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很长,三年很短。对于路小遗而言,三年是辛苦的学艺,孟大强把家传的绝技“心眼”盲雕术悉心传授,路小遗努力挣钱,担负孟大强不菲的医药费。

  心眼盲雕术,这是匠人最顶级的一门手艺,用句俗话来说:螺蛳里头做道场!怎么讲呢?这么技艺,可以在细微的物件上雕刻,比如头发上刻书、画画。

  三年还是三个生日的夜晚,做了三个梦。

  十六岁生日这一天的夜晚,路小遗又做梦了,但这一次刚刚开了个头,他就吓醒了。梦境之中,上一次看的很清晰的龟甲没有出现,而是清楚的看见,屁股上那个胎记,破体而出。

  惊醒的路小遗很快发现,这一次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黝黑的珠子,悬浮在面前。珠子上有一行字:一言道出通神路。

  这是什么鬼?盯着柱子看了半天,这玩意也没啥稀奇的,安静的悬浮着这点外,卖相还不如路小遗用来欺骗外地客商的糯青玉珠。

  话这么大?路小遗心里嘀咕,坐起来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这个珠子会自己动诶,永远都保持与路小遗眼睛平行的位置,永远距离他的眼睛正好一尺的距离。

  耶?这什么情况?赶紧下床来,这珠子真的就是这样啊,路小遗动,他也动,进则退,起则落。“我转身!”路小遗觉得好玩,一个转身,珠子始终在他的眼前。我再转,还在面前,我再再转转,我转转转……。

  “一语道出通神路?”珠子没有转不见,路小遗先把自己转晕了。下意识的路小遗跟着珠子上的字念了出来,话音刚落,身子不听使唤的一个立正,抬头,行注目礼。

  头顶上方三米处,出现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龟甲,周边金光灿灿,与路小遗梦中看见的龟甲完全一样。中间是黑白分明的太极图,一个“和”字骰子,其他八个方位,分别为:生VS死,少VS老,病VS愈,幸VS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路小遗发现自己除了脑子还能想事情之外,身体彻底不受控制了,就只能呆呆的看着龟甲里面的九枚骰子慢慢的开始旋转,越转越快至虚影。

  龟甲再次金光一灿,啪嗒一声,一枚骰子脱离龟甲,悬浮在面前,上面有一个“愈”字。

  骰子悬停了有一分钟的样子,突然嗖的又回到了龟甲内,金色龟甲瞬间凭空消失。

  “哎呀!”路小遗一声惊呼,从床上掉了下来,刚才他的脑子里一直想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龟甲消失的瞬间,控制权回来了,路小遗又失控了。好在床不高,掉在地上也就是摔了个屁股墩。

  哧溜一下爬起来,路小遗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一个星期之前,自己的腿碰伤了,一直没好干净,走路都不太利索。现在根本就没觉得到疼,伤已经好了不说,最近一直在感冒,咳嗽痰多,现在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病一下全好了。

  为了确定是不是还是在做梦,赶紧伸手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眼泪都下来了。“这不是梦,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使劲了。”一番自言自语,路小遗还是不敢确信。

  躺在床上,路小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太神奇了,他到现在还不敢信呢。也没想着再念一遍“咒语”来验证一下。突然,路小遗又坐直了身子,四处找东西,刚才那个黑色的珠子呢?怎么不见了?一通乱找没找见,刚才还不管怎么转悠,珠子都在面前的。现在好了,还找不到了。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路小遗又起来了,站在镜子背着身子,脱下裤子扭头看。黑色的珠子所处的位置太混蛋了,还是在左边的屁股上,更混蛋的是,右边的屁股上,多了一只乌龟图案。这是什么时候有的?怎么可以这样?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给人家弄这么东西。

  这万一被人知道了,今后怎么有脸见人啊?坐在床上,路小遗一脸的生无可恋!莫名其妙的被人在屁股上做了手脚,任谁一时半会都想不开嘛。

  好在路小遗是个豁达的人,三年人被千机门判了死刑,永世不得修真。如此巨大的打击,路小遗也就是几天的时间就回复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这么想,就没有过去不去的心理阴影。现在也一样,躺床上没一会,瞌睡袭来,很快就呼呼大睡了,有什么事情都不管了,先睡一觉起来再说。

  接下来没有再做梦了,睡的无比的香甜。鸡叫时分,路小遗准时醒了。坐起来的时候,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咳嗽声,这是干爹孟大强。上一次求药,只是把命保住了,身体始终没有好转,总是病怏怏的。

