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上竖起一块一丈长五尺宽的影石,所处的位置极佳,玉珠河上来往的船只,很远就能看见这块巨大的影石。即便是匠镇最好的工匠,看见这块影石,照样叹为观止。修真者或许能找到天然的影石进行打磨,制成照样大的影石。凡人能够做到将小块的影石无缝对接,达到这个尺寸,不能不说是巧夺天工的绝世佳作。

  就是这么一个绝世佳作,开幕的第一天,跌碎了一地的眼睛。

  四个容貌上佳,盛装打扮的女子,次第出现在影石上。清纯,冷艳,文艺,风骚,分明是碧玉楼的四大头牌。最后显出一行大字:碧玉楼上探春红!

  什么意思?这四位还都是清倌人!

  玉珠河上南来北往的客人,都记住了碧玉楼,如果不是赶的急,客人们都愿意停下来,登上碧玉楼,填补离乡在外的空虚。

  碧玉楼,生意由此火爆,成为了匠镇娱乐行业的霸主。

  ……

  三年一度的千机门遴选前夜,林薄失眠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坐起来看一眼路小遗,看一眼满是血泡的手,忍不住微微一笑。这家伙睡的真香,口水拉的老长。

  这一夜,路小遗做梦了,一个奇怪的梦。一块巨大的龟甲,金光灿灿,悬浮在头顶。龟甲内有个太极图案,还有九枚骰子。上面还有模糊的字。

  七月初七,路小遗的生日,从他六岁记事起,每到这一天,都会做同样的梦,梦境一次比一次清晰。这是第七次,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看见的是模糊的金光一片。

  至于生日,奶妈在他第一次做梦醒来后告诉他,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的生日和这个梦。

  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路小遗想不明白,也没心思去想,因为他被叫醒了,然后就是梅金云仔细的收拾,还有不停的叮嘱。

  实际上遴选的过程很简单,就是两个步骤,过灵门,探元脉。灵门,测的是灵根的发育程度,元脉,指的是灵气入体后必经的脉络状况。

  绝大多数人,在第一个步骤就得跪,不完全统计,每十万人里头,才会出一个灵根发育度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至于探元脉,多数情况下就是走过场,但是也不排除千万分之一的概率的元脉天生堵塞的倒霉蛋。

  ……………………

  遴选的站点很多,匠镇不过是其中一个。参加遴选的人不到百人,一百个元气石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巨款。

  最后时刻报名的孟青青、林薄、路小遗,拿到的是最后的三个号码,排在了队伍的最后。

  这是一次改变命运的契机,孟大强和梅金云都在外面等着。

  知道紧张没用,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三人还是不免会紧张,说话都不太利索。灵门就在前方,跨过去就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一个少年垂头丧气的往外走,又一个花了一百元气石却倒在过灵门这一关上的倒霉蛋。

  “不要啊,我要修真,求求你们,我家里有钱,有很多钱,让我通过吧。”

  一个胖子少年,被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架着拖着往外走。

  很邪门的一天,在三人之前,能过关的少男少女,居然一个都没有。

  三人目睹了所有失败少男少女从面前离开,或者被拖走。

  “六十六号,孟青青!”终于,命运的判决来临了。青青的第一反应是回头,看见的是一个永远面带微笑和鼓励目光的路小遗。

  灵门的造型就是一个门,门框上有一根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柱子。正常的时候,柱子是透明的上面有刻度。有人站上去,柱子内部就会出现缓缓上升的绿色液体柱子。对照上面的刻度,超过六十的,就算过关了。

  修真,需要钱,也需要天赋。

  迈过灵门,孟青青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裁决。滴滴滴,三声清脆的提示音之后,孟青青已经瘫坐在门里的垫子上。

  对着门的五步之外有把椅子,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坐在上面。看着因为激动而瘫坐的孟青青,男子做个手势,来了两个丫鬟把孟青青扶下来,往里面走。

  “我过了?”孟青青总算是回魂了,丫鬟面无表情的回答:“灵根发育百分之六十九。”

  孙慕仙心情还算不错,千机门在修真界派中游,每年的遴选能选出一两个弟子来,就算是运气很不错了。作为门主,孙慕仙很清楚,遴选不过是个形式。挑选人才的工作,主要还是看分布在各地的坐探的观察。遴选无非是给凡人一个看似公平的机会,实际上概率极低。

