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的字典里就没有“不敢”这个词,高高在上的女神怎么了?伸手拽下来就是了。

  对面的眼神鱼迷惘的时候,路信果断出手,抓赘腻柔嫩的兄。温玉一般的感觉,路信心里微微一颤。

  孙绾绾惊慌的想缩回自己的手,路信加大力气,视线再次交错,又被电一下的孙绾绾放弃了。人凭他握着,口滞语:“你胆子真大,不怕的打你啊。”说着威胁的话,脸上却带着笑容,自己先扑哧一声,乐了!

  “不就是被你打一顿么?现在没外人,想怎么打我都接着。”长期混迹市井的路信,对这种小姑娘的心态最是了解了。本来她们就害羞,你要再不主动一点,黄花菜都凉了。等到看着好白菜叫猪给拱了,后悔都来不及。

  当年初见,路信给孙绾绾留下了深刻的芋。孟青青日日唠叨,路信三个字,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山间修行艰苦,极少接触异性,正值花季怀春岁月,遇见路信这个臭不要脸的,孙绾绾巷糊涂的就算交代进来了。

  “我不打你,但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你。”终归是少女心性,孙绾绾好看的大眼睛闪了几下。“只要你跟我好,有啥要求只管放马过来。我能做到的,刀山火海也闯了再说。”路信一点都不怂,实际上他的能力在聚灵大陆,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女人嘛,未必要你做多少,关键是态度∪其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你有一个烧饼,分她半个,就能感动她,自己饿着全给她,那就能感动的她掉眼泪不说,还能把饼还你一半。总而言之,态度是重点。

  “谁要你闯刀山火海了,就会哄人。先把飞鹤做好了,做不好以后别来见我。”好吧,孙绾绾说的很凶,实际上该任务毫无难度,这就是女人。

  “放心,看我的!”吧唧,兄上啃一口,啥都没做呢,先赚一笔利息。

  “讨厌般,我去找青青了。”孙绾绾这下抗不住了,挣脱开来,转身出门去了。

  路信贼贼的笑了笑,望着窈窕的背影吞口水。

  为了讨好女神,路信也是拼了,材料工钱什么都不提,埋头苦干。

  孙绾绾找到孟青青,她正在给路信收拾房间呢。走廊里的林薄百无聊赖的,看见孙绾绾眼珠子一亮,可惜孙绾绾视若无物,进了屋子。

  “青青,我来帮你。”孙绾绾过来,很自然的拿块抹布擦桌子。孟青青靠近了,肩膀撞了下肩膀:“你跟我哥,怎么样了?”

  “什么啊?乱讲!”孙绾绾脸皮薄啊,怎么肯认账?不过她脸上的红润,出卖了自己。孟青青太了解她了,一看就知道这肖春心动了,心里多少鱼苦涩。什么修凡之间的差距,孟青青也是不在乎的。只要路信喜欢,孙绾绾就算不乐意,绑都绑给他送去。

  路信一个人在工作间里忙活,收拾好屋子,孙绾绾和孟青青倒是想帮忙来着,进了工作间,被路信撵出来了,还受了抱怨:“你们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哪有心思干活?”

  说话间,路信没忘记在女神的兄上摸一把,好处还是要收一点的。

  忙活到晚饭前路信也没出来,林摈动请缨要去叫路信出来出来,不想却被孟青青一个白眼珠子砸过来,免费赠送一句:“有你什么事?老实搁这呆着。”

  这一个下午,林薄别提多别扭了,跟这俩妞在一起吧,看着孙绾绾心不在焉的,眼神老往工作间里飘爱的。心里就跟打翻了醋坛子似得酸的难受。走开吧,又不想浪费这难得的跟女神在一起的每一刻,不走吧,一个正眼都没捞到。比不过其他的修真者就算了,什么时候连一个凡人都比不上了?

  孙绾绾起身:“我去叫吧!”婷婷袅袅的走了出去,留下一个心里暗暗发涩的孟青青,还有一个在风中凌乱的林薄。

  工作间内,路信做好了最后一个部件,鹤头的最后一刀落下后,就剩下组装的活了。

  孙绾绾进来时,路信听到动静,回头一笑:“来的正好,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千机门擅长炼器不假,但是有一个前提,很少自己动手制作傀儡。千机门只是将制作好的傀儡加以炼制,使之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法宝。

  “什么奇迹?”孙绾绾听了也是好奇,凑过来挨着路信,看着摆满桌面的部件。

  两人挨的很近,脸都快贴到一起了。路信一时迷乱,差点没控制自己,一口就啃上去了。好在他知道欲速则不达,别给女神吓走咯。

  “你看,这是飞鹤的核心部件,动力组建。”哗哗哗,路信熟练的拿起一个又一个部件,组合在一起。“这是传动部件组,。”随着路信娴熟的动作,栩栩如生的飞鹤诞生了,就像一只活生生的飞鹤站在面前。“现在就剩下最后一步,有元气石么?”

