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个木牛,路小遗不过是给木牛换了几个零件,用油壶倒了点油进去,走起来居然没有咔咔咔的刺耳的噪音,轻微的摩擦声比起之前,可以忽略不计。

  “小爷,之前为啥闹那么大动静?”林薄想不明白,问了一句原因。

  路小遗露出嫌弃的表情:“你傻啊,这是给千机门办事处送货,闹那么大动静,找抽呢?再说了,那几个关节部件,用的材料是玉木,润滑油是千机门特制的,死贵死贵的。”

  受到智商碾压的林薄,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光。

  路小遗这次给木牛套了车,货物搬运的活全是林薄的。

  送货的人排队几十米,路小遗背着手踩着八字步往里走,人往两边闪出条路。

  千机门办事处摆张桌子,验货人是个岁数不大的少年,脸色极其难看,说话极其难听。将一个匠人骂的低头不语,无地自容。

  “就你这手艺,十个傀儡能过一个,都算祖坟冒青烟了。别人都说你手脚不灵便,要我说,你手脚没问题,就是缺心眼。这次给你个机会,东西拉回去返工,下次再不行,以后别接活了,去毒寡妇那里卖屁股都比做这个强。”

  匠人们见了这个少年,恭敬的不得了,直接供起来了。林薄见状,颇为眼热。心道,将来我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路小遗完全没有插队是不文明行为的自觉。

  验货少年脸上有点难看,接过筹子扫一眼:“你的活不用验,直接过,走西边的道。”

  正说着呢,出来个戴着面纱身段婀娜的少女,验货少年见了极为恭敬的作揖:“大小姐,您怎么亲自来了?”

  “你做事毛手毛脚的,我不放心。”面纱背后的少女,说话声音柔腻的不行,听个声路小遗骨头轻了二两。再看露在外面的手指,白玉一般的,比起匠镇里的女人粗手粗脚,不啻云泥之别。

  “大小姐,送货的人就是他,路小遗,匠镇里头数他手艺最好了。”

  少女闻声看将过来,路小遗还比较镇定,昂首挺胸,竭力让自己器宇轩昂一些。林薄极为不堪,眼睛直的,嘴角流涎。

  少女声带不悦:“哪来的呆子?瞎看什么?”

  验货少年立刻过来,对着林薄就是狠狠的一脚,踹倒在地,正欲用脚踩他脑袋时,路小遗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挡在少年面前:“算了,他是跟我干活的,给个面子。”

  少年眼睛一翻:“你算什么东西,要爷给你面子?让开,不然我先弄死你。”

  送货的众人纷纷后退,生怕引火烧身。

  “我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个干活的匠人。你把他打坏了,我没了助手,下次送货就不保证及时了。”路小遗不卑不亢,心里其实却在暗暗骂娘,怎么带这个蠢货出来。

  验货少年虽然在千机门只是个下人,连个外门弟子都不算,但也不是路小遗这种凡人能惹的起的。路小遗的表现,引来了面纱少女的注意,不喜吵闹的她不耐烦的开口:“多事,让他赶紧把货送我院子里。”

  说完少女转身便走了,看她的背影,走路的时候上身不动,飘着一般。

  路小遗的眼里,这就是个活仙女啊。

  林薄躺在地上,也看的呆了,心道她救了我。

  路小遗要知道林薄此刻所想,一定把这小子丢粪坑里淹死他。小爷为你冒这么大的险呢!

  牵着牛往西边走,林薄爬起来,验货少年心有不甘,追上来对着他狠狠踹一脚:“你跟着做甚?也不怕脏了大小姐的院子。”

  林薄被踹个狗吃屎,趴在地上心里暗暗发狠,我一定要成功遴选,将来报这两脚之仇。

  路小遗站住回来,盯着送货少年,恶狠狠的开口:“姓韩的,千机门人是匠镇的主人,你一个外门弟子都不是的东西,也敢拿自己当主人不成?你信不信我这就弄死你,上面算账的时候,最多落个缺条腿的残疾?”