  林薄站在垫子上的时候,腿都是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刻柱,绿色的液柱缓缓的上升,终于突破六十的时候,林薄也站不住了,瘫坐在垫子上。

  孙慕仙暗暗的为自己的运气喝彩,不过是六十八个名额,就出来两个灵根过六十的孩子。这个六十七号,灵根发育居然达到了七十五。

  顺利过了灵门,林薄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难以克制的快意,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缓缓走向灵门的路小遗。心里生出一个念头,遴选结束后,他会怎么面对自己?想到这里,林薄的心情越发的愉悦。

  孙慕仙认为这一次遴选就这样的时候,最后一个少年站在了垫子上。

  路小遗也很紧张,站在垫子上的时候,反倒豁达了。行就行,不行就是不行,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为青青和林薄高兴的同时,路小遗闭上眼睛。

  下一刻,噗的一声,路小遗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见门边的柱子好像是坏了。绿色的液体,正在从顶部往外喷。

  孙慕仙本来很淡定的端起茶杯,准备结束这一次遴选的时候,探灵柱的顶部被灵液冲开,灵液喷涌而出。这个现象只有一个结果,天生灵体出现了。

  路小遗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孙慕仙已经出现在他身边,抓住他的手臂,抬脚往里面虚踏一步,腾云驾雾一般的感觉还没消失,已经出现在一面平整的巨石前。

  巨石上有一个手印,林薄刚刚把手按上去,就被孙慕仙伸手揪住后领拽开,二话不说,还在稀里糊涂的路小遗,手被按在了手印上。

  被拉开的林薄目瞪口呆的看着路小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难以遏制的嫉妒。这家伙,真的什么都比我强么?

  一道红光,顺着路小遗的手臂往上走,孙慕仙激动的浑身发抖。但是下一刻,他突然愣住了,盯着停在肩部的红光,围着路小遗转悠了好一阵,忍不住怒吼:“怎么回事?这探元镜坏了么?”

  天生灵体是最佳的修真属性,孙慕仙本以为千机门的发扬光大就要开始时,迎面泼来的是一盆冰水。元脉不通?天生灵体是十亿分之一的概率,元脉不通也是十亿分之一的概率。这两种概率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老天爷真会玩。

  从狂喜道绝望的落差太大了,孙慕仙没法相信会这么巧合。

  一个老妪从探元镜后面闪出身子,站在路小遗面前,伸手去摸他的身体。刚摸了一下,手便如同被炙烧似得弹开,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

  孙慕仙急切的追问:“盲姑,他是什么情况?”

  老妪抬头,路小遗看见她的眼睛处是往里塌陷的,说明她的眼珠子被挖出来了。此刻的盲姑,面带惊骇,摇头尖叫:“神罚!这是神罚!快,看看他的屁股上,是不是有个胎记!”

  路小遗给这一连串的变化弄成呆子了,孙慕仙一挥手,屁股上的布变成了碎片,散落了一地。路小遗羞怒的伸手去遮挡,但是被孙慕仙抬手拍来。

  “没错,左边确实有个胎记,看上去像个珠子。”

  坐在地上的盲姑缓缓站起道:“没错了,这孩子太优秀了,神都嫉妒他。”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的时候,站在一边的林薄欣喜若狂。

  探元镜后面,闪出来孙绾绾带着面纱的脸,扶着盲姑往回走的时候,孙慕仙仰天叹息:“天不助我千机门啊!”

  神罚之体,元脉不通,永生永世,无缘修真。什么意思?修真没你啥事情了!

  神罚,就是这么屌!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必兆娱乐平台 扎金花棋牌
百家乐APP下载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扑克王app 多宝在线app
澳门大小单双 天时娱乐平台app 非洲国家队排名 现金投注平台
太阳娱乐集团 亚博app下载 大集汇娱乐网址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龙8手机app网站 大集汇娱乐网址 世界杯投注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快乐非凡彩票 600万娱乐 亿宝网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天下彩新网站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五洲彩票官网 亚彩会登录 欧亿娱乐代理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多盈在线彩票 大盛娱乐 博猫游戏 众购彩票网现金 七彩平台
聚富彩票官网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娱乐注册 圣亚娱乐官网 华人娱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