  孙绾绾赶紧掏出一块元气石,路信接过时又摸了一把兄,挨了一记打和笑骂:“讨厌!”又占了便宜的路信哈哈大笑:“又香又滑的兄。”

  掰开飞鹤底部的一个盖子,露出一排五个凹槽。每一个凹槽内,放入一枚元气石,不大不小,严丝合缝。从乾坤一气包里拿出四枚元气石,填满了五个凹槽,盖上盖子。

  “这个飞鹤的头,怎么是回头看的?”孙绾绾看出端倪来了,路信竖起拇指:“聪明,不愧是我的朽好。”啪,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挨了一下,路信装着字眼咧嘴的,孙绾绾反倒心疼了,口中抱怨:“你最讨厌了。”伸手给他揉了几下,路信觉得骨头都酥了。

  “你伸手往前面扳动。”笑嘻嘻的提醒一句,路信看着跃跃欲试的孙绾绾。

  啪嗒一声,孙绾绾伸手扳动鹤头,听声音就知道,里面有卡槽,板正鹤头之后的飞鹤,瞬间就活了。从桌子上跳了下来,鸣叫了一声,做了几个扑翅膀的动作,真是活灵活现的一只飞鹤呢。

  “对了,怎么才能让它听我的?”孙绾绾看着就欢喜的不行,这飞鹤的做工和材料是顶级的。回去精心炼制,一件顶级的飞行法宝没跑的。

  “我说绾绾,你好歹也是千机门的弟子,难道这还要我教你?”路信翻个白眼珠子,孙绾绾知道失言了,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手在空中虚抓一把,多了一张神念符。

  两指夹着符纸,在空中一晃,符纸被点燃了,烧尽的瞬间,神念灌注到元气石内。

  以元气石为动力的飞鹤,瞬间冲着孙绾绾来了,闻她跳跃舞蹈,就像一个宠物。

  孙绾绾神念一动:“飞起来!”飞鹤跃出门口,振翅高飞,根本看不出来是傀儡。随着孙绾绾神念的指挥,这个还没有经过炼制的飞鹤,已经能根据指挥做出各种飞翔的动作。转弯,急停,滑翔,孙绾绾越玩越开心。要不是想起来要吃晚饭了,还能玩一会。

  “父亲说过,一个顶级的匠人制作出来的法器毛坯,无限接近法器。以前我不信,现在总算是看见了。”说话间,孙绾绾神念再动,指挥着飞鹤落在庭院内,又跑回工作间。

  “你说,我改怎么奖励你?”挥手用乾坤戒指收起飞鹤,孙绾绾满意的脸上全是笑容,再次对上路信时,差点嘴碰到他的脸上。

  原来路信见她高兴的指挥飞鹤玩耍,悄悄的靠近,两人差点挨着了。

  “你。”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孙绾绾浑身发烫,想躲开却没啥力气。明明是个修真者,动动指头就能捏死他来着,为何被他这么近的看着,鼻尖出来属于他的浓郁的气息时,身子会没来由的发软呢?

  “这里亲一个,就当是奖励了。”路信在耳边说话,喷出的热气加剧了孙绾绾的热血上涌,慌乱之间,回头随意的看看,没有人在注意这里,赶紧啄一口,掉头就跑。

  滚热的唇在脸颊上轻轻一触,路信已经兽血沸腾,看着慌乱而逃的孙绾绾,伸出手来,五指张开,狠狠的一抓:“肖,你逃不出携的五指山。”

  有人心慌慌,有人血在烧,还有人在偷窥。偷窥者正是林薄,看见孙绾绾大胆的上去啃一口的时候,林薄的心被很恨的捅了一刀,疼的难以自已。

  为什么?为什么?以前不如他也就算了,现在我是个修真者,他是个凡人,为何还是不如他?我已经很努力的在修炼了,同一期的外门弟子中,我的修为名列前茅啊。

  想到这些,林苯发的不甘心了。

  孟青青摆好碗,其他人都不见呢,赶紧出来找。看见一个低头看地数蚂蚁的林薄,还看见一个面红耳赤,熊逃窜的孙绾绾。最后才看见路信,一脸的满足,背着手,一脸的贼笑,就像刚从鸡窝里出来的黄鼠狼。

  ------------------------------

  求收藏、求推荐票。
  
网站地图 ag平台下载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盈丰娱乐国际 利记娱乐网
国际足球排名 远远娱乐网 齐发娱乐游戏 亚博体育国际
扑克王APP下载 app娱乐 亚虎app客户端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足球星排名 世界杯足球星级 齐发国际
大奖娱乐城线路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美国足球排名
香港经典三级片 五月婷婷激色号网 一级电影 看吧影院
av成人网 免费涩情网站 中国三级片 色悠悠久久久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夜色快憣 中国av 欧美色图 私房色 青青草
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动漫 性欧美 色色999 播播影院 私人影院 欧美色五月