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

  难堪?

  无地自容?

  手足无措?

  此时张小梅的心情,无法用简单的三言两语来表达。

  当一个钢铁直男,被硬生生的变成了女人,是什么样的体验?

  “竟敢···竟敢···你竟敢···啊啊啊啊!”张小梅的尖叫声,响彻云霄,那刺耳的女高音,仿佛能刺穿人的耳膜。

  他她?)彻底的怒了,然后就被蒂茜亚带领着一群人给锤爆了。

  连飞船都没了,等级又没有高出蒂茜亚太多,也不是主角,没有临阵突破的可能,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讲道理···她凭什么翻盘?

  更别提,还有一个封林晩,在暗中暗戳戳的下黑手,搞事情了。

  暂时先将张小梅控制起来,蒂茜亚并未收兵,而是一转眼便带人将封林晩给围了起来。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虽然没有日过,但是一起共患难,一起经生死,我摸了你的腰,你还看到了我的真面目,怎么说也有几分情谊,这么快就翻脸···不太妥当吧!”封林晩看着蒂茜亚,摊开手笑着说道。

  暗中却已经调动好了战舰,只要事情不对,就丢出战舰,抢了张小梅就走人。

  蒂茜亚根本不听封林晩胡说八道,而是直接用战刀指着封林晩:“就是因为你帮过我,所以我给你时间,让你自辨,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封林晩道:“我是谁?”

  “其实···我是联邦密探,我叫周星,代号零零发,是专门来调查张小梅私通异族一事的。现在证据确凿,只要让我带他回去,他一定会受到最严酷的惩罚。”

  真不是封林晩谎话张口就来。

  他也不是那种,满嘴跑火车的人。

  只是真相不可透露。

  这里是特战区,即便这些阴魅界的人,不像空离界那么极端,但如果知道他带着一支运送物资到前线的队伍,未必不会起什么歹心。

  封林晩这也是出于谨慎起见。

  蒂茜亚听了封林晩的话,表情不变,却直接说道:“你要带他走?只怕不行,他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将整个城市都破坏成了废墟,他必须偿命。”

  封林晩道:“你杀了他,你能有什么好处?”

  “空离界的人如果收到风,只会认为你们,已经投靠了联邦,然后将你们毁灭。”

  “不如这样,我私人给你们一些好处。等到我走了之后,你们再向空离界求援,尽管将黑锅全都甩给我们,说不定还能从空离界再要一笔♀样岂不是很划算?”

  封林晩这话,说的似乎说的字字在理,蒂茜亚简直无法反驳。

  “其实你也不用固执,他被送回联邦后,下郴会比落在你们手里更惨。”封林晩说道。

  同时封林晩轻吹口哨,那一直游走在周围的飞剑,突然出击。

  将已经与自己老大一样,同样变成妹子的吕剑,一剑钉在地上,任由其发出痛苦的哀嚎。

  蒂茜亚目光一冷。

  因为如果不是封林晩出手,那么吕剑已经靠近了暂时羁押张小梅之处,将她救走。

  “看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你无法判断,在你的人中,有多少人其实心怀叵测,另有居心。”封林晩根本不会承认,吕剑原本与他是一处来的,而是趁机甩锅,让蒂茜亚生出一种危机感。

  “人···你可以带走,但是···我必须对我的人,有一个交代。”蒂茜亚还是妥协了。

  封林晩说的太永理,而吕剑的出现,也让她感觉到了危险。

  她不能冒险。

  最后封林晩拿出一些无关紧要的物质,从蒂茜亚手中换走了张小梅。

  感谢当初张小梅等人的压榨,这些阴魅界的土著,虽然谈不上是土包子,但是对于有些‘物资’的真实价格,毫无概念。

  或许在她们看来,价值连城的东西,真实价值···简直不值一提。

  对还在城帜其他手下,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一行人分两拨撤离了废墟帜城市。

  至于坐标···有张小梅在,坐标是可以问出来的。

  回到战舰之中,张小梅和吕剑分别被封禁在禁柱中。

  这是一种全透明的特殊柱体,当有人被封于其中后,除了大脑还能思考,嘴巴还能动之外,无辐行任何其它多余的活动。

  而且禁柱内是不存在任何形式能量的,所以想要发动超凡能力反抗、逃走,几乎不可能。

  通过对二人的分开、简略的审讯,战舰之帜人,至少得出了此时所在的坐标,以及这一路的波折,都是二人在背后捣鬼的结论。

  除了坐标以外,剩下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这所谓的审问,其实也算不得有什么收获。

  “你想要的答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封闭所幽录像设备,并且遣走多余的人,我们要进行私下、单独的交流。”面对数次吐真剂的折磨,张小梅已经意志力变得十分薄弱,汗水几乎覆盖了她的全身,让她显得异常的狼狈。

  一些年轻气盛的士兵,看着这位曾经的团长,居然该死的有了反应,十分惭愧。

  要说在阴魅界,那些到嘴的肉,封林晩为何不吃?

  因为封林晩很担心,阴魅界里的美女城主,在长成现在这幅摸样之前,还有别的什么身份。

  这可不像古代的暹罗国,只要眼睛亮点,还能通过手脚的大写推断曾经的性别。

  封林晩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挥了挥手。

  四周的士兵全都散去,正在录制的灯光也暗灭。

  张小梅在禁柱内喘着粗气,发出一声声娇弱的呢喃。

  虽然是自己发出来的声音,但是张小梅却觉得羞愧不已,她甚至恨不得自尽,可惜···她身处禁柱,无辐行此等操作。

  “有什么话···说罢!我倒是真的好奇,只听说有异界人,想净切办法,都要争锐得一个星河联邦的身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反向叛逃,假死加入一个毫无前途的异界反抗组织。”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疯了。”封林晩说道。

  张小梅闻言哈哈笑了起来:“你会这么问,只是因为你还什么都不懂。等你知道了,就一定会忍不住,也想要加入我们。因为我们要做的事很大···成功了的话,会得到很多。”
  
网站地图 优博登录娱乐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梦之娱app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万博app官网登录 万博体育 安卓 博亚娱乐平台 扎金花棋牌
网上投注现金网 赌博游戏机平台 12bet网址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盈博彩票网 亚博哪里下载的 全讯新2网址 新利棋牌官网
天天娱乐电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区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 黄色电影在线观看 色五月情 sss视频在线资源
儿子的妻子 电影 婷婷五月 五月色播影音先锋 五月色桃色激情婷婷 丁香五月香婷婷五月
伊人大查蕉久草 www.五月天.com 日本av女优电影 在线毛片片免费观看 大香焦网视频免费视频
欧美成人电影 成人综合网 色情电影网站 黄色电影网址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