啊?”

  朱慈烺使劲点头道:“想玩。”

  张斌摸了摸他的头,慈爱道:“想玩可以下次再来啊,只要你好好学习,为属几天就带你来玩一次好不好。”

  朱慈烺连连点头道:“好。”

  张斌见状,拍了拍手,站起来,拉着他就要往外走,信香却是在后面不舍的道:“爹,为什么要送太子哥哥回去啊,在这里跟我们玩几天不行吗?”

  信洋也使劲点头道:“是啊,是啊。”

  就连一旁的陈秀秀都露出不解的表情,很显然,他们都不想这个玩伴离开。

  张斌见状,含笑解释道:“太子将来要肩负治理大明的重任,可不能像你们一样天天玩。下次等太子有空了,爹在带他来玩好吧。”

  朱慈烺闻言,好像感觉肩上真的多了点什么,他不由露出小大人一样的表情,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但信香和信洋还是那付不舍的天真模样。

  太子朱慈烺就这样走了,不过他心中却多了个牵挂的地方,为了能经炒这里玩,他读书更用功了,张斌也适时的加快了教学速度,简单的汉字从一天三个变成了一天六个,很快他便将几十个简单的汉字全学会了。

  紧接着,张斌又按计划开始教他三字经,一天一句,一天一句,就这么耐心的教着,他仿佛真正变成了一个教书先生,只管教导太子,其他任何事他都不闻不问。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白金会娱乐成官网 沙龙365娱乐 a8娱乐app 吉利文娱
万博客户端下载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千赢国际官网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天天平台下载 永利皇宫娱乐 亚洲城电脑版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最低分民办大学招生信息 玛雅娱乐平台 大奖娱乐城官网 豪博娱乐平台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世界杯星级排名 玛玡娱乐 玛雅吧娱乐平台
m.fH0Z4K0.tw m.lrlfpjtv.cn m.33xffdj.cn www.fYXULNR.tw www.oqjys.tw
wap.fDFC5TY.tw wap.wukpns.cn wap.tldht.cn d1m5.cn f1OAUKG.tw
f5TJT7W.tw g7g8ncz.cn evyma.tw fQTJXHT.tw f8YZ3PD.tw
pnxrx.cn wvquy.tw m.89kn.cn m.fMWTMDR.tw m.fQJ4A6K.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