  路小遗的目光里,带着一股狠劲,大有一言不合血溅五步的意思。

  两人目光对峙,互不相让,林薄靠着围墙,同样恶狠狠的盯着韩兵,但是却被无视了。

  院子内传来一个不耐烦的柔声:“多事。”伴着话音的破风之声,一个巴掌将韩兵扇倒在地,韩兵跪地不语。

  巴掌奔着路小遗来了,柔声在耳:“跪下!”

  除了路小遗,所有人在这一声之后跪下,林薄心甘情愿跪了。

  路小遗暴露出来,巴掌悬在他的头上,但路小遗仅仅是闭上眼睛,站的很直。稍等了一会没见巴掌落下,少女叹息一声,柔柔道:“你送货进来吧。”

  路小遗松了一口气,赶紧牵着牛往里走,丝毫没注意到林薄眼里的炙热。

  庭院内种满梅花,这个季节本该没有梅花了,但是这院子里梅花却开满枝头,微风吹来时,花瓣如雨洒落一地。牵牛而行于石径上,犹如在仙境游。

  一身素白长裙的少女,背对着路小遗站在梅花树下,面纱已经摘下。

  看着纷纷花雨中的背影,微风吹起的衣袂,真如画中仙一般。

  路小遗停步,呆呆的看着前方的背影。

  “你刚才怎么不跪下?不怕我杀了你么?我杀了你,也就是被责骂两句的处罚。”

  路小遗说了实话:“我不是不想跪,怕跪下看不清你的样子。”

  “油嘴滑舌!”少女一张精致切清丽脱俗的脸出现。

  “仙女在上,受我一拜!”刚才死活不肯下跪的路小遗单膝跪下。

  “咦,怎么这会肯跪。”少女惊讶,心里对仙女这个称谓,很是受用,没在乎单膝!

  “仙子尊容,看一眼就已经是亵渎,看了一眼,此生不忘,现在就算去死,也能含笑九泉了。”

  一番话听的少女呆滞了,这一辈子,就没人会这么跟她说话。她的身份说出来尊贵,可是在千机门内,同门的兄弟姐妹们,避之如蛇蝎。到匠镇来安顿后,其他人更是不敢多看她一眼,说话就不必提了。眼前这个年龄相仿的凡人少年说出来的话,比什么都动听,让人心中不禁愉悦起来。

  路小遗心里快活无比,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却看的很清楚。眼前的女子,与他臆想中的完全一样。毫无瑕疵的脸,毫无世俗味道的气质,路小遗无法抗拒内心对她的仰慕。忍不住的想接近她。

  少女情怀捉摸不定,眼前这个小子与自己年龄相仿,嘴甜的紧,平时没朋友的少女,下意识的便道:“你起来吧,仙子不是乱叫的。我唤作绾绾。”

  路小遗站起来,眼珠子怎么都看不够,绾绾有些羞了,就没见过这么胆子大的凡人。羞怒道:“看什么看?放下东西滚蛋。”话到嘴边,“挖你眼珠子”的词换了,人又转身了。

  路小遗借搬东西的机会,扳了一下木牛肚子上的机关,两个牛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拖拖拉拉的,总算是搬完了东西,少女还是没有转身,拖时间的招数白瞎了。少女突然转身道:“你做的东西要是够好,我自会派人去寻你,再做些部件。”

  这一次,路小遗显得很规矩,低头恭敬道:“多谢绾绾小姐照应。”

  说着牵牛便走,这一下把绾绾吊起来了,本以为他会留下,多说几句话来着,没想到他走的如此干脆。平时一个人无聊的紧,有个人说话挺开心的。没想到,结束的这么快。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心里竟有些郁闷。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新利棋牌游戏 勃朗宁荒岛至尊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天天娱乐app下载 大奖娱樂城
万博体育网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天际亚洲平台 铂金城国际娱乐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易胜博 APP下载 亚虎官网pt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老虎机下载app送38彩金 全世界足球排名 网上投注现金网
九号彩票官网 博猫游戏注册 线上彩票娱乐 汇发彩票 彩8娱乐
查天游娱乐 拉菲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亚上彩彩票 新宝GG
杏彩官网注册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如意娱乐待遇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凤凰娱乐注册
分分彩计划 麒麟网 多彩彩票网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