  对着镜子梳洗的路小遗,发现自己好像又帅了一点。本来就已经帅的很欠揍了,现在帅的出门要被群殴的意思。仔细的检查,路小遗发现很多奇怪的现象。首先额头上有块疤,现在变小了一些不说,而且颜色淡了一些。多年的劳作,身体上留下的一些隐疾,现在也感觉不到了。今天早晨在下雨,平时这样的天气,肩膀和腰有酸胀的不适,现在也好了。

  帅不帅的,路小遗不是很介意,这就不是靠脸吃饭的地界,除非他愿意投身娱乐行业。

  上了岁数的孟大强晚上睡的晚,起来的早。跟往常一样,起来后便做一些编织的活,补贴一下家用,免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废人。妻子梅金云也跟着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碌。

  楼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孟大强露出慈祥的微笑,女人进了千机门,三年都没有一点消息带回来,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这三年来,多亏路小遗的照顾。说起来,这孩子命苦了,夫妻俩私下没少商量,路小遗已经十六岁了,该给他找一门亲事了。以前还惦记着青青嫁给他,亲上加亲的。现在青青修真了,就怕她眼界高了,心里不愿意了。

  “干爹早!”路小遗打个招呼,杀进厨房,拉着梅金云就往外扯。

  “你这孩子,什么事情嘛?这么着急?”梅金云也没生气,路小遗懂事的很,肯定有急事跟他们商量来着。

  三人都在楼下的堂前,路小遗面对疑惑的二人,郑重的开口:“干爹,干妈。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你们不要有任何的惊讶,也不要对任何外人提起。”

  两人都被他郑重的样子吓着了,赶紧使劲的点头。

  路小遗这才长出一口气,深呼吸,口中念了一句:“一言道出通神路!”

  话音刚落,龟甲再现。还是直径在一米左右,泛着金光,现场三人都不受控制的抬头行注目礼,颈椎一直有毛病,仰面会很疼的梅金云,这一刻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身体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九枚骰子再次转动,变幻虚影的时候,戛然而止,啪嗒一声,落下一枚骰子:“愈。”

  龟甲消失,恢复身体控制之后,夫妻俩如同路小遗之前一样身体失控了,齐齐唤:“哎哟!”一个坐椅子上,一个坐地板上。

  等他们本能的站起来,想问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孟大强突然脸色剧变,原本煞白的脸上,满是红光。梅金云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先白后红,忙不迭的活动身子。

  两人脸上全是惊讶之色,尤其是孟大强,多年的疾病在刚才那个瞬间,全都好了。非但如此,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好像也都消失了。梅金云也一样,多年的辛苦劳累,落下的毛病多了。风湿、关节炎、体虚气弱等等毛病,神奇般的全都好了。

  孟大强还在啧啧称奇的时候,梅金云不愧是个女的,盯着路小遗看了一会道:“小遗啊,你好像变的好看了一些,我看看你额头上的疤,哎,越来越不明显了,不注意都看不见了。”

  孟大强突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发出呜呜呜的悲鸣。这一下,梅金云也不八卦了,坐在丈夫身边,伸手轻轻的拍他的背部,给他顺气,生怕又发病。

  这些年夫妻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对于一个壮年男子而言,孟大强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今天突然病愈,积累下来的情绪爆发了。梅金云何尝不是如此,陪着一起掉眼泪。

  路小遗这一次没有失控摔倒,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呆呆的看着天空,脑子里走马灯似得,重复这之前的一幕。这一次掉下来的又是一个“愈”,难道说每一次掉的都是这个骰子?或者说,现阶段掉的全是这个骰子?不管别的骰子掉下来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路小遗已经认定,就凭这么一句“咒语”,他的生活已经注定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珠子、咒语、龟甲、骰子,这些东西之间,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三人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中之时,千机门山门之外,两个少女手牵着手,身后不远处一个少年,边跑边喊:“等等我!”——

  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新天地下载app 铂金城娱乐 新濠博亚app
金豪棋牌新 诚博娱乐APP下载 亚博体育客服 丰亿娱乐登陆
凤凰平台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新澳门万彩票 送彩金老虎机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齐发国际娱乐城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金沙城中心app
澳门皇冠 奥门百汇乐 亚博体育用户名 世界足星排行榜
婷婷五月色综色情网 光棍影院2o18
亚洲图片自拍h网 色五月色 免费av视频在线观看
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网 色五月 干什么 俺也去快播
艳情五月天 sexo 开心婷婷五月